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醒--黛玉後傳(三十)(圖)

2017-10-12 06:00 作者: 黃靚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清代孫溫畫的紅樓夢本。(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聲明:此文與《紅樓夢》沒有關係,只是借用其中幾個人物及個別情節而已。

放眼當今文壇,有不少反映古代宮庭鬥爭的作品。電影、電視也熱衷拍此類內容:女人工於心計,男人善用權術,或者打打殺殺,充滿暴力……當然,這樣的內容可以寫。也不乏優秀值得一看的作品。但大千世界,精彩紛呈,中華五千年的歷史長河中,不僅只有殺伐爭鬥,陰謀,權術。更有千千萬萬善良、真誠、本分的普通人,他們互相關愛,相互扶持。本書是寫「善」的威德:「愛」的力量。這就是寫此書的目的。本書概括起來,就是一句話:一群善良人的故事。

關於「林黛玉」,開篇第一回,就寫林黛玉死而復生,正如鳳凰涅槃,浴火重生,胞胎換骨,因此此書中將塑造一個嶄新的「林黛玉」,相信讀者會喜歡。

三十 沐浴春風漫遊仙莊 震撼心靈驚見天堂

賈璉,賈環等人對「山裡」早已十分神往,早盼著進山一遊。這次他們下定決心,一氣工作了四十天,積攢了八天假期。經過幾天準備,八人終於啟程了。賈政,賈璉,賈環,賈蓉,柳大哥及兩個兒子,璞玉八人,二輛馬車,一車裝貨,一車載人,當然還有小狗寶兒,它可是進山的嚮導。一行八人經過近二日的顛簸,第二日傍晚時分終於順利的穿過秀林到了山裡。一進山就被周圍的奇麗美景吸引,恍如夢境。繞了一段山石路,眼前更加開闊,老遠看見一座白樓,門前的高高台階上,站著一位老人。

賈環,璞玉,賈蓉跑上前去,跪倒在地,口呼「神仙爺爺」,老人連忙一一扶起,笑容滿面,說:「你們怎麼知道我。」賈環說:「耳朵都聽出繭子來了。您老人家和我們夢裡見到的一摸一樣!」神仙爺爺手撫鬍鬚,朗聲大笑。這時,賈政他們也走了過來。一一拜過,老人說:「歡迎!歡迎!一路鞍馬勞頓,請進屋說話。」進了院子,四處一望,處處清新雅致。進了正房大廳,兩個清俊女子送上茶來。神仙爺爺問:「都還好嗎?」賈政說:「都好,良玉已高中狀元,接著又大婚。」賈璉說:「柳大哥的兩個大兒子都當了將軍,如今全家住在皇上賜給的將軍府。」神仙爺爺問:「賈家人可好?」賈政說:「謝您老人家關心,托您老的福,賈家人都已出獄,如今一家子過得其樂融融。」賈環說:「寶玉哥,良玉哥不久就要當父親。」神仙爺爺哈哈一笑,說:「真是喜事連連,好!好!」賈蓉說:「他們都想念神仙爺爺和眾鄉親,每日念叨。」神仙爺爺說:「我們也想念他們,前日接到青兒的書信,說是你們要來,很是高興。」這時,兩個丫頭喊大家進餐,眾人進了餐廳。

兩個幹練,清秀的大嫂笑盈盈地迎接。飯菜早已擺好,眾人入席。爺爺說:「偏僻野巷,沒有名酒佳餚,只是山中野味而已,請慢用。」眾人吃了幾口,個個讚不絕口,「這魚蝦真鮮美!」「這菜蔬真爽口!」「這香菇,木耳甚是鮮甜。」「這白米飯真是軟綿味長。」柳大哥說:「看來鄉親們都會種稻米了。」神仙爺爺說:「你那六十畝稻田一年兩季,年年豐收,家家都能吃到米飯了。」大哥說:「我如今也在種稻子,這次想帶點種子回去。」神仙爺爺說:「好啊!你要什麼,開個單子,都給你帶上。」神仙爺爺又問:「明兒準備到哪去玩?」賈政說:「到村子裡看看,見見眾鄉親。」賈環又問:「這村頭有個大井台和一棵大槐樹嗎?我們想到那裡去玩。」飯後,神仙爺爺告辭,指指大嫂和小姑娘,說:「他們四人照顧你們,早點洗澡睡覺,你們的臥室都安排在樓上。」轉身要走。賈璉說:「請爺爺留步,帶來一車禮物,請爺爺收下。」說著眾人都到了門外。

