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為什麼總跟中國政府過不去?(圖)



對中國在奧運的成績,幾乎沒有來自其他國家的喝采,到底怎麼了(網路圖片)

【看中國2016年08月20日訊】雖然巴西裡約夏季奧運會已經尾聲,中國代表團在這次奧運會上成績還是不錯。按理說,中國代表團能在競爭激烈的國際賽事中能夠取得好成績,國內外的華人理應感到自豪與驕傲,世界上的其他國家也應該由衷地祝福中國才對。可是事實上呢?

國內的民眾似乎對奧運金牌的熱情已經由最初的痴狂到現在的麻木,甚至排斥,何以知之?

因為在最能夠反應民意的網際網路上出現了這樣的評論,而且還被廣泛轉發:

「我什麼不關心奧運?很簡單:這種舉國體制下的每一塊金牌都是我們老百姓的血汗。大家都知道,劉翔的那塊金牌花了多少錢嗎?有好幾億,他每年的訓練費就幾千萬,還有那些器材和為他建的專用跑到呢?咱們不用說那些常年在國外訓練的游泳運動員和自行車、潛艇運動員了,他們每年花的錢更是天文數字……」

國際社會又對中國的奧運戰績持什麼樣的態度呢?

德國《明鏡週刊》曾報導:

雅典奧運會是德國的又一次失敗,但這不是什麼致命的問題。在統一以前,東德就可以在金牌數字上超出美國,但這並不能表明東德就比美國強大。對於現在的中國而言也是同樣如此。

東德的體育發展制度剝奪了運動員的自由,他們不能把體育當做一種樂趣,因為這是他們的職業,儘管在名義上他們仍然是業餘運動員。實際上他們的訓練強度要遠遠超出其他國家,而且政府也會為他們投資,這在資本主義國家是不可想像的。

美國《時代週刊》如此報導:

在雅典,中國人如願以償地拿到了金牌總數第二的位置,單從金牌排行上來看,中國似乎已經成為了一個體育強國,但事實上卻並非如此。

在男子110米欄的決賽中,來自中國的劉翔以巨大的優勢擊敗了其他所有選手而奪冠,估計這塊金牌會使劉獲得百萬美元以上的收入。但很難讓人相信的是,中國人會因此加大對田徑項目,尤其是男子田徑上的經濟投入,他們似乎對一些冷門項目和女子項目更感興趣一些。

中國人是純粹為了追求金牌而去比賽,而我們則同時還在享受這一切。我們的體育在為我們謀求財富,而他們的體育則一直在花著納稅人的錢。如果可以的話,我們願意用5塊游泳金牌去換取一塊男子籃球的金牌,中國人不會這麼做,他們更重視金牌的數量。

中國人在為他們所取得的成績歡呼,似乎沒有人感到他們事實上受了愚弄,「陰盛陽衰」和「熱門項目的疲軟」得到了迴避,他們所取得的金牌影響力都有限。中國的體育界高官在請賞的同時,也用一種虛假的繁榮再一次愚弄了國民。

至於日本與俄羅斯的報導,我就不再一一徵引了,免得那些愛國小紅粉們的心臟受不了——當然,小紅粉們也可以說那些東洋鬼子們、那些黃俄是吃不到葡萄說葡萄酸。然而不管小紅粉們的態度如何,事實是:世界主流媒體開始對中國說不。

我們奪得了奧運金牌,他們竟然仍然對我們說不。那麼,我們不妨再回顧一下中國代表隊參加世界奧運會的歷史。

1932年,中國派出由三人組成的代表隊第一次參加第10屆奧運會,其中領隊一人,教練宋君復,一名運動員劉長春,參加了100米和200米的比賽,在預選賽中就被淘汰。

1936年,中國派出69名運動員參加在德國柏林舉辦的第11屆奧運會,在田徑、游泳、舉重、籃球、足球、自行車和拳擊七個項目的比賽中,除了符保盧在撐桿跳預選賽中及格而獲取決賽權外,其餘運動員都在預選賽中全被淘汰。

1948年,第14屆奧運會在英國倫敦舉行。中國派出53人的代表團,其中運動員33人,參加了田徑、游泳、籃球、足球和自行車共5個項目的比賽,結果未獲任何名次,全軍覆沒。

在那個的年代,雖然中國人口眾多,但是國家積貧積弱,運動員技術水平低下,連續參加三屆奧運會卻均未獲得任何名次,更不要說獎牌了。彼時的中國運動員,彼時的中國政府,又獲得了世界上的尊重了嗎?沒有,以前我們是東亞病夫,現在我們更加東亞病夫了。

這個奧運會究竟是個什麼玩意兒?莫非顧拜旦這個傢伙就是傳說中的「反華勢力」?世界跟中國政府過不去。

再說一件事。本屆G20峰會在中國的杭州舉辦。

為了這場盛會,中國政府可謂盡心盡力,早在兩年前就開始籌備了。待參加會議的外國貴賓來到中國以後,他們將看到的是富麗堂皇的建築,聽不到任何噪音,品嚐到的是各種美味佳餚而不用擔心地溝油與轉基因食品——國家糧食局黨組書記、局長已經保證過。毫無疑問,這又將是一場團結的大會,一場勝利的大會。

政府舉辦這樣一場盛會,國內的民眾又是什麼樣的態度呢?

