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錢勾結強搶公民財產的當代中國(圖)

2017-01-18 07:20 作者: 張正義

手機版 简体 1個留言 打印 特大


(網路圖片)

【看中國2017年1月18日訊】2008年的大連長興購物中心(左側照片),人潮如織,川流不息,一派繁榮景象。2016年的大連長興購物中心(右側照片),一位業主在獨自清掃,門可羅雀,一幅衰敗的末日圖景。從繁華到落寞,大連長興購物中心發生了什麼?讓我們來瞭解一下大連長興購物中心的前世今生。

一、曾經的輝煌

據《大連市志•工商行政管理志》記載,大連長興市場最早出現商業集市的時間是在民國初期。當時的清王朝朝不保夕,改朝換代的歷史巨輪不可阻擋。大連萌生的最早露天經營的商業攤點,就誕生在這裡,那時候的長興市場,一度成為當時大連人的「菜籃子」。1978年,大連市工商局響應國家政策,大力扶持商業開發,將其建成了防雨防晒的頂棚式市場,長興市場從此迎來了發展里程上的第一個春天。此後經過1983年、1985年兩次更新改造,這裡最終建成大連市首座不受氣候影響、四季均可營業的大型市場,甚至還在大連首建了市場專用冷藏庫。當年經營品類235種,菜、肉、海鮮等商品日吞吐量達30噸,為大連臨近地區的700戶個體商販和集體商業單位提供貨源,年成交額752.5萬元,佔當時大連市區居民消費額的50%以上。1994年12月,沙河口工商管理局擴建的長興市場竣工並開業,建築面積達到1.7萬平方米,當時僅一樓的農貿市場就有2000多個經營攤位,日客流量達到了10萬人次,當年成交額8億元,又一次創下大連之最,被市民譽為「航空母艦」市場。

二、匪夷所思的低價轉讓

2001年,大連市政府決定改造西安路,重建長興市場,同時將國家所有的長興市場整體轉讓。關於長興市場所有權轉讓的公開信息少之又少,2010年10月28日大連新聞網為大連永嘉集團做了一篇專訪《士不可以不弘毅---記大連永嘉集團董事長戚士新》,其中提到「一向善打硬仗、惡仗的戚士新果斷拍板,投資3000萬買下一個舊商場(即後來的長興購物中心)進行改造」。3000萬是一個驚人的數字!

3000萬買下有著百年輝煌歷史、佔地超過兩萬平米的長興市場產權!真是一個匪夷所思的轉讓價格!原長興市場2000多個經營攤位,一年的租金收入超過3000萬,按10%的收益率折算,百年長興的品牌價值最少3個億!再來計算土地價值,2002年大連土地拍賣,教師大廈北側地塊拍出一萬元一平米的價格,這還只是居住用地的價格,按教師大廈地塊的價格,長興市場土地價值2個億,考慮大連長興所處西安路商業區寸土寸金的土地,長興市場土地的真實價格會在此基礎上翻幾倍!綜合長興市場的土地價值和百年商譽,長興市場價值遠超十億!

再來看永嘉集團超凡的經營手段,永嘉集團在改造長興市場初期缺乏資金,為籌措資金,永嘉集團將計畫中的長興購物中心一樓商鋪的所有權預售,每平米均價2.3萬,大連市民完全瞭解長興市場的價值,售樓處前出現了排隊搶購的場面,除一些比較偏僻位置以外,大部分商鋪被搶購一空。保守估計永嘉集團取得了4億的現金收入。永嘉集團利用預售一樓商鋪取得的4億現金建成了總面積超過10萬平米的大連長興購物中心,相當於沒花一分錢成為了長興市場新的主人,成就了永嘉集團的商業帝國。

巴爾扎克說過,每筆巨大財富的背後都隱藏著罪惡。永嘉集團的「空手道經營」堪稱教科書般的經典,但細思極恐。價值10億的長興市場以3000萬轉讓,翡翠賣出了石頭價,市場的管理者和所有者難道不知道長興市場的價值嗎?長興市場曾經的經營方永嘉集團難道不知道長興市場的價值嗎?這個匪夷所思的交易背後到底發生了什麼?背後有什麼不可告人的幕後故事?