賈璉走到車旁,揭開氈布,只見車內裝得滿滿,足有十幾個大箱子。賈璉說:「這是六十匹綢緞,這三十匹顏色鮮豔的,說是交給一個什麼女國王,給姑娘們做衣服。」兩個小女孩聽後,捂著嘴笑。「這三十匹顏色深些的要交給爺爺,說是給村裡老年人做衣服的。這二箱子是紅蠟燭,說是村裡人喜歡;這兩箱子是筆墨紙硯和書,說是給孩子們讀書用的;這兩大箱子是良玉夫妻送的喜糖,村裡每人一份。」兩個大嫂說:「我們有嗎?」賈璉說:「當然有!」說完打開箱子,每人給了一包,只見每一位都是沉甸甸的一個大紅包,打開一看,裡面是一個潔白的手帕,手帕的角落上繫著一小塊鮮紅晶瑩的紅心型寶石,紅寶石正面刻著「雙喜」,背面「林柳」二字。還有一個紙包,包著一些西洋進口奶油糖塊。四人拿到禮物,十分開心。

這日,八人一直睡到紅日射窗才醒來。洗漱畢,大嫂已催下樓吃飯,人人依窗而望,遙望窗外風光,真是永遠看不夠,連催幾次,才依依轉身下樓。早餐已擺好,每人面前還有一杯酥酪,賈蓉不由一驚:「還有這珍貴的東西?」大嫂笑笑說:「不算什麼,這是隔壁王爺爺送來的。趁熱喝了吧。」眾人一口一口品嘗著。賈璉說:「香味濃郁,悠長。」吃完早飯,兩個小姑娘又帶他們到花園,菜園轉了一圈。璞玉,秉智忍不住摘了幾個嫩黃瓜,小姑娘到井邊搖上一小桶清水洗了黃瓜,眾人分著吃了,都說滿嘴清香。八人這才向大門口走去,眾人一看,門口放了一大排東西,筐筐簍簍,有魚蝦,肉蛋,青菜,水果,乾菜,乾果,蘑菇--大嫂聞聲趕來:「這是鄉親們送的,都是自家種的,養的。」眾人不由心頭一熱,賈璉說:「這裡的鄉親待人真親!」大嫂說:「這點東西算什麼,又不是特意買的。」

一行人出了大門向村頭走去,小狗寶兒早已歡蹦亂跳地跑到前面。他們悠閒地走在村道上,邊走邊觀看兩邊的農舍,不一會,老遠就看見村頭高高的黑石井台,一棵鬱鬱蔥蔥的老槐樹,男女老少,熱熱鬧鬧。走到近處,鄉親們都站起來,雙方抱拳致禮。連忙讓出一條長長的石桌和八九個石凳讓他們坐下。柳大哥向鄉親們引薦,「這是寶玉的父親,這是他的堂哥,這是他的內侄。這是他的兄弟。」說起寶玉,人們都說:「就是那個俊美的新郎官。」一個五,六歲的小女孩,奶聲奶氣地說:「那天他和新娘子打架。」「打架?」賈政興趣盎然,笑著望著小姑娘。小女孩認真地說:「新郎官老是抓住新娘的手,說怕一陣風把新娘刮跑了,新娘害臊,不讓他拉,兩人就打起來了。」眾人聽後都哄然大笑。

