潤濤閻:陳小魯是氣死的不是嚇死的(圖)

2018-03-21 08:09 作者: 潤濤閻

手機版 简体 7個留言 打印 特大


陳小魯(網路圖片)

【看中國2018年3月21日訊】陳小魯死的當天網上傳言說是第一野戰軍副政委的兒子抓了第二野戰軍政委的外孫女婿嚇死了第三野戰軍司令的兒子。事實應該不是這樣子的。

郭文貴爆料了王岐山妻子那頭(姚依林家族)擁有海航上千億元級別的股權不久,中共為姚依林家族在人民大會堂高調舉辦了姚依林百年誕辰慶祝活動,總理親自帶領包括王岐山在內數名政治局常委親自到場。潤濤閻當即寫文章預測這是王岐山親自安排得到習近平認可的鴻門宴,就是把姚依林家族在海航的股權利益交出來,等於軟著陸。我當時猜測這樣的「姚依林家族模式」會成為中共對待紅二代家族貪腐的模式。紅二代家族依照此模式把吃進去的錢吐出來就沒事了,白手套可能要分別對待了,比如有黑社會性質殺人案件的、參與股災跟習近平過不去的,會坐牢甚至死刑。

那麼,鄧小平外孫女婿吳小暉(據說已與鄧卓芮離婚)被逮捕後,中共會如何對待陳小魯?根據網上文章披露,按照中共官方的商業公開資料,陳小魯自己開的公司加起來佔有吳小暉的安邦總股份的51%。就是說,在商言商,按照商業規則,安邦的實際掌門人是陳小魯,因為他不僅僅是最大股東,而且他本人也是理事,等於後臺前臺他都佔位。安邦有資產超過萬億,那麼,陳小魯的個人資產應該是數千億規模,可能超過了姚依林家族在海航的資產。

陳小魯自己給自己在媒體上挖了個埋自己的坑:他說他在吳小暉的安邦裡不拿錢,只是站臺。等於當活雷鋒。這對習近平來說就可順水推舟了。把吳小暉抓捕後政府接管安邦集團,派人去安邦。陳小魯你自己承認安邦裡沒有你的錢,那就一筆勾銷,安邦的資產全部被政府部門接管。陳小魯還有什麼話說?估計他一直有僥倖心理,以為他只吐出一部分便可過關。待他得知他必須遵守「姚依林家族模式」在安邦的數千億全部吐出來,他就受不了了,越想越氣,這麼多年白幹了!陳小魯去世後他家族的人公開講陳小魯在安邦沒拿錢,就是這些年他旅遊了一百多個國家地區的旅費安邦給出了。這可能是真的事實,就是安邦被接管後的事實,也是陳小魯被氣死的事實。因為他這口氣出不來,先有姚依林家族模式,後有他自己公開講出他在安邦不拿錢。本來他想說的是他當安邦理事不拿理事工資,以矇混他是最大股東的事實。他在安邦不拿理事的工資,因為那點錢跟他的股權比根本就不值一提。作為最大股東,前臺站臺的那點工資算什麼?估計他最生氣的是:股權沒了,他想要回當理事的每年上千萬的工錢估計也沒得到,就只是賺了旅遊費。他可是把官銜權力都放棄了專注發財了幾十年,天天跟錢的數字打交道,腦子裡裝的都是千億的錢。突然間沒了,蒸發了,歸公了,這口氣上不來。馬桶就成了替罪羊。

為何潤濤閻判斷陳小魯不是嚇死的呢?因為王岐山以「姚依林家族模式」處理了姚依林家族的海航股權關係後便再次輕裝上陣了,同為紅二代的陳小魯一樣不會有坐牢的風險。這個判斷是非常可靠的。以後紅二代官二代千億家族的也會如此處理,然後是百億家族。

還有一個因素就是買不到後悔藥。當初陳小魯家族裡肯定有不同意見。有的就建議見好就收,一抓徐明就趕緊套現逃跑。陳小魯自視甚高,覺得沒人敢動他。他是從幾萬到幾百萬再到一個億再到十億再到百億,百億上面還有千億等著他。待有了幾千個億他還看到了萬億級就在眼前,捨不得放棄。最後一下子歸零了,追悔莫及。

那麼,為何肖建華、吳小暉被抓捕,而且安邦被政府接管而同樣是白手套的王健林馬雲就沒事?這有多方面的原因。就算對紅二代官二代都同等對待,那也有個順序,何況中國的司法又跟政治連在一起而無法獨立。有一點可以肯定:政府接管的財團或公司集團,都是先算了賬的。接管安邦,陳小魯還沒來得及套現跑掉,政府有利可圖。而海航、萬達這類資不抵債的集團,最好的辦法是銀行不再給予貸款,他們就得拿自己的錢還貸款,還得出售公司資產。賈躍亭跑到美國造汽車真真假假虛虛實實還在撐著,海航萬達就只能出售公司資產先活下來。王健林2017年新年公司慶祝會上他唱了四首歌,分別是《一無所有》《等待》《朋友》《夫妻雙雙把家還》,2018年他就不嘚瑟了。他還能唱哪首?

那為何姚依林百年誕辰在人民大會堂高調舉辦時,只有潤濤閻判斷是習王搞的「鴻門宴」(以把姚依林家族成員全部騙回國,讓他們把海航的股權全部讓出)從此奠定「姚依林家族模式」以解決紅二代官二代家族的億萬資產?

在一百多年前鴉片戰爭後清朝開始開放國際貿易,有很多西方乳罩公司派人到中國的大上海調查商機。那時從美國到中國靠坐船幾個月。所有的乳罩公司派人在上海調查後打電報給公司總裁:中國女人都不穿乳罩,有錢的在衣服裡邊穿個背心,沒錢的穿個肚兜(比背心省布,只有前邊是布料,後邊用帶子拉上),所以,這裡沒有商機。有一個公司派到上海的市場調查員給公司總裁的電報是:中國女人都還沒穿乳罩,這裡商機無限。公司總裁就組成一個會中文的小組到上海,買櫥窗做廣告,把美女穿乳罩的照片放在櫥窗,逐步打開乳罩市場。所以,同樣的事件發生後,不同的人有不同的判斷。不同的判斷,得出的對應措施就完全不同。

過去我們看到劉少奇林彪四人幫從不可一世到轟然倒塌,今天我們看到新四人幫死的死坐牢的坐牢,就好比我們過去看到牟其中、賴昌星、徐明等首富們從自命不凡到鋃鐺入獄,今天我們看到肖建華、吳小暉等首富們紛紛落馬;再過幾年,我們還可看到一撥撥的權貴們分期分批地成為昨日黃花,遑論依附於黃花上的富豪蝴蝶?到頭來都是一場夢。寫到這裡突然想起蘇東波的一首詞,貼到這裡作為本篇的結束語:

霜降水痕收。淺碧鱗鱗露遠洲。酒力漸消風力軟,颼颼。破帽多情卻戀頭。

佳節若為酬。但把清尊斷送秋。萬事到頭都是夢,休休。明日黃花蝶也愁。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