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DS來了——中國準備好了嗎?(圖)


【看中國2016年09月26日訊】隨著銀行間市場交易商協會9月23日發布包括信用違約互換(CDS)在內的4個信用緩釋工具指引以及業務規則,市場普遍認為,CDS即將登陸中國金融市場。

CDS的到來,究竟是空頭利器還是防範風險的工具?哪些人可以參與?曾經在次貸危機期間被少數人利用作為做空工具的CDS,對中國意味著什麼

問題一:CDS,究竟是什麼?

因次貸危機期間被少數人利用作為做空工具而被人熟知的CDS,全稱是Credit Default Swap,官方解釋是:交易雙方達成的,約定在未來一定期限內,信用保護買方按照約定的標準和方式向信用保護賣方支付信用保護費用,由信用保護賣方就約定的一個或多個參考實體向信用保護買方提供信用風險保護的金融合約,屬於一種合約類信用風險緩釋工具。

CDS是一種風險轉移的工具,本來持有債券的人承擔債券的違約風險,而有了CDS,這種風險就可以被拿出來單獨交易了,這就促進了流動性。如果有100塊,而且想去做一個不用承擔信用風險的投資,以前可能只能投資國債/國開債之類的,現在可以通過投資信用債+CDS的方式,確保沒有信用風險。但是CDS也是雙刃劍,它更不透明的規則和引入更多對手風險(因為賣給你CDS的人也有可能違約),以及由此提供的槓桿倍數很高的投機機會,一旦規模爆發,對金融市場穩定性也帶來了影響。

CDS作為國外債券市場中最常見的信用衍生產品,在發生債務違約時可以幫助投資者有效規避信用風險,是目前全球交易最為廣泛的場外信用衍生品。

問題二:CDS在國外已經非常普及,中國為何現在開展業務?

近年來中國債券市場發行規模呈爆髮式增長,尤其是今年以來信用違約事件不斷發生,市場風險增多,投資者對衝風險的需求也出現了。

對於CDS的推出,交易商協會稱,此舉是為進一步發揮金融對實體經濟支持作用,豐富市場參與者風險管理手段,完善市場信用風險分散、分擔機制。

民生證券研究院執行院長管清友認為,隨著中國債市剛性兌付逐步打破,信用債風險將面臨市場定價,風險敞口無疑較政府隱形背書時代有相當幅度上升,為了債市健康流動,自然需要將這部分風險更好的定價流轉甚至是相對獨立化。CDS正是滿足了以上需求。

問題三:中國版CDS,誰能玩?怎麼玩?

想要開展信用風險緩釋工具業務,參與者首先要加入銀行間市場交易商協會成為會員,成為核心交易商或一般交易商,並將其信用風險緩釋工具交易內部操作規程和風險管理制度送交易商協會備案。其中,核心交易商可與所有參與者進行信用風險緩釋工具交易,一般交易商只能與核心交易商進行信用風險緩釋工具交易。

信用風險緩釋工具交易商一共有47家,國開行、工商銀行、中國銀行、建設銀行等26家為核心交易商。

在交易規模上,任何一家核心交易商的信用風險緩釋工具淨賣出總餘額不得超過其淨資產的500%。任何一家一般交易商的信用風險緩釋工具淨賣出總餘額不得超過其相關產品規模或淨資產的100%。

值得一提的是,企業貸款不能直接拿來開展CDS。

根據業務規則,非金融企業參考實體,目前僅能夠針對其在交易商協會註冊發行的債務融資工具開展CDS業務,企業向銀行借的貸款目前還不能通過CDS來防範違約風險。不過,對金融機構則沒有這方面的限制。

問題四:中國版CDS,對市場意味著什麼?

