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伐一】壮志未酬孙中山病逝 李白新桂系大败7万滇军(组图)

北伐战争系列文章(一)

2016-12-13 02:00 作者: 沧海

手机版 正体 1个留言 打印 特大

1924年9月,大元帅孙中山在广东韶关召开旅长以上军事会议,宣布第二次出兵北伐。
1924年9月,大元帅孙中山在广东韶关召开旅长以上军事会议,宣布第二次出兵北伐。(网络图片)

北伐壮志未酬 国父孙中山病逝

国民党先总理、大元帅孙中山先生。
中华民国国父、国民党先总理、大元帅孙中山先生。(公有领域图片)

孙中山创建的广东国民革命政府——大元帅府
1923年,孙中山在广州创建的广东革命政府——大元帅府。(网络图片)

1923年春,大元帅孙中山返回广州,第三次建立广东革命政府——大元帅府”。为了继续进行北伐,孙中山下令广西李宗仁、黄绍竑、白崇禧定桂讨贼联军讨伐背叛孙中山的陆荣廷、沈鸿英旧桂系。李黄白三人率军先平定了粤湘桂联军元帅陆荣廷的叛乱,再平定了桂军总司令沈鸿英的两次叛乱。

1924年9月,大元帅孙中山决定第二次出兵北伐,讨伐北洋直系军阀曹锟、吴佩孚以及其所赖以生存之帝国主义。9月13日,大元帅府将大本营移到广东韶关。孙中山抵达韶关后,组建了北伐各军,以驻广东的蒋介石黄埔军校学生军、建国粤军、建国湘军为主力,并做了此次北伐的人事安排:任命胡汉民为代行大元帅兼广东省省长,谭延闿为北伐全军总司令和建国湘军总司令,许崇智为建国粤军总司令并代理军政部部长。在此之前,蒋介石已被孙中山委任为建国粤军总参谋长和黄埔军校校长。9月20日,孙中山在韶关举行第二次北伐誓师大会,并检阅北伐部队。会后,谭延闿指挥北伐大军分两路向北洋军阀控制的湖南、江西进军。

但在当时,孙中山广东革命政府实际上只控制掌握广东一省的力量和资源,谭延闿率领的建国湘军仅为1923年败于北洋赵恒惕湘军后撤退到广东的原湘军之一部分,许崇智率领的建国粤军也只是原来粤军的一部分,另一部分粤军则跟随原粤军总司令陈炯明在广东惠州等地叛乱。此次北伐各军远离广东大本营,战线过长,给养跟不上,又受到北洋赵恒惕湘军和广东陈炯明叛军的强力阻击。结果,第二次北伐也不幸失败。

1925年3月12日,国父孙中山在北京不幸病逝,北伐推翻北洋军政府,统一中国,建设“三民主义”新中国就成为他生前未酬的壮志和遗愿。

唐继尧“假途灭虢” 400万两烟土收买广西


早期新桂系首领(左起):总指挥李宗仁,副总指挥黄绍竑,总参谋长兼前敌总指挥白崇禧。(网络图片)

获悉大元帅孙中山病逝,久已觊觎“大元帅”之位的云南督军、建国军川滇黔联军总司令唐继尧,便迫不及待于3月18日自行通电,宣布就任“副元帅”,企图以“副元帅”递补“大元帅”的缺位,结果遭到汪精卫、胡汉民主持的广州革命政府的谴责和通电讨伐。唐继尧合法入主广州大元帅府和占据广东省的企图失败后,便勾结在广东的叛逆陈炯明、粤军将领邓本殷、滇军总司令杨希闵、原广西省长兼桂军军长刘震寰等人,准备入粤推翻孙中山创建的广州大元帅府。

1925年,桂粵湘贛閩雲桂七省軍政形勢示意圖。
1925年,大元帅孙中山病逝时,中国南方桂粤云贵湘赣闽七省军政形势示意图。(看中国制作)

然而,云南省和广东省之间隔着广西省,毗连粤桂两省的湖南省则是受北洋军阀吴佩孚控制的赵恒惕湘军的地盘,所以云南滇军若想进入广东,须先向广西借道。唐继尧便派出使者到达广西首府南宁,向新桂系首领李宗仁、黄绍竑、白崇禧三人允献400万两烟土鸦片,作为借道方便的酬谢,并许诺滇军占领广东后,跟新桂系瓜分广东,新桂系所得地盘任由新桂系自主治理,企图以此收买李黄白三人。

白崇禧坚信“三民主义” 广西公开向叛贼宣战

早在1923年,白崇禧在广州养伤和考察期间,就谒见过大元帅孙中山,终其一生,对国父非常崇敬并坚信三民主义。当时,白崇禧向孙中山介绍了广西的基本情况,申诉了广西统一对于中国革命的重要意义,并主动请缨讨贼。孙中山非常高兴,亲自委任黄绍竑为广西讨贼军总指挥,白崇禧为参谋长,命他们在广西讨伐旧桂系陆荣廷、沈鸿英叛逆。临别时,孙中山对白崇禧说:“我无枪、无粮、无饷,只有三民主义。”白崇禧回答说:“广西统一不需要孙公的物质支援,只要三民主义和信仰而已。

