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倫比亞大學漢學系建立的傳奇故事(上)(圖)

2017-7-16 10:10 作者: 王海龍

手機版 简体 2個留言 打印 特大

丁龍這個名字,在美國哥倫比亞大學無人不知。
丁龍這個名字,在美國哥倫比亞大學無人不知。(圖片來源:Adobe Stock)

丁龍這個名字,沒幾個人知道;美國哥倫比亞大學,無人不知。

哥倫比亞大學的東亞系,不僅是全美最早的漢學系,也是中國文化海外傳播與研究的一塊高地。胡適、馮友蘭、徐志摩、宋子文、馬寅初、陶行知、陳衡哲、潘光旦、聞一多等在這裡留下足跡;顧維鈞、張學良、李宗仁在這裡留下了第一手的口述實錄……

這一切,都來自一個卑微的廣東「豬仔」:丁龍。

一百多年前,僕人丁龍希望,在美國一所著名大學裡建立一個漢學系,以傳播祖國的文化,他為此捐出了自己全部的積蓄。也因此,美國有了一所偉大的漢學中心。

一百多年後,一位在哥倫比亞大學東亞系任教的中國學者,苦苦地尋找著丁龍的足跡,揭開了背後鮮為人知的故事……

感人肺腑的傳說

最早聽到丁龍的故事是很朦朧的,還是在我童年的時候。它更像一個美麗的傳說。

說的是很多年以前,在遙遠的美國,一個被當做「豬仔」賣往美國做勞工的苦力,被他的主人看中,做了家中的僕人。

這個主人是一座城市的市長,權勢烜赫。這個中國僕人勤勤懇懇、人品高尚,博得了主人的敬重和愛戴。他終生未娶,卻克勤克儉,積攢每一個銀毫子。到了晚年,他已經有了一筆引人驚羨的存款。即將退休之時,他向主人請辭。主人對這個為自己貢獻了大半生的僕人戀戀不捨,力挽不能。於是他提出了一個十分感人的承諾:為了報答和感念這位僕人對他的照顧,他願意傾其所能,為這位義僕做點什麼,以了其夙願。

僕人謝拒。但主人執意堅持,卑微的他,終於剖白了久埋心底的一個宏願。出乎主人意料的是,他不是申求一筆豐碩的養老金,不是求主人給他開個聊以存身、確保晚年可以遮蔽風雨的小店面,甚至不是求主人資助他回歸終年魂牽夢繞的故鄉……

他的志願是:請主人出面把他終生一分一分積攢的血汗錢,捐獻給一所有名的美國大學,請這所大學建立一個漢學系,來研究他祖國的文化。

當時,他的祖國正是積貧積弱的時候,風雨如晦,江山飄搖,面臨列強瓜分和庚子之亂。廉價勞工被當做「豬仔」賣往美國,受盡了凌辱。這個普通的中國僕人懷著一個崇高的願望,他希望美國人瞭解一下中華民族的文化和傳統,希望美國人多知道一些中國;這個善良的人相信,文化的交流會促進互相的瞭解,瞭解會增進友誼;他相信,理解了中國文化的美國,會尊重他有著五千年文明的祖國。同時,他也深信,促進美國人瞭解中國最積極最有效的辦法,是在一所美國的名校裡辦一個漢學系。

他的這個卑微卻偉大高貴的夢想,深深地感動了他的主人。

可是這個中國僕人哪裡知道,他視為至尊至巨的終生積蓄,哪裡能夠在美國一所名校裡開辦一個漢學系?!但為了這願望,他捐出了終生的積蓄。

主人沒有食言,為此,他也幾乎傾家蕩產,捐出了一生的積蓄。

後來,僕人祖國的最高統治者聞知此事,也深為感動。慈禧太后捐贈了五千餘冊珍貴圖書;李鴻章和清朝駐美使臣伍廷芳等人亦都捐助,真的在美國最傑出的大學裡辦了一個享譽世界的漢學系!

這個漢學系,就是今天的紐約哥倫比亞大學東亞系。

這不是傳說,不是童話,而是一段感人肺腑的史實。

前些年,我撰寫美國漢學史的論文,驚奇地發現童年時得知的這個傳奇故事,竟發生在我求學並任教的哥倫比亞大學校園內!

