润涛阎:陈小鲁是气死的不是吓死的(图)

2018-03-21 08:09 作者: 润涛阎

手机版 正体 7个留言 打印 特大


陈小鲁(网络图片)

【看中国2018年3月21日讯】陈小鲁死的当天网上传言说是第一野战军副政委的儿子抓了第二野战军政委的外孙女婿吓死了第三野战军司令的儿子。事实应该不是这样子的。

郭文贵爆料了王岐山妻子那头(姚依林家族)拥有海航上千亿元级别的股权不久,中共为姚依林家族在人民大会堂高调举办了姚依林百年诞辰庆祝活动,总理亲自带领包括王岐山在内数名政治局常委亲自到场。润涛阎当即写文章预测这是王岐山亲自安排得到习近平认可的鸿门宴,就是把姚依林家族在海航的股权利益交出来,等于软着陆。我当时猜测这样的“姚依林家族模式”会成为中共对待红二代家族贪腐的模式。红二代家族依照此模式把吃进去的钱吐出来就没事了,白手套可能要分别对待了,比如有黑社会性质杀人案件的、参与股灾跟习近平过不去的,会坐牢甚至死刑。

那么,邓小平外孙女婿吴小晖(据说已与邓卓芮离婚)被逮捕后,中共会如何对待陈小鲁?根据网上文章披露,按照中共官方的商业公开资料,陈小鲁自己开的公司加起来占有吴小晖的安邦总股份的51%。就是说,在商言商,按照商业规则,安邦的实际掌门人是陈小鲁,因为他不仅仅是最大股东,而且他本人也是理事,等于后台前台他都占位。安邦有资产超过万亿,那么,陈小鲁的个人资产应该是数千亿规模,可能超过了姚依林家族在海航的资产。

陈小鲁自己给自己在媒体上挖了个埋自己的坑:他说他在吴小晖的安邦里不拿钱,只是站台。等于当活雷锋。这对习近平来说就可顺水推舟了。把吴小晖抓捕后政府接管安邦集团,派人去安邦。陈小鲁你自己承认安邦里没有你的钱,那就一笔勾销,安邦的资产全部被政府部门接管。陈小鲁还有什么话说?估计他一直有侥幸心理,以为他只吐出一部分便可过关。待他得知他必须遵守“姚依林家族模式”在安邦的数千亿全部吐出来,他就受不了了,越想越气,这么多年白干了!陈小鲁去世后他家族的人公开讲陈小鲁在安邦没拿钱,就是这些年他旅游了一百多个国家地区的旅费安邦给出了。这可能是真的事实,就是安邦被接管后的事实,也是陈小鲁被气死的事实。因为他这口气出不来,先有姚依林家族模式,后有他自己公开讲出他在安邦不拿钱。本来他想说的是他当安邦理事不拿理事工资,以蒙混他是最大股东的事实。他在安邦不拿理事的工资,因为那点钱跟他的股权比根本就不值一提。作为最大股东,前台站台的那点工资算什么?估计他最生气的是:股权没了,他想要回当理事的每年上千万的工钱估计也没得到,就只是赚了旅游费。他可是把官衔权力都放弃了专注发财了几十年,天天跟钱的数字打交道,脑子里装的都是千亿的钱。突然间没了,蒸发了,归公了,这口气上不来。马桶就成了替罪羊。

为何润涛阎判断陈小鲁不是吓死的呢?因为王岐山以“姚依林家族模式”处理了姚依林家族的海航股权关系后便再次轻装上阵了,同为红二代的陈小鲁一样不会有坐牢的风险。这个判断是非常可靠的。以后红二代官二代千亿家族的也会如此处理,然后是百亿家族。

还有一个因素就是买不到后悔药。当初陈小鲁家族里肯定有不同意见。有的就建议见好就收,一抓徐明就赶紧套现逃跑。陈小鲁自视甚高,觉得没人敢动他。他是从几万到几百万再到一个亿再到十亿再到百亿,百亿上面还有千亿等着他。待有了几千个亿他还看到了万亿级就在眼前,舍不得放弃。最后一下子归零了,追悔莫及。

那么,为何肖建华、吴小晖被抓捕,而且安邦被政府接管而同样是白手套的王健林马云就没事?这有多方面的原因。就算对红二代官二代都同等对待,那也有个顺序,何况中国的司法又跟政治连在一起而无法独立。有一点可以肯定:政府接管的财团或公司集团,都是先算了账的。接管安邦,陈小鲁还没来得及套现跑掉,政府有利可图。而海航、万达这类资不抵债的集团,最好的办法是银行不再给予贷款,他们就得拿自己的钱还贷款,还得出售公司资产。贾跃亭跑到美国造汽车真真假假虚虚实实还在撑着,海航万达就只能出售公司资产先活下来。王健林2017年新年公司庆祝会上他唱了四首歌,分别是《一无所有》《等待》《朋友》《夫妻双双把家还》,2018年他就不嘚瑟了。他还能唱哪首?

那为何姚依林百年诞辰在人民大会堂高调举办时,只有润涛阎判断是习王搞的“鸿门宴”(以把姚依林家族成员全部骗回国,让他们把海航的股权全部让出)从此奠定“姚依林家族模式”以解决红二代官二代家族的亿万资产?

在一百多年前鸦片战争后清朝开始开放国际贸易,有很多西方乳罩公司派人到中国的大上海调查商机。那时从美国到中国靠坐船几个月。所有的乳罩公司派人在上海调查后打电报给公司总裁:中国女人都不穿乳罩,有钱的在衣服里边穿个背心,没钱的穿个肚兜(比背心省布,只有前边是布料,后边用带子拉上),所以,这里没有商机。有一个公司派到上海的市场调查员给公司总裁的电报是:中国女人都还没穿乳罩,这里商机无限。公司总裁就组成一个会中文的小组到上海,买橱窗做广告,把美女穿乳罩的照片放在橱窗,逐步打开乳罩市场。所以,同样的事件发生后,不同的人有不同的判断。不同的判断,得出的对应措施就完全不同。

过去我们看到刘少奇林彪四人帮从不可一世到轰然倒塌,今天我们看到新四人帮死的死坐牢的坐牢,就好比我们过去看到牟其中、赖昌星、徐明等首富们从自命不凡到锒铛入狱,今天我们看到肖建华、吴小晖等首富们纷纷落马;再过几年,我们还可看到一拨拨的权贵们分期分批地成为昨日黄花,遑论依附于黄花上的富豪蝴蝶?到头来都是一场梦。写到这里突然想起苏东波的一首词,贴到这里作为本篇的结束语:

霜降水痕收。浅碧鳞鳞露远洲。酒力渐消风力软,飕飕。破帽多情却恋头。

佳节若为酬。但把清尊断送秋。万事到头都是梦,休休。明日黄花蝶也愁。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