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href=http://www.secretchina.com/news/b5/tag/紐約 alt= '紐約' target='_blank'>紐約</a> <a href=http://www.secretchina.com/news/b5/tag/北京 alt= '北京' target='_blank'>北京</a> 房價 年輕人 貧窮 體面
北京和紐約的房價差多少?

【看中國2017年4月21日訊】前陣子我對比過北京和紐約兩個地方的房價,有這麼幾個發現:頂級的天價豪宅,紐約的總價確實要比北京貴出好幾倍;適合中上層居住的中高端豪華公寓,北京的房子在品質比紐約要低很多的情況下,單價已經接近紐約,考慮到國內賣房算建筑面積而美國算實用面積,事實上北京已經超過了紐約;如果是普通的、地段稍微偏遠一點的小區,北京的價格則已經超過紐約一大截。

2016年,北京居民的人均可支配收入是52530元,而紐約則是50622美元,數字的絕對值差不多,不同的只是匯率……

這個對比未必完全科學——畢竟物價也不一樣,比如中國一瓶礦泉水只賣兩塊錢,而美國則要1美元。但是,大致能讓我們對兩個地方的收入差距有一個基本的印象。

所以結論就是:對於超級富豪來說,北京的房子並不算貴;但是對於整個社會的所有其他人來說——中產階級和草根階層,北京的房子就貴得太離譜了。

同樣是拿著工資買房,北京的痛苦指數是紐約的七八倍不止,而且越是低收入的階層,房價和收入之間的差距就越是幾何式上升,痛苦指數當然也同樣隨之飆升。

這其實也符合我之前的個人經驗。美國和紐約雖然都不是福利型社會,但相對於北京來說,中等收入、中低收入、乃至窮人的日子,還是要好過很多,尤其是在住房這件事情上更是如此。

北京房價之變態,除了體現在價格貴以外,另一個變態的地方就是,貴的區域實在太龐大了。二環內三環內的房子貴,但四環五環六環同樣貴得離譜,一般人也買不起。

經過去年到今年年初這一輪翻番式的暴漲,如今四環內外的房價基本上都在八萬以上,10萬+的小區也比比皆是,這還只是沒有什麼好學區的朝陽區的情況;出了四環五環乃至六環,房價會象徵性下降一點,但降的幅度並不明顯。

紐約的房價雖然也貴,但其實主要就是曼哈頓貴。雖然紐約人會勢利地說只有曼哈頓才是真正的紐約,其他地方都不能算是紐約,但一旦你願意離開曼哈頓,房價就直線下跌,而且更好的是那些房價不高的地方也都通地鐵。

而曼哈頓,其實只是一個南北不過兩百條街、東西只有十幾條主幹道的狹長小島,面積不到88平方公里。

作為參考,北京二環內的面積是62平方公里,三環內的面積是159平方公里,四環內的面積是302平方公里,五環內的面積是750平方公里。

紐約 北京 房價 年輕人 貧窮 體面
北京五環以內的房價都高的離譜

也就是說,不管是房價還是租金,紐約真正貴的地方,其實就只是北京二環那麼一小塊區域。紐約人只要走出「二環」就能享受「地理紅利」,而北京人則要千辛萬苦跑到五環以外才能在房價的重壓下稍微喘一口氣。

一個紐約的年輕人,如果他願意放棄死活非要住在曼哈頓、做真正紐約人的虛榮心,他可以選擇的地方就很多了。他可以住到皇后區、布魯克林,還有隔壁的新澤西州。不要誤解,這些地方不都是髒亂差治安不好的區域,同樣也有很多寧靜整潔治安好的「好區」。

而且更好的是,都有地鐵直達,近的只有兩三站,遠的也不過十站八站。所以,雖然不住在曼哈頓,但生活質量卻不會打多少折扣。照樣每天衣著光鮮地離開家坐地鐵,十五分鐘二十分鐘以後登陸曼哈頓,又是一個昂首挺胸鬥志昂揚的紐約客。

當年在紐約的我,也曾經是這樣一個貧窮的年輕人。我第一份工作的月薪只有1800美元,那時我住在皇后區的一個地方,坐地鐵到曼哈頓只要20來分鐘。

後來,我第二份工作的月薪變成了9000多美元,這個收入已經不算低了,但是仍然住不起曼哈頓,畢竟狀況好一點的一居室月租金都要4000多美元,所以我住到了一河之隔的新澤西州,離曼哈頓下城只有兩三站地鐵,但一居室的月租金就只要2300美元。

重點是,即使是在我月薪只有1800美元的時候,我的生活質量和快樂程度也並沒有受到太大的影響,窮人有窮人的活法,富人有富人的活法,但都能自得其樂。

在紐約,一個貧窮的年輕人,他仍然很容易過上體面的生活。

而在北京呢?我無法想像,如果一個人的月收入不到市中心房租的一半(就像當年1800美元月薪的我住不起4000美元的曼哈頓一居室),他需要搬到多麼遙遠的地方。

北京很多年輕人會選擇住在燕郊,那裡雖然屬於河北,但是離北京要更近一點,而且那裡的房價只有三萬。

燕郊離北京市區路途遙遠不說,關鍵是雖然已經有很多人住到那裡,但相應的公共交通卻並沒有跟上。當然,一旦通勤便利了,大概房價又會翻跟頭式地上升。

每天傍晚,國貿旁邊的大北窯橋都會有千軍萬馬爭搶著擠上開往燕郊的公共汽車,可以想見他們每天上班下班必然都要經過一番千辛萬苦傷筋動骨的艱難旅程。

那些每天在燕郊和北京之間疲於奔命的年輕人,他們的銳氣、靈感和任何關於生活的詩意都必然會被磨平。

不要說生活質量和便利程度大受影響,就連最基本的體面和尊嚴都蕩然無存。

但體面,在實現了溫飽之後,難道不是每一個人最基本的權利麼。只有每一個人、尤其是年輕人和底層的窮人,都能過上體面的生活,整個社會才能保持昂揚向上的風貌,才能消除戾氣,才能迸發出更深層的活力和創造力。

一個真正文明的理想型社會,不僅僅能讓富人過得奢侈,也能讓中產過得富足,窮人過得體面,每一個人都有尊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