三、利益驅使下的強迫交易

時間進入了2015年,永嘉集團經營長興購物中心已經13年,期間永嘉集團與擁有一樓商鋪所有權的業主之間相安無事,長興購物中心的經營蒸蒸日上,業主們夢想著在後面的幾十年產權期限內持續經營並取得回報,這時意想不到的事情發生了。

大連市委、市政府開始進行西安路改造二期工程,永嘉集團在沒有與所有權業主商議、沒有取得所有權業主同意的情況下開始單方面實施長興購物中心搬遷,在鞍山路另建市場並要求所有權業主進行所謂的置換,鞍山路新市場地理位置與原長興購物中心無法相提並論,同時鞍山路市場商鋪不能辦理房屋所有權證,永嘉集團的所謂置換方案遭到產權業主的一致反對。永嘉集團在所謂的置換方案失敗後,露出了其邪惡的本來面目。2015年12月19日,永嘉集團通過停水、停電、拆毀冷藏設施等方式強行驅離仍在正常經營的業主,讓長興購物中心一夜之間癱瘓。

從永嘉集團的行為分析其真實目的,永嘉集團於2001年以空手道方式獲得長興市場的所有權,但前期為籌措資金已經將一樓商鋪銷售給所有權業主,雖然永嘉集團擁有長興購物中心2樓到5樓的所有權,先後開設了電子城、傢俱城,但由於永嘉集團拙劣的經營方式並未取得預期的收益,而一樓蒸蒸日上的生鮮生意卻不能為自己帶來收益,為了獲得更大的利益,永嘉集團開始了「一魚兩吃」的方案。永嘉集團一方面要分享長興市場百年商譽帶來的收益,另一方面要完全獨佔長興市場寸土寸金的商業用地。永嘉集團在鞍山路新建市場並取名新長興市場,一方面利用長興市場的商譽開展經營,另一方面通過增加商鋪的數量稀釋產權業主的權益,同時由於業主沒有房屋所有權證保護,在必要時可以用非常手段強行徵收達到佔有的目的。如果所有權業主同意置換到新市場,永嘉集團就取得了原長興市場土地的完全所有權。如果永嘉集團的計畫能夠實施,永嘉就在13年後在同一片土地上完成了第二次空手道遊戲,合法的搶劫真是唯一的一本萬利的生意!

四、憤怒的抗爭

在沒有取得所有權業主同意、沒有取得合法的政府規劃建設審批手續的情況下,永嘉集團悍然開始將長興購物中心圍擋,將北側消防通道全部堵死,違法對長興購物中心進行改建擴建,大連市建委執法處對其下達了「責令停止施工,並處罰款」的行政處罰,但永嘉集團只繳納罰款,繼續強行施工。所有權業主在識破永嘉集團的意圖後,在惡劣的環境下堅持經營,遭到永嘉集團的不斷干擾和破壞,業主與永嘉集團之間衝突不斷。2015年4月2日永嘉集團強拆部分業主攤位和市場前門樓梯;2015年12月16日關閉冷庫;2016年2月27日單方面將物業費提高三倍;2016年6月10日永嘉集團管理人員組織20餘不明身份人員阻撓業主懸掛市場牌匾;2016年8月多次用圍擋封堵正門意圖改造電梯;2016年10月8日夜破壞業主監控砸毀購物中心屋頂,破壞業主經營攤位;2016年10月11日夜10點20分,永嘉集團管理人員組織60餘名不明身份人員圍毆在市場看守的業主,造成多人嚴重受傷。

日本佔領大連期間,日軍一度對長興市場的經營攤位進行驅趕、打壓,在那個年代,長興市場亦成為民族精神的化身。 今天,面對永嘉集團的瘋狂破壞和鎮壓,我們仍然可見長興業主不屈的精神。

五、光鮮的背後是什麼

以區區3000萬輕鬆取得價值超10億的百年長興所有權;破壞市場經營,以各種非法手段強迫產權人接受所謂置換;組織身份不明人員毆打業主;沒有合法建設審批手續強行違法違規施工;如此種種違法犯罪行為,遼寧省內媒體竟然選擇集體失聲!一個民營企業有這麼大的膽量嗎?一個民營企業有這麼大的能量嗎?光鮮亮麗的背後是什麼?

