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戈爾巴喬夫震驚的蘇聯總統密檔!(組圖)


卡廷慘案
位於卡廷的萬人坑之一(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看中國2017年8月28日訊】2010年4月10日,波蘭這個堅強的國家,以最隆重的陣容踏上前往俄羅斯參加卡廷慘案70週年紀念活動的路途,不想卻是一條不歸路。卡廷二字,成為悲劇中的悲劇。(2010年4月10日,一架載有波蘭總統萊赫.卡欽斯基、政府和立法機構眾多高官的專機在俄羅斯斯摩棱斯克墜毀,機上包括多名波蘭政府高官、國會議員及軍事將領,連同機組人員在內共97人全部遇難)。

卡廷慘案迷霧:是德國人幹的,還是蘇聯人幹的?

在俄羅斯斯摩棱斯克城以西大約15公里、通往白俄羅斯首都明斯克的公路邊有一個地方叫卡廷。要不是1943年在附近森林發現了4500具波蘭軍官屍體,誰都不會注意這個名不見經傳的地方。

1943年春,德國作戰工兵師為修復斯摩棱斯克及其附近遭到炸毀的鐵路、公路以及其他工程,把強行招募來的羅、捷、匈、波、荷、法等國的勞工,驅趕到卡廷森林裡幹活。4月13日,幾名勞工在掘地的時候,挖到一座埋著許多軍官和士兵的大墳。德軍發現這些官兵身上的軍服既不是蘇軍制服,也不是德軍制服。這些屍體大部分被用一種俄羅斯獨特的方法捆綁著:雙臂背後,大衣掀起過頸至頭,另一個帶子從頸部向背後勒在被綁上的腕部。大部分受害者都是跪著被從後面近距離開槍處決的。德國宣稱,這些屍體是波蘭軍官。他們在1940年德軍佔領斯摩棱斯克之前被蘇軍殺掉後埋在該地。希特勒大肆渲染,柏林電臺一公布,立刻震驚了世界。兩天之後,蘇聯政府發表聲明說,這一暴行是德國人幹的,德國企圖嫁禍於人。卡廷事件(又稱「卡廷慘案」)由此得名。

當時,在倫敦的波蘭流亡政府對納粹德國公布的這一消息異常關注,認為埋在卡廷森林的4000軍官即是1939—1940年在蘇聯「失蹤」的波蘭軍官的一部分。蘇軍1939年9月曾佔領波蘭東部地區,俘虜25萬波蘭人。蘇德戰爭爆發後,蘇聯與波蘭流亡政府簽署了恢復兩國外交關係的協議,並就波蘭戰俘問題作出安排。但是戰俘中有2萬多人下落不明,波蘭方面十分關注。因此要求國際紅十字會前去實地調查,並要求蘇聯提出正式報告,說明流亡蘇聯的波蘭軍官的下落。在波蘭流亡政府對此表態10天後,斯大林宣稱因為這個政權聽信法西斯的誹謗,正式斷絕了和該政府的關係。此後,這件事一直是蘇聯和波蘭兩國關係中的禁忌。

就在德國以為「卡廷事件」可以讓自己漁翁得利的時候,1943年10月蘇聯收復了西部失地,攻佔了斯摩棱斯克的卡廷森林。為了揭穿德國的「謊言」,蘇聯立刻組織記者和一些國際組織來到卡廷森林,調查所謂的事實真相。各國記者親眼見到蘇聯人從龐大的墳塚中,現場挖出屍體,當著他們的面由醫學專家進行屍體解剖。專家們還詳細解釋了1940年和1941年死者的內臟腐爛程度有何不同,以此表明德國人在戰爭中試圖利用「卡廷事件」歪曲事實,嫁禍蘇聯的真實目的。

記者們對此問題的看法分成了兩派:有的支持蘇聯,有的相信德國。有記者稱,他注意到死者身上搜出的文件顯示的是1941年,這從一個側面證明了蘇聯人的話是對的;不過也有記者看到死者身上有1940年的身份證明,這表明他們在當時就已經死亡。

各種紛爭為這一事件的真相抹上了一層謎一般的色彩。1945-1946年,在紐倫堡審判德國戰犯時,蘇聯人舊事重提,希望將「卡廷事件」作為納粹德國的罪證。只因雙方都拿不出強有力的證據,此案成為二戰以來懸而未決的謎。二戰後,西方有關著述較普遍地認為,此事是蘇聯人幹的,蘇聯則堅決否認。蘇聯史著對此始終諱莫如深,竭力閃避。

一份密檔,揭開半世紀的彌天大謊:就是蘇聯人幹的!

