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海探尋:魯連何人?詩仙為何讚美推崇他?(圖)

2018-03-26 10:30 作者: 秦山整理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淡泊明志,寧靜致遠。(圖片來源:pixabay)

詩仙李白在《古風》第十首詩中,專門作詩,讚美推崇魯連。實際上,詩仙在十幾首詩中提到和讚美過魯連,而且不止一次地以魯連自比,他對魯連的欽慕之情,溢於言表。

古風(其十)

(唐)李白

齊有倜儻生,魯連特高妙。明月出海底,一朝開光曜。
卻秦振英聲,後世仰末照。意輕千金贈,顧向平原笑。
吾亦澹蕩人,拂衣可同調。

(源自《李太白全集》)

齊國有個倜儻灑脫的士人名叫魯仲連,他的才氣十分高明美妙。他就像一顆夜明珠從海底升起,散發的光芒一下子照亮了天地。他用雄辯遊說趙、魏聯合拒秦,逼退秦軍建立莫大功勛。他的英名傳遍天下,他的光輝照耀後世,讓後人無限景仰。他看輕那些功名富貴,笑著拒絕了平原君的千金饋贈。我也是和他一樣的放達、淡泊名利之人啊,事了拂衣去、功成便身退是我們共同的志趣。

魯連何人?詩仙為何讚美推崇他?

魯仲連,又名魯連,尊稱「魯仲連子」或「魯連子」,是戰國末期齊國人,他長於闡發奇特宏偉卓異不凡的謀略,卻不肯作官任職,願意保持高風亮節。他曾客遊趙國。

詩仙李白在詩中讚揚魯連「卻秦振英聲,後世仰末照」,指的就是見於史書中的關於魯連「義不帝秦」、說趙魏兩國聯合抗秦的事跡。而後,魯連功成身退,平原君欲獻上千金酬謝,但魯連看輕名利,笑著拒絕了,因而詩仙讚曰「意輕千金贈,顧向平原笑」!

趙孝成王時,秦王派白起在長平前後擊潰趙國四十萬軍隊,於是,秦國的軍隊向東挺進,圍困了邯鄲。趙王很害怕,各國的救兵也沒有誰敢攻擊秦軍。魏安厘王派出將軍晉鄙營救趙國,因為畏懼秦軍,駐紮在湯陰不敢前進。

魏王派客籍將軍新垣衍,從隱蔽的小路進入邯鄲,通過平原君的關係見趙王說:「秦國之所以加緊圍攻邯鄲的原因,是因為先前它與齊王互相爭強逞威稱帝,後來齊王去掉帝號。因為齊國不稱帝,所以秦國也取消了帝號。如今,齊國日漸衰弱,只有秦國能在諸侯之中稱雄爭霸。可見,秦國不是為了貪圖邯鄲之地,其真正目的是想要稱帝。如果趙國真能派譴使者尊崇秦昭王為帝,秦國肯定會很高興,這樣秦兵就會自解邯鄲之圍。」

平原君猶豫不能決斷。

這時,魯仲連客遊趙國,正趕上秦軍圍攻邯鄲,聽說魏國想要讓趙國尊奉秦昭王稱帝,就去晉見平原君說:「事情現在怎樣了?」

平原君說:「我趙勝現在還敢談戰事?前不久,趙國的大軍戰敗於長平,損失了四十萬大軍,而今,秦軍圍困邯鄲,又不能使之退兵。魏王派客籍將軍新垣衍讓趙國尊奉秦昭王稱帝,現在新垣衍將軍就在邯鄲。我哪裡還敢談論這樣的大事!」

魯仲連說:「剛開始我一直以為您是諸侯國中聖明的貴公子,今天我才知道您並不賢明。魏國的客人新垣衍在哪兒?請讓我為您當面去斥責他,讓他回到魏國去。」

平原君說:「我願為您介紹,讓他跟先生相見。」

於是平原君見新垣衍說:「齊國有位魯仲連先生,如今他就在這兒,我願替您介紹,跟將軍認識認識。」

新垣衍說:「我聽說魯仲連先生,是齊國誌行高尚的人。我是魏王的臣子,奉命出使,身負職責,我不願見魯仲連先生。」

平原君說:「我已經把您在這兒的消息透露了。」

新垣衍只好應允與魯仲連相見了。

魯仲連見到新垣衍後,沒有首先開口。新垣衍說:「我看留在這座圍城中的,都是有求於平原君的人;而今,我看先生的尊容,不像是有求於平原君的人,為什麼還長久地留在這圍城之中而不離去呢?」

魯仲連說:「世人認為鮑焦(周時隱士,嫉世憤時)沒有博大的胸懷而死去,這種看法都錯了。一般人不瞭解他恥居濁世的心意,認為他是為了自身利益而死的。那秦國,是一個拋棄了仁義禮制而崇尚戰功的國家,以權術駕馭臣下,像對待奴隸一樣役使百姓。如果讓秦國無所忌憚地恣意稱帝,進而統治天下,那麼,我魯仲連只有跳東海自殺了,我不能容忍做它的順民。我之所以要見將軍,是打算幫助趙國啊。」

