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月革命的真相與省思(圖)

2017-11-28 02:33 作者: 古勁松
手機版 简体 1個留言 列印 特大

10月革命的真相與省思
到底,「十月革命」是甚麼?歷史的真相,究竟是甚麼?(網絡圖片)

2017年,是蘇俄十月革命100周年。

1917年,俄國爆發了十月革命,建立起世界上第一個共產國家。然後在二戰之後,東歐、中國、北韓、北越……等,也紛紛以暴力革命的形式建立起了共產制度。

在充滿著政治宣傳的時代,共產世界於是把「十月革命」這個催生「共產大家庭」的事件,當成了人類歷史上最重要的事件,對它膜拜不已,稱之為「無產階級的偉大革命」。

100年過去了,物換星移,「共產」這塊招牌已經變得有名無實,可是對某些人來說,不管心裡相不相信,因為政治上的需要,總要不斷的繼續吹捧「十月革命」的重要性。

另外還有一些人,明明是個局外人,活在西方世界,實際生活中幾乎不會受到政治力的威脅,卻懷抱著奇怪的「浪漫」情懷,幻想著美好的「共產世界」。這些人是西方世界的一部分知識分子,最近美國德拉瓦大學程映虹教授,還特別寫了一篇文章諷刺他們老愛把「十月革命」當成是不時拿出來滋養心靈的「雞湯」一般。

除了這些人以外,其實大部分的人是不再相信那些政治口號了,即使如此卻仍總是心有戚戚,畢竟許多人也都是在那個政治激情的環境中長大的。所以,一些較受到敬重的文人、專家寫了文章,也多提到這100年前「十月革命」是如何深深地影響了好幾代的中國人。

其實到了今天,如果你不是一個需要把百年前的事件繼續當成「政治資產」的人,也不是一個活在幻想世界的「左膠」,常常需要啜飲那碗「心靈雞湯」的話,那麼,與其糾葛於激情的政治語彙,不如直接,而且簡單地來看看,到底,「十月革命」是甚麼?歷史的真相,究竟是甚麼?

真相之一:不是「十月革命」推翻了沙皇

首先,沙皇統治不是十月革命推翻的,沙皇政府早在此前的二月革命就被推翻了。十月革命推翻的是在二月革命後建立起來的推進民主轉型的臨時政府。從二月革命到十月革命這段期間,臨時政府已經換過好幾屆班子。

十月革命所推翻的最後一屆臨時政府是以社會民主黨孟什維克派和主流派社會革命黨為主的政府。這就是說,十月革命實際上是以列寧為首的社會民主黨布爾什維克派和左派社會革命黨用武力奪了「黨內同志」的權。

真相之二:「十月革命」的列寧,原本主張立憲

其次,在佔領冬宮、奪取政權後的第二天,即俄歷10月26日,舉行了第二次全俄工兵代表蘇維埃大會,列寧在會上再次強調,他們推翻臨時政府的主要理由之一就是臨時政府不願立即召開立憲會議。列寧強調必須立即召開立憲會議,並強調立憲會議才是唯一有權決定國家問題的機關。

列寧還明確表示,即使布爾什維克在選舉中失敗,他們也將服從「人民群眾」的選擇。

真相之三:列寧原本極力主張「立憲」,但是輸掉了選舉

於是,在布爾什維克的主導下,11月12日舉行的立憲會議選舉中,共選出715名代表,其中,布爾什維克只贏得了175名,還不到四分之一,加上其盟友左派社會革命黨的40名也只有代表總數的30%,而反對暴力奪權的社會革命黨主流派卻選上了370名,超過半數,加上它的左派盟友票數就更多。布爾什維克明明白白地輸掉了這次選舉。

值得一提的是,這場選舉沒有作弊的議題。因為選舉是在布爾什維克當權條件下、由它組織的。布爾什維克沒有任何理由指責選舉不公正,指責對手作弊。

真相之四:布爾什維克輸了選舉,翻臉改用暴力奪權

1918年1月5日,列寧領導的布爾什維克悍然發動政變,用武力解散了立憲會議,開始了布爾什維克專政。這就是說,所謂布爾什維克政權,是布爾什維克用武力推翻了它自己先前大力倡議、並在它主導下經過公平選舉產生的立憲會議而建立起來的。

