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禁城有九千多房 清帝為何都愛養心殿?(組圖)

2018-01-12 00:00 作者: 朱起鵬

手機版 简体 1個留言 打印 特大


紫禁城有房屋近九千間,位於中軸線北部的乾清宮,才是設計中皇帝的正式寢宮。(圖片來源:Adobe Stock)

紫禁城有房屋近九千間,參照「天子居中」、「前朝後寢」的秩序,位於中軸線北部的乾清宮,才是設計中皇帝的正式寢宮。

但從雍正開始,八位清代皇帝卻選擇了偏居西側的養心殿作為「勤政燕寢」的所在。

這裡既缺乏宏大的殿宇,也沒有精致的園林,甚至不夠寬敞。這些皇帝出於什麼原因,在富有四海的前提下放棄華麗宏偉的乾清宮,選擇擠進不起眼的「養心殿」呢?

一座手工作坊的逆襲

養心殿始建於明代嘉靖年間,最早的記載出自《明宮史》,其中描述了殿名、方位和布局,卻並未談及功能,只知道包含膳房和司禮監秉筆太監的值房,偶爾還在南邊的無梁殿煉煉仙丹。似乎與皇帝的日常生活聯繫緊密。但自嘉靖到崇禎,並沒有誰真在養心殿久住。

養心殿的締造者嘉靖皇帝,這位出身藩邸的皇帝一生都在不斷挑戰舊禮制和規範,他對紫禁城和皇城進行了許多改建。

張誠傳教士對養心殿的描述

它第二次被詳細描述,已經是1690年(康熙二十九年)。一位叫做張誠的法國傳教士寫道:「它(養心殿)包括當中的正殿和兩翼的配殿。正殿朝南,有一大廳和兩大間耳房,一邊一間。正廳前留有約十五呎寬的走廊,僅有粗大木柱承頂,木工精細,雕樑畫棟……」

養心殿正殿外觀,與張誠十七世紀的描述基本相符。

後面張誠筆鋒一轉,「我們進入左手一間,看見裡面滿是畫匠、雕刻匠、油漆匠。此處也有許多大櫃,放著許多書籍。」最後張誠描述到:「這座宮殿的一部分屋宇是供工匠們使用的,專作紙紮玩器,其製作之精巧令人驚奇不已。」

此時的養心殿,不但不是皇帝的正寢,反而是宮廷造辦處所在地。張誠日記中所涉及的畫匠、雕刻匠、油漆匠、漆畫匠、木匠、金匠、銅匠、裱糊匠等,工作地點應不限於養心殿東次間,可能還包括養心殿東西兩廡,甚至後殿。

除了人來人往的造辦處,張誠的日記還記錄:1690年1月到4月間,他曾七次在養心殿與康熙皇帝交流數學、哲學、醫學和機械製造的問題。

不單是他,徐日昇、安多、白晉等西方傳教士都是這裡的常客。康熙五十九年(1720年),六十六歲的皇帝還在養心殿接見了羅馬教皇的使臣嘉樂。

盧浮宮所藏掛毯,其中描繪著西方傳教士向康熙皇帝講解天文學的場景,它們多數發生在當時的養心殿。

雖然張誠提到「(養心殿)另一間耳房是皇上臨幸此殿時晏息之處。」但此時,康熙皇帝的正式住所顯然是一街之隔的乾清宮。

如果將養心殿與乾清宮比較,就會發現它似乎先天就不具備帝王正寢的樣子。

養心殿遠離中軸線,前部也沒有像樣的廣場,主要入口是個朝東的偏門。進入宮院,除了被附屬用房包圍的外院,就是一個擠得滿當當的內院。正殿看似九個開間,其實是用三開間再分隔的。宮殿雖然有兩進,距離卻近的要命,穿堂兩側的空間還沒老百姓家的院子寬敞。

且不說比乾清宮,就算從東西六宮中拎出一個來比較,也沒有明顯優勢。

但1722年冬天,康熙皇帝駕崩,養心殿卻展開了逆襲。

先是新皇帝雍正將它作為服喪的倚廬,而且在二十七天喪期結束後,繼續賴在其中,遲遲不肯搬入正寢乾清宮。

對於這個變化,雍正皇帝的解釋是「……朕持服二十七日後,應居乾清宮。朕思乾清宮乃皇考六十餘年所禦,朕即居住,心實不忍。朕意欲居於月華門外養心殿,著將殿內略為葺理,務令素樸。朕居養心殿內,守孝二十七月,以盡朕心。」

