中國債務危機遠勝美國次貸危機(圖)

借新還舊難以為繼


【看中國2016年07月01日訊】又一個跡象浮現,顯示中國經濟已瀕臨大規模債務危機

德意志銀行首席國際經濟學家Torsten Slok在五月底出具的一份報告中提到,中國無生產力的債務,即用來推升資產價格的債務,於2015年上漲到比美國金融危機後還高的水準。

Slok的發現,顯示在下列圖表,當中他比較了美國及中國創造1%的GDP成長所需的信貸成長。

中國經濟去年成長6.8%,未達官方設定的7%目標。今年第一季中國的經濟成長為6.7%,為2009年來最緩慢的步調。很重要的一點,是許多經濟學家認為中國的數據言過其實。

由於中國投資人的信貸浮濫,去年中國股市及一些商品如鐵礦砂,都出現暴起暴落的情勢。

Slok表示:「中國的銀行區塊新承作的貸款很多,但由於經濟成長放緩,很多貸款並不是用在工廠或創造工作,而是用於創造回報的金融資產上。

借新還舊難以為繼

另外,彭博資訊指出,中國短債發行人亟需轉變債務管理方式,對於那些瀋溺於短期負債的中國公司來說,所剩的時間不多了。

彭博整理的數據顯示,中國非金融類公司2016年所發行的4.3兆元(6540億美元)人民幣債券中,有大約47%的債券期限都不超過一年。今年17起銀行間債市的違約案例中有10起都是這一類短期債券,相比之下去年全年佔比只有七分之一。法國外貿銀行在對中國最大的3000家上市公司進行分析後稱,由於銀行試圖令殭屍企業繼續存活下去,在這種背景下,包括銀行貸款在內的短期負債佔到上市公司總負債的86%,相比之下全球來看這一比例只有40%。

「短期債券頻繁到期的問題讓投資者很頭痛,」信達澳銀基金的債券基金經理邱新紅表示,「太多有麻煩的公司都依靠借入新的短期債務去償還舊債,有的甚至只是為了付息。」

中國已經是全球第二大經濟體,但國內企業這種借新債還舊債的做法從來沒有像現在這樣給經濟造成這麼大的威脅,彭博整理的數據顯示,創記錄的1.1兆元的一年期及以下的債券將在七月到九月之間到期。四月份的債市動盪導致12個月期的短融發行量在第二季度降至1705億元人民幣,創下四年以來最低。而發行人所取消或者推遲發行的期限不超過一年期的債券規模則達到1173億元人民幣。

「中國的很多發行人都依靠借新債還舊債利息,這是龐氏騙局的做法。」德國商業銀行駐新加坡信貸分析師賀烜來表示,「對於那些信用記錄不佳的發行人來說,他們再融資的大門實際上已經被關上了,未來還會有更多動盪,以及更多的違約案例,主要集中在一年期及以下的債券身上。」

他說,作為債市最大投資者的中國銀行業,為了做到資產負債表的期限匹配,他們對短期債券的需求量很大。據彭博整理的數據,期限不超過一年期的債券在所有新發行債券中的佔比比起2015的51%有所微幅下降。中國銀行間交易商協會一名負責新聞事務的官員在聽到彭博有關該協會是否對上述情況感到擔憂的提問時表示無法立刻作答。

法國外貿銀行亞太區首席經濟學家Alicia Garcia Herrero表示,嚴重依靠短期債務「對銀行來說當然是個流動性風險,對債務人來說構成融資風險。」

法國外貿銀行在五月6日發布的報告結論是,和海外發行人比起來,中國公司的債務負擔更低,但卻更加脆弱。中國公司總體負債平均佔到普通股本的86%,相比之下,除中國外全球最大3000家公司的這一指標則在152%。不過,中國企業的利息支付倍數隻有五倍,而除中國外全球發行人的利息支付倍數則有八倍。

在最新一期銀行間債市違約案例中,四川省煤炭產業集團六月15日有10億元人民幣的1年期短融到期,公司卻無法按期兌付本息。其他一些發行人也是得過且過。武漢國裕物流產業集團六月13日公告稱變更募集資金用途,將其在2015年所發行一期短融募集資金用途從償還銀行貸款,變更為兌付其在2014年所發行的一期短融券。

那些通常因為風險較低而對短期債券青眼有加的投資人如今開始反思。評級AA-的7年期債券比起類似評級的一年期債券的利差水平在五月27日收縮至 -87個基點的記錄低點。週一時該利差報 -82個基點。信達澳銀基金的邱新紅表示,他會避開那些短債發行過多的發行人,認為這是信用記錄不佳的表現。

「如果到了某個時候,他們新債發不出去了,就會違約,」他說。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神韻晚會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