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媒:中共強摘器官行為很普遍(圖)



2014年,澳洲國會參議員約翰•馬迪根(右)、眾議員克雷格•凱利(左)和悉尼大學辛格教授(中)在堪培拉國會山莊聲援法輪功學員舉辦的「反活摘器官」集會。(明慧網圖片/看中國配圖)

【看中國2016年08月25日訊】(看中國記者許家棟編譯)據澳洲主流媒體《澳大利亞人》網站(theaustralian.com.au)報導,在逐漸引起轟動的器官摘取風波當中,悉尼大學一家教學醫院被指控與中國一家器官移植中心有著可疑的聯繫。

「韋斯特米德醫院」(Westmead Hospital)一直與中國中部地區的「長沙湘雅第三醫院」(Third Xiangya Hospital in Changsha)建立了十年之久的關係,後者被認為是中共器官移植研究的國家基地。

該協作關係表明瞭與中國移植研究領域合作的聲譽風險,中國在移植研究方面,因殺害政治犯、強行摘取政治犯器官而飽受譴責。

這種關係是由「韋斯特米德醫院」的腎臟專家菲利普•奧康奈爾(Philip O’Connell)和傑瑞米•查普曼(Jeremy Chapman)推動形成的。這二人均是悉尼大學臨床型的教授,也是全球性的峰體「器官移植學會」(Transplantation Society)的現任和前任主席。

中共強摘器官在國際上備受關注

去年在國際壓力下,中國正式禁止從死刑犯身上獲取器官。但「美國器官移植雜誌」(American Journal of Transplantation)上週發表的一篇文章強調,在中共官方公布的器官移植數量和「急劇擴張」的中國器官移植基礎設施之間,存在著一個「令人難以置信的差異」。另一份在今年6月公布的報告稱,預計中共官方器官移植的數字被大大低估了。

中國問題分析家和人權調查員、報告共同作者葛特曼(Ethan Gutmann)說:「中共政府自稱一年進行了一萬例器官移植,但我們估計這個數目在6萬到10萬之間。」

葛特曼表示,由於很多中國罪犯得了肝炎因此不適合成為肝臟捐贈者,所以「湘雅第三醫院」中的器官移植規模如果沒有從被處決囚犯身上摘取器官就無法達到這一數目,尤其是肝臟移植,其中包括良心犯,如法輪功成員、維吾爾族人士和藏族人士。

他告訴《澳大利亞人》網站說:「由於囚徒的器官不能滿足需求,所以我們根據這家醫院專用移植恢復床的數量,估計在這家醫院一年做了超過1000例器官移植。」

「韋斯特米德醫院」和「湘雅第三醫院」之間的關係被認為是從2005年開始的,其中包括互訪、科研訓練、論壇和正式協議。

在一系列聲明中,查普曼教授稱,雙方的關係並沒有包括任何財務關係。雙方合作只包括「研究能力的發展」,而不包括合作研究項目或聯合出版物。

這兩位教授還被問及,在合作期間,是否對沒有調查中國醫院曾進行不道德獲取器官行為感到介意,查普曼教授在聲明中說:「無論是奧康奈爾教授還是查普曼教授一直都不知道那些對長沙醫院不道德獲取器官行為的調查。」

中國醫院殺害良心犯獲取器官

這些關係是被德國IT專家、中國不道德器官移植的獨立研究員阿恩•施瓦茨(Arne Schwarz)在梳理中國醫院和媒體網站時發現的。

施瓦茨表示,看起來中國醫院通過不僅從死刑犯身上獲取器官,而且最有可能殺害中國的良心犯來獲取器官,從而違反了道德規範。

施瓦茨說:「這家醫院正在與澳大利亞代表使用論壇來粉飾其不道德的器官移植行徑,並用英語自豪地宣布,中共已經正式加入了國際移植的家庭。」

在張貼於「移植協會」網站上聲明中,奧康奈爾教授稱:「‘移植協會’已經發布了措辭強烈的公開聲明,來反對器官走私、使用從被處決人身上獲取器官,以及在所有國家把移植商品化的行為。」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