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世峰自述杀人原因 称江歌是被刘鑫推出门外(图)



日本电视新闻中的陈世峰。(图片来源:网络图)

【看中国2017年12月15日讯】12月14日,江歌案进入庭审第四日,嫌犯陈世峰首次在法庭上回答法官、检方和辩方律师的讯问。他称江歌是被刘鑫推出门外,并陈述了自己杀人的心理过程。

据陆媒报道,12月14日上午,东京地方裁判所门外聚集了中日两国媒体记者,共有180余人在法庭外排队等候抽签进入旁听席,进入法庭进行旁听的名额为33人。

陈世峰在法庭上回答了90多个问题,涉及其案发前的出行目的、出行细节、在江歌住所门口发生冲突的过程细节等。陈世峰称,是刘鑫将江歌推出门外,且凶器水果刀“是刘鑫递给江歌的”。

陈世峰庭上回答摘要

1、案发当天出门洗衣服的问题。

法官讯问:为什么只带了4000元日币?陈世峰回答,为了不带钱包,就从钱包里抽出了几张日币,只是为了洗衣服。

2、为什么当日出行没有使用公交卡,而是买的无法记录的单程票?

陈世峰回答,地铁卡放在了钱包当中。由于当日没带钱包,所以买了单程票。

3、当天为什么要去江歌家?陈世峰回答,是为了和刘鑫缓和关系,通过跟江歌聊天,想让江歌帮助他。

4、何时去找的江歌?如何发生的冲突?陈世峰做了详细的回答:

案发前,陈世峰正在三楼等待江歌,他看到刘鑫先行进入到了家中。在江歌准备进门的时候,陈世峰去找了江歌。

在江歌正要进门,右半身还在外面的时候,陈世峰轻轻拍了一下江歌的肩膀。因为已经到了晚上,有人拍自己肩膀让江歌感到很害怕,于是发出了“啊”的一声。陈世峰便伸手捂住了江歌的嘴,又马上把手缩了回来,并示意她保持安静。

此时刘鑫在屋里问,“三叔你怎么了?”江歌准备回应刘鑫,陈世峰一着急,又用右手捂住了江歌的嘴,后又掐住了她的脖子,同时用左手想要把她拉到三楼。此时,江歌抓了陈世峰的脸和脖子。

陈世峰说,这个过程中,门一直是处于半开的状态。

5、关于威士忌酒的问题。陈世峰回答,自己曾在刘鑫住的地方看到过酒,当时刘鑫说这是江歌的,所以他就以为江歌爱喝威士忌。

于是案发前他买了威士忌,想通过和江歌喝酒聊天,来请她帮助他跟刘鑫缓和关系。由于对酒并不熟悉,陈世峰买酒花了三分钟时间。

6、法官讯问:案发前为什么在三楼?陈世峰回答,因为刘鑫告诉他,江歌在居酒屋打工,晚十一点才到家。而陈世峰知道,刘鑫一般午夜十二点才到家,他想在刘鑫回家前就见到江歌。但当天一直到了十二点他也没见到江歌,他担心刘鑫先回来,就躲在了三楼。

7、关于当天陈世峰没戴眼镜。

陈世峰回答当天没戴,检方认为,陈世峰不戴眼镜是为了隐匿行踪。

对于没戴眼镜如何看清刘鑫和江歌的问题,陈世峰回答,因为在白天见过她们,一个穿全黑(的衣服)一个穿全白(的衣服),非常显眼。

8、陈世峰说江歌先刺了他,在他夺刀过程中,命案发生。陈世峰在庭上回答称,江歌突然拿出一把刀,向他的腰刺过来。陈世峰用左手去挡她的刀,她把刀又拿到了左手上,换手后,立刻就刺了过来。

“我试着把刀夺下来。想把她手掰开。我要是想弄伤她,就直接刺她了,不是吗?”

“我以为可以完全掌控。如果我松手,刀不知会刺到哪里,我不能松手。我准备将她手固定在墙上,她反抗,我想夺下来,一瞬间,她也许想把刀挪到别处,也许力气没有了,刀一下子刺到她的喉咙。”

陈世峰:刘鑫把江歌推了出去

14日上午的庭审中,陈世峰回答法官和辩方律师的问题。其中陈世峰说,是刘鑫把江歌推了出去。他说:“刘鑫把江歌推出去时说,三叔,你坚持住,我害怕。但我再三回忆,刀到底从哪里来的?由于发音很相近,可能刘鑫把江歌推出去后说的其实是,三叔,你接住(刀),我害怕。”

(听到陈世峰的回答,江歌妈妈落泪哭泣。)

陈世峰回答法官和辩方律师的问题。

法官讯问,刀是哪里来的?

陈世峰说,白天曾在刘鑫打开包拿钥匙的时候,在她的包里看到一个东西。当时没看清,后来回想起来,觉得是刀。

陈世峰还说明,当天自己曾给江歌发过微信,但发现自己被江歌拉黑了。辩方律师问陈世峰,你的微信号名字是什么?

