梵蒂岡教廷新政策 與魔鬼的交易(圖)

原標題:教廷的綏靖政策與信徒的堅守信仰

2018-02-03 08:20 作者: 余傑

手機版 简体 6個留言 打印 特大


梵蒂岡的聖彼得大教堂(

【看中國2018年2月3日訊】二零一八年一月十七日,現年八十六歲的香港前樞機主教陳日君冒著嚴寒,在梵蒂岡聖伯多祿廣場排隊,等待教宗方濟各舉行公開接見儀式。陳日君向記者表示,要將一封信交給教宗,信件將呈現「中國天主教徒處境真的很糟糕」,希望教宗可以知道中國地下教會的心聲。教宗向陳日君保證會讀這封信。

日前,天主教媒體《亞洲新聞》報導,梵蒂岡有意向北京低頭,強迫長期受共產黨迫害的、教廷認可的主教讓位,而由共產黨決定的人選接替。其中,教廷要求汕頭莊建堅主教辭職,讓位予被教會絕罰(逐出教會)的黃炳章。黃於二零一一年在中共支持下祝聖為主教,教廷一直拒絕承認其任命,並在同年絕罰黃。另外,福建省閩東教區主教郭希錦則在獄中被要求降職,而由非法主教詹思祿擔任輔理或助理主教。梵蒂岡代表團表明「希望做點什麼以便與中國政府達成協議」。然而,此舉對於數十年來忠於教廷、持守信仰的中國地下天主教徒來說,是一種無恥的背叛,後果將極為嚴重。

陳日君在個人社群臉書發表給「新聞界的各位朋友」長信,表示早在去年十月已收到莊建堅主教的求助,他曾託人親手把莊的信件送到教廷傳信部,並請傳信部部長轉交一份副本給教宗,「不過我不知道那副本是否到達教宗枱上」。如今,教廷的對華政策每況愈下,他不得不親赴羅馬把莊建堅主教的信面呈教宗,並與教宗會面半小時。教宗表示,自己事前並不知情,已下令要求梵蒂岡高官:「我告訴了他們不要製造另一個敏真諦(Mindszenty)事件!」

敏真諦樞機在共產政權下的匈牙利首都布達佩斯擔任主教,也是全匈牙利的首席主教,他被共黨監禁數年,受盡折磨。一九五六年,「短暫革命成功」的日子,革命者把他從監獄救出。蘇聯紅軍出兵匈牙利鎮壓革命,當時的教廷卻順應匈牙利共產黨的壓力,命令他敏真諦離開祖國,並立即任命一位共產黨歡迎的主教接他的職位。教廷此舉招致自由世界的嚴厲批評。後來,敏真諦到美國駐匈牙利大使館尋求庇護,在大使館居住了十五年之久,才得以離開大使館,轉至奧地利。

教宗真的不知情嗎?教宗真的從敏真諦事件中吸取了教訓嗎?善良的陳日君相信教宗,我們卻不願輕信他。若非教宗的許可,教廷怎麼可能在對華政策上一錯再錯?教廷怎麼可能瞞著教宗派遣有總主教帶頭的代表團到中國去向共產黨拋媚眼?難道教宗是一個一無所知到傀儡,對教廷的大小事務都一無所知嗎?

果然,教廷不能容忍陳日君充當他們綏靖政策的攔路石。教廷發言人罕有地發表一份聲明,不點名批評陳日君樞機,指其言論「製造混亂和爭議」。教廷發言人指出,教宗與國務院等相關官員在中國事務上有恆常聯繫,官員忠實詳細地向教宗報告了中國教會的情況,對於教會中人提出相反言論,引起混亂和爭議感意外及遺憾。教宗的偽善由此暴露無遺。

中共建政以來,中國基督徒遭受了無神論政權長期的、嚴酷的迫害。尤其是忠於梵蒂岡、忠於耶穌基督的地下天主教徒,其殉道史可歌可泣,而且當下還在持續。當他們發現梵蒂岡倒向共產黨一遍,與魔鬼簽訂協議,他們將何其哀傷悲痛!不過,即便梵蒂岡背叛他們,他們也不會背叛「因真理,得自由」的基督信仰之本質。他們離耶穌基督比教宗及教廷的那些高官更近。

對於教廷而言,中國是全球最大的「宗教市場」。教廷希望探索出一套跟中共打交道的「中國模式」。此次事件,教廷往前大大邁出了一步,當年不願向康熙皇帝低頭的教廷,如今卻向中共低頭了。有人說這是越南模式的重演。然而,教廷與越南當局改善關係的越南模式,並未觸及天主教世界的完整性及教廷對主教的任命權。在越南的主教任命,均按照《天主教法典》經歷詳細的諮詢及審查,然後由教廷任命。只是教廷在任命越南主教時,會提前數天知會越南政府,給越南政府一點面子而已。而且,越南政府近年來對教廷所有的任命都表示尊重。越南天主教會甚至獨立申辦已故阮文順樞機的封聖程序,而阮文順樞機曾在越南政府管治下被囚十三年。越南政府對封聖的問題,採取「低調」但「開放而寬容」的態度。

假如說越南新任命的主教是由國家敲定,對越南各個相關教區的信眾來說,實是不能接受的侮辱。然而,這樣的荒唐事就在中國施施然地發生了。

當墨索里尼和希特勒崛起之時,當時的教宗向這兩名獨裁者暗送秋波,先後與法西斯的義大利和納粹德國簽訂秘密協議。只要保住梵蒂岡小朝廷歌舞昇平,對墨索里尼和希特勒大肆迫害天主教徒、基督教徒以及猶太人的殘暴行徑視若無睹。如今,教廷再次犯同樣的錯誤,等於自毀長城。信奉被馬克思主義玷污的拉美「解放神學」的、第一個來自拉美的教宗方濟各,因為對共產中國的妥協,在天主教兩千年的歷史上將扮演一個極不光彩的角色。

當年,蘇聯領導人斯大林不屑地說:「教宗,他有幾個師的軍隊?」斯大林萬萬沒有想到,正是波蘭裔的教宗若望.保羅二世依靠信仰和道德的力量,激起蘇聯東歐集團內部的人民對共產集權制度的反抗,為共產主義體制敲響了喪鐘。若望.保羅二世與美國總統雷根和英國首相撒切爾夫人一起併肩作戰,成為埋葬蘇聯的「三駕馬車」。

中共政權並不比蘇聯善良,中共對宗教信仰自由及普遍人權的戕害,尤有過之而無不及。教廷向中共卑躬屈膝,不僅不能改善中國地下天主教徒的艱難處境,反倒給在苦難中的中國信徒以殘忍的「第二次傷害」。陳日君看到了中國統治香港之後香港社會的日漸沉淪,包括宗教信仰自由的萎縮;更看到了當下的中國,人權狀況的急劇惡化,推倒教堂、焚燒十字架、拘押神職人員和信徒,宛如羅馬暴君尼祿再世。陳日君雖然難以力挽狂瀾、說服偏行己意的教宗和教廷,但他不畏強暴、為正義發聲之舉,與那些寧願下獄也不願屈服的中國信徒一樣,必將在天國得到最好的獎賞。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