興業證券認為,CDS短期內有助於緩解風險承接青黃不接的風險,一方面,信用緩釋工具實際上為「風險」提供了流動性,降低了風險的流動性溢價;另一方面,高風險高收益的資產,可以通過疊加信用緩釋工具的方式,將一部分的風險和收益剝離出去,擴大了投資者的範圍。在信用事件的暴露可能仍將持續而市場投資者越來越關注風險的背景下,信用緩釋工具這個市場可能會在未來一段時間出現較快發展。

民生證券則認為,CDS的推出可以緩解銀行「惜貸情緒」,盤活銀行資產。通過設計實用可行的信用衍生產品,商業銀行能把信用風險從市場風險中分離出來,並以合理的價格轉移出去,「惜貸」問題將得到極大的緩解。

但CDS只是轉移風險,而非化解風險。

興業證券認為,未來一段時間核心需要關注的問題,仍然是央行以及監管層面對債券市場的態度以及措施,進而在當前高槓桿的市場環境下所潛在的流動性風險是否會出現。

問題五:CDS來了,「次貸危機」會上演中國版嗎?

CDS被認為是造成2008年金融危機的重要推手,在房價上漲的當下,不少人都會問,「次貸危機」會上演中國版嗎?

首先回顧下CDS在美國次貸危機中扮演的角色:在危機發生前,在低利率的背景下,銀行等放貸機構不斷放寬放貸標準,無收入、負擔較重的客戶,也可以採用首付低於15%甚至零首付的方式貸款買房,不想等二三十年才收回貸款的銀行和信貸公司,索性把這些次級貸款打包,以證券的形式賣給其他金融機構分散風險。這就是住房抵押貸款證券化(RMBS);這些金融機構再把它們包裝成擔保債務憑證(CDO),賣給世界各地的投資者。對於風險的存在,投資者就給這個產品買CDS對沖。

在中國,個人住房貸款抵押支持證券(RMBS)主要由銀行和各地公積金中心發行。

2005年,建設銀行首次發行個人住房抵押貸款證券。但到了2008年,美國「兩房」(房利美、房地美)由於大量吸收次級貸款最終導致次貸危機的爆發,受此影響,中國擱置了住房抵押貸款證券化試點,直到2014年才重啟。

儘管總量較小,不過今年以來,RMBS的發行規模大幅增加,彭博匯總中債登和上清所的數據顯示,截至9月,以商業銀行和公積金中心的個人住房按揭貸款為基礎資產的資產證券化產品公開發行規模至少達約728億元,是去年全年發行總量的近3倍。

目前來看,由於風險分散度較好,有房屋抵押且首付比例較高、單筆貸款入池金額佔資產比例較小等原因,中國RMBS仍被認為是信用風險較低的優質產品。不過也有市場人士提醒,房價上漲過快、房地產市場未來或面臨調整可能會給RMBS的底層資產帶來一些風險。

中國為何要推出CDS?

2015年以來,中國債券市場出現了多起違約,包括國企和央企。對於還不習慣違約的中國投資者來說,帶來了很多的恐慌,二級市場上兩高一剩債券收益率飆升但是依然沒有人敢買,政府推出CDS的目的本身,是為了給促進這些高收益債券的流動性。目前情況下CDS市場的發展,地方政府會是CDS最大的賣方,因為市場上沒有誰敢去承擔某些兩高一剩公司的信用風險。

那麼如果最終的結果是,政府賣出CDS,當然非常有利於地方的某些企業債券發行,因為政府擔保從隱形徹底變成了顯性,可是這樣一來,地方政府的監管怎麼做呢?2014年限制城投債主要目的就是為了規範地方政府的舉債行為,使政府的收支更加透明化,但是CDS如果有政府參與,那麼地方政府的或有債務只會變得更高,如果這樣,過不了幾年還是會被叫停的。

總而言之,CDS是一種方便把債券的信用風險拆分出來單獨交易,從而促進流動性和資產定價的工具。但是也是雙刃劍,它更不透明的規則和引入更多對手風險(因為賣給你CDS的人也有可能違約),以及由此提供的槓桿倍數很高的投機機會,一旦規模爆發,對金融市場穩定性也帶來了影響。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