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20「西湖歌舞」:唱的是一出什麼戲?

2016-09-09 09:00 作者: 如松

手機版 简体 1個留言 打印 特大

【看中國2016年09月09日訊】美國是創新型經濟體,也是消費為主導的經濟體,所以,價格因素對山姆大叔的經濟和財政的影響相對比較小。事實上,價格越高,漲幅越快,人們的消費能力和慾望也就越低,因為恐懼未來;價格漲幅越快,資本就去追逐價格收益,也就壓制了創新,所以,從兩個方面來說,都對美國經濟增長不利。因此,我們就可以得出結論:貨幣信用高、價格穩定有利於創新,同時有利於消費。那麼可以看到,2011-2015年期間,雖然美元指數波動性走強,但美聯儲似乎並不熱衷於干預美元匯率,因為當時的經濟增長依靠的主要是科技和製造業效率提升(這會壓制價格因素,通脹走低,這期間儲蓄率上升),經濟增長的內在動力很強,美聯儲沒必要過多干預。但是今年,美國經濟明顯不如前幾年,可美聯儲維持強勢美元的決心似乎無處不在,最典型的是上次耶倫講話完畢,美元指數下跌,美聯儲副主席馬上幫腔,說美聯儲今年可以兩次加息,結果美元指數掉頭上漲。這是因為今年美國經濟已經是消費為主導,最近幾個月,如果扣除消費,美國經濟增長實際是負數,而匯率波動過大很容易造成消費信心的動搖,進而造成經濟波動,所以,只有美元強勢、價格穩定才能給消費者以信心,美聯儲維持強勢美元的政策毫不動搖,無論你說他是用嘴加息,還是用腳加息,他都必須維持強勢美元。

而對於歐日來說,以中端和高端製造業為主,靠的主要是質量和信譽,匯率走弱,對他們不會帶來明顯的影響(如果資產價格的收益因為貨幣貶值而上升,他們用稅收來調節,這是德國的典型做法,施以重稅,讓資本沒有空間博取價格收益),甚至需要的時候,還希望打壓匯率,以爭取在國際市場上佔有更高的市場佔有率。也所以,安倍晉三和歐元區進行了多輪量化寬鬆,打壓自己的匯價,這有利於他們爭奪市場。相反,如果他們的經濟增長主要依靠消費,貨幣貶值意味著消費能力減弱,就不敢肆無忌憚地貶值自己的貨幣。

今天美國需要維持強勢美元來維持自己的經濟穩定,日歐需要用價格更低的貨幣為企業爭取更大的國際市場空間,所以,是各得其所,雖然2014年中至今,美元指數有一個比較大幅度的上漲,但美聯儲的利率依舊維持在接近於零的位置,所以,美元指數的上升更大的原因在於歐日貶值自己的貨幣。

可是,美元強勢,美元兌唐幣的匯率就很可能是強勢,唐幣就是兩難。

老唐家是通脹型經濟,經濟增長依賴價格的增長,總的政府收入也主要來源於價格上升,其中最主要的是房地產價格,雖然有媒體分析,土地財政大約佔地方政府收入的40%,但這是虛假的,當沒有了土地出讓收入之後,鋼鐵、煤炭、能源、有色、建築等行業的相關稅費會下降多少?遠遠不止40%。如果價格持續穩定(就不說下跌),扼殺了投機因素,以現在房地產總體供過於求的局勢,經濟將跳水,財政將斷崖,債務將放煙花,這是毫無疑問的,所以,現在老唐家希望的是不斷貶值的貨幣,以刺激價格的上行。

前段時間曾說過,老唐可能隨時會讓匯率向下飛一段,大家可能認為是老唐自願的,實際是被迫的。他最大的希望是美元貶值,唐幣繼續盯住美元,也達到了貶值的效果,刺激國內的價格。當山姆用嘴加息、維持美元強勢的時候,老唐的算盤就打不響了,所以,老唐氣急敗壞地說:美聯儲用嘴加息改變不了俺老唐家穩健的貨幣政策。那種心理昭然若揭。

2014年中以後,美元維持強勢,老唐為了跟住匯率,在資本外逃的壓力之下,不斷地拋售外匯(不是外儲下降所顯示的數字,還要包括這兩年的貿易順差,拋出去的外匯是一個非常龐大的數字,大家都可以計算)維持自己的匯率,同時為了財政,需要不斷刺激房地產,企業收益下降後資本就會追逐房屋,房屋價格上升就帶動企業成本中的幾乎所有方面繼續上升,在匯率和生產要素價格的雙重擠壓下,企業破產減薪開始愈演愈烈。

很多人說,美國和日歐也會這樣,有些時候是的,但在匯率這個地方唱的是典型的雙簧。這幾天,在西子湖畔,達成一紙協議,大家都不能競爭性貶值自己的貨幣,在歐日匯率都已經大幅下調的情況下,這話的指向顯然是老唐,老唐也信誓旦旦地答應了。其實雙簧還在繼續。當老唐的匯價維持在高位的時候,日歐可以肆無忌憚地搶奪老唐家的國際商品市場。

