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醒--黛玉後傳(十一)

2017-8-13 06:00 作者: 黃靚

手機版 简体 2個留言 打印 特大


清代孫溫畫的紅樓夢本--大觀園。(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聲明:此文與《紅樓夢》沒有關係,只是借用其中幾個人物及個別情節而已。

放眼當今文壇,有不少反映古代宮庭鬥爭的作品。電影、電視也熱衷拍此類內容:女人工於心計,男人善用權術,或者打打殺殺,充滿暴力……當然,這樣的內容可以寫。也不乏優秀值得一看的作品。但大千世界,精彩紛呈,中華五千年的歷史長河中,不僅只有殺伐爭鬥,陰謀,權術。更有千千萬萬善良、真誠、本分的普通人,他們互相關愛,相互扶持。本書是寫「善」的威德:「愛」的力量。這就是寫此書的目的。本書概括起來,就是一句話:一群善良人的故事。

關於「林黛玉」,開篇第一回,就寫林黛玉死而復生,正如鳳凰涅槃,浴火重生,胞胎換骨,因此此書中將塑造一個嶄新的「林黛玉」,相信讀者會喜歡。

第十 乾爹周理家事 家欣喜進深山

柳溪鎮,入夜。柳大哥家院門虛掩,神醫踏入院內,只有正房堂屋射出燈光。神醫站在門口,只見屋內幾個男人蹲在地上,低著頭。小翠媽坐在凳子上,小翠站在面前哭:「我要找姑姑去!我要找姑姑去。」杏花在旁邊抹眼淚。神醫邊進屋邊大聲說:「這是誰在哭天抹地?」眾人一見神醫,呼啦都圍過來,七嘴八舌,搶著問:「山裡好嗎?」「過得慣嗎?」「姑姑好嗎?」神醫不知回答誰好。嫂嫂連忙請神醫坐在椅子上,杏花送上一杯熱茶。

嫂子問:「姑奶奶她老人家身體好嗎?」「好!」「你們都過得慣嗎?」「好著呢。」神醫掃了眾人一眼。「你們剛才--」大嫂說:「小翠鬧著要進山,我們正商量著……」乾爹說:「你們繼續,我聽聽。」大嫂歎了口氣,說:「小翠一天哭幾遍,若不把她送去,我們沒有一天安生日子。她這樣哭下去,也得鬧出病來。若把她送去,這三個女孩兒在山裡,我能不牽腸掛肚嗎?」說著流出了眼淚。只聽大哥悶聲悶氣地說:「那你也跟著去唄。」大嫂說:「我去了,你們爺五個誰管,我能放心嗎?」老大秉仁說:「咱們爺幾個沒人做飯,沒人洗衣服,咋過?」老四秉智說:「我娘只疼女孩,反正我們是臭小子,沒人疼沒人愛的。」說著這個十三歲的小兒子哭了起來。小翠本來不哭了,聽見小哥哥哭,她又放聲大哭,杏花抽泣不止,大嫂直抹眼淚。乾爹說:「好了,別鬧心了,乾脆咱們一齊進山。」像一聲驚雷,把屋內人都震住了。「一齊進山?」眾人瞪大驚疑的眼睛。「是啊!大家都走。」「那這一大攤子咋辦?」大哥問。神醫說:「來時,我和青兒,丹兒商量了半宿,我們的主意不知你們可願意聽?」「您說,您說。」眾人催他快說。

神醫接著說:「小翠的姥姥,姥爺也都上了年紀,在城裡開個雜貨鋪也不易。乾脆雜貨鋪關了,住到這裡來。我把柳葉這丫頭送到這邊,照顧二老的起居。」「可這裡的幾十畝地誰種?」大哥又問。乾爹說:「我走後,把藥店也關了,我徒弟在集鎮上租了店鋪,在那裡坐診。咱們的鄉親都可到他那裡就醫。我家的夥計,前幾年已遣散了一大批,現在家裡的四個人都是從小無爹娘,我養大的,無家可歸。我停了業,正好無事。這四人白天把你那幾十畝田種了,晚上還住在我那裡,又可幫我看家。」屋內靜了一會。