新垣衍說:「先生怎麼幫助趙國呢?」

魯仲連說:「我要請魏國和燕國幫助趙國,齊、楚兩國本來就會幫助趙國的。」

新垣衍說:「燕國嘛,我相信會聽從您的;我就是剛從魏國來的,先生怎麼能使魏國幫助趙國呢?」

魯仲連說:「魏國是因為沒看清秦國稱帝的禍患,才沒幫助趙國。讓魏國看清秦國稱帝的禍患後,就一定會幫助趙國的!」

新垣衍說:「秦國稱帝后會有什麼禍患呢?」

魯仲連說:「當初齊威王曾施行仁義之政,率領各諸侯國去朝見周天子。當時的周王室貧窮又衰弱,諸侯們都沒去朝見,只有齊國朝見他。過了一年多時間,周烈王死了,各諸侯國都去弔喪,齊國去得晚了。周室大臣都很生氣,在給齊國的訃告裡說:‘天子駕崩,如同天地塌陷,新天子都親自守喪。而戍守衛東部邊防的諸侯齊國的田嬰竟敢遲到,按理應該殺掉才是。’齊威王勃然大怒,竟然罵道:‘啊呸!你母親原先也不過是個婢女罷了。’最終被天下傳為笑柄。齊威王之所以在周天子活著的時候去朝見他,死後卻辱罵他,這實在是因為忍受不了周室過分的苛求啊!那些作天子的本來就是這個樣子,也沒什麼值得奇怪的。」

新垣衍說:「先生難道沒見過奴僕嗎?十個奴僕侍奉一個主人,難道是力氣趕不上、才智比不上他嗎?是害怕他啊。」

魯仲連說:「唉!魏王和秦王相比魏王像僕人嗎?」

新垣衍說:「是。」

魯仲連說:「那麼,我就可以讓秦王烹煮魏王剁成肉醬!」

新垣衍很不高興,不服氣地說:「哼哼,先生的話,也太過份了!先生又怎麼能讓秦王烹煮了魏王剁成肉醬呢?」

魯仲連說:「當然能夠,我說給您聽。從前,九侯、鄂侯、文王是殷紂的三個諸侯。九侯有個女兒長的姣美,把她獻給殷紂,殷紂認為她長的醜陋,把九侯剁成肉醬。鄂侯剛直諍諫,激烈辯白,又把鄂侯殺死做成肉乾。文王聽到這件事,只是長長地嘆息,殷紂又把他囚禁在牖裡監牢內一百天,想要他死。是什麼原因使這些同別人一樣稱王稱帝的人,最後卻落到被人製成肉醬、肉乾的下場呢?」

「齊湣王前往魯國,夷維子替他趕著車子作隨員。他對魯國官員們說:‘你們準備怎樣接待我們國君?’魯國官員們說:‘我們打算用十副太牢的禮儀接待您的國君。’夷維子說:‘您怎麼能用這樣的禮節來接待我們的國君呢?我們的國君,是天子啊。天子到各國巡察,諸侯例應遷出正宮,移居別處,交出鑰匙,撩起衣襟,安排幾桌,站在堂下伺候天子用膳,天子吃完後,才可以退回朝堂聽政理事。’魯國官員聽了這番話,立刻鎖門下匙,沒有讓齊湣王入境。」

「齊湣王不能進入魯國,打算借道鄒國前往薛地。正當這時,鄒國國君逝世,王想入鏡弔喪,夷維子對鄒國的嗣君說:‘天子弔喪,喪主一定要把靈柩轉換方向,在南面安放朝北的靈位,然後天子面向南弔喪。’鄒國大臣們說:‘如果一定要這麼辦,我們就只有以死抗爭了。’所以,齊滑王就沒有膽量進入鄒城。」

「鄒、魯兩國的臣子,都很貧寒,生前領不到俸祿,死後又得不到很好的安葬,然而一旦齊王委讓他們對其行天子之禮時,他們也都不能接受,鄒、魯的臣子們最終拒絕齊湣王入鏡。」

「如今,秦國是擁有萬輛戰車的國家,魏國也是擁有萬輛戰車的國家。都是萬乘大國,又各有稱王的名分,只看它打了一次勝仗,就要順從地擁護它稱帝,趙、韓、魏三國的大臣還不如鄒、魯二國的大臣啊!」

「況且秦國一旦順利地實現了它稱帝的野心,會馬上更換各諸侯國的大臣們。他們將撤換他們認為沒有才能的臣子,把職務授與他們認為有才能的人;撤換他們所憎恨的人,把職務授與他們親近的人。」

「他們還會把他們的女兒和那些善於毀賢嫉能的女人配給諸侯充當妃嬪,日夜讒毀。這樣的女人進入魏王的王宮裡,魏王還能安安然然地過日子嗎?而將軍您又怎麼能繼續像原來那樣受寵信呢?」

於是,新垣衍站起來,向魯仲連連拜兩次謝罪說:「當初認為先生是個普通的人,我今天才知道先生是天下傑出的高士。我將離開趙國,不敢再說尊秦為帝的事了。」

秦軍主將聽到這個消息,為此把軍隊後撤了五十里。恰好魏公子無