俄羅斯總統密檔第一卷是關於卡廷事件的專卷。它開始存放在蘇共中央總務部第六處,爾後轉歸為蘇共中央政治局檔案,1990年夏轉歸蘇聯總統檔案館,存放在克里姆林宮。1991年12月24日由俄羅斯總統接管。

當時,關於密封的檔案袋內究竟裝了什麼文件,除了前蘇聯領導層中幾位核心人物外,誰都不知道。俄羅斯總統檔案館工作人員非經特別批准也無權拆閱。在大部分檔案袋上甚至標有「永不開啟」的禁令。

前蘇聯總統戈爾巴喬夫承認,他在1991年12月23日閱讀過密檔第一卷,是在移交總統權力時同葉利欽一道閱讀的。

戈爾巴喬夫講述了這前前後後的情景:總統檔案館工作人員在得知戈爾巴喬夫即將向葉利欽交權後,對密檔第一卷的命運感到擔憂。他們認為戈爾巴喬夫事先應當瞭解密檔的內容,因此,總統辦公室主任向戈爾巴喬夫報告了情況,並將密檔第一卷擺在總統辦公桌上。數小時後,戈爾巴喬夫會見了葉利欽。當時,協助戈爾巴喬夫的「蘇聯改革設計師」雅科夫列夫也在場。

在開啟封印看了文件之後,戈爾巴喬夫說,「我們的頭髮都豎起來了」,「我們無權向波蘭隱瞞事實,我們三個當即認為,不論後果如何,也應當向波蘭方面通報」,「我對葉利欽說:‘鮑里斯,現在該由你做這件事了。’」

其實,在1990年4月波蘭總統雅魯澤爾斯基訪蘇時,在澄清卡廷事件真相問題上,戈爾巴喬夫已經向前邁了一步。他承認卡廷慘案是「斯大林主義的罪行」,並向雅魯澤爾斯基轉交了一部分有關卡廷事件的檔案材料,但密檔第一卷卻緊鎖在總統密檔鐵櫃中。

一年半後,蘇聯解體,戈爾巴喬夫向葉利欽交權,特地移交了這卷密檔。又過了10個月,葉利欽決定將這卷密檔的副本轉交波方。葉利欽的特使、國家檔案館館長魯道爾夫.皮霍亞前往華沙,完成了這一使命。在1992年10月14日舉行的轉交儀式上,波蘭總統瓦文薩手接密檔,語音嘶啞地說,他「感到全身顫抖」。

至此,前蘇聯當權者堅持半個世紀的彌天大謊被戳穿。原來,槍殺成千上萬名波蘭戰俘的人,不是蘇聯一口咬定的德國法西斯,而是蘇聯人自己。

密檔第一卷內共有三份文件。第一份是斯大林等人簽署的1940年3月5日聯共(布)中央的決定;第二份是1940年3月5日貝利亞給斯大林的報告。

貝利亞的報告詳細說明瞭自1939年9月17日蘇聯出兵波蘭後,被蘇聯關押在三個大戰俘營以及其他營地和監獄中的波軍被俘軍官及其他人員的人數、軍階、職業和政治態度。報告說他們是蘇維埃「不共戴天的敵人」,因此建議按「特別程序」審理,處以極刑——槍決。據此,聯共(布)政治局當日通過決定,授權內務人民委員會對報告中所列25700人執行槍決。

第三份文件是1959年3月3日克格勃頭目謝列平給蘇共總書記赫魯曉夫的報告。報告核實卡廷慘案中被槍殺的總人數為21857人。報告強調檔案館繼續保留這些人的人事檔案對蘇聯和對「波蘭朋友」已無必要和價值,而且「一旦泄密,必將危害國家」,因此建議全部銷毀。這份文件無可爭辯地表明,蘇聯領導人堅持將錯就錯,繼續歪曲和隱瞞真相。

密檔第一卷解密後,波蘭總統瓦文薩致信葉利欽,稱讚他的「勇氣」,並說波俄兩國人民之間的關係已掀開「面向未來,以相互諒解、合作和理解為基礎的新的一頁」。波蘭報刊也稱讚葉利欽做出的「悔罪的姿態」,「其偉大可同1970年12月德國總統勃蘭特在華沙猶太人起義英雄紀念碑前的跪拜請罪相提並論」。

卡廷慘案
從萬人坑中發掘的軍隊身份識別牌和基督教獎章(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還原歷史真相:慘案是這樣製造出來的!

