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世峰自述殺人原因 稱江歌是被劉鑫推出門外(圖)


陳世峰自述殺人原因稱江歌是被劉鑫推出門外
日本電視新聞中的陳世峰。(圖片來源:網路圖)

【看中國2017年12月15日訊】12月14日,江歌案進入庭審第四日,嫌犯陳世峰首次在法庭上回答法官、檢方和辯方律師的訊問。他稱江歌是被劉鑫推出門外,並陳述了自己殺人的心理過程。

據陸媒報導,12月14日上午,東京地方裁判所門外聚集了中日兩國媒體記者,共有180餘人在法庭外排隊等候抽籤進入旁聽席,進入法庭進行旁聽的名額為33人。

陳世峰在法庭上回答了90多個問題,涉及其案發前的出行目的、出行細節、在江歌住所門口發生衝突的過程細節等。陳世峰稱,是劉鑫將江歌推出門外,且凶器水果刀「是劉鑫遞給江歌的」。

陳世峰庭上回答摘要

1、案發當天出門洗衣服的問題。

法官訊問:為什麼只帶了4000元日幣?陳世峰回答,為了不帶錢包,就從錢包裡抽出了幾張日幣,只是為了洗衣服。

2、為什麼當日出行沒有使用公交卡,而是買的無法記錄的單程票?

陳世峰回答,地鐵卡放在了錢包當中。由於當日沒帶錢包,所以買了單程票。

3、當天為什麼要去江歌家?陳世峰回答,是為了和劉鑫緩和關係,通過跟江歌聊天,想讓江歌幫助他。

4、何時去找的江歌?如何發生的衝突?陳世峰做了詳細的回答:

案發前,陳世峰正在三樓等待江歌,他看到劉鑫先行進入到了家中。在江歌準備進門的時候,陳世峰去找了江歌。

在江歌正要進門,右半身還在外面的時候,陳世峰輕輕拍了一下江歌的肩膀。因為已經到了晚上,有人拍自己肩膀讓江歌感到很害怕,於是發出了「啊」的一聲。陳世峰便伸手摀住了江歌的嘴,又馬上把手縮了回來,並示意她保持安靜。

此時劉鑫在屋裡問,「三叔你怎麼了?」江歌準備回應劉鑫,陳世峰一著急,又用右手摀住了江歌的嘴,後又掐住了她的脖子,同時用左手想要把她拉到三樓。此時,江歌抓了陳世峰的臉和脖子。

陳世峰說,這個過程中,門一直是處於半開的狀態。

5、關於威士忌酒的問題。陳世峰回答,自己曾在劉鑫住的地方看到過酒,當時劉鑫說這是江歌的,所以他就以為江歌愛喝威士忌。

於是案發前他買了威士忌,想通過和江歌喝酒聊天,來請她幫助他跟劉鑫緩和關係。由於對酒並不熟悉,陳世峰買酒花了三分鐘時間。

6、法官訊問:案發前為什麼在三樓?陳世峰回答,因為劉鑫告訴他,江歌在居酒屋打工,晚十一點才到家。而陳世峰知道,劉鑫一般午夜十二點才到家,他想在劉鑫回家前就見到江歌。但當天一直到了十二點他也沒見到江歌,他擔心劉鑫先回來,就躲在了三樓。

7、關於當天陳世峰沒戴眼鏡。

陳世峰回答當天沒戴,檢方認為,陳世峰不戴眼鏡是為了隱匿行蹤。

對於沒戴眼鏡如何看清劉鑫和江歌的問題,陳世峰回答,因為在白天見過她們,一個穿全黑(的衣服)一個穿全白(的衣服),非常顯眼。

8、陳世峰說江歌先刺了他,在他奪刀過程中,命案發生。陳世峰在庭上回答稱,江歌突然拿出一把刀,向他的腰刺過來。陳世峰用左手去擋她的刀,她把刀又拿到了左手上,換手後,立刻就刺了過來。

「我試著把刀奪下來。想把她手掰開。我要是想弄傷她,就直接刺她了,不是嗎?」

「我以為可以完全掌控。如果我鬆手,刀不知會刺到哪裡,我不能鬆手。我準備將她手固定在牆上,她反抗,我想奪下來,一瞬間,她也許想把刀挪到別處,也許力氣沒有了,刀一下子刺到她的喉嚨。」

陳世峰:劉鑫把江歌推了出去

14日上午的庭審中,陳世峰回答法官和辯方律師的問題。其中陳世峰說,是劉鑫把江歌推了出去。他說:「劉鑫把江歌推出去時說,三叔,你堅持住,我害怕。但我再三回憶,刀到底從哪裡來的?由於發音很相近,可能劉鑫把江歌推出去後說的其實是,三叔,你接住(刀),我害怕。」

(聽到陳世峰的回答,江歌媽媽落淚哭泣。)

陳世峰回答法官和辯方律師的問題。

法官訊問,刀是哪裡來的?

陳世峰說,白天曾在劉鑫打開包拿鑰匙的時候,在她的包裡看到一個東西。當時沒看清,後來回想起來,覺得是刀。

陳世峰還說明,當天自己曾給江歌發過微信,但發現自己被江歌拉黑了。辯方律師問陳世峰,你的微信號名字是什麼?