很多人會問,為何老唐要答應?老唐思考問題的角度和我們不同。

唐幣匯率在高位,日歐匯率在低位,歐美日雙簧唱的越持久,老唐家的實業消滅的越徹底。這幾天又在報導,老唐家開始殺奶牛,開始用牛奶餵豬(一個用牛奶餵豬的國家,富得流油了呀!)。當高端到低端、從製造業到養殖業的企業陣亡個七七八八之後,說明自身沒有了產業,產業在國際上的競爭力徹底消失,最終匯率大廈坍塌。匯率在這個位置維持的越久,產業競爭力喪失的越徹底,唐幣距離紙張越接近,跳水的時候摔得越重,越剎不住車。

那麼,既然老唐家不能通過改革提升效率,為何就不能讓匯率浮動的更自由?更體現市場交易的結果?這是流動性之刀涉及的問題。

黃金的信用是固定的,美元是最主要的國際儲備貨幣,假設他的信用含量也是固定的。唐幣現在顯然高估,假設任由唐幣兌美元貶值30%,每張唐幣所含的信用含量就下降了30%(雖然信用這東西看不見摸不著,但無處不在),信用下降就會帶來商品價格的跳躍式上漲,通脹也就上來了,可是,貨幣的信用下降和通貨膨脹是螺旋式互相反覆推動的關係,這是貨幣奔向終點的節奏。所以,匯率下跌、每張貨幣信用含量下降的時候,為了避免通脹不斷惡化,就只能踩剎車片,那就是提升利率(價格),期望用價格的方式控制每張貨幣的信用變化,利率提升之後,流動性收縮。

這種收縮,可不是很多人想像的加息零點幾個百分點的問題,一般來說,貨幣快速貶值發生之後,利率需要加到兩位數(前幾天蒙古貨幣貶值壓力過大,將利率提升到了15%,俄羅斯、巴西都是如此),流動性劇烈收縮。

當流動性激烈收縮以後,所有依賴流動性的價格都必須大幅跳水!房屋、股市等等都必須如此,沒有好商量的。當每年的利率超過10%以後,誰還敢搭理那些幾乎沒有實際收益(扣除通脹率)的股票?誰還敢炒作持有成本每年上漲(大約10%,因為房貸部分是要利息的,尚未計算其他成本,比如折舊、維護費以及未來預期的房產稅)的房屋?,在今天的房價收入比和供需關係之下,房屋的價格也就會從天空回落到地上。當資產價格垮掉之後,表外銀行、理財產品、信託產品都會爆掉。老唐家的財政也就垮了。雖然流動性之刀會宰殺股市、樓市、理財產品等,但是,黃金與美元,它的價格和流動性沒關係,只跟貨幣的內在信用有關,本幣內在信用下降了30%,黃金美元價格就上升30%,所以,流動性緊縮消滅的是依靠流動性而推動的價格。

所以,很多人都在問黃金股票與黃金是否相同,完全不同。

如果流動性之刀將股市(彌補銀行的壞賬,籌集經濟所需的投資等等)和樓市這兩個ZF的錢袋子徹底收割了,這個含義就很清楚了,老唐不敢面對這樣的結果,所以,在西湖硬著頭皮答應,大家不能競爭性貶值自己的貨幣,這裡的利弊相信每個人都清楚。

之所以這樣做,歐美日自然滿意,但老唐也願意,因為不必用流動性之刀將自己的錢袋子割掉,你好我好大家好。

老唐既然不敢面對流動性之刀,但是,維持匯率剛性,產業就會繼續死亡,有些地區財政發不出工資,資產泡沫繼續沸騰,匯率在天空中就會越升越高,最終的結果將是經濟在一片歡呼聲中落地。這就決定了老唐自然會採取三個辦法:第一,繼續使用財政手段刺激經濟,所以,昨日報導,又一輪新的刺激開始了;第二,財政刺激需要錢,可現在的財政是羅鍋子上山——錢緊,就必須加稅,未來各種變法的加稅措施必定出籠(實際上已經開始了,營改增就是典型);第三,必須對真實匯率進行更嚴厲的管制,貴金屬必定進入管制的範疇,同時黑市匯率與官方匯率的差距會加大(現在已經產生了黑市匯率,否則管理層打擊的匯兌型地下錢莊是幹什麼的?),白銀算盤之路是暢通的。

但是,這一針財政刺激,藥效將非常短暫,2012年,曾經搞出發改委的七萬億和地方的十八萬億,藥效有限。最近幾年,幾乎天天在打針,效果越來越低,估計這一輪刺激的效果,不會超過三個月。

即便採取刺激的方式,匯率貶值的趨勢也不可避免,或許老唐只不過是希望通過這樣的刺激措施,減緩貶值的速度,將流動性之刀由快刀變成鈍刀。

花樣雖然無數,但結局無法改變。

這裡最根本的問題是財政與央行的關係問題。歐美日的匯率形成機制中,央行與財政是分離的,貨幣自由兌換,只要沒有嚴重的通脹,不會導致持有人的恐慌,所以,日歐貨幣貶值,對社會沒有大影響,到現在,通脹依舊處於低位。新興國家的央行基本上是不獨立的,財政和匯率是一體,不能自由兌換,當因為財政而貶值匯率的時候,恐慌必定出現,財政缺口時刻產生,沒有盡頭,怎麼能不恐慌?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