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奇!讓無碑墳一犁 居然夠當狀元?(圖)



命中若有當狀元的福報,人力是阻攔不了的。(圖片來源:公用領域)

清朝乾隆年間,揚州有個才子叫柳敬亭,雖不敢誇學富五車,才高八鬥,但亦熟讀經史子集,其祖父柳若謙是當地富戶,家資殷實,平素亦樂善好施,當地人尊稱他為「柳老太爺」。

柳敬亭欲得狀元 偏遇才高秦生​

柳敬亭19歲這年,恰逢京城大考。他遵從父命,帶著書僮進京趕考,求取功名。這天,柳敬亭和書僮入宿離京城三百多里的方文寺。

晚上,柳敬亭翻來覆去怎麼也睡不著,聽到窗外有陣陣簫聲傳來,便披衣走出了房間。寺裡有尊大香爐,月光下,隱約看見旁邊盤膝坐著一位青年書生,白衫雪巾,手撫玉簫,如玉樹臨風,恍若仙人。柳敬亭本精通音律,今見這青年書生簫藝出類拔萃,聽到妙處,不禁高聲讚道:「好簫,好簫!真如仙樂,敢問兄台名諱?」青年書生停下來,抬頭看了一眼柳敬亭,知他不是尋常之輩,便朗聲答道:「在下秦起雲,乃江浙舉子,今赴京趕考,途經此地,一時興起,胡亂吹上一曲,兄台如不見笑,就請過來一敘。」

柳敬亭走過去,也盤膝坐下,與秦起雲談論詩詞音律。兩人一見如故,越談越投緣,便結伴上路,一同赴京。

一路上,兩人相互切磋學問,均暗自欽佩對方才學,柳敬亭更是覺得秦起雲才學勝過自己一籌。本來他此番進京趕考是衝著頭名狀元去的,如今不得不驚嘆山外有山,人外有人了。

老者夢中指點 修文對出奇聯

三天後,兩人來到京城,在「逢春客棧」住了下來。考試這天,柳敬亭被分在天字9號房。

京城會試,每個考生一間小房,互不通音訊。考卷分發到手,柳敬亭粗略看了一下,覺得不算太難,便下筆如有神,奇文妙語紛呈於紙上,不知不覺間平添了幾分得意。不一時,天色已晚,監考小吏給每位考生點上一盞燈,考生通宵奮筆疾書。

考卷最後一題是對聯。柳敬亭看了上聯,心中不由微微一顫,上聯是:炭黑火紅灰似雪。這七個字含有三種顏色、一樣事物,真是少有的奇聯。這上聯本是翰林院一位老翰林幾年前偶得的,苦思數載未能對出下聯,整個朝野也無人能對。這上聯也難住了眾士子,分在天字27號房的秦起雲苦思冥想也束手無策。柳敬亭苦思半夜不得,不由感嘆自己才疏學淺。

這時夜已深了,一陣倦意襲來,他便伏在桌上睡著了。

夢中,有人拍了拍柳敬亭的肩膀。他睜眼一看,面前站著一位鬚髮皆白的老者。見他醒了,老者順手拿起他的答卷,看了一下說道:「年輕人,你這文章可有諸多不妥之處啊!」柳敬亭見老者仙風道骨,心知是飽學之士,忙應道:「請老先生指教。」老者便把他答卷中不當之處一一指了出來,並提出怎麼修改。柳敬亭大服,心內視老者為神明,忙問道:「學生請教老先生名諱?」老者答道:「老夫叫浪依離。」柳敬亭笑道:「老先生,這就奇了,百家姓似無姓浪的啊?」老者微微一笑:「且不問這個,那最後一聯可曾對出?」柳敬亭說:「學生才疏學淺,窮盡心力還是無言以對。」老者說:「此聯堪稱絕妙,但尚不至於無句可對。你家中可有田地?」柳敬亭答道:「有良田三百畝。」老者又問道:「秋種何物?」柳敬亭笑道:「麥子啊。」老者笑道:「這不就對了嗎?麥子是何顏色?磨出來的麩皮和麺呢?」柳敬亭何等聰明,聞聽此言,立即一拍桌子站了起來,興奮地說:「學生明白了。」

柳敬亭從夢中醒來,身邊空無一人,原來是黃粱一夢,不過夢中情節仍歷歷在目。柳敬亭顧不得想別的,顫抖著提起筆對道:麥黃麩赤面如霜。

會試結束,舉子們紛紛回到客棧等候消息。柳敬亭一直尋思那個夢,甚覺奇怪。

命中有定數 乾隆無心「點」柳

三天後,主考官林建祥晉見乾隆皇帝,奉上三張考卷,其中秦起雲才學最高,柳敬亭對出了那副奇聯,請皇上定奪。乾隆皇帝在養心殿仔細閱覽了三張考卷,意欲將秦起雲點為狀元,柳敬亭點為榜眼。心念至此,他拿起御筆。這時秦起雲的試卷放在龍案左邊,柳敬亭的居中,乾隆皇帝持筆越過柳敬亭試卷,目及捲上對聯,心中微微一動,暗道:這對聯可真是鬼斧神工啊!就在這一念之間,飽蘸硃砂的御筆落下一滴硃砂,正巧落在柳敬亭三個字上面。乾隆皇帝不由苦笑道:「天意,文章不及秦起雲,造化難比柳敬亭啊!這狀元可是天定啊!」

喜訊傳到揚州,柳家張燈結綵,地方官和各鄉紳紛紛前來道賀。柳敬亭回到家,將夢中之事講給家人,柳若謙慨然道:「是祖上積德,蔭及子孫啊!」

柳父善念讓一犁 造福子輩

秋去春來,轉眼一年過去了,柳敬亭早已回京城赴命。到了農忙時節,柳若謙來到自家農田。當他看到地中間一座無碑墳墓時,心中微微一嘆。原來這墳中埋著一位寒儒,一生貧困潦倒,死後家人無處安葬,慕柳老太爺樂善好施之名,夜裡將屍體下葬於此地。柳若謙知道後並未責怪他們,反而拿出銀兩,讓他們自己謀生去了。此後每到農忙春耕之時,柳若謙總要犁地人靠兩邊犁,唯恐傷及墳墓。天長日久,竟留出一片空地來。當下人今年又問道:「老太爺,今年……」柳若謙想也沒想,仍像往年一樣隨口答道:「讓一犁吧。」話剛出口,他猛然醒悟了,所謂「浪依離」者,竟然是「讓一犁」啊!

柳若謙忙命下人備了香燭紙馬,親自焚香叩拜,又遣人制一石碑立於墳前,上書「恩公讓一犁之墓」。

柳若謙善念讓一犁,竟「讓」出一個狀元。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