六、背後隱現的高官身影

大連長興市場改造工程由大連市政府下屬西安路開發建設管理辦公室負責組織實施,根據公開的資料,時任大連市西安路開發建設管理辦公室主任是夏德禮,夏德禮是誰?有如此能力!夏德禮是夏德仁的弟弟,夏德仁歷任大連市市長、市委書記、遼寧省副省長、省委副書記、省政協主席,網上流傳是前國家總書記江澤民的外甥,瞭解了背後隱藏的秘密,發生在大連長興市場的對公民私有財產的瘋狂搶佔就有了合理的解釋。

瀏覽大連永嘉集團官方網站,在永嘉集團舉辦的防震減災宣傳活動中,夏德仁親自為永嘉集團編寫的防震減災手冊作序,大連永嘉集團可以在網站中高調宣傳此事,表明夏德仁與大連永嘉集團存在不同尋常的關係。對比大連永嘉集團的發展過程與夏德仁的從政軌跡可以發現兩者的緊密關聯,大連永嘉集團原本是一個名不見經傳的小企業,只是受政府委託負責經營大連長興市場,賺取管理費,2000年夏德仁任大連市副市長時期,夏德禮任西安路開發建設管理辦公室主任,經過2001年大連長興市場的所有權轉讓,大連永嘉集團以3000萬人民幣取得了長興市場的所有權,一躍成為資產數十億的大企業,開始涉足大連房地產開發,但在大連開發的樓盤屈指可數,2002年,在夏德仁調任遼寧省副省長後,大連永嘉集團也轉移陣地,進軍遼寧省省會城市瀋陽,在短短几年時間裏,先後取得了瀋陽多個黃金地段的開發權,先後開發了尚品天城、林韻春天、米拉經典等多個樓盤。在現階段的中國,如果沒有政治背景,房地產企業很難在如此短的時間在一個地區取得如此多的土地開發權,綜合分析,夏德仁、夏德禮就是站在大連永嘉集團背後的人,永嘉集團的總經理只不過是兩兄弟的「白手套」。

所謂「兄弟同心,其利斷金」,夏德仁從政撈取政治資本,為夏德禮的經濟活動提供保護傘,夏德禮亦政亦商,賺取超值的金錢收益。在大連市西安路改造期間,夏德禮任西安路開發建設管理辦公室主任,主管西安路的拆遷,利用黑惡勢力,採用停水、停電、暴力恐嚇等卑鄙手段強迫老百姓搬離賴以生存的家,強行拆除老百姓的房屋,接受不合理的拆遷補償條件,再轉手將拆遷土地高價轉賣開發商,從中賺取暴利。西安路的拆遷改造引發了多次的群眾抗議、遊行、甚至暴力衝突,但由於有夏德仁的保護傘,老百姓房屋被強行拆除後,求告無門,只能被迫忍受欺凌。2009年國家批准了大連建設地鐵的申請,大連市政府火速成立了夏德禮任董事的大連沙河口投資建設有限公司,負責組織實施價值幾百億的地鐵工程,兩兄弟又在地鐵工程中賺得盆滿缽滿。

七、中國人民的悲哀

中國標榜自己是人民當家作主的國家,遼寧省的人大代表賄選案揭示了人民代表大會的代表是用金錢賄賂得來,老百姓戲稱「人民代表大會現場坐的都不是人民」。人民當家作主的國家本應保護人民的利益,憲法第十條規定「國家為了公共利益的需要,可以依照法律規定對公民的私有財產實行徵收或者徵用並給予補償。」此條款為違法暴力拆遷、強搶公民財產提供了藉口,全國上下暴力拆遷、打死打傷老百姓的悲劇輪番上演,為了經濟利益,政府官員和開發商聯手,變成了披著人皮的財狼,戰國時期孟子說過「無恆產者無恆心」,現在的老百姓說「我愛這個國家,這個國家愛我嗎?」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