如此看來,「於心不忍」「務令素樸」似乎是主因,但這一住可不止二十七個月,而是雍正的整個餘生。他之後,所有的清朝皇帝都不約而同選擇在養心殿常住,成為定制。

為什麼是養心殿

天子居住在乾清宮,是明朝的規矩,但並非每個皇帝都遵守。比如嘉靖皇帝就在1542年一次未遂的宮廷刺殺後,逃離了乾清宮,躲到西苑度過餘生。明清易代,乾清宮被毀,第一位住進紫禁城的順治皇帝,其實長住在位育宮(今保和殿)。所以算起來常駐乾清宮的清代皇帝只有康熙一位,還談不到嚴格的定制。

乾清宮現狀,主體為清嘉慶朝重修。

此外,在雍正猶豫是否入駐乾清宮之前,那裡已經停放過順治、康熙兩位皇帝的遺體並舉行祭奠。深受漢文化影響的雍正皇帝顯然對此事有一定心結,他描述的遷宮理由,似乎委婉的表述了這個意思。

當然,最重要的理由是:養心殿比起乾清宮來,實在方便太多。

養心殿位於內廷區南緣西側,北與西六宮相連,南側緊鄰禦膳房、庫房,東面隔街就是通往乾清宮的月華門,向南出內右門就是橫貫紫禁城東西的乾清門外橫街。與前朝、慈寧宮和後來建設的寧壽宮緊密聯通,來去方便。

而且雍正還把掌管樞密要政的軍機處設在養心殿南側的內右門外,商討軍國事務近在咫尺。

但最重要的,是養心殿的院落布局足夠緊湊。


雍正把掌管樞密要政的軍機處設在養心殿南側的內右門外,商討軍國事務近在咫尺。圖為交泰殿。(圖片來源:Adobe Stock)

跨入養心殿東南的遵義門,很難感受到這是一片5000多㎡的院落。兩組院落東西長,南北窄,進出流線都足夠簡短。除了外院C型的侍從值房、內院東西對稱的兩組佛堂外,皇帝日常生活的工字殿和圍房緊密的布置在宮院的北側,穿行其中,顯然比乾清宮那用於典禮的大院方便許多。

工字殿總面積620㎡,是養心殿的核心建築,也是皇帝名副其實的家。它分為前後兩殿,中間由穿堂連接。歷經雍正、乾隆兩朝的改建,這座建築已與康熙年間的「手工作坊」大不相同。

前殿中部為明間,大約150㎡,安設華麗的寶座和藻井,中央高懸雍正皇帝手書「中正仁和」匾,是養心殿最氣派的大廳。但皇帝日常的朝會,還是會選一旁更舒適的東暖閣,它不但是「垂簾聽政」的發生地,更是雍正之後皇帝最常用的餐廳。

東暖閣北部有三個隔間,類似休息室,它們偶爾會作為皇帝休息或齋戒的場所。

每天朝會之後,皇帝時常會從這裡踱步到明間西側的「勤政親賢」,單獨召見官員,或批閱章奏,「勤政親賢」東側用10多㎡的走道與明間隔離。窗外抱廈用圍擋遮蔽。整個帝國最重要的決策和討論多半在其中進行。

它西面的套間,是乾隆皇帝創造的三希堂,這幾乎是養心殿內最小的房間,靠窗的小隔間只有4.8㎡,乾隆帝把自己最喜愛的三幅書法和無數文房珍玩收藏在這裡。為了強化這個小世界的奇妙,他將十八世紀中國最新奇的室內裝修技術——落地鏡、通景油畫等悉數引入。

三希堂

三希堂向北,連接一區複雜的兩層中庭,是皇帝的私人禮佛室,庭中放著4米多高的紫檀木佛塔、四十七張唐卡和五十六尊佛像。中庭西邊有個小房間,存留著這裡最初的名稱——「長春書屋」

養心殿佛堂

「長春書屋」再向西是1774年(乾隆三十九年)添建的一座20多㎡的小室,名叫「梅塢」,可通過西窗看到幾株樹木,大約是養心殿中唯一有些園林意趣的所在。

如果說養心殿前殿是一座複雜的起居室,那後殿就是名副其實的大兩居。後殿中間是30多㎡的中廳,兩側各有一組60多㎡帶廁所(淨房)的套間臥室。皇帝在紫禁城的絕大多數夜晚,會在其中的一個安睡,皇帝在紫禁城裡的性生活也在此進行。拿它和現在100多㎡的三居室戶型進行比照,會發現皇帝真實的居住空間和現代城市中產家庭差不了太多。

養心殿後殿寢宮龍床「又日新」

後殿兩側,東有體順堂,西有燕禧堂,各100㎡,分別是皇后與妃嬪侍寢前後的休息室,周圍還有二十八間圍房,每間面積不過10多㎡,應當也是妃嬪隨侍的房間。

同治年間,慈禧和慈安兩位太后曾暫居體順堂和燕禧堂垂簾聽政。兩宮太后與皇帝同住在這麼侷促的空間中,當時的養心殿真有點大雜院的味道。

其實,與清以前史籍中描寫的皇帝居所相比,養心殿算不上豪華,大多數房間的牆面都是用紙裱糊,乾隆時期的旨意甚至提到「(養心殿)後殿五間頂槅不必糊蠟花紙,糊平常白紙。」

