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鬧」後 老姦巨滑的周恩來和陳毅劃清了界限(圖)

2018-03-12 00:36 作者: 高文謙

手機版 简体 2個留言 打印 特大


「大鬧懷仁堂」後,老姦巨滑的周恩來和陳毅劃清了界限。(網路圖片)

陳毅提到了延安整風,說:在延安,劉少奇、鄧小平、彭真,還有薄一波、劉瀾濤、安子文這些人,還不是擁護毛澤東思想最起勁!……挨整的是我們這些人。接下來,陳毅講得更厲害,已經超出對中央文革的批駁,直接針對林彪,而且影射毛澤東了。說:「這些傢伙上臺,就是搞修正主義。斯大林不是把班交給了赫魯曉夫,他一上臺不是搞修正主義嗎?」陳毅關於延安整風的那段話,觸到了毛澤東的痛處,揭了毛在黨內一貫玩弄權術,翻手為雲,覆手為雨,打一派拉一派的老底。

文革歷史中的「二月逆流」事件,首先是從軍隊開始的。自從1966年十月間中共中央軍委和總政治部根據林彪的提議,發出《緊急指示》後,軍隊院校的造反派也像地方院校一樣蜂擁而起,成立了五花八門的群眾組織,踢開中共黨委鬧革命,四處串連,中共軍隊由此日益捲入文革的狂瀾之中。

本來,林彪此舉是想配合毛澤東批判「資產階級反動路線」的戰略部署,並趁機在軍中排除異己,結果卻引火燒身,搬起石頭砸了自己的腳:包括國防部等在內的各級中共軍事機關不斷遭到衝擊,就連林彪的親信吳法憲、李作鵬、邱會作等人也被造反派揪鬥,不是被迫東躲西藏,就是被關在地下室裡,悶得半死。一時間,各軍區紛紛來電告急求救,叫苦不迭。

一九六七年一月十九日,中央軍委在京西賓館召開擴大的常委碰頭會,商討軍隊開展「四大」的問題。會上,幾位中共元帥與江青、陳伯達的意見針鋒相對,互不相讓。第二天的會議更是吵成一團,會場大亂。會後,葉劍英以軍委日常工作主持人的身份,向頂頭上司林彪告了江青、陳伯達的狀,把中央文革一干人對軍隊的指責攻擊全部端給了林彪。這就是所謂「大鬧京西賓館」的事件。

事情一直鬧到毛澤東那裡。毛深知軍方將領和中共地方幹部不同,得罪不得,弄不好會逼反。在這種情況下,出於籠絡軍隊支持造反派奪權鬥爭的政治需要,毛不得不出面安撫群情激憤的軍方高級將領。

在這種情況下,林彪也對中央文革責難軍隊的作法表了態,說:叫他們也來打倒我好了。隨後,他把江青叫到毛家灣家中,對她大發了一頓脾氣,並把跟前的茶几都給掀翻了,喝令葉群把江青趕走,並要到毛澤東那裡告狀,辭職不幹了。

林彪的態度轉趨明朗,幾位中共元帥又趁熱打鐵,由徐向前登門當面向林彪反映情況,敦促他參與制定了旨在穩定軍隊的中央軍委《八條命令》,並報送給了毛澤東。這樣,以毛親自批准軍委《八條命令》的下發執行為標誌,軍方老帥打贏了二月抗爭的第一個回臺。

「大鬧京西賓館」的風波,讓毛意識到軍隊與中央文革的關係緊張。為了平息軍方將領的不滿,善於玩弄權謀的毛澤東故作姿態,拿軍隊意見最大的陳伯達、江青兩人「開刀」,提出中央文革小組要開會批評陳、江二人,不過只限於文革小組內部範圍。

一時間,毛批評陳伯達、江青的消息在黨內高層中不脛而走;再加上副統帥林彪也狠批了江青一頓,表態支持穩定軍隊的措施。這種形勢使黨內軍中的元老們士氣大振。他們早就對文革運動的搞法憋了一肚子氣,於是借毛批評中央文革的東風起來進行反擊。

而周恩來是當時中共黨內高層中真正看出毛澤東用心的少數人之一。他知道事情並不那樣簡單,毛批中央文革不過是故作姿態,所以從一開始周恩來就有意識地和黨內軍中元老的抗爭保持某種距離。

二月十一日,周恩來在中南海懷仁堂主持召開中央政治局常委碰頭會,原定議題是研究「抓革命,促生產」等問題。會上,軍方老帥首先站出來批駁中央文革。葉劍英指斥陳伯達要把軍隊搞亂。中央文革一干人因為剛剛挨了毛澤東的批評,收斂了許多,在會,正處於守勢,只是偶爾出來強詞辯解。

二月十二日繼續開會時,雙方鬥得更加激烈。這次在會上唱主角的是國務院的兩位副總理譚震林和陳毅。素有黨內「大炮」之稱的譚震林在會前指斥中央文革一干人說:這一次,是黨的歷史上鬥爭最殘酷的一次,超過歷史上任何一次。並氣得夾起皮包,拂袖而去。接下來,陳毅提到了延安整風,說:在延安,劉少奇、鄧小平、彭真,還有薄一波、劉瀾濤、安子文這些人,還不是擁護毛澤東思想最起勁!……挨整的是我們這些人。接下來,陳毅講得更厲害,已經超出對中央文革的批駁,直接針對林彪,而且影射毛澤東了。說:「這些傢伙上臺,就是搞修正主義。斯大林不是把班交給了赫魯曉夫,他一上臺不是搞修正主義嗎?」

