壓倒相對論?毛澤東時代才能發生的荒唐醜劇!(圖)


愛因斯坦
中共的「御用文人」們曾競相用毛澤東思想批判愛因斯坦和相對論。(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毛澤東時代,毛澤東思想統帥一切,科學領域、哲學領域當然也概莫能外。在網上流傳的文章——《毛澤東:五千年文明史上最偉大的領袖》中,有如下吹捧毛澤東的內容:「他的哲學思想,讓科學家、哲學家感嘆弗如。」事實如何呢?且看一段荒唐搞笑的歷史——毛澤東思想壓倒愛因斯坦和相對論。

在學問不受尊重的毛澤東統治區,在淺薄的毛澤東思想奴役下,偉大的愛因斯坦受到了荒唐搞笑的有組織的批判。上海科技教育出版社2006年版、胡大年著《愛因斯坦在中國》書中,對此有篇幅較大、比較完整的講述,現只摘要幾點歷史,讀者即可管中窺豹了。

1968年3月,一個名為「‘批判自然科學理論中資產階級反動觀點’毛澤東思想學習班」在中國科學院正式成立。學習班要「以毛澤東思想為武器,批判相對論,革相對論的命」。

1969年10月,中科院毛澤東思想學習班寫成了一篇文章《相對論批判》。該文斷言:「圍繞相對論的爭論,已經遠遠超出了一般學術討論的範圍,始終充滿了兩種宇宙觀的搏鬥,同政治鬥爭的聯繫極為密切。面對這種情況,我們必須以戰無不勝的毛澤東思想為武器,徹底批判相對論的哲學謬誤,重新審查它的物理內容,把這場鬥爭進行到底!」

1969年10月,中科院毛澤東思想學習班寫成的《相對論批判》修改稿印發整個中國共產黨勢力範圍,企圖在整個毛澤東統治區掀起針對愛因斯坦和相對論的大批判,使得所謂的毛澤東思想壓倒愛因斯坦哲學思想、科學思想的荒唐鬧劇進一步現世。

1970年4月3日,陳伯達在北京大學召開會議,再次鼓動對愛因斯坦和相對論進行批判。他要求專業科學工作者向中小學的「革命小將」學習,堅持讓中小學生也參與批判相對論;併進而提出要採用召開萬人大會的批判形式。

1969年,張春橋、姚文元為了與陳伯達競爭,指使在上海的親信積極開展對愛因斯坦和相對論的批判。7月,在復旦大學成立一個寫作班子,名為「上海市理科革命大批判寫作組」。這一組織聽命於上海市革委會。10月初,姚文元把上海市革委會寫作組組長朱永嘉召到北京,策劃對愛因斯坦和相對論的進一步批判。宣稱「不把相對論之類的反動理論打倒,什麼新科學、新技術都是建立不起來的」。

1972年9月,題為《愛因斯坦和相對論》的批判文章獲得了姚文元的批准。對愛因斯坦和相對論的批判,到毛澤東死亡之時還在進行。

毛澤東對於愛因斯坦和相對論是啥態度?人們一直找不到直接的資料。但是,從毛澤東的三大文筆寵兒陳伯達、張春啟、姚文元1969年秋天起競相用毛澤東思想批判愛因斯坦和相對論的行動,以及毛統區長期對愛因斯坦和相對論的批判,其實已經不難推測毛澤東對於愛因斯坦和相對論的態度了——用毛澤東思想壓倒愛因斯坦和相對論。在中國科學院,正式成立「‘批判自然科學理論中資產階級反動觀點’毛澤東思想學習班」,正式成立「相對論批判辦公室」,用膚淺的毛澤東思想批判深奧的相對論,並且出版批判相對論的期刊,甚至要安排讓中小學生也參與批判一般科學家都難以窺其堂奧的相對論,甚至要採用召開萬人大會的批判形式批判相對論,這就是誤人的「導師」毛澤東的哲學思想的具體表現。

毛澤東的奴才們長期消耗大量民脂民膏,企圖用渺小、庸俗、功利的毛澤東思想來壓倒愛因斯坦偉大的哲學思想、科學思想,說起來真是蚍蜉撼樹的荒唐醜劇。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限350字。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