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伐一】壯志未酬孫中山病逝 勝滇軍李白統一廣西(組圖)

北伐戰爭系列文章(一)

2016-12-13 02:00 作者: 滄海
手機版 简体 1個留言 列印 特大


1924年9月,大元帥孫中山在廣東韶關召開旅長以上軍事會議,宣布第二次出兵北伐。(網路圖片)

北伐壯志未酬 國父孫中山病逝


中華民國國父、國民黨先總理、大元帥孫中山先生。(公有領域圖片)


1923年,孫中山在廣州創建的廣東革命政府——大元帥府。(網路圖片)

1923年春,大元帥孫中山返回廣州,第三次建立廣東革命政府——大元帥府」。為了繼續進行北伐,孫中山下令廣西李宗仁、黃紹竑、白崇禧定桂討賊聯軍討伐背叛孫中山的陸榮廷、瀋鴻英舊桂系。李黃白三人率軍先平定了粵湘桂聯軍元帥陸榮廷的叛亂,再平定了桂軍總司令瀋鴻英的兩次叛亂。

1924年9月,大元帥孫中山決定第二次出兵北伐,討伐北洋直系軍閥曹錕、吳佩孚以及其所賴以生存之帝國主義。9月13日,大元帥府將大本營移到廣東韶關。孫中山抵達韶關後,組建了北伐各軍,以駐廣東的蔣介石黃埔軍校學生軍、建國粵軍、建國湘軍為主力,並做了此次北伐的人事安排:任命胡漢民為代行大元帥兼廣東省省長,譚延闓為北伐全軍總司令和建國湘軍總司令,許崇智為建國粵軍總司令並代理軍政部部長。在此之前,蔣介石已被孫中山委任為建國粵軍總參謀長和黃埔軍校校長。9月20日,孫中山在韶關舉行第二次北伐誓師大會,並檢閱北伐部隊。會後,譚延闓指揮北伐大軍分兩路向北洋軍閥控制的湖南、江西進軍。

但在當時,孫中山廣東革命政府實際上只控制掌握廣東一省的力量和資源,譚延闓率領的建國湘軍僅為1923年敗於北洋趙恆惕湘軍後撤退到廣東的原湘軍之一部分,許崇智率領的建國粵軍也只是原來粵軍的一部分,另一部分粵軍則跟隨原粵軍總司令陳炯明在廣東惠州等地叛亂。此次北伐各軍遠離廣東大本營,戰線過長,給養跟不上,又受到北洋趙恆惕湘軍和廣東陳炯明叛軍的強力阻擊。結果,第二次北伐也不幸失敗。

1925年3月12日,國父孫中山在北京不幸病逝,北伐推翻北洋軍政府,統一中國,建設「三民主義」新中國就成為他生前未酬的壯志和遺願。

唐繼堯「假途滅虢」 400萬兩煙土收買廣西


早期新桂系首領(左起):總指揮李宗仁,副總指揮黃紹竑,總參謀長兼前敵總指揮白崇禧。(網路圖片)

獲悉大元帥孫中山病逝,久已覬覦「大元帥」之位的雲南督軍、建國軍川滇黔聯軍總司令唐繼堯,便迫不及待於3月18日自行通電,宣布就任「副元帥」,企圖以「副元帥」遞補「大元帥」的缺位,結果遭到汪精衛、胡漢民主持的廣州革命政府的譴責和通電討伐。唐繼堯合法入主廣州大元帥府和佔據廣東省的企圖失敗後,便勾結在廣東的叛逆陳炯明、粵軍將領鄧本殷、滇軍總司令楊希閔、原廣西省長兼桂軍軍長劉震寰等人,準備入粵推翻孫中山創建的廣州大元帥府。


1925年,大元帥孫中山病逝時,中國南方桂粵雲貴湘贛閩七省軍政形勢示意圖。(看中國製作)