一聽說璞玉是良玉的親弟弟,都說:「眉清目秀,唇紅齒白,弟兄倆真像!」一個老爺爺說:「我們背後都喊他文曲星,全村人都知道他出山後准能狀元及第。」聽說已和丹兒成婚,眾人讚不絕口:「丹兒姑娘溫柔可親,天生一對,天生一對!」正說得熱鬧,忽聽背後竹林深處傳來歌聲。孩子們說:「周爺爺打魚回來了。」歌聲由遠及近,不一會只見一位老人把一隻小舟停在荷花池邊,走上岸來。腳穿草鞋,頭戴斗笠,一手提一個竹簍踏著歌聲走來。後邊跟著一個穿著紅短褲,戴著紅肚兜的小孫子,胸前抱著一個簍子,喊:「爺爺,爺爺,等等我。」唱歌的老人走近人群,「噢,今日有客人,准是玉樓的親戚。」回頭喊:「小石頭,快給客人行禮。」小石頭把簍子放下,兩個小拳頭抱在胸前,朗聲說:「爺爺好!大伯叔叔好!大哥們好!」賈璉說:「小石頭也好,真可愛!」老人說:「你用什麼招待客人。」小石頭立即把簍子搬到石桌上,倒出一大堆蓮蓬。老人說:「剛剛摘下來的,請嘗嘗鮮。」老人又把其餘的蓮蓬撒向人群。璞玉邊吃蓮蓬邊說:「我們老家江南,每年這個時候,男女老少都吃,可是沒有這裡的好吃。」「那你就多吃點!」老人說。

一個蓮蓬沒剝完,只見一個小夥子走到井邊,搖軲轆,搖了幾下,搖出一個大網子,網內三個大西瓜。小夥子把西瓜放在石桌上,拿出一個明晃晃的尖刀,唰唰,把三個西瓜從中切開,頓時清香撲鼻。「哇!黃金的西瓜!西瓜還有黃瓤的,我從未見過。」賈環高興地叫了起來。小夥子說:「這黃沙瓤西瓜特別甜,你嘗嘗。」說著遞給每人一塊。賈政說:「真好,又甜又香,又清涼,從來沒吃過這麼甜的西瓜。」小夥子說:「昨晚剛摘下的,放在井水中泡了一個晚上,更好吃。我家地裡多的是,明日我再送幾個過去。」邊吃邊講話,賈璉問:「家家門口都有一個缸,上面還有蓋子,這是幹什麼的。」一個鄉親說:「缸裡面是泡的茶水,供來往行人喝的。」賈蓉問:「我們住的樓門口,放了一個筐,剛才看村子中間也有一個,這裡也有一個。」「這是放東西的,人們撿到了東西,往裡邊一放,丟東西的人到筐內一看,准能找到。」賈璉問:「噢!那這裡真的是路不拾遺,夜不閉戶啊?」一個大叔笑著說:「還是拾遺的,不拾怎麼放到筐裡?至於夜不閉戶嗎,我們這裡沒有小偷,更沒有強盜,不需要防誰,也就不用閉戶了。」

幾個小夥子又帶他們到花田和池塘轉了一圈。這邊鮮花姹紫嫣紅,那邊滿池荷花,含笑怒放。不覺到黃昏,與眾鄉親依依告別。幾個熱心的小夥子走來,說:「回去時,還可走另一條路,與村道是平行的,但更有趣。你們會經過一片果樹林,儘管摘果子吃,我們這裡四季如春,什麼水果都有。寶兒給你們帶路。」只見小狗已竄入竹林,八人進去一看,竹林中的確有一條小路,竿竿翠竹生涼,空氣清爽,地上鮮花如錦,他們背靠竹竿,享受這份愜意,望著眼前美景,再也不想離開。小狗在前邊「汪汪」叫著,催他們快走。出了竹林又進入一片桑林,出了桑林,忽見一片果樹林,果然枝頭掛著各色水果:金黃的杏子,鮮紅的桃子,紫色的李子,綠色的梨子。伸手可得,實在誘人!又穿過一片柳林,抬頭一望,白樓就在眼前。