陳世峰回答,我的微信名是「南僑十五」。

陳世峰回答檢方訊問

該案凶器水果刀的來源,是案件的關鍵,陳世峰在回答檢方提問時堅持主張:是江歌拿著刀,主動刺向陳世峰;完全否認刀是自己帶來的;自己是出於防衛,無意中刺傷了江歌。

陳世峰陳述案發經過

案發當天,陳世峰買票乘車到達江歌租住的公寓。東京時間11點40分左右到達後,陳世峰首先跑到三樓,把威士忌酒放在三樓,從三樓可以看到樓下。等待一段時間後,他看到劉鑫和江歌走過來。

陳世峰說,劉鑫走得快,快步走向二樓,當時他在二樓和三樓之間的旋轉樓梯處,看到劉鑫後什麼也沒說。陳世峰說,如果自己想殺害劉鑫,那他不會等到江歌上來,等劉鑫上樓後他就會動手,所以他表示自己的目的不是殺人。

在這之後,江歌走到一樓和二樓之間的報箱查看,等她走到二樓的走廊盡頭,也就是自己的房間門口時,用右手轉了門把手,打開門之後,左半個身子已經進到了門裡,右半個身子還在門外,此時陳世峰剛好走過去,拍了江歌的肩膀,江歌非常驚訝,有一點嚇到,「啊」地叫了一聲,陳世峰用手摀住了江歌的嘴,同時聽到了劉鑫在屋裡問「三叔怎麼了」。

陳世峰表示,隨後江歌被推了出來,之後他就聽到了裡面傳來鏈條鎖門的聲音,並聽到劉鑫說「三叔,你堅持住(或你接住),我害怕」。隨後江歌忽然拿出一把刀,用刀刺向自己的眼睛。

陳世峰為了躲避攻擊,用右手緊握住江歌持刀的雙手,當時他想把江歌的雙手摁在牆上,可能在衝突之中,不小心劃或者刺到了江歌。具體是刺還是劃,陳世峰說自己也記得不太清楚。

陳世峰說,在江歌倒下後,自己呆了好一陣才蹲下去查看她的傷口。他當時看到江歌倒在地上,脖子上還插著刀,他第一時間拔出刀,然後用袖子摀住了傷口。

這時他聽到屋內劉鑫報警的聲音,心想「完蛋了,學也沒法上了,這跟殺了人沒什麼區別,救了江歌還要負擔高昂的治療費用」。

想到自己父母的經濟壓力,又由於他想到劉鑫在屋內,沒有親眼目睹事發經過,於是抱有僥倖心理,想著還不如把人殺了。

陳世峰陳述,江歌受傷1-2秒後,他下決心把她殺死,用刀刺向江歌。陳世峰描述自己在把刀刺向江歌的時候,整個手都在發抖。

陳世峰透過法庭,對劉鑫、江歌母女道歉

陳世峰在庭上表示,想透過法庭,對劉鑫,對殺人事件受害人江歌和江歌媽媽,說一聲抱歉,「我此生都無法原諒自己,真的真的對不起」。

「特別是對江歌的媽媽,我無法用言語去表達對自己的憎惡,真的真的對不起。」陳世峰在說這句話的時候,看向了庭上江歌媽媽的方向。這是四天以來陳世峰第一次和江歌媽媽對視。

在回答「你能想像江歌遇害當時的心情嗎」這一問題時,陳世峰說:江歌一定不想死,江歌可能會想「我還有媽媽,希望有人來救救我」。說到此處,陳世峰泣不成聲,背部發抖,陳世峰的日本律師也哽咽,一名陪審員女士用手帕擦眼淚。

江母時而點頭、搖頭、沒有太大情緒波動,看向前方。

提到自己的父母時,陳世峰一直在哭泣,稱父母在住院。因為命案的發生,沒能跟爸媽見最後一面,對不起他們。

檢方質疑點

.檢方質疑點1:背包當中的「換洗衣物」

在殺害江歌後,陳世峰換上了背包當中的衣物,並在行凶後把帶血衣物放回了家裡的洗衣機裡洗。檢方質疑,為何自家洗衣機在能用的情況下,還要去乾洗店洗衣服?這些「換洗衣物」可能是為行凶而準備。

.檢方質疑點2:陳世峰當天未使用地鐵卡

根據陳世峰的交通卡信息,一個月以來陳世峰幾乎每天都用地鐵卡,為什麼就案發當天沒使用地鐵卡?檢方認為陳世峰有意規避自己的行蹤。

.檢方質疑點3:陳世峰帶去的威士忌酒

檢方表示,陳世峰在錄口供時未提到「江歌喝威士忌酒」的證詞,這一證詞系首次在法庭出現,且陳世峰在見到江歌之前已經喝過酒了,有行凶前壯膽的嫌疑。

.檢方質疑點4:和劉鑫的聊天記錄

陳世峰在和劉鑫的微信聊天記錄中顯示,「為了追回你,我會不顧一切」,檢方認為「不顧一切」含有殺意。

.檢方質疑點5:凶器刺入方向的供述前後不一致

案發後,陳世峰錄口供時曾表示,是從左邊刺傷了江歌,但在今天的庭審中,陳世峰卻說,自己是從右邊刺傷了江歌。

在面對訊問過程中,陳世峰數次反駁檢方。

下午3點時庭審結束。據悉,15日陳世峰將繼續出庭接受訊問。

責任編輯:傅美萱

本文短网址: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榮譽會員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加入看中國會員

神韻晚會
神韻作品
捐助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