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品烏奸「保爾.柯察金」(圖)



奧斯特洛夫斯基和他筆下的「保爾.柯察金」,影響了幾代中國人。(網路圖片)

奧斯特洛夫斯基和他筆下的「保爾.柯察金」,在半個多世紀來,影響了幾代中國人,尤其是一幫子喜歡唱前蘇聯革命歌的遺老們,回想起其中的某段話肯定是倒背如流、心潮澎湃、一把鼻涕一把淚的。

只是如今的烏克蘭人對這些能夠影響中國甚巨的東西怎麼看呢?有一點是肯定的,對於奧斯特洛夫斯基,烏克蘭人已經認定他就是一個名副其實的烏奸。曾經有人專門就此問題問過當地烏克蘭當地人,當地人的回答就是如此。為什麼說奧斯特洛夫斯基是烏奸呢?一個出生於烏克蘭軍人家庭的奧斯特洛夫斯基(據其外甥女加林娜回憶「奧」的父親阿歷克賽.伊萬諾維奇參加過巴爾幹戰爭,在戰鬥中表現英勇,曾被授予兩枚格奧爾基耶夫斯基十字勛章。母親奧爾加.奧西波夫娜出生於一個捷克林業局主任的家庭,是一個非凡的女性,會講6種語言,而且寫過詩。尼古拉根本談不上是出生於無產階級家庭)不僅篡改自己的家庭背景,而且在1919年,也就是他15歲的時候加入了蘇維埃的軍隊,參加了對烏克蘭人民共和國的分裂和入侵。

儘管當時的烏克蘭各派力量爭權奪利,各種政治勢力輪流坐莊,但至少它還是個獨立的國家,有自己的國民以及合法的政黨、政府。

1918年1∼2月,蘇維埃部隊兵分三路進攻烏克蘭首都基輔,並在城內組織暴動。以彼得留拉等人為首的中央拉達軍隊為了維持國家獨立和民族尊嚴,開始了與蘇維埃長達近三年的抗戰。正是在奧斯特洛夫斯基和他戰友們的東征西討下,烏克蘭民族獨立運動最終失敗,隨後並入了蘇聯,就是這樣一個烏奸一時間竟成為了「英雄」而被中國人反覆傳唱。基於此,在《鋼鐵怎樣煉成》一書中,作者肆無忌憚的將為了實現烏克蘭獨立而戰的民族英雄西蒙.彼得留拉描寫成無惡不作的「匪幫」,用以彰顯自己理想的高貴,同時掩蓋了自己背叛國家得罪行。這種帶有明顯錯誤的主觀偏見,為今天的烏克蘭人所不齒。

彼得留拉先生的銅像豎立在今天的烏克蘭街頭,無疑他是烏克蘭人民心中的民族英雄,儘管這些掉念推遲了八十多年,國家和人民還是把公正還給了他。

那麼,奧先生當年豪言壯語下為了理想出賣國家,究竟換來了什麼呢?究竟是把國家出賣給了魔鬼還是上帝呢?還在1918年9月5日時,蘇聯「人民委員會」公布的《決議》中指出:「在目前的形勢下,以恐怖方法來保障後方的安全,是絕對必要的……必須採用將階級敵人送往集中營,實行隔離的方法,來防止他們對蘇維埃共和國的侵害;必須將所有與白衛組織、陰謀和叛亂活動有關的人予以槍決。」根據這一《決議》,1917∼1918年有100萬人被處決。其中很多死難者是白俄羅斯和烏克蘭人。

在蘇維埃統治下,烏克蘭人不僅慘遭殺戮,而且面臨著民族滅絕的災難。在1921年到1923年,1932到1933年以及1946到1947年期間,烏克蘭曾發生過3次大飢荒。其中1932到1933年期間飢荒最為嚴重,喪生人數最多,當時共有7百萬到1千萬人餓死,平均每天餓死2.5萬人。這一數字相當於烏克蘭當時全國人口的1/4以及烏克蘭東部和中部地區人口的一半。主要原因要歸功於所謂的農莊集體化和斯大林時期所實施的恐怖統治。這就是保爾一輩子所為之奮鬥的「人類解放事業」,就是把人從人的地位「解放」出來,從而徹底消滅乾淨。

在今天的烏克蘭中、小學生使用的歷史教科書中,大篇幅地介紹1932年到1933年期間的烏克蘭大飢荒,1943年到1951年期間烏克蘭民族起義軍武裝抗擊蘇聯統治的活動,上個世紀20年代到50年代期間的大規模迫害和鎮壓行動,還有烏克蘭反動派反抗蘇聯的活動等。用以讓所有國民都牢記自己民族所遭受的空前絕後人為苦難。

此種語境下,雖然奧斯特洛夫斯基晚年也曾意識到自己奮鬥的理想和現實完全不同,然而烏奸的評價估計在歷史中是很難撼動了。《鋼鐵》一書不僅在烏克蘭,而且在俄羅斯都受到了批判。人們認為,這本書歪曲了歷史,1915∼1932年這段時期,是烏克蘭與俄羅斯各族人民經受劇烈社會動盪的年代,接連不斷的國內或對外戰爭,蘇共黨內多次的鬥爭和清洗,給人民帶來了巨大災難。《鋼鐵》所表現出來的粗暴意識形態完全違反了「生活真實」,喪失了起碼的人類良知。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