進了院子,兩位大嫂說:「中午也沒吃飯,餓壞了吧。快吃飯吧。」「不餓,一直都在吃。」洗了手,大家吃晚飯。大嫂說:「神仙爺爺剛才來了,說今晚不陪你們了,讓你們自便。明兒派王叔帶你們去玩兒。說如果到外邊玩一定要每人都帶火把,並交代一定要帶著寶兒,如果在山中迷了路,寶兒會安全帶你們回來。」璞玉說:「多謝爺爺關心。」眾人邊吃邊商議明日到哪裡去玩。賈容說:「咱們明日去拜大佛吧。」「拜大佛?」其他人不解。賈容笑著說:「那西方的大佛山一帶尤其壯美,山腰間掛了一排飛瀑,咱們明日到那裡玩,可好?」眾人一致贊成。

第二日剛吃過早飯,王叔就來了。大家準備了火把,帶了火種,帶了點乾糧。賈蓉說:「帶些水吧。」王叔說:「不用,這次咱們就沿著河流走,河水就在咱們身邊,還怕沒水喝。熱了跳進去洗個澡也行。這河水就是那大佛山頂上的雪水融化了,流過來的,水又乾淨又清涼。喝了能治百病,洗了澡,能使皮膚更光滑。」「真的?」璞玉說:「那我可要多喝些。」準備停當,九人出發了。右邊是一帶蔥郁的樹林,林邊開滿五顏六色的花朵,左邊是一條清澈的河流,河水一路歡唱著陪伴他們,他們走在一條潔白的小路上,這條小路就是一道風景,一路興致勃勃,不覺走了兩個時辰,前邊忽然被一帶濃密的森林擋住了去路。森林背後傳來隆隆的水流聲,王叔說:「方向是對的,看來只有穿過樹林。」寶兒已經在林中叫,人們只好跟著寶兒鑽進去。一開始尚有陽光透過樹葉撒下點點金光,再往前走,金光也消失了。一片黑,賈璉說:「點火把吧!」王叔說:「不妥,怕引起森林大火。再過一會,眼睛就適應了,你們先閉一會眼試試。」人們試了一下,睜開眼,果然能影影綽綽看到周圍的樹木了。

寶兒在前邊帶路,王叔解下腰帶,讓後邊的人拉著,後邊的人側著身子拉著手,這樣走了半個時辰,終於出了林子。人們一抬頭,個個驚得目瞪口呆,瀑布就在眼前!無數道瀑布從山頂呼嘯著飛流而下,流到湖水中,濺起一片雪白的浪花。就像一個寬寬的用玉珠織成的雨簾,細細的水絲調皮地鑽到懷中,輕輕拍打著人的臉。玉簾下是一片湖水,湖水清澈,碧藍如翡翠。湖水打著漩渦向下流奔騰而去。人們一句話說不出來,被眼前壯麗的景色,巨大的聲勢深深震撼!足足呆立了半個時辰。王叔笑問:「看夠了沒有?再到周圍看看吧。」人們才如夢初醒。望望周圍,忽見那邊山腳下,一大片粉紅,如煙如霞,年輕人驚呼著向那邊奔去,走到跟前,原來是一片粉色的蘆葦。賈環說:「只見過白色的蘆葦,從沒見過紅色的,真好看!」

