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物學史上出現的最大騙局(組圖)



「露西」已經被科學家否定了,而教科書中,對始祖鳥和露西還是不予更正,公眾也就不知真相了。(網路圖片)

一八六六年,德國的海克爾(Haeckel E。)提出了重演律的說法,認為高等生物胚胎髮育會重現該物種進化的過程。在進化論剛剛奠基的時代,重演律立即成為進化論最有利的「證據」之一。

揭露真相的人

英國倫敦有一位醫生李察遜(Richardson),他也是胚胎學家,花了一生的時間研究人的胚胎,但他從來沒有見過人胚胎有「魚」的階段!所以他立意要更正百多年來的錯誤。但是他很理智,知道從海克爾傳下來的這種「偽科學」,不是他一個人的力量可以推翻的。所以,他組織了十七個單位的科學家,研究了五十種不同脊椎動物的胚胎及其生長過程,並且做了仔細觀察、記錄。

一九九七年八月,李察遜等人終於聯名在的Anatomy & Embryology學報上發表了他們驚人的結果,揭露了海克爾重演律的騙局

各類動物在海克爾的第一期胚胎並不是像海克爾描述的極其相似,而是有相當的差異。海克爾的原圖中的八類胚胎之所以如此相似,是因為海克爾動了手腳。

海克爾有意選擇了較相近的胚胎。他選水生的蠑螈而不用青蛙代表兩棲綱,是因為蠑螈本身就更像魚。相比之下,青蛙不甚像魚。他甚至將人胚胎的鼻子、心臟、肝臟等大部分的內臟,及手、腳的胚芽都挖掉,再加長脊椎成尾巴!以便使人的胚胎畫得像魚一樣。

並且海克爾刪改的不只這些,他還隨意加添。例如雞的胚胎,在這時期的眼與其它動物不同。它是沒有色素的,而海克爾則將它塗黑,使它與其它動物看齊。還有,海克爾在大小比例上也隨意更改,它的伸縮性可達十倍,以增加不同胚胎的相似性。

李察遜就此得出驚人結論,「海克爾的胚胎」是生物學上最「著名」的騙局。

進化過程中確鑿的過渡類型,嚴格地講並沒有發現,如果進化存在,那麼必然存在進化過程中物種之間的過渡類型,否則進化就是謬論。在邏輯上,過渡類型的化石也就成了進化論的三大證據之一;達爾文等人猜想二十世紀會找到明確的證據,也就是當時用「猜想」作了證據,事實又是怎樣呢?直到現在,發掘出的化石不計其數,禁得起推敲和鑑定的證據還沒有一例。


六具「始祖鳥化石」的相繼問世,轟動了世界。後來鑑定出五具是人造的,剩下的一具堅決拒絕任何鑑定。(網路圖片)

曾經轟動一時的始祖鳥,被視為進化論的鐵證,六具「始祖鳥化石」的相繼問世,轟動了世界,因為它既具有爬行動物的特徵,又具有鳥類的特徵而被視為鳥類和爬行動物之間過渡物種的典範。後來鑑定出五具是人造的,剩下的一具堅決拒絕任何鑑定。最初的「發現者」坦白了造假的原因之一:太信仰進化論了,就造出了最有力的證據。

一九二二年,生物學家奧斯本(H. F. Osborn)宣布發現了一顆牙齒,這顆牙齒同時具備猩猩、猿人及類人猿特徵。他給這顆牙齒的主人取了一個名字-尼布拉斯加人(Nebraska Man)。接著,相信進化論的人士畫出了這個猿人的想像圖,僅僅憑著一顆牙齒。到一九二七年,經過更深入的研究後,這顆牙齒的主人終於被鑒別出來。其實這顆牙齒不屬於人類或人猿,它的主人是一種絕種了的美洲野豬。

在從猿到人的問題上,尋找過渡物種「類猿人」,早就列入了科學的「十大懸案」。數次宣布的人類始祖,很快就被否定了。例如一八九二年發現的人和猿之間的過渡化石「爪哇人」曾經轟動一時。考古學家杜波瓦(Eugene Dubois)在爪哇發現了一塊很像猿的頭蓋骨的骨片,在四十英尺以外又發現了一塊大腿骨。他說,顯然這是屬於同一個生物的。這個生物像人一樣直立行走,又具有猿一樣的頭骨,這一定就是那個過渡環節。但後來證實這分別屬於一百萬年前一起生活在爪哇的一頭猿和一個人。學術界否定了「爪哇人」,科教方面卻還在宣傳。