當地有一位公務員率先在網路上發表文章,文章題目是《杭州,我為你感到羞恥》。該公務員在文章中表達了對政府為了舉辦G20而大興土木、勞民傷財等行為的不滿。文章雖然情真意切,但是一樣避免不了遭受「黨紀國法」的嚴厲懲處。國家公務員尚且如此,小民也只能敢怒不敢言,頂多在網路上發發鬧騷而已。

國際社會的反應呢?

當民選出來的G20首腦們來到杭州以後,看到中國政府為他們修建的造價昂貴的會議中心,各種先進的會議設施,讓他們在中國享受到連在國內都享受不到的待遇的時候,他們應該高興才對。而另一面,中國國內還有近7000萬人口未脫離貧困,中國的人均GDP與G20中的其他國家還存在著巨大差距,為了生存的小商小販每天都在與城管進行生死較量,各種群體性事件此起彼伏,暴力強拆與侵犯人權事件更是屢屢上演……如此種種,但凡是一個有良心的國際人士,他們能心安理得嗎?中國人擅長陰謀論,對,或許把G20峰會選擇在中國,本身就是一個不折不扣的大陰謀。

我們不妨再回憶回憶過去。

在記憶中,似乎只有在大唐盛世的時候,中國才有那種萬邦來朝的壯觀局面。遙想當年,我大唐帝國,「物華天寶,人傑地靈」,皇帝高高在上,何其威風?遠道而來的蠻夷之人,徒有羨慕之情——那該是多麼的自卑啊,就像我們現在的政府一樣。然而漢唐以後,中國的雄風不再,有的只是各種顛沛流離、萎靡不振。難怪錢穆總說:「漢唐以來,所未有也。」不僅如此,到了清朝末年,這幫強盜竟然不請自來,而且還野蠻地打開了中國的大門,逼迫中國簽訂了一個又一個的不平等條約。西方列強留給中國人的,是國家羸弱,局勢動盪不安,山河破碎,民不聊生……從那以後的百年時間裏,似乎舉辦所有的國際盛會都與中國無關。再者,中國也沒有那個經濟實力。在國際大家庭裡,中國屬於捉襟見肘、囊中羞澀的一位。或許一直以來,對中國領導人而言,舉辦一場國際盛會是綜合國力的象徵,甚至可以一洗過去的恥辱。

如今,好不容易美夢成真,世界卻又一次跟中國政府過不去。

這一切,究竟是怎麼了?

其實,如果我們冷靜下來,放下所有的恩怨,平息我們心目中的怒火,我們會發現,這個世界上並沒有那麼多的陰謀,也沒有誰故意跟中國政府過不去。至於那些令人捉摸不透的現象,最合理的解釋就是整個社會進步了:暴力受大多數國家人民的譴責,強權受大多數國家與人民的鄙夷,社會的主流價值觀念是自由、和平、愛、民主、法治……而這些價值觀念如今已經成為全世界各國衡量一切事物的基本原則。

當我們的代表團被淘汰、被全軍覆沒的時候,那時的社會價值觀念還停留在弱肉強食的階段,所以,中國人民會被瞧不起;當到了雅典奧運會、北京奧運會、倫敦奧運會的時候,奧運金牌已經不是衡量一國奧運成績的全部,奧運精神的彰顯才更加難能可貴,比如對奧運的執著與熱愛,在奧運賽場上的拚搏,對放棄的拒絕,「最後一名」的純情等等。而我們國家的運動員呢?經過層層選拔,生活衣食無憂,在他們平日的訓練過程中,國家又作出近乎不計成本的投入。他們似乎為奧運金牌而活著,是爭奪奧運金牌的機器。當我們以舉國的力量培養出來的運動員去與那些來自世界各地的業餘運動員競逐的時候,縱然我們贏得了獎牌,即使包攬了所有項目的獎牌,又有什麼意義呢?

時代到了今天,整個社會的價值觀念又變化了。落後並不一定會挨打,愚昧無知才會被挨打。專制獨裁統治下的強權並不會受到尊重,來自人民的權力才會受到尊重。所以,當政府向世界各國政要展示中國建築華麗的時候,主流社會的價值觀念卻是政府花費巨資的行為是否經過納稅人同意;當政府動用行政權力輕易趕走周邊群眾的時候,主流的社會價值觀念卻是公民的權利是否能夠得法律保障;當政府官員大談「社會主義制度優越性」的時候,主流社會的價值觀念卻是政治制度對社會弱勢群體的關愛程度、對人權保護程度……一方面,我們政府邀請西方政要來中國參加盛會;另一方面,政府卻在大肆破壞西方政要們在國內所堅持並捍衛的各種權利,這豈不是很滑稽?

不是世界總跟中國政府過不去,而是中共一直與世界文明過不去。在現有的世界秩序下,弱肉強食的叢林法則已經不可能普遍適用。如果我們不能盡快融入到國際社會的大家庭,積極倡導並踐行普世價值觀念,我們將會與世界漸行漸遠,久而久之,恐怕就連我們的人民也會跟我們的政府過不去。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責任編輯:華啟善

本文短网址: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榮譽會員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加入看中國會員

神韻作品
神韵晚会
捐助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