大哥說:「這主意不錯,你的那四個夥計我都熟悉,都是忠厚老實人,我放心。只是--」乾爹立刻明白了,笑著說:「親兄弟明算帳,打的糧食按常例,你六份,他們四份。」大哥連忙說:「咱們這是急中求人,應該多給點,就每邊對半分。這哥幾個也都到了娶妻的年齡了,多分點給他們,也好早安家。」「你是個大善人。你放心,他們安家的錢,我早就預備下了,怎麼分法,我再同他們商量。」大嫂忽然想起了什麼:「大家都去山裡敢情好,只是這一大家子十幾口人,吃什麼?住哪裡?」乾爹笑了:「忘了告訴你們,青兒已經買了房子,置了田。五六十畝水稻,夠你們爺幾個整的了,以後每天可以吃大米飯了。」幾個孩子高興極了。「我們從來沒種過水稻,不會啊。」大哥說。乾爹說:「有個師傅,在山裡等著你們呢。」大家興奮不已。

乾爹問:「你們還有沒有更好的主意?」「這個主意太好了,什麼都想齊全了,咱們就快做起來吧。」大嫂說。「那好,我明天準備趕車進城。這一進山,不知何年能出山,我有事要交代兒子,也要再看看我的孫子,孫女。」乾爹說。大嫂連忙說:「明兒我和他爹也要進城,看我爹娘願不願意來。明天就搭乾爹的車吧。」「好!咱們明天吃了早飯就去。」小翠說:「我也要進城!」大嫂說:「你和杏花在家給幾個哥哥做飯,不能去。」

第二天,他們早早上路,不一會就進了城。大哥大嫂見了爹娘,把來意一說,沒想到老兩口馬上爽快答應了。姥爺說:「這個小攤的生意近幾年一直不溫不火,雖沒賒本,也沒賺多少。只夠老兩口吃用而已。又要進貨,又要算帳,又要交稅,又要看攤,著實辛苦。正想關門,沒想到你們來了。」「老了,到鄉下享享清福,多自在。」姥姥也很高興。大嫂說:「我們這幾天幫您收拾一下。這房子和店面是準備賣還是租。」「不賣,日後你們到城裡來,總要有個落腳的地方。租出去吧,這個地段,房子好租。」「沒賣完的貨咋辦?」大哥問。「沒有多少存貨了,對門繡花店的老闆無雙是個好姑娘,這幾年沒少幫咱們,正好這剩下的花生,瓜子,糖塊就送去,讓她分給各位繡女吃了,我也還了多年的人情。」既要租出去,就要把房子清理乾淨。又是掃塵,又是洗地,又是擦窗,兩間店面,扔了不少無用的東西,房間上下,櫃檯裡外也都清洗乾淨,又要準備帶到鄉下的衣物細軟--四人整整忙了三天。

最後一晚,約好到乾爹的兒子家吃飯。懷玉的家在一個巷子裡。單門獨戶,小小院子,七八間房,夫妻二人,兩個孩兒,大兒子剛滿五歲,小女尚在繈褓之中。請了一個丫鬟,幫助洗衣做飯;一個小廝,打理採辦等事物,全家靠懷玉做郎中為生。懷玉在一家著名的大藥店做坐堂郎中,年紀輕輕,醫術高明,在城南一帶小有名聲。又因為人熱情,常救死扶傷,倘遇到窮人就診,不但不收費,還送藥上門。因此口碑極好,收入頗豐。全家的吃喝用度足夠。又加上鄉下的父母不斷送糧,送菜,送銀兩,所以小日子還算富足。

當日,大嫂大哥帶著爹娘,找到了懷玉家。只見門口一棵柳樹,樹下拴著一匹高頭大馬。大門洞開,小丫鬟在門口張望,見到他們,連忙跑回去報信。四人進入院落,全家老少出屋迎接。乾爹連忙介紹引見。只見懷玉二十七,八歲,儀表堂堂,身材高挑,面龐俊朗,儒雅而不失熱情,大有其父之風。其娘子二十五,六歲,白淨秀氣,嫻淑安靜,兩個孩兒粉妝玉琢,可愛異常。大家坐定,丫鬟上茶。彼此閒話。乾爹問:「都打點好了嗎?」大嫂說:「都好了,只等出發。」「房子怎麼處理?」姥姥說:「準備租出去,以後進城,總要留個落腳之地。我們已在門口貼了告示,把懷玉家的門牌號碼都寫清楚了,到時要麻煩懷玉張羅了。」懷玉說:「應當的,這點小事不算什麼。」姥姥說:「以後每月的房租請您費心收下,這是家裡的鑰匙交給您。」懷玉說:「以後您二老要用錢,捎個信來,我把房租送去。若不用,我就在錢莊給您立個帳號,存起來,不知可好?」「好極了,只是太麻煩您了。」大嫂抱著孩子,愛不釋手,回頭問乾爹:「山裡來的王大叔呢?」懷玉說:「我叫小廝陪他逛去了,從山裡出來一趟不容易。」話音剛落,見兩人進了院子。「王叔回來了,咱們該吃飯了。」娘子說。