這時,只見寶兒在一叢蘆葦跟前「汪汪」大叫,大家走過來,王叔把小狗趕過去,它又回來對著那叢蘆葦大叫,如此三,四次。王叔說:「奇了,這蘆葦叢中有寶貝?」說著撿起一根樹枝,向蘆葦叢走去。柳大哥也操著一根棍子跟著,小狗早已飛奔向前,過了一會,柳大哥向大家招手,這時,他們倆人劈開蘆葦,已開出一條路來。走出蘆葦叢不由一愣,只見一個大大的洞口,洞中冒出絲絲涼氣,涼爽,舒適。小狗已進了洞,璞玉,賈環也要進去。王叔說:「還是要仔細些,不知裡邊有何物。咱們跟著寶兒走,我在前邊開路,柳大哥殿後,走慢些,先點三個火把,省著點用。」洞有一人多高,可容兩人並行。兩邊壁上和地上濕漉漉的,頭上還不時滴下水來。走了約半裡路,洞忽然越來越窄,一開始只能容一人,後來只能一人側身慢慢移動。漸漸洞又寬了起來,賈蓉忽然大呼:「你們看!」眾人一看,不由驚呆了。只見兩壁和頭頂的石頭潔白如玉,晶瑩剔透,千姿百態,有的如破土而出的石筍,有的如倒掛的玉鐘。秉禮說:「你們看,那是一串花生!」眾人一看,「真像!」璞玉說:「那是玉米!」「像!」秉智說:「看!那裡好多黃瓜!」「像!頂上還頂著花,是嫩黃瓜!」賈環指著左上方:「那是個猴子,正看我們呢!」「那是匹白馬,正望天長嘯!」「那是個威武的將軍!」「那是冰清玉潔的女子!」……真是琳琅滿目,目不暇接。王叔在催,狗兒在叫,只好戀戀不捨往前走。

邊走邊看,前邊一塊石壁擋住去路。忽然見石壁兩邊各有一個洞,有的要進左邊的洞,有的要進右邊的洞。王叔說:「咱們聽寶兒的,寶兒有靈性。」小狗叫了兩聲,往左邊洞中竄去。又走了一小段窄洞,前邊豁然寬敞,眾人齊呼:「好大!」只見一個穹形大洞,高約百尺,可容納幾千人。中間一根筆直的石柱,直插洞頂。更奇的是,南邊竟有一張長方形石桌,桌後竟有石椅。後面壁上全是雪白如玉的石板。石板中間從上到下則有條條石痕。正如打著皺褶的白色帷幕。環繞石桌有些或方或圓的石凳。人們嘖嘖稱奇,忽然右上方射出七彩霞光。大家議論紛紛,大多數人認為,可能那是山頂,從山頂的石縫中射進來的陽光。賈璉認為大佛山高入雲霄,這山洞不過百尺,怎可能是山頂。

正說著,只見小狗在那邊暗處汪汪亂叫。人們走過去,又是一驚,竟然有梯子!抬頭一望,那梯子直通放出霞光的亮處。狗兒和幾個年輕人早已上了梯子,賈璉問賈政:「叔父,您能行嗎?要不咱們坐在這歇歇,等他們下來。」賈政說:「我還行,咱們上去吧。」眾人等他們跟上來又繼續往上走。有人數著已經走了二百個台階。柳大哥說:「奇怪,在下面看只不過幾十個台階就能到達,可如今都上了二百個台階,還望不到影。」這時人人口乾舌燥,腰酸背疼,饑腸轆轆,往上看,前面的梯子如在雲中飄。有幾個人膽怯了,要下去,王叔說:「如果現在下去,恐怕半路上就餓暈了,不如就把下去的力氣用在往上攀登。老天會幫忙的。」剛說完,上邊飄下來細細的雨絲,人們抬頭,張開乾裂的嘴唇,雨絲入口,頓時感到沁人心脾。正要往上蹬,忽見前方石壁上伸出一根棗樹枝。枝上正好十個鮮紅的棗子,大家小心翼翼地摘了,一人一顆,寶兒也吃了一顆。只覺得甘甜無比,頓覺身輕體健,力氣倍增。人們一鼓作氣,又爬了不知多少台階,終於到了一個圓形的平台。平台周圍是護欄,正好能站十個人。往下看,陰風嗖嗖,不由頭昏目眩。平台周圍全是石壁。賈環說:「費了這麼大勁,難道只是為了在這平台上一站?」

