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開生死之門 探索靈魂奧秘(6)



並不是所有瀕死體驗者看到的都是美好而令人愉快的景象。(圖片來源:Adobe Stock)

面臨審判,善惡有報

我們前面提過,並不是所有瀕死體驗者看到的都是美好而令人愉快的景象。有些人在瀕死體驗中也看到了一些可怕的景象。例如,《天堂印象--100個死後生還者的口述故事》中就記載了一個叫斯塔因.海德勒的德國警察局局長的可怕的瀕死體驗。

斯塔因.海德勒是德國柏林的一個警察局局長,在1996年10月1日,當他49歲時,他經歷了一次瀕死體驗。他是個既不相信上帝也不相信來世的人,他對人冷漠粗暴,沒有道德感,從不願意幫助別人。

當他高血壓腦溢血病危時,他的靈魂出離了肉體,他感到十分憤怒和暴躁,因為他發現自己被許多貪婪的靈魂包圍著,那些靈魂正在歡迎他來到他們自己創造的地獄:

我感到十分震驚,因為這些醜惡的靈魂是我無論如何也不想與之為伍的。他們看起來非常兇惡,而且舉止粗野。而我自己,儘管自私,儘管從不替別人著想,卻是個挺拔、有修養、穿戴考究的人。我想衝出這個醜惡靈魂的圈子,但它們卻將我緊緊圍住。我大聲求救,但沒有一個高尚的靈魂可以進入這個圈子。可以這樣說,我為自己掘好了墓,而現在才嘗到了躺在裡面的滋味。

我感到痛苦異常,那一刻我開始看到自己人生的錯誤,但卻不知如何改變自己的命運。直到我的悔恨和我對自己由於自私而虛度了一生的痛惜充溢了全部身心後,我才從那些死亡的惡魔之中解救出來。

在此之後,當我重新活過來以後,我就一直都在不斷地審視自己的靈魂。回顧自己過去的錯誤,尋求人們的諒解。這是一個漫長的過程。因為我只能獨自面對這一切。

有時候,我又覺得這樣做很難。多年來的冷淡、粗暴已成為我身上的一部分,一種做惡的慾望,彷彿難以掙脫的鐐銬,時不時地煎熬著我。我不得不努力克制這股衝動,有時我想,我完了,我身上的惡意快要控制住我了。這個時候,那次腦溢血時看到過的可怕一幕又在我眼前閃現--太可怕了,其中一個張著血盆大口扑上來要咬我,但又不下口,只是把嘴那麼張著,貼著我的喉嚨……這樣多次發作,懲戒的意味越來越濃,促使我對自己的自私、冷漠反省起來,我逐漸意識到冷漠與粗暴帶給他人的傷害是多麼痛苦。

……

這樣一點一點地,我覺得自己做過的錯事將是無法彌補的,我必須努力去恕回過去的罪……

柏拉圖是一位偉大的哲學家,他生活於公元前428年到348年的雅典。在其著作《理想國》(The Republic)第10卷中,他記述了西方文明史上的第一個瀕死體驗案例:爾的故事。

在一場戰役中,一位名叫爾的希臘士兵和許多其他希臘士兵一起陣亡了。當他家鄉的人去戰場清理屍體時,發現了爾的遺體,雖然已經腐爛但仍然完整。於是把他的遺體帶回家。當準備和其他屍體一起火化時,爾復活了。他記述了去另一個世界的所見。首先,爾說他的靈魂脫離了自己的身體,和其他靈魂聚在一起,來到一個地方。那裡有一個通道,由此可以從地球到達靈魂世界。在這兒,其他靈魂都被叫停下來接受審判。就像看展覽一樣,一眼望去,神就看到了該靈魂在地球上所做的一切。但爾沒有被審判,相反,神告訴爾必須回去,告訴人們另一個世界的樣子。當遊覽了許多地方後,爾被送了回來。但他說不知道自己是如何回到身體上來的,只是醒來後發現自己在死人堆裡。

值得一提的是,柏拉圖是利用這一個案例來說明靈魂與肉體的關係。儘管柏拉圖深信用推理,邏輯和辯論來得到真理,但他認為最終的真理只能通過一個神秘的覺悟過程才能得到。柏拉圖認為人的靈魂來自於一個高層次的聖潔的世界。對他來說,肉體是靈魂的監獄,而死亡是從這個監獄裡解脫出來。出生就是「睡覺」和「遺忘」,因為靈魂進入肉體後從一個非常清醒的狀態進入一個不清醒的狀態,忘記了他轉生之前所知道的真理。「死亡」則意味著覺醒和恢復記憶。死亡後,靈魂會面臨神的審判,神會給靈魂展示他生前所做的一切,不論好事還是壞事。(待續)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