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幣國際化:是越來越近還是漸行漸遠?(組圖)


【看中國2016年08月13日訊】2015年8月11日,中國央行在所有人都猝不及防的情況下,將人民幣匯率中間價一次性下調逾1000點,連續3日內引導人民幣中間價貶值累計4.6%。

然而,央行在踩下這幾腳油門的時候,估計也沒有預料到油門的威力來得如此猛烈。匯改一週內,港股跌6.6%,日經跌5.28%,道指與標普創下2011年以來最大單日跌幅,亞洲股市與歐美股市都沒能逃過「匯改」的魔咒。匯改後的恐慌指數也一度創下新高,收漲46.4%至28。

油門踩下後並不能撤回,於是此後央行便開啟了一輪剎車之旅,不得不依賴於越來越嚴格的資本管制來穩定人民幣匯率的預期。這一路走來,人民幣國際化在匯改後究竟有何得失?效果如何?恐怕是監管者在下一次進行匯率改革或干預的時候,應該提前叩問自己的問題。

一、匯改後的戰績如何?

8.11匯改實行後,人民幣貶值的效果是立竿見影的,至今為止,人民幣兌美元已經貶值7%,兌其他非美貨幣的平均貶值幅度也在7.6%左右。其中,除了英鎊受英國脫歐影響而兌人民幣大幅貶值外,人民幣兌其他非美貨幣都是在貶值通道。

8.11之後,人民幣匯率看起來浮動性和自由度更高了。因此,人民幣也順利地於去年12月初被正式納入了SDR籃子。在新的SDR籃子中,人民幣的權重預計將達到10.92%,與美元、歐元、日元及英鎊共同成為SDR籃子的組成貨幣。由於全球各國央行約3%的外匯儲備是以SDR貨幣持有的,人民幣被納入了SDR籃子,而且佔比還不低,所以看起來,人民幣離國際化邁進了關鍵的一步。

匯改原本的初衷是讓匯率更加自由、浮動性更強,但央行在發現油門太猛之後,又開始不停地使用各種剎車來干預。在央行的大力管制與干預下,人民幣貶值的速度和幅度也明顯放緩,進入了央媽常說的漸進式貶值狀態。以人民幣兌美元為例,匯改後3日內跌幅為4.6%,但年初以後的貶值幅度僅為2.4%,也就是說去年8月11日至13日三天內的跌幅是今年7個月跌幅的近2倍。

如果說匯改的目標僅僅只是讓人民幣有序貶值,讓人民幣加入SDR,那麼可以說,匯改已經初見成效。但是,談到人民幣的國際化,匯改可能是得到的有限,失去的更多。

二、得到的有限、失去的更多

為什麼說,匯改讓人民幣國際化得到的有限?

我們知道,SDR籃子中各國貨幣分配的權重並不代表全球各國央行外匯儲備中實際的貨幣配置。以美元為例,它在SDR籃子中的權重為42%,但在各國外匯儲備中的配置佔比卻高達64%,遠遠超出其在SDR籃子中的權重。這實際上表明,是否納入SDR,以何種比重納入SDR,更多的可能是形式上的意義,而不直接代表也不決定一國貨幣的國際化進程。

也就是說,儘管人民幣已經以10%以上的權重納入SDR籃子,也不意味著各國央行會加大外儲中人民幣的配置,更不意味著國際貿易中人民幣的使用度會提升。

所以說,匯改讓人民幣國際化得到的有限。

那為什麼又說,匯改讓人民幣國際化失去的更多?

最最直觀的數據就是外匯儲備。仗還沒打,手上的子彈卻消耗慘重。這是匯改之一大失。

外匯儲備自匯改以來已經消耗了超過3500億美金。在去年11、12月及今年1月,外儲以每個月近1000億美金的速度在消耗,這一速度不僅令人瞠目結舌,更讓人民幣在1月份發生恐慌性的資本外流。

為了遏制嚴峻的資本外流與人民幣貶值預期,資本管制又重新登場。當一國貨幣的進出、兌換受到嚴重的限制,何談國際化?試想,境外投資者在進入中國市場時,發現自己帶著外幣進來後卻無法自由地出去時,這些海外資金自然也不會輕易進入國內。

而且,嚴格的資本管制也給人民幣的國際化帶了一系列的後遺症,簡單列舉幾個指標就一目瞭然。總結起來,願意使用人民幣支付和結算的少了,願意借外債的少了,能夠流出去的人民幣也少了。

跨境貿易向來是中國的優勢,因為跨境貿易份額在全球市場特別大,所以是人民幣國際化的主力軍。但是匯改以來,人民幣在跨境貿易中的佔比一路走低,無論是國內還是國外企業都不怎麼願意持有人民幣或以人民幣進行結算交易了。

央行數據顯示,今年上半年,人民幣跨境貿易結算額為2.66萬億元人民幣,比去年同期下挫21%(下圖)。這顯示企業可能更願意持有美元以規避外匯風險。


2016年上半年人民幣跨境貿易結算額同比下降21%(資料來源:中國央行)

同時,人民幣在全球交易中的使用佔比已經下降至2014年10月以來新低,約1.72%(下圖)。


人民幣國際支付比重降至自2014年10月以來的新低(資料來源:Swift)

願意借外債的企業越來越少,翻遍真正在2016年還繼續發行離岸人民幣的企業,我們會發現,不少還是肩負「政治任務」的大型央企。相反地,願意大舉進軍海外市場進行收購的企業卻在今年爆發。

離岸人民幣資金池由於受到資本管制的影響,也在匯改後不斷萎縮(下圖)。據最新數據,主要的離岸人民幣中心,如香港、臺灣、新加坡的人民幣存款分別較各自歷史高點下滑約29%、10%以及30%。其中,香港人民幣存款今年6月跌至2013年8月以來低點。


離岸人民幣債市(包括存款證)發行額不斷萎縮下降(資料來源:彭博社)

願意使用人民幣支付和結算的少了,願意借外債的少了,能夠流出去的人民幣也少了。總結起來就是,人民幣的國際化實際在倒退。


離岸人民幣資金池自「8.11」匯改後呈明顯萎縮走勢(資料來源:彭博社)

結語:

人民幣國際化因納入SDR而邁進一小步,卻因為資本管制而倒退一大步。「名進實退」的人民幣國際化之路,不知道還能走多遠……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