十幾人圍著一張桌子,邊吃飯邊說笑,熱熱鬧鬧,暖意融融。聽王叔說著山裡的奇人趣事,大家聽得無限神往。王叔說:「請以後到我們山裡做客。我們那裡呼吸比這順暢,水也比這裡甜。」

次日吃過早飯,一行人上了馬車直奔柳溪鎮。大嫂看著竹籠裡的二隻鴿子,問乾爹:「來時見你提著它,以為送給你孫子玩的,怎麼又提回來了?」乾爹說:「以後就指望它們送信了,我帶它們到懷玉家住幾天,熟悉一下懷玉家的環境。」「噢!這就是人們說的『飛鴿傳書』?」「對!出山前,山裡的裡長送給了我這兩隻鴿子,說是這鴿子可神了。」

不覺到了柳溪鎮。中午飯剛過,乾爹把四個男子和柳葉,竹子兩個丫頭一齊帶到大哥家。到了正房,乾爹一一引見。乾爹指著柳葉對二老說:「以後就叫柳葉這個丫頭伺候你們二老。」柳葉下拜,口喊:「爺爺,奶奶。」姥姥喜得眉開眼笑,把柳葉拉過來,說:「好俊俏的一個丫頭,怎捨得讓她伺候我們,我們二老身體健旺得很,什麼都能做。她只需陪我們說說話,我就心滿意足了。」說著把頭上的一隻玉簪取下插在柳葉頭上。「初次見面沒準備見面禮,以後你就是我的親孫女。」柳葉連忙拜謝。

乾爹對四個後生說:「以後你們晚上還住咱們家,白天把這柳叔家的幾十畝地種了。竹子這丫頭幫你們做飯,你們要疼惜這丫頭,竹子也要聽這幾個叔叔的話。也要常來這邊看看,有什麼粗重活,幫兩位老人幹了,老人有頭疼腦熱的,就帶他們到鎮上去就診。」乾爹停了停又笑著說:「你們幾個也老大不小了,若遇到可心的女人,要辦喜事,就到城裡找懷玉,辦喜事的錢我都預備好了,在錢莊存著呢。」眾人都笑了。姥姥說:「敢情都沒娶媳婦呢,單身男人挺可憐的。以後衣服要縫縫補補,洗洗漿漿來找我。若嘴饞了,也來找我,我以前開過飯店,還能將就做幾樣菜。逢年過節就到這裡來聚聚。」幾個後生說:「日後有您老人家疼惜,太好了。」大哥,大嫂眼看著滿屋子人如此親熱,心裡也暖暖的。

第三日,兩輛馬車就啟程了。大哥家的大馬車上裝得滿滿騰騰,除了衣物被褥外,還裝了幾大麻袋糧食,十幾個盆盆罐罐,缽滿盆尖。一個大柳筐裡還裝了十幾隻雞鴨鵝。一路上十幾個人說說笑笑,十分熱鬧。

到了鬼林邊,王大叔交代:「都穿件厚衣服,林子裡冷,點上馬燈。秉仁,你的馬車要緊隨著我,千萬不能跑散。」進了林子,不久,周圍漆黑一片,幾個年輕人嘻嘻哈哈。秉義說:「為何叫做鬼林?我還沒見過鬼呢,今天若見到鬼,我和他做個朋友。」話音剛落,只聽頭頂「嘎」的一聲怪叫,冰冷的樹葉落到每個人的臉上。接著「嗚嗚--」的怪聲從四面響起,又一陣尖厲的叫聲排山倒海般的湧來,個個毛骨悚然。這一陣怪叫還未消失,遠處又傳來一聲淒厲的狼嚎,緊接著虎嘯猿啼,鬼叫禽鳴。小翠,杏花早鑽到大嫂的懷中,嚇得渾身發抖。聲音漸漸消失,接著是一陣怪異的寂靜。大嫂抱怨:「不能亂說話,這不,剛說見鬼,鬼就來了。」王叔哈哈大笑:「哪來的鬼,剛才是咱這兩輛馬車動靜太大,驚動了樹上的鳥,那『嗚嗚』的聲音是風聲,風聲從樹林穿過,真的像鬼叫。至於那野獸聲,它們離咱們幾十裡路遠,一般不到這邊來的。」車上又熱鬧起來,說說笑笑,不一會就穿過了樹林,看到眼前一派景致,幾個年青人興奮地大叫大嚷:「咱們這是到了神仙住的地方了吧。」秉義說:「我明白了,這樹林是天界地界的間隔,能闖過這樹林就是到了天界。」乾爹說:「說的有點道理。」王叔只是笑而不答。