東亞系的著名教授、亦師亦友的夏志清先生多次給我補述了這個故事的細節。在夏志清先生的叮囑和鼓勵下,我在搜求爬梳這段與史實相關的資料時,我才感到了把它寫出來的迫切性和必要性。因為,故事距今僅僅一百多年時間,但大部分資料已近湮沒,幾無蛛絲馬跡可尋。

在夏志清教授、哥倫比亞大學檔案處、校史博物館、東亞系、東亞圖書館以及巴特勒圖書館的資料諮詢專家的指導和協助下,使我能在近一百多年之後的今天,最大限度地把這個動人的傳奇故事,還原成一段歷史的真實。

丁龍——我心中的謎

美國絕大多數大學的漢學研究或東亞研究系,都建立在一、二次世界大戰期間,特別是二戰以後,且大多都偏重於實用的目的。

與之迥然相異的是哥倫比亞大學的漢學系,它不但是美國最早的漢學系,而且也是完全以注重古典文化精神和人文傳統的歐洲模式創建的。這不僅得益於哥倫比亞大學一以貫之的嚴謹的辦學作風,以及尊重歷史文化精神的優良傳統,還得益於哥倫比亞大學在創辦東亞系時,捐助人卡本蒂埃先生捐助「丁龍漢學講座教授」的資金,足以力敵任何大學的酬金,去邀請全世界最傑出的漢學家加盟。

創系伊始,哥倫比亞大學就派出了最棒的教授去歐洲蒐羅人選,其中直接參與其事的,就是後來被奉為「當代文化人類學之父」的弗蘭茲・博厄斯(Franz Boas)教授,他選中了世界漢學重地德國的夏德(Friedrich Hirth)教授,擔當了「丁龍漢學講座教授」的人選。此前,劍橋大學漢學教授吉爾斯教授曾先行到哥倫比亞大學,舉行了「中國與中國人」的系列講座。這應該說是美國漢學的最早發蒙,哥倫比亞大學應屬美國漢學最早的開山鼻祖。

在我所能蒐集到的哥倫比亞大學東亞系建系史的資料中,沒有一份沒有提到丁龍這個名字的,但大多資料皆語焉不詳,即使提及,也都是一語帶過,且交代的是卡本蒂埃將軍有感於他的中國僕人丁龍的品格,欣然捐贈「丁龍漢學講座教授」,建立哥倫比亞大學的漢學系的事情。

我不滿足於此。經夏志清先生的指點,我去東亞圖書館的珍本、善本書庫查看慈禧太后贈送的《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數千卷圖書寧靜地沉睡在那兒,彷彿唯一的文化資訊,在默默地注視著我。

丁龍到底是何許人也?為什麼卡本蒂埃的身份一會兒是富翁,一會兒是市長,一會兒又是將軍?他為什麼單單選中了哥倫比亞大學,在這兒建一個世界聞名的漢學系?

諸多疑問在我心中盤桓了一年的時間,愈思考愈令我迷惑。丁龍已成了我心中的一個謎,我必須尋找他。

用顫抖的手翻閱歷史

一個偶然的機會,我與東亞圖書館的東方學專家聊起此事。她建議我到學校檔案處和校史博物館去碰碰運氣。對啊,我怎麼沒想起這兩個寶貝地方呢!

檔案處和校史博物館在哥大行政主樓裡,那是哥大人的驕傲。那兒供奉有1754年哥倫比亞大學建校時,英國國王喬治二世御手書的羊皮紙聖旨,以及他的御衣及佩劍;那兒還有哥倫比亞大學自建校那天起,所有的重要文獻及檔案。那兒是哥大的「白宮」。

在那兒,我一定能找到丁龍的,我想。帶著異樣的敬意,我走進哥倫比亞大學檔案處和校史博物館。這幽深的宮殿式建築充滿神聖感的寂靜,加上為保護文物和文獻特設的幽暗燈光,更添其神秘意味。進入此廳,除了館方提供的鉛筆,一概不能使用其他書寫工具。

檔案館沒讓我失望,我找到了一些蛛絲馬跡。但很遺憾,「丁龍」的名下,只有兩頁紙的檔案:

一頁是「丁龍漢學講座教授」。這個學銜是哥倫比亞大學東亞系的最高榮譽,迄今只有四位教授榮膺。在這個條目下,介紹此學銜是部分由丁龍所捐,而整個教席卻是於1901年由賀拉斯・W・卡本蒂埃惠贈的基金所建;卡本蒂埃1848年畢業於哥倫比亞學院(哥倫比亞大學前身),這項捐助是為了紀念他的中國僕人丁龍而設的;最後列了四位榮膺此學銜的教授名單。

另一頁則是早年加利福尼亞州三藩市發行的一份英文報紙。報紙報導了丁龍捐贈一生積蓄,感動其主的故事。那是一篇社論,丁龍的事跡介紹得很少。

在這昏暗的巨大廳堂裡,懷著虔誠和激動,看著那發黃的歷史冊頁和那惟一的報章,我眼前浮現出丁龍那雙執著和期冀的眼睛……

丁龍的故事到此戛然而止?我豈能甘心!

但這兒的發現給我提供了新的線索,卡本蒂埃是1848年哥倫比亞學院的畢業生。順籐摸瓜,一定能夠發現更多的關於丁龍的資訊。

哥倫比亞大學校史博物館的副主任大衛・希爾(David・K・Hill)先生熱心地替我捧來關於卡本蒂埃的所有檔。驟然間,我像發現了寶藏!捧到我手邊的是在籌建哥倫比亞大學漢學系期間,卡本蒂埃和哥大校長的全部通信,以及所有關於籌建此系的未為人知的歷史資料。

我用顫抖的手翻閱著這些有百年歷史的書信和檔,不由得心潮起伏。

我忽然意識到,要想尋找丁龍,我眼前的要務已不再是鎖定丁龍本身,甚至不再是矚目於眼前這三摞彌足珍貴的原始文獻。

我必須首先弄清楚誰是卡本蒂埃,他一生的經歷以及他捐款建漢學系的動力和動機。

我仔細閱讀起這些通信和檔,發現卡本蒂埃畢業於哥大的法學院,他長期居住在加利福尼亞州,當時兩任哥大的校長都以尊敬的口吻稱他為「卡本蒂埃將軍」。他到底是什麼將軍?檔案處和博物館人員概莫能答。

這一次,東亞圖書館的東方學專家也都一籌莫展了,這畢竟不是亞洲研究的課題。我茫然無緒,這兒似乎成了一個死結。

我極不願在此停步。既是將軍,查找軍事名人辭典吧——沒有;既是律師,查一下法律及相關人物辭典吧——也沒有。那麼,何不查查十九世紀美國名人辭書?巴特勒大圖書館大參考閱覽室有數千種世界各地出版的工具書,凡能想到的,我都去碰碰運氣。沒有,沒有,沒有。

懷著一線希望,我去諮詢那兒的專職圖書館學家南茜・費雷蘭德(Nancy Friedland)女士。她起初的思路和我一致,當得知一切無功而返後,她以圖書館學和目錄學專家的專業態度,直至我都內疚甚至洩氣時,仍不懈地尋找。最終,這位敬業且熱心的學者沒有辜負我,她動用了最先進的電腦網路追索系統,在全國範圍資訊站裡掃瞄搜尋,終於給她找著了!

在牛津大學出版社出版的《加利福尼亞州指南》上,我們最終找到了他的行蹤:

賀拉斯・W・卡本蒂埃(Horace Walpole Carpentier,1824~1919)生於紐約,1848年畢業於哥大本科,1850年畢業於哥大法律學院,然後去西部的加利福尼亞州闖蕩。此時正是「淘金熱」最盛的時期,但他沒去追隨淘金,卻在一片處女地上建造了一座城市並命名為「奧克蘭」。他自命為市長,相繼建造了學校、碼頭、防波堤、船塢等。後來,他把土地交給了中太平洋鐵路公司,他擁有這公司的大量股票。因為在加利福尼亞州的國民自衛隊服務,他被稱為「將軍」。

紐約,1901年6月28日

哥倫比亞大學校長先生:

謹此奉上一萬二千美元現金支票作為對貴校中國學研究基金的捐款。

您恭順的

丁龍

「一個中國人」

哥倫比亞大學的東亞學系大樓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限350字。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