然而,雲南省和廣東省之間隔著廣西省,毗連粵桂兩省的湖南省則是受北洋軍閥吳佩孚控制的趙恆惕湘軍的地盤,所以雲南滇軍若想進入廣東,須先向廣西借道。唐繼堯便派出使者到達廣西首府南寧,向新桂系首領李宗仁、黃紹竑、白崇禧三人允獻400萬兩煙土鴉片,作為借道方便的酬謝,並許諾滇軍佔領廣東後,跟新桂系瓜分廣東,新桂系所得地盤任由新桂系自主治理,企圖以此收買李黃白三人。

白崇禧堅信「三民主義」 廣西公開向叛賊宣戰

早在1923年,白崇禧在廣州養傷和考察期間,就謁見過大元帥孫中山,終其一生,對國父非常崇敬並堅信三民主義。當時,白崇禧向孫中山介紹了廣西的基本情況,申訴了廣西統一對於中國革命的重要意義,並主動請纓討賊。孫中山非常高興,親自委任黃紹竑為廣西討賊軍總指揮,白崇禧為參謀長,命他們在廣西討伐陸榮廷、瀋鴻英舊桂系叛逆。臨別時,孫中山對白崇禧說:「我無槍、無糧、無餉,只有三民主義。」白崇禧回答說:「廣西統一不需要孫公的物質支援,只要三民主義和信仰而已。

在廣州考察期間,白崇禧與廣東軍政界的許多人物都有交往。跟國父分別後,白崇禧攜帶孫中山的委任狀,秘密返回廣西,尋找志同道合者。實地考察廣西各軍的情況後,白崇禧選擇了有革命志向的定桂軍軍長李宗仁和參謀長黃旭初等人。李白兩人徹夜長談,相見恨晚。白崇禧見解卓越,令李宗仁非常欣賞。經過連續三天的多次商談,白崇禧終於說服李宗仁跟黃紹竑白崇禧的討賊軍聯合,雙方成立定桂討賊聯軍,共同討伐背叛孫中山的陸榮廷、瀋鴻英舊桂系,統一各種大小軍隊林立的廣西省。定桂討賊聯軍最初總兵力僅數千人,因李宗仁的定桂軍兵力比黃紹竑白崇禧的討賊軍多,故被眾人推舉為聯軍總指揮,黃紹竑為副總指揮,白崇禧為前敵總指揮和總參謀長,黃旭初為副總參謀長,這便是李白新桂系的起源。李白新桂系軍隊被稱為「新桂軍」或「桂軍」,以區別於陸榮廷、瀋鴻英舊桂系軍隊,而白崇禧是新桂系軍隊的最早發起人和創建人。

在此之前,李宗仁從未到過廣州,白崇禧向李、黃兩人做有關情況介紹時,讚揚廣州大本營有革命氣象,黃埔軍校校長蔣中正(蔣介石)勵精圖治,把黃埔軍校治理的很有革命精神,而粵軍李濟深第一師(後來的北伐第四軍)則人才濟濟,戰鬥力頗強。李黃白三人都加入了國民黨,李黃兩人也很崇敬孫中山,白崇禧的讚揚讓他們對廣州革命大本營有一個良好的初始印象。

而今國父剛病逝,被孫中山委任為建國軍川滇黔聯軍總司令的唐繼堯就圖謀叛亂,企圖以400萬兩鴉片煙土收買廣西。李黃白三人認為自己是革命熱血青年,一致認為唐繼堯是無恥反動「封建軍閥」,與三民主義背道而馳。三人發表公開通電,斥責唐繼堯「假借名義,禍國叛黨」,表示將「督飭滇、桂弟子,力從(廣東)諸公之後,為擁護吾黨主義,先驅殺賊」,公開向雲南唐繼堯宣戰。

唐繼堯聞訊大怒,自恃滇軍曾經過名將蔡鍔的親自訓練調教,兵強馬壯,根本不把只有區區一萬兵力的李黃白新桂系放在眼裡,更何況當時舊桂系瀋鴻英5千叛軍還在桂林、柳州跟新桂系打仗。唐繼堯遂派大將龍雲、盧漢、唐繼虞率領七萬滇軍,分三路進攻廣西。

桂滇兩軍對峙南寧 小諸葛肅清瀋鴻英叛軍


民國時代的廣西柳州。(網路圖片)