在广州考察期间,白崇禧与广东军政界的许多人物都有交往。跟国父分别后,白崇禧携带孙中山的委任状,秘密返回广西,寻找志同道合者,终于找到有革命志向的定桂军军长李宗仁、参谋长黄旭初等人。李白两人彻夜长谈,相见恨晚。白崇禧见解卓越,令李宗仁非常欣赏。经过连续三天的多次商谈,白崇禧终于说服李宗仁,跟黄绍竑白崇禧的讨贼军联合,双方成立定桂讨贼联军,共同讨伐背叛孙中山的陆荣廷、沈鸿英旧桂系,统一各种大小军队林立的广西省。定桂讨贼联军最初总兵力仅数千人,因李宗仁的定桂军兵力比黄绍竑白崇禧的讨贼军多,故被众人推举为联军总指挥,黄绍竑为副总指挥,白崇禧为前敌总指挥和总参谋长,这便是李白新桂系的起源。李白新桂系军队被称为“新桂军”或“桂军”,以区别于陆荣廷、沈鸿英旧桂系军队。

在此之前,李宗仁、黄绍竑两人从未到过广东,白崇禧向李、黄两人做有关情况介绍时,赞扬广州大本营有革命气象,黄埔军校校长蒋中正(蒋介石)励精图治,把黄埔军校治理的很有革命精神,而粤军李济深第一师(后来的北伐第四军)则人才济济,战斗力颇强。李黄白三人都加入了国民党,李黄两人也很崇敬孙中山,白崇禧的赞扬让他们对广州革命大本营有一个良好的初始印象。

而今国父刚病逝,被孙中山委任为建国军川滇黔联军总司令的唐继尧就图谋叛乱,企图以400万两鸦片烟土收买广西。李黄白三人认为自己是革命热血青年,一致认为唐继尧是无耻反动“封建军阀”,与三民主义背道而驰。三人发表公开通电,斥责唐继尧“假借名义,祸国叛党”,表示将“督饬滇、桂弟子,力从(广东)诸公之后,为拥护吾党主义,先驱杀贼”,公开向云南唐继尧宣战。

唐继尧闻讯大怒,自恃滇军曾经过名将蔡锷的亲自训练调教,兵强马壮,根本不把只有区区一万兵力的李黄白新桂系放在眼里,更何况当时旧桂系沈鸿英5千叛军还在桂林、柳州跟新桂系打仗。唐继尧遂派大将龙云、卢汉、唐继虞率领七万滇军,分三路进攻广西。

桂滇两军对峙南宁 小诸葛肃清沈鸿英叛军


民国时代的广西柳州。(网络图片)

在当前遭受敌人内外夹击,敌强我弱的情况下,李黄白三人决定一面通过李济深向广州大本营求援,一面在大本营援军到来前,暂先放弃南宁,肃清旧桂系沈鸿英部,然后再集中兵力,将入侵滇军各个击破,最后驱逐全部滇军,完成广西统一。

滇军大将龙云率近4万兵力,长驱直入,轻易占领广西省会南宁。首战告捷让唐继尧气焰顿时高涨,认为扫平占领广西全境指日可待。李宗仁率领部分新桂系军队跟广州大元帅府派来的范石生1万驻粤滇军,联合进攻龙云滇军,在南宁附近的昆仑关、邕江南岸等地跟滇军激战。双方互有胜负。

与此同时,韩彩凤则乘白崇禧北追沈鸿英叛军,李宗仁、黄绍竑在南宁跟云南龙云鏖战时,纠集部分沈鸿英叛军,乘虚从长安急进,企图偷袭柳州。孙中山早年护法建立广州军政府时,曾经委任陆荣廷为粤湘桂联军元帅。后来陆荣廷勾结北洋军阀叛乱,韩彩凤是陆荣廷麾下的一员悍将,有“赵子龙”之称。白崇禧闻讯,回师赶到,在柳州东泉、上雷地区跟韩彩凤叛军激战。韩彩凤指挥叛军顽强抵抗,但依然被白崇禧率部一鼓作气击溃,残余逃往柳州沙埔投靠沈鸿英。柳州危局稍得缓解。

沈鸿英又偷袭新桂系兵力空虚的桂林,进而占领两江、义宁,桂北全部失陷。白崇禧率钟祖培、夏威两纵队,总兵力不及沈鸿英的六分之一,自柳州兼程北上,直扑桂林。小诸葛白崇禧亲临前线,查看地形后认为,沈军在丁岭坳方面防御坚固,正面难攻,决定以一部兵力配备绳索干粮,攀登悬崖峭壁,迂回其后方大竹岭,趁夜奇袭在那里的沈鸿英大本营,截断其退路,在龙胜地区全歼沈军。

沈鸿英叛军见大本营突然遭到夜袭,后路又被截断,仓皇溃逃到两江地区,又偏偏遭遇大雨洪水,过河的浮桥被冲断,军心大乱,跳河溺死者无数。白崇禧率部乘胜追击,彻底肃清了旧桂系沈鸿英叛军。