陈世峰回答,我的微信名是“南侨十五”。

陈世峰回答检方讯问

该案凶器水果刀的来源,是案件的关键,陈世峰在回答检方提问时坚持主张:是江歌拿着刀,主动刺向陈世峰;完全否认刀是自己带来的;自己是出于防卫,无意中刺伤了江歌。

陈世峰陈述案发经过

案发当天,陈世峰买票乘车到达江歌租住的公寓。东京时间11点40分左右到达后,陈世峰首先跑到三楼,把威士忌酒放在三楼,从三楼可以看到楼下。等待一段时间后,他看到刘鑫和江歌走过来。

陈世峰说,刘鑫走得快,快步走向二楼,当时他在二楼和三楼之间的旋转楼梯处,看到刘鑫后什么也没说。陈世峰说,如果自己想杀害刘鑫,那他不会等到江歌上来,等刘鑫上楼后他就会动手,所以他表示自己的目的不是杀人。

在这之后,江歌走到一楼和二楼之间的报箱查看,等她走到二楼的走廊尽头,也就是自己的房间门口时,用右手转了门把手,打开门之后,左半个身子已经进到了门里,右半个身子还在门外,此时陈世峰刚好走过去,拍了江歌的肩膀,江歌非常惊讶,有一点吓到,“啊”地叫了一声,陈世峰用手捂住了江歌的嘴,同时听到了刘鑫在屋里问“三叔怎么了”。

陈世峰表示,随后江歌被推了出来,之后他就听到了里面传来链条锁门的声音,并听到刘鑫说“三叔,你坚持住(或你接住),我害怕”。随后江歌忽然拿出一把刀,用刀刺向自己的眼睛。

陈世峰为了躲避攻击,用右手紧握住江歌持刀的双手,当时他想把江歌的双手摁在墙上,可能在冲突之中,不小心划或者刺到了江歌。具体是刺还是划,陈世峰说自己也记得不太清楚。

陈世峰说,在江歌倒下后,自己呆了好一阵才蹲下去查看她的伤口。他当时看到江歌倒在地上,脖子上还插着刀,他第一时间拔出刀,然后用袖子捂住了伤口。

这时他听到屋内刘鑫报警的声音,心想“完蛋了,学也没法上了,这跟杀了人没什么区别,救了江歌还要负担高昂的治疗费用”。

想到自己父母的经济压力,又由于他想到刘鑫在屋内,没有亲眼目睹事发经过,于是抱有侥幸心理,想着还不如把人杀了。

陈世峰陈述,江歌受伤1-2秒后,他下决心把她杀死,用刀刺向江歌。陈世峰描述自己在把刀刺向江歌的时候,整个手都在发抖。

陈世峰透过法庭,对刘鑫、江歌母女道歉

陈世峰在庭上表示,想透过法庭,对刘鑫,对杀人事件受害人江歌和江歌妈妈,说一声抱歉,“我此生都无法原谅自己,真的真的对不起”。

“特别是对江歌的妈妈,我无法用言语去表达对自己的憎恶,真的真的对不起。”陈世峰在说这句话的时候,看向了庭上江歌妈妈的方向。这是四天以来陈世峰第一次和江歌妈妈对视。

在回答“你能想象江歌遇害当时的心情吗”这一问题时,陈世峰说:江歌一定不想死,江歌可能会想“我还有妈妈,希望有人来救救我”。说到此处,陈世峰泣不成声,背部发抖,陈世峰的日本律师也哽咽,一名陪审员女士用手帕擦眼泪。

江母时而点头、摇头、没有太大情绪波动,看向前方。

提到自己的父母时,陈世峰一直在哭泣,称父母在住院。因为命案的发生,没能跟爸妈见最后一面,对不起他们。

检方质疑点

・检方质疑点1:背包当中的“换洗衣物”

在杀害江歌后,陈世峰换上了背包当中的衣物,并在行凶后把带血衣物放回了家里的洗衣机里洗。检方质疑,为何自家洗衣机在能用的情况下,还要去干洗店洗衣服?这些“换洗衣物”可能是为行凶而准备。

・检方质疑点2:陈世峰当天未使用地铁卡

根据陈世峰的交通卡信息,一个月以来陈世峰几乎每天都用地铁卡,为什么就案发当天没使用地铁卡?检方认为陈世峰有意规避自己的行踪。

・检方质疑点3:陈世峰带去的威士忌酒

检方表示,陈世峰在录口供时未提到“江歌喝威士忌酒”的证词,这一证词系首次在法庭出现,且陈世峰在见到江歌之前已经喝过酒了,有行凶前壮胆的嫌疑。

・检方质疑点4:和刘鑫的聊天记录

陈世峰在和刘鑫的微信聊天记录中显示,“为了追回你,我会不顾一切”,检方认为“不顾一切”含有杀意。

・检方质疑点5:凶器刺入方向的供述前后不一致

案发后,陈世峰录口供时曾表示,是从左边刺伤了江歌,但在今天的庭审中,陈世峰却说,自己是从右边刺伤了江歌。

在面对讯问过程中,陈世峰数次反驳检方。

下午3点时庭审结束。据悉,15日陈世峰将继续出庭接受讯问。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