在當前遭受敵人內外夾擊,敵強我弱的情況下,李黃白三人決定一面通過李濟深向廣州大本營求援,一面在大本營援軍到來前,暫先放棄南寧,肅清舊桂系瀋鴻英部,然後再集中兵力,將入侵滇軍各個擊破,最後驅逐全部滇軍,完成廣西統一。

滇軍大將龍雲率近4萬兵力,長驅直入,輕易佔領廣西省會南寧。首戰告捷讓唐繼堯氣焰頓時高漲,認為掃平佔領廣西全境指日可待。李宗仁率領部分新桂系軍隊跟廣州大元帥府派來的範石生1萬駐粵滇軍,聯合進攻龍雲滇軍,在南寧附近的崑崙關、邕江南岸等地跟滇軍激戰。雙方互有勝負。

與此同時,韓彩鳳則乘白崇禧北追瀋鴻英叛軍,李宗仁、黃紹竑在南寧跟雲南龍雲鏖戰時,糾集部分瀋鴻英叛軍,乘虛從長安急進,企圖偷襲柳州。孫中山早年護法建立廣州軍政府時,曾經委任陸榮廷為粵湘桂聯軍元帥。後來陸榮廷勾結北洋軍閥叛亂,韓彩鳳是陸榮廷麾下的一員悍將,有「趙子龍」之稱。白崇禧聞訊,回師趕到,在柳州東泉、上雷地區跟韓彩鳳叛軍激戰。韓彩鳳指揮叛軍頑強抵抗,但依然被白崇禧率部一鼓作氣擊潰,殘餘逃往柳州沙埔投靠瀋鴻英。柳州危局稍得緩解。

瀋鴻英又偷襲新桂系兵力空虛的桂林,進而佔領兩江、義寧,桂北全部失陷。白崇禧率鐘祖培、夏威兩縱隊,總兵力不及瀋鴻英的六分之一,自柳州兼程北上,直撲桂林。小諸葛白崇禧親臨前線,查看地形後認為,瀋軍在丁嶺坳方面防禦堅固,正面難攻,決定以一部兵力配備繩索乾糧,攀登懸崖峭壁,迂迴其後方大竹嶺,趁夜奇襲在那裡的瀋鴻英大本營,截斷其退路,在龍勝地區全殲瀋軍。

瀋鴻英叛軍見大本營突然遭到夜襲,後路又被截斷,倉皇潰逃到兩江地區,又偏偏遭遇大雨洪水,過河的浮橋被衝斷,軍心大亂,跳河溺死者無數。白崇禧率部乘勝追擊,徹底肅清了舊桂系瀋鴻英叛軍。

此時,滇軍唐繼虞前鋒7千人又進攻柳州,新桂系柳州防守司令身負重傷,不治身亡。在南寧指揮督戰的李宗仁,只得分兵去救援柳州,而守衛南寧的龍雲又獲得1萬多滇軍增援,出城進攻李宗仁、範石生聯軍,聯軍傷亡慘重。敵我雙方在南寧相持對峙,打成膠著狀態。

柳州沙埔之戰 新桂軍大敗滇軍

敵我雙方在南寧相持不下的同時,雲南王唐繼堯派出其親弟唐繼虞,指揮8個旅3萬多兵力圍攻柳州。李宗仁決定只留下少量兵力圍困南寧龍雲滇軍,將所有可調用的兵力全部交黃紹竑指揮,命黃紹竑、白崇禧立即率軍火速救援柳州。接到急電後,白崇禧率領剛殲滅瀋鴻英的新桂軍主力,從桂林出發,兩天半奔襲500餘里山路,向柳州沙埔方向急進。

6月8日,黃紹竑不等白崇禧援軍自遠方趕到,便下令向沙埔唐繼虞滇軍發動總攻,戰鬥異常激烈。雙方拚死爭奪白馬山高地,白馬山五得五失,打得昏天黑地,屍橫遍野,新桂軍仍然無法奪取白馬山。雙方激戰最激烈時,白崇禧騎著白色駿馬,策馬揚鞭,率援軍突然趕到,新桂軍士氣大振,一舉攻佔白馬山高地。

