聶樹斌案一審書記員 面臨被告盜賣器官(組圖)

2016-12-05 12:16 作者: 宋悅

手機版 简体 14個留言 打印 特大


牛領釵舉牌抗議兒子被河北法院先斬後奏。(牛領釵提供)

【看中國2016年12月5日訊】(看中國記者宋悅採訪報導)今日,河北賈敬龍父母的好友牛領釵向《看中國》表示,她目前正在聘請律師,準備控告河北高級法院審判長江秀珍、石家莊中級法院審判長高雷等人玩忽職守、枉法裁判、以權力故意殺人罪。

2010年7月,牛領釵讀高二的兒子高鵬程以搶劫罪被捕,2012年9月27日,在律師及家人一無所知的情況下,石家莊中級法院審判長高雷通知她拿骨灰,她的律師在高鵬程死後8個月的2013年5月21日,才收到了一份錯誤百出的判決書。她懷疑兒子是被賣掉了器官。

12月2日,轟動全國的聶樹斌冤案平反,《博聞社》隨後轉發了陸媒公布的當年辦理聶樹斌案件的河北公檢法系統人員名單。報導稱,聶樹斌案的問責追究還沒有開始,儘管當局許諾要啟動問責程序,實際會否真的問責,有待觀察。

公開資料顯示,1995年4月27日,未滿21歲的聶樹斌被執行槍決。1995年4月28日,聶樹斌父親去看守所給孩子送點吃的、穿的,獄警才告訴他,聶樹斌已於頭一天被執行了死刑。聶樹斌從被判處死刑直至被槍決,他的家人從未收到過一審和二審判決書,其父是在到看守所為聶樹斌送生活用品時才知道他已在前一天被執行了死刑。

據《蘋果日報》報導,聶樹斌當時被匆匆處死是因為有中共高官急需他的器官進行移植手術。而1995年聶樹斌案的一審書記員高雷此後亦一路升職,2011年在牛領釵兒子高鵬程的案件中已升為審判長。

牛領釵向《看中國》表示,數年前她剛剛年滿十八歲的兒子(獨生子)涉嫌搶劫罪,一審被判處死刑緩期執行,二審在未通知律師及家人的情況下改判死刑;律師一直沒有收到二審判決書,相關部門在執行死刑前未通知家屬,將其屍體火化!牛領釵懷疑在律師和家屬不知情之下,執行死刑和火化屍體,顯然是將兒子器官賣掉!

牛領釵為此不但一直在地方、省和中央相關部門上訪未果,還經常遭到中共當局拘留和非法關押,精神近乎崩潰。絕望的牛領釵曾多次在遭到非法關押前,以死相拼,甚至持利器說:「要麼我死,要麼你死!」而她在給相關部門的控告材料上也坦言相告:「同歸於儘是我的最後選擇!」


牛領釵獨生子高鵬程。(牛領釵提供)

牛領釵上個月在受訪中曾對《看中國》記者說:「我兒子還不如賈敬龍,賈敬龍還有判決書,知道是死刑。我兒子18歲,92年生的,沒有判決書就弄死我兒子了,我們都什麼也不知道,就讓我拿骨灰,我兒子死了8個月以後,給律師補發了一份不實事求是的判決書,定的搶劫罪。……以法定情節應該寬大處理,孩子罪不至死,18歲還唸書呢,高二的學生,沒有判決書,他們就敢偷偷殺人!!」

牛領釵說:「石家莊中級法院審判長高雷,1995年的時候,是‘聶樹斌冤案’的書記員,到2011年的時候成為我兒子高鵬程案件的審判長了。我懷疑賣器官的鏈條,他們法官最清楚!」

今日牛領釵向《看中國》透露,目前她正在籌集律師費聘請律師,要把河北高級法院審判長江秀珍、石家莊中級法院審判長高雷將她兒子高鵬程先斬後奏、盜賣器官的罪行訴諸法律。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