即使一些看似花費巨大的局部裝修,比如同治大婚時對後殿東耳房「同和殿」的裝修(體順堂前身),雖說耗費白銀近兩萬兩,也並未達到倦勤齋或樂壽堂的豪華程度。

遠離養心殿的寧壽宮倦勤齋,大量空間被通景畫覆蓋,其餘遍布精細的竹木雕刻和玉石鑲嵌,被認為是紫禁城裝飾最豪華的房間之一

如廁等日常活動也沒有想像中方便,雍正朝很長一段時間,在西圍房隨侍妃嬪的「便器」,都暫置在後院簡易的「板棚淨房」之中,取拿都頗費周章,舒適度還趕不上普通的大戶人家。

但對於工作強度遠高於明代皇帝的清代皇帝來說,養心殿的生活的確高效許多。乾清宮做正寢的時代,皇帝起居在1400㎡的大殿中,日常活動還要和10000㎡廊院中的諸多房間發生聯繫。而養心殿時代,這一切都在這座別墅大小的工字殿內解決了。

清朝皇帝將寢宮從乾清宮遷往養心殿,與其說是臨時起意,不如說是新的宮廷生活方式將他們逼出了大而無當的乾清宮。

養心殿一直被模仿


保合太和殿,處於圓明園的勤政親賢景區。(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養心殿剛被選為皇帝的正寢,它高效的空間模型就成為皇家建築的樣板。

才登基的雍正皇帝,很快就在圓明園中仿造了一座「養心殿」。這座複製品叫保合太和殿,處於圓明園的勤政親賢景區。它的南明間抱廈、前後殿穿堂連接的格局,都在刻意模擬著養心殿。

雖然保合太和殿並非圓明園內的主要寢宮,但絲毫不影響皇帝們對它的喜愛。嘉慶皇帝曾寫道「勤政殿東為保合太和,軒庭宏敞,行樹幽深,長夏清晨,每於茲庭中披閱奏折,境界清涼,不覺炎暑……」在保合太和享受清涼的嘉慶皇帝,或許感受到不少養心殿的熟悉氣息。

養性殿,與養心殿外形幾乎沒有分別

模仿養心殿的極致作品誕生在乾隆晚年。當時,這位七十多歲的皇帝正動用巨大的財富修建自己歸政後的養老宮殿——寧壽宮。

乾隆把一生中最中意的殿堂園林在這座未來的太上皇宮內一一寫仿,從保和殿到建福宮花園,從淳化軒到同樂園戲台,各種模仿秀爭奇鬥艷,當然也包括他住了多半輩子的養心殿。

這座養心殿的仿品,名稱只改了一個字,叫做「養性殿」

乾隆帝自稱,「予構築養性殿於寧壽宮,以為倦勤後寢興之所」。

如果說保合太和殿的模仿,還偏向寫意,那麼養性殿,幾乎從名稱到內容完整把養心殿正殿「copy」了一遍。兩殿平立面都極為相似,連殿前偏西的抱廈都幾乎原樣復制。乾隆還下旨「養心殿西佛堂現供之佛,將來聯移居寧壽宮之養性殿時,應移於養性殿之西配殿。」

有趣的是,相較於養心殿所處的紫禁城偏西位置,養性殿被安置到寧壽宮的中軸線上。這似乎表現出乾隆皇帝心中天子居所應有的位置。

即便坐擁如此逼似的仿品,乾隆依然捨不得告別養心殿的真身,很多證據表明。這位老人直到生命的最後時刻,也沒有搬出那座他住了五十九年的院子。

乾隆帝晚年朝服像,他是在養心殿居住時間最久的皇帝

長期以來,養心殿都是紫禁城裡新鮮玩意兒的試驗田。雍正年間,它第一個安裝了進口玻璃窗。乾隆元年(1736年)一年內,郎世寧等為養心殿的六個位置繪制了八幅西洋風格的通景油畫。

1921年,養心殿安裝了紫禁城第一部外線電話,十五歲的溥儀坐在暖閣的炕上,給北京的社會名流挨個打騷擾電話。另外,這裡很早就鋪設了彩繪瓷磚和西式木地板,養心殿隨著帝王生活的變化而變化。

1922~1924年養心殿東暖閣布置,不但寶座換為西式,背景所繪畫作已帶有明顯西方近代風景畫特徵

1924年11月5日下午,已遜位十二年的溥儀被命令在三小時內離開紫禁城。慌忙出宮的他,連隨身的私人物品都來不及拿全。就在十幾個小時前,他還安安穩穩的睡在養心殿的龍床上。這次匆忙的離開,才算給養心殿與清代皇帝的關係畫上了句號。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