白崇禧、黃紹竑冒著炮火,登上山上制高點視察敵情。白崇禧發現,沙埔河兩岸的滇軍主要靠架設於河上的浮橋進行聯繫和運送補給,當即下令炮兵連轟炸浮橋。當時新桂軍僅剩下5發炮彈,幸運的是第2發炮彈就炸毀了浮橋。白崇禧、黃紹竑隨即命全線進攻,兩岸滇軍退路被截斷,一片恐慌,蜂擁逃到河邊,浮橋又被炸斷,恐慌中溺斃河中屍體無數,2000餘人被生俘。

柳州沙埔之戰是統一廣西各役中最為激烈驚險的戰役,新桂軍大獲全勝。沙埔大戰前,黃紹竑跟白崇禧在電話中,就如何攻打滇軍同時又可減少自己傷亡發生過激烈爭論。大獲全勝後,黃紹竑將全部新桂軍交白崇禧指揮。

小諸葛智取南寧驅滇軍 新桂系統一廣西全境

唐繼虞在柳州沙埔慘敗後,想率殘部逃到南寧與龍雲匯合,結果又被「小諸葛」白崇禧、「智多星」黃紹竑在慶遠預設埋伏,阻擊擊潰,狼狽不堪地逃出了廣西。

白崇禧隨即指揮新桂軍主力,趕赴南寧增援李宗仁。為動搖龍雲堅守待援的決心,白崇禧特意挑選出100餘名滇軍俘虜,帶著自己的名片去投奔龍雲,名片上寫著:「志舟(龍雲的字)總指揮:南寧鏖戰多日,損失必多,特送上雲南子弟以資補充。」龍雲大怒,死要面子硬撐住,否認這些人是滇軍俘虜,將他們全部處死。

南寧忽然開始流傳著這樣一首歌謠:「等到吃黃瓜,送爾回老家。」到了7月炎夏,被圍困已久的滇軍,缺糧少藥,許多士兵染病,軍心渙散。龍雲見援軍遙遙無期,被迫放棄南寧,殺出一條血路,突出重圍後,狼狽逃回雲南。

至1925年7月,李宗仁、黃紹竑、白崇禧率領新桂系軍隊,只用短短兩年時間,以少勝多,以弱勝強,歷經20餘場戰鬥,終於徹底消滅陸榮廷、瀋鴻英舊桂系,並打敗入侵廣西,企圖吞併廣東孫中山大元帥府的7萬雲南滇軍,平定統一廣西全境。

在統一廣西的各戰役中,30歲出頭的白崇禧展現出卓越的軍事謀略和指揮才能,被敵軍稱為「小諸葛」。日後,在北伐抗戰剿共作戰中屢建殊勛的新桂軍,被敵軍稱為「鋼軍」。


在北伐、抗戰、剿共作戰中屢建殊勛的廣西桂軍,被敵軍稱為「鋼軍」。圖為抗戰期間的鋼七軍。(網路圖片)

抗戰期間,李宗仁任第五戰區司令長官。白崇禧在1937年提出「積小勝為大勝,以空間換時間,以游擊戰輔助正規戰,進行全面持久抗戰」的持久戰戰略,獲得蔣介石和軍事委員會採納為抗日最高戰略。1942年,桂系第48軍李本一138師412團3營9連以高射炮,擊斃參與擬定了《攻克南京城綱要》的日本第11軍司令官塚田攻大將以及籐原武大佐等9人。塚田攻是全中國在整個抗戰期間唯一被擊斃的最高軍銜日軍將領。黃紹竑1937年任軍委會軍令部部長,後任第二戰區副司令長官,協助閻錫山指揮太原會戰,又任第三戰區副司令長官兼浙江省主席,在浙江組建了54支游擊隊跟日寇開展敵後游擊戰。白崇禧則任國軍北伐和抗戰的副參謀總長,代行參謀總長職權,實際上是國軍北伐和抗戰的真正參謀總長。此為後話。

(看中國版權所有,侵權必究)

来源:看中國

本文短网址: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榮譽會員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加入看中國會員

神韻晚會
神韻作品
捐助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