剛說完,只聽轟隆隆一聲巨響,前邊的石壁,向兩邊退去,人們一看,驚得嘴再也合不上。只見眼前七彩霞光照耀,五彩祥雲飄飄,光芒四射,照人眼目。好一個光明世界,左邊一片宮殿綿延數里金光閃爍,右邊一片瓊樓玉閣,晶瑩剔透,金殿瓊樓互相輝映。群峰之巔,山腰之中,竹林之下,隨處可見仙人,有的對弈,有的品茶,有的讀書,有的打坐。仙霧環繞處,隱約可見樓榭歌台,仙娥起舞,仙童奏樂。忽聽頭上有說話聲,抬頭一望,只見兩位仙人腳踏雲朵邊說笑邊悠悠飄去。又見那邊十幾位仙女,身穿霓裳,說說笑笑,從南向北冉冉飛去。衣袂飄飄,腰帶飛揚。又見那古松之下,仙鶴起舞;藍天之上,鳳凰於飛;山腳下,麒麟奔跑。正看得入迷,忽聽仙樂響起,天空中幻化出一個巨大的彩輪。彩輪隨仙樂飛旋。天國中的仙人們聽到音樂,立即就地打坐,個個閉目合十,面帶祥和。彩輪愈轉愈快,不斷射出七彩霞光,霞光萬道,整個天國變成了一個璀璨奪目,流光溢彩的七彩琉璃世界。

人們激動不已,天國近在咫尺,賈環想邁步踏進去,剛抬腳,好似一個鐵錘打將下來,震得全身麻木。這時只聽一聲:「客人請回!」聲如洪鐘,從四面八方傳來,說也奇怪,幾個人如同有人拖住一般,不斷後退,當聽到第三聲時,已經身在那個大廳之中,又接連喊了三聲,九個人已站在洞外。忽然一聲巨響,幾塊大石飛來,瞬間把洞堵上,嚴絲合縫。九個人不由自主地跪在地上,面對洞口,鄭重地叩了三個頭。站起來,舉目四望,秋風颯颯,蘆葦簌簌。旁邊的飛瀑仍不停地流淌,個個像是從夢中醒來。他們走在回歸的路上,不禁打了個寒噤。賈璉說:「記得進洞時,烈日炎炎,怎麼轉眼間就變成秋天了?」樹葉枯黃,小河仍然是一路歡唱著陪伴他們。前面河流轉了一個柔和圓形。圓形河灘上有幾個石桌石凳。賈政說:「咱們在此休息一下吧。」眾人一齊坐下。停了一會,賈政說:「以前只聽說『神仙洞府』,今天竟然看到了。」賈環說:「以前聽說有人在山洞裡修行。我當時想,打死我也不去,一個人坐在洞裡多悶多寂寞啊,沒想到裡面竟別有洞天。」賈政說:「那必須潛心修煉,修得正果,才會出現洞天的,如果不真心實修,那會餓死渴死在裡面的。」賈璉說:「我以往根本不相信有神仙有鬼,如今真的相信有天堂有鬼神,以後可要對神靈尊重敬畏了。」賈蓉說:「我是不相信什麼因果報應的,現在不得不信了,以後可要多做些善事,多積些德了。」人們都在沉思。

過了一會,賈政說:「我們對神都要懷著感恩之心。今天咱們見到了天國,世上能有幾人見到。這分明是神對我們幾人的偏愛。是神有意安排的。有時,我想,看來前幾年,我們賈家遭到兩次抄家,全家人流放坐牢,好像是一場劫難。其實是件好事,說不定就是神這樣安排的,讓我們吃些苦,遭些罪,好還清以前的罪孽。」眾人思索一會,都認同。王叔說:「賈老爺高見,這趟遊洞沒有白遊。」到了玉樓前,只見神仙爺爺立在高台上迎候:「玩得盡興嗎?這一遊就是兩個月,家裡人早已多次催促,冷了吧,快進屋。」

第二天,他們到了寶黛辦婚禮的打穀場,又到天門山和秀林裡玩了半天。第四天就打道回府了。寶玉問賈環:「這次進山有什麼收穫?」賈環說:「看到的美景自不必說,更重要的是從頭到腳,從裡到外,洗了個熱水澡,洗掉不少髒東西。」寶玉拍拍他的肩膀說:「說得好,你一定能做個好人。」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限350字。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