密檔公之於世,真相告白天下。然而,人們不免疑惑卡廷慘案的來龍去脈。也許,鏡頭應該回到1939年……

1939年9月1日,納粹德國對波蘭發動閃擊戰,佔領波蘭西部地區。9月17日,蘇聯從東部進入波蘭,佔領寇松線以東的全部領土。18日波軍總司令雷茲.西米格威元帥向波軍發布命令說,蘇聯不是交戰國,不要抵抗。蘇波軍方經十餘小時談判,蘇軍答應,如波軍放下武器,可保證波軍官兵人身自由。當時,波蘭東部總數約為30萬人的波軍絕大多數都執行了這一命令,有一部分自動解散回家,一部分人去了立陶宛和羅馬尼亞。有130242名官兵流亡到蘇聯,這批人到了蘇聯後身份立刻變成了戰俘,失去了蘇波協議規定的人身自由,統一跤給由貝利亞簽署的第0308號命令成立的內務部戰俘局。9月19日在該局統轄下成立了138個轉運站和8個分配集中營,每個集中營約集中萬名波蘭官兵。9月21日,蘇一高級將領寫信給斯大林、莫洛托夫、伏羅希洛夫,建議把波蘭蘇佔區出生的普通士兵遣散,蘇聯最高領導同意這一建議。10月初,內務部長貝利亞簽署命令,遣散4400名士兵。與此同時,在10月3日,貝利亞下令將波軍中的憲兵、中高級軍官、下級軍官及士兵、波蘭德佔區出生人員分類分營集中管理。

10月中旬,德國提出,德蘇雙方應按出生地交換各自手中的波軍官兵,蘇聯政府同意。10月24日至11月23日向德方移交42492名波軍官兵,德方則於1939年底以前向蘇方移交13757人,德方移交的人員經甄別後,大部被遣散回家。到1939年12月1日,在科澤爾集中營(卡廷森林附近)關押波軍軍官4727人,斯塔羅別爾和奧斯塔什科夫集中營關押5963名和3964名波蘭軍官和警官,三處相加,近15000人。其中以科澤爾集中營為最重要,關押將軍4名,上校24名,中校79名,少校654名,下級軍官及文職人員3000多名。此時,波蘭軍官中較為普遍的憂慮是怕蘇方將他們移交納粹德國,其中以猶太人為最。蘇聯政府則一方面通報倫敦波蘭流亡政府,聲稱蘇聯準備解散集中營,按波蘭軍官志願遣散他們,同時向波蘭軍官散發志願去向的表格;另一方面又加緊向德方移交被拘留人員。1939年11月14日成立的德蘇混合委員會,經過磋商,完成了被關押人員的互換任務。

此時的蘇聯政府認為波蘭戰俘是一個大包袱(一方面,蘇聯在緊張的備戰中要為其消耗寳貴的人力和物力;另一方面,波蘭戰俘可能隨時反抗蘇軍的監禁),遂決定先處理掉波蘭戰俘中的軍官。除掉了軍官,其餘的士兵就會處於群龍無首的境地。蘇聯有關方面認為,最好的辦法是從肉體上將他們消滅掉。1940年3月5日,蘇聯內務人民委員(內務部長)貝利亞專門就對2萬餘名以波蘭軍官為主的戰俘和犯人實施槍決一事寫出報告上交斯大林和聯共(布)中央審批,隨即獲得批准。

1940年4月初,處決波蘭戰俘的行動正式開始。數百名被俘的波蘭軍官被從上述三個戰俘營帶上汽車,秘密運往行刑地卡廷森林。行刑人員站在波蘭戰俘身後,用手槍對著他們的後腦開槍。掩埋之後,蘇方人員在上面鋪上了厚厚一層土。不久,第二批戰俘又被運到該地同樣處理。直至當年5月中旬,蘇聯方面在卡廷森林共處決波蘭戰俘4421人。他們分別被埋入8個大坑,上面鋪滿松樹和白樺樹。除卡廷森林外,蘇聯方面還在斯塔羅別利斯克戰俘營槍決3820人,奧斯塔什科夫集中營槍決6311人,烏克蘭和西白俄羅斯的其他戰俘營和監獄槍決了7305人。加上卡廷森林槍決的4421人,共計21857人,其中包括約1.5萬名波蘭官兵俘虜。

歷史的真相只有一個。但是,在政治的棋盤上,一段歷史會有許多種版本,那是因為政治家們的目的不一樣,對人民的態度不一樣。然而這段慘案告訴我們,偽裝過的歷史,在穿幫的那一天,當年的謊言製造者,將如何被世界唾棄。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