流氓行為震驚世人 高爾基嚴厲譴責

列寧選輸了不認帳,連老盟友高爾基都非常地憤怒。他激憤地寫下了《1月9日與1月5日》一文,嚴厲譴責布爾什維克。他把當天發生的慘案比之為點燃1905年革命烈火的沙皇屠殺和平請願工人的「流血星期日」。高爾基說,布爾什維克的「來复槍驅散了近百年來俄國最優秀份子為之奮鬥的夢想」。

德國社會民主黨人羅莎‧盧森堡說,「列寧和托洛茨基曾經強烈地要求召開立憲會議」,而十月革命後的立憲會議選舉又「是根據世界上最民主的選舉」,「在完全自由的條件下進行的第一次人民投票」,布爾什維克卻「毫無敬畏之念,乾脆宣布投票結果毫無價值」,是「逆歷史潮流而動」的行為。

列寧一副流氓嘴臉

對於十月革命的流氓行徑,列寧自己也講得很坦率。列寧在1919年致羅日科夫的一封私人信件裡寫道:當時的內戰是「蘇維埃政權反對『普遍、直接、平等、秘密的』選舉的鬥爭,即反對反革命立憲會議的鬥爭」,「這是資產階級民主和資產階級議會制的世界性大崩潰,無論在哪個國家,沒有國內戰爭就不會有進步。情願者命運引著走,不情願者命運拖著走。」

另外一個真相:幻想家的雞湯,數千萬人的死亡

其實,不管是「情願者」還是「不情願者」,隨後的命運也都大同小異了。因為,既然是以無底線的「鬥爭」為本質,「十月革命」所輸出到全世界的也只能是隨著無底線的「鬥爭」而來的腥風血雨,導致數千萬人在非戰爭時期的死亡。

11月3日,為了反省這個歷史大事件,《華爾街日報》發表了斯蒂芬・考特金的《共產主義的血腥世紀》(Communism's Bloody Century)也具體的提到了這一點。

斯蒂芬・考特金是普林斯頓大學的歷史與國際事務教授。他強調:共產主義以消除市場和私有財產為目標,在通向此虛無目標的道路上製造了可怕的悲劇。他簡述了蘇聯、中國、柬埔寨等一些共產政權的迫害實例。

他寫道:「共產主義進入歷史,來勢洶洶地詛咒資本主義,理想化地承諾一個更好的世界。」「列寧和他的布爾什維克不僅對其理念狂熱,而且手段靈活多變。」(註:用中國話說叫作「為達目的,不擇手段!」)

「一次又一次的,這種要清除市場和私有財產的努力,帶來的結果是驚人數量的死亡。從1917年開始--在蘇聯、中國、蒙古、東歐、印度支那、非洲、阿富汗和拉美的部分地區--共產主義奪走了至少6千5百萬人的生命。」

「共產主義的毀滅工具包括大規模的驅逐、強制勞動營和國家警察恐怖--此為列寧及其繼任者斯大林建立的模式。這種模式被廣泛模仿。共產主義不僅故意地殺害了大批量的民眾,而且還有更多的受難者死於嚴酷政策導致的飢荒。」

「毛的『大躍進』導致了人類歷史上最可怕的飢荒,1千6百萬到3千2百萬人餓死。在這場『共產風』的災難過後,毛阻擋了要求停止集體化的呼聲。」「因為他宣稱,農民想要『自由』,可是我們要『社會主義』。」

共產主義的遺禍持續發酵、令人不安

在具體的個案之外,凱特金促請讀者留意令共產意識形態滋長的民族主義環境。

他寫道:「對於登峰造極的罪行,列寧和斯大林,中國的毛澤東,柬埔寨的波爾布特,朝鮮的金家王朝等共產暴君,必須承擔個人責任。然而,我們不能忽視的問題是:促使這些惡毒之人大規模的展開殺戮的理念,或者說,支持這些觀點的民族主義的環境。」

最後,作者同樣表達了憂慮:「共產主義的血腥世紀告一段落……而它的遺禍的方方面面仍然持續發酵、令人不安。」

是的,因為那還是一碗持續發酵的「毒雞湯」!

来源:看中国

本文短网址: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榮譽會員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加入看中國會員

神韻晚會
神韻作品
捐助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