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乾隆誤判的「富春山居圖」(圖)


被火燒成兩段的「富春山居圖」故事比電影「達文西密碼」還精彩;乾隆皇帝還曾誤以為「子明卷」是真跡,考證後證實「無用師卷」為真,但也因此少了乾隆題字,保有畫作完整性。

「富春山居圖」其實有兩卷,一卷稱為「無用師卷」,因為題跋一開始就說是畫給無用師而得名,無用師本姓鄭,號無用,是一個道士,也是黃公望的同門師弟,此卷為真跡。

另一卷「子明卷」是後人模仿,被稱為「子明卷」因為題跋寫是畫給子明隱君,但究竟誰是子明,不得考究,但乾隆皇帝一直到死都以為「子明卷」為真,目前「無用師卷」、「子明卷」都收藏在國立故宮博物院。

乾隆皇帝在1745年讀到大臣瀋德潛的文集,文中對「富春山居圖」大為稱讚,就在同一年的冬天,乾隆得到「子明卷」大為欣喜;1746年收藏家安儀周死後家道中落,把家中的收藏拿出來變賣,其中包括真跡富春山居圖「無用師卷」。

之後乾隆要大臣比對「子明卷」和「無用師卷」何為真,結果大臣認為「子明卷」才是真跡,此後乾隆從1746年一直到他做太上皇,持續在「子明卷」上題字,題了60年,乾隆也視「子明卷」為愛侶,時常伴他出巡並且一邊在旅途中題字,把畫中的山水和真實的風景拿來做比對。

反而真跡「無用師卷」,乾隆一個親筆題字也沒有,僅有大臣梁詩正奉(束力)敬書乾隆御識的一段文字,也因此「無用師卷」畫面反而保留當初黃公望的留白空間。

故宮書畫處長何傳馨表示,直到國民政府點收故宮文物,當時的點收委員才重新認定「無用師卷」才是真跡,等同有將近100年至200年的時間,「子明卷」都被誤認為真。

國立故宮博物院指導委員傅申也曾指出,要判斷「無用師卷」、「子明卷」那一幅是真的,得從書法來判斷,他指出,國立故宮博物院收藏的曹知白「群峰雪霽」裡有黃公望的題字,可以證實「無用師卷」才是真跡,多年後才證明乾隆也有看走眼的時候。

責任編輯:雲淡風輕

本文短网址: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榮譽會員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加入看中國會員

神韻晚會
神韻作品
捐助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