在上述「大鬧懷仁堂」的整個過程中,周恩來一直嚴守中立,很少說話,對雙方的爭論基本上沒有參與,也沒出來制止。只是在一旁聽著。不僅如此,周恩來還有意和會上「出格」的言行劃清界限。

散會後,張春橋、王力、姚文元馬上向江青作了匯報。為了逃避批評而在家稱「病」不出的江青知道已經抓住對手的把柄,馬上精神大振,並立即安排張、王、姚二人連夜向毛澤東當面匯報。

陳毅關於延安整風的那段話,觸到了毛澤東的痛處,揭了毛在黨內一貫玩弄權術,翻手為雲,覆手為雨,打一派拉一派的老底。在當年的延安整風中,毛正是依靠了劉少奇這一派人為他打天下,鬥垮了所謂黨內教條和經驗兩個宗派,才確立了他自己在黨內至高無上的地位。而如今劉少奇一干人又被他一腳踢開,淪為文革的鬥爭目標,罪名比當年的王明還大。

被人當眾揭了老底,對習慣了被承旨逢迎的毛澤東來說,還是多年來的第一次,其內心的惱怒可想而知。他很清楚,如果下馬上採取斷然手段,把這次黨內高層的反對聲浪壓下去的話,不僅文革運動會半途而廢,而且他本人也將威信掃地,劉少奇一干人也將乘機殺回馬槍,在政治上清算自己。

毛澤東在著手反擊前,是做過精心的盤算和準備的。這也是他沒有急於發作的原因。在毛看來,在黨內高層中,有兩個人是必須爭取的:首先是林彪,其次是周恩來。林彪的重要性自不待言,只要掌握軍權的林彪和他一條心,大局就亂不了,就不怕這些老傢伙鬧翻天。而爭取林彪支持最好的辦法,就是把陳毅在「大鬧懷仁堂」中影射林彪的那段話端出來,告訴他的接班人地位不穩,在黨內軍中有很多人不服。

為此,毛澤東在反擊前,特意把葉群找來單獨談話,做了工作,說:現在老帥們不聽我的,我準備帶著林彪到南方去鬧革命,打游擊,重建一支解放軍。為了籠絡林彪,毛並特許葉群今後參加中央文革碰頭會。隨後,毛又專門指派江青代表他去做林彪的工作。江青雖然剛剛挨了林彪一頓臭罵,不過她知道拉住林彪在政治上的重要性,軍隊和文革小組是毛澤東的左膀右臂,關係不能搞僵,一定要搞好團結,共同保護文革大局。為此,她暫時把心裏的不快放在一邊,執行毛的意圖,登門拜訪,做通了林彪的工作。

二月十八日午夜,毛澤東召集部分中央政治局委員開會,其中包括周恩來、康生、李富春、葉劍英、李先念、謝富治以及代表林彪出席的葉群。會上,毛指責「大鬧懷仁堂」的矛頭是指向他和林彪的,是為劉少奇、鄧小平黑司令部的復辟鳴鑼開道,是為王明、張國燾翻案,等等。接下來,慣於逢場作戲的毛澤東又故意對葉群說:你告訴林彪,他的地位不穩啊,有人要奪他的權哩。

在場的人沒有人敢吭聲。其實,毛髮這樣大的火,有相當成分是在做戲,因為不如此就無法壓住中共黨內強大的反對聲浪,文革也將半途而廢。同時,毛做得十分老到,有意不點周恩來的名字,把他與黨內元老派分割開來。這樣對周既是一種拉攏,也是一種警告,讓他好自為之。

周恩來為了打消毛澤東對他的疑慮,表白自己在重大原則問題上與黨內元老派的言行是有過鬥爭的,他特意讓王力整理了一份二月十六日懷仁堂會議記錄,並在緊要之處作了若干修改。比如,前面已經提到過的當譚震林準備拂袖而去時,記錄稿中原只註明「總理要譚回來」,周本人添加了「拍了桌子」四個字。又如,當陳毅提及周恩來曾在延安整風中挨整時,周除了加上了自己當時的對答:「應該檢討,整得對嘛」,還特別註明:「陳先挑撥康老,後挑周」。

毛澤東則趁勢下台階,要求政治局立即開會認真討論這件事,一次不行就開兩次,一個月不行就兩個月,政治局解決不了,就發動全體黨員來解決,並責令陳毅、譚震林、徐向前三人「請假檢討」。就這樣,這場文革期間在中共黨內高層中僅有的一次集體抗爭,在毛澤東的淫威和周恩來的幫襯下,頃刻瓦解,整個形勢隨之逆轉。正是由於周的屈從和退讓,逢君之惡,毛才更加一意孤行,為所欲為,因此周恩來實乃毛澤東禍國殃民的幫凶。

就是在中共黨內高層中對周恩來的這種做法也早就存有非議。當年在廬山會議上,彭德懷就對周恩來明知國民經濟面臨的困難形勢,卻不敢在會上講出來,非常有意見,曾當面指他「人情世故太深了,老姦巨滑」。

鄧小平後來在黨內高層談到周恩來在文化大革命中的作用時,曾說過兩句話。一句是:如果沒有總理,文化大革命的局面可能更糟。另一句是:沒有總理,文化大革命也不會拖得那麼久。鄧小平對周的這段評價並沒有點出了周氏在文革期間所扮演的歷史角色--表面上好像減輕了文革的災難,實際上延長並加重了文革的災難。如果沒有林彪,周恩來的支持和幫襯,文化大革命也許不會發生。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