直到一九八四年「爪哇人」才被新發現的猿人化石「露西」代替。由唐納德•喬漢森(Donald Johansson)在東非大裂谷發現的「露西」(Lucy),曾被認為是早已消失的人和猿的共同祖先。但現在科學家已經鑑定它為一種絕種的猿,屬於「南方古猿阿法種」,和人無關。露西同樣被否定了,而教科書中,對始祖鳥和露西還是不予更正,公眾也就不知真相了。


曾經被進化論教科書列為「人類祖先」化石的「皮爾當人」。(網路圖片)

又如「皮爾當人」(Piltdown Man),就是一個被破解的科學史上的醜陋騙局--曾經被進化論教科書列為「人類祖先」化石的「皮爾當人」(Piltdown Man)其實是一群考古學家的刻意造假之作。

皮爾當人被描述為:「這種人種的頭蓋骨的頭頂骨已經是人型,而下顎骨幾乎是屬於猿型,除了臼齒之外,都是猿形態的。」因此他被宣稱是一種介於人與猿之間的生物,也就是半人半猿的猿人。

皮爾當人在很短的時間內得到科學界的認可,僅有少數學者提出反對意見,認為這不過是將人的頭顱骨與猿的下顎骨拼湊在一起,但他們的聲音卻遭到忽略。然而四十年後,奧克雷(K.P.Oakley)利用含氟量測年法測定收藏在大不列顛博物館裡的皮爾當人化石,驚訝地發現,頭顱骨的含氟量與下顎骨相差甚遠,頭顱骨的含氟量微小,僅在地底埋存幾千年,非原先認為的五十萬年。

接著,經過學者專家重新檢驗這些化石,發現了皮爾當人骨頭組成:下顎骨是猿的,頭顱骨是人的。頭顱骨曾經被含鐵化學藥品塗抹過,使其看起來更古老;牙齒被銼刀銼削過;下顎骨是猿的,上顎骨是人類的,兩者被拼湊起來再經過修飾,使其看起來更像「猿人」。

一九五三年,維納(J.S.Weiner)、奧克雷(K.P.Oakley)連同其他一些英國科學家發表論文聲明,「皮爾當人」是個科學騙局。


英科學家找到皮爾當人化石偽造者身份。(網路圖片)

根據諸多事實,我們發現關於猿人的報導,很大部分是投機和欺騙多於事實。

假如進化存在,過渡類型化石就應該很容易找到,為什麼沒有呢?大家沿用達爾文的解釋:化石記錄不完全。深入一想:化石的形成是普遍和隨機的,為什麼單單漏掉了過渡類型呢?可見,猿人是不存在的,但是人們過於迷信進化論的真實性,以至於拚命地往進化論上想,有意無意地用猿骨化石或猿骨與人骨化石拼湊出那麼多虛假的真實。

化石告訴人們:生命的發展遵循著這樣一條規律:「出生--發展--滅亡」。

跳出進化論的框框,就會發現化石實際對進化論反戈一擊。化石不是一般條件下能形成的,生物在腐爛風化前必須埋在地下很深,在強大的壓力下才能漸漸變成化石。只有大災變才能提供這樣的條件,化石也就成了災難的見證。地層中化石的研究恰恰告訴人們:物種的發展是很短時間內大面積突然出現的,發展繁榮,再到大毀滅,殘留的和新出現的物種再這樣發展,週而復始。

現在,生物界認識到地球曾發生過多次全球性波及所有生命的大滅絕,期間小的滅絕也是時有發生。地球週期性災變的直接證明非常多。在西伯利壓的凍土中,發現了冰凍的成千上萬的哺乳動物的遺骸。有的很完整,有的被扯碎和樹幹絞在一起。檢測它們胃裡的食物,發現了還沒來得及消化的毛茛草。事實告訴人們,那裡曾是溫和地帶的草原,極短時間內,發生這場毀滅性的災難,而且,無論是大陸驟然移位還是氣候驟冷,如此慘烈的災難不可能不牽扯全球。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