車子在一個院落前停下。只見乾奶奶,兩個姑姑簇擁著一位鬢髮如銀的老太太出門迎接。小翠早溜下車,飛到兩個姑姑跟前,撲到姑姑懷中大叫:「姑姑,好想你們!」「我們也想小翠。」大家湧進小院。姑奶奶拉著王叔:「到家裡去,吃完飯再走。我已給你家人打了招呼,放心吧。」

小院子已擺好了兩個大方桌,碗筷杯盤均已放好。乾爹又連忙向姑奶奶引見大哥一家子,一家八口人齊刷刷地跪在地上向姑奶奶行禮。姑奶奶連忙一一扶起他們,臉上笑開了花。「瞧這一家子,個個討人喜歡。」不久大家歸座,姑奶奶說:「外邊敞亮,咱們今天在外邊吃。」飯菜陸續上桌,飯菜香噴噴,人人樂和和,冷清了多年的小院子,今天熱鬧非凡。

吃完飯,大家捨不得走,仍坐在一處說說笑笑。姑奶奶說:「日後在一起說笑的日子有的是。他們在路上奔走了一二日,乏了,早點休息吧。青兒,丹兒快帶他們看看新家。」黛玉帶他們出了門,又不斷向王叔道別。紫娟回頭看到三個孤零零的老人站在院子裡,心中不忍,說:「乾爹!你們也到那邊住吧,房子足夠,再說也好照顧你們。」乾媽說:「我們喜歡安靜,你們那裡太吵。再說,兩家只幾步遠,你們隨時可以過來的。」紫娟只好走了。

走了幾十步就到了新家。眾人抬頭望去:「好高大的房子,好氣派的大門!」「這黑漆大門上還有這麼多金釘子。」進了院子,更是讚不絕口。小翠,杏花和幾個侄子早「咚,咚」上了樓,在樓上各屋裡轉了一圈。然後站在涼台上,手扶欄杆往下看。小翠喊:「娘!爹!快上來,好高啊!往下看真好看!」「姑姑,在樓上能睡著覺嗎?」小翠問。「為什麼睡不著?」「這床懸在半空中,多怕人,怎麼睡?」眾人笑了。小四秉智說:「這房子是當大官的人住的,我們種田人住著糟蹋了。」紫娟說:「你只管安心住,種田人怎麼了?種田人低一等是嗎?當官的人當初也大多是種田的,不要看輕了自己,種田人很了不起。你看這山裡人個個像神仙似的,他們也是種田人啊!」

大嫂說:「咱們分派一下住房吧!」秉仁,秉義說:「我們哥倆還當哼哈二將,住在門樓兩邊,為大家看大門。」秉禮,秉智說:「咱哥倆還當二大金剛,守第二道。」黛玉說:「好!那一樓的四間正房,用兩大間作客廳,另兩間正房,就大哥大嫂兩人住。我,紫娟,小翠,杏花到樓上去住。」「好!女孩子住樓上安靜又安全。」大嫂說。大哥忽然說:「要找個最好的房子供祖宗。」「對!」眾人齊聲說。黛玉說:「昨兒,村裡來了一幫人幫咱們樓上樓下都擦洗了一遍,房子很乾淨,大家小心點。」大嫂說:「這裡的人真好!」接著大家一齊行動,各人把被褥往自己的房子裡安置。當日大家歇息無話。

第二天一大早,大嫂就做好了早飯,先盛了一罐子熱騰騰的米粥,又包了一大包剛出鍋的包子,又盛了幾小盤小菜,讓杏花往姑奶奶家送去。又讓小翠喊劉爺爺來吃飯。當小翠牽著劉爺爺的手進來時,杏花也回來了。大家一起吃早飯。大嫂說:「劉伯伯,您若不嫌咱家的飯食粗糙,就三頓飯在我們這裡湊合吧。」大伯說:「飯菜可口得很,那我這幾天就享口福了。」吃過早飯,劉大伯就帶著五個男人去看那六十畝稻田去了;女人在家更是忙得熱火朝天,四人分別趕制紅緞子小棉襖;大嫂又忙著剪裁四個兒子的藍緞子夾襖。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限350字。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