此时,滇军唐继虞前锋7千人又进攻柳州,新桂系柳州防守司令身负重伤,不治身亡。在南宁指挥督战的李宗仁,只得分兵去救援柳州,而守卫南宁的龙云又获得1万多滇军增援,出城进攻李宗仁、范石生联军,联军伤亡惨重。敌我双方在南宁相持对峙,打成胶着状态。

柳州沙埔之战 新桂军大败滇军

敌我双方在南宁相持不下的同时,云南王唐继尧派出其亲弟唐继虞,指挥8个旅3万多兵力围攻柳州。李宗仁决定只留下少量兵力围困南宁龙云滇军,将所有可调用的兵力全部交黄绍竑指挥,命黄绍竑、白崇禧立即率军火速救援柳州。接到急电后,白崇禧率领刚歼灭沈鸿英的新桂军主力,从桂林出发,两天半奔袭500余里山路,向柳州沙埔方向急进。

6月8日,黄绍竑不等白崇禧援军自远方赶到,便下令向沙埔唐继虞滇军发动总攻,战斗异常激烈。双方拼死争夺白马山高地,白马山五得五失,打得昏天黑地,尸横遍野,新桂军仍然无法夺取白马山。双方激战最激烈时,白崇禧骑着白色骏马,策马扬鞭,率援军突然赶到,新桂军士气大振,一举攻占白马山高地。

白崇禧、黄绍竑冒着炮火,登上山上制高点视察敌情。白崇禧发现,沙埔河两岸的滇军主要靠架设于河上的浮桥进行联系和运送补给,当即下令炮兵连轰炸浮桥。当时新桂军仅剩下5发炮弹,幸运的是第2发炮弹就炸毁了浮桥。白崇禧、黄绍竑随即命全线进攻,两岸滇军退路被截断,一片恐慌,蜂拥逃到河边,浮桥又被炸断,恐慌中溺毙河中尸体无数,2000余人被生俘。

柳州沙埔之战是统一广西各役中最为激烈惊险的战役,新桂军大获全胜。沙埔大战前,黄绍竑跟白崇禧在电话中,就如何攻打滇军同时又可减少自己伤亡发生过激烈争论。大获全胜后,黄绍竑将全部新桂军交白崇禧指挥。

小诸葛智取南宁驱滇军 新桂系统一广西全境

唐继虞在柳州沙埔惨败后,想率残部逃到南宁与龙云汇合,结果又被“小诸葛”白崇禧、“智多星”黄绍竑在庆远预设埋伏,阻击击溃,狼狈不堪地逃出了广西。

白崇禧随即指挥新桂军主力,赶赴南宁增援李宗仁。为动摇龙云坚守待援的决心,白崇禧特意挑选出100余名滇军俘虏,带着自己的名片去投奔龙云,名片上写着:“志舟(龙云的字)总指挥:南宁鏖战多日,损失必多,特送上云南子弟以资补充。”龙云大怒,死要面子硬撑住,否认这些人是滇军俘虏,将他们全部处死。

南宁忽然开始流传着这样一首歌谣:“等到吃黄瓜,送尔回老家。”到了7月炎夏,被围困已久的滇军,缺粮少药,许多士兵染病,军心涣散。龙云见援军遥遥无期,被迫放弃南宁,杀出一条血路,突出重围后,狼狈逃回云南。

至1925年7月,李宗仁、黄绍竑、白崇禧率领新桂系军队,只用短短两年时间,以少胜多,以弱胜强,历经20余场战斗,终于彻底消灭陆荣廷、沈鸿英旧桂系,并打败入侵广西,企图吞并广东孙中山大元帅府的7万云南滇军,平定统一广西全境。

在统一广西的各战役中,30岁出头的白崇禧展现出卓越的军事谋略和指挥才能,被敌军称为“小诸葛”。日后,在北伐抗战剿共作战中屡建殊勋的新桂军,被敌军称为“钢军”。

在北伐抗战剿共作战中屡建殊勋的广西桂军钢七军
在北伐、抗战、剿共作战中屡建殊勋的广西桂军,被敌军称为“钢军”。图为抗战期间的钢七军。(网络图片)

抗战期间,李宗仁任第五战区司令长官。白崇禧在1937年提出“积小胜为大胜,以空间换时间,以游击战辅助正规战,进行全面持久抗战”的持久战战略,获得蒋介石和军事委员会采纳为抗日最高战略。1942年,桂系第48军李本一138师412团3营9连以高射炮,击毙参与拟定了《攻克南京城纲要》的日本第11军司令官冢田攻大将以及藤原武大佐等9人。冢田攻是全中国在整个抗战期间唯一被击毙的最高军衔日军将领。黄绍竑1937年任军委会军令部部长,后任第二战区副司令长官,协助阎锡山指挥太原会战,又任第三战区副司令长官兼浙江省主席,在浙江组建了54支游击队跟日寇开展敌后游击战。白崇禧则任国军北伐和抗战的副参谋总长,代行参谋总长职权,实际上是国军北伐和抗战的真正参谋总长。此为后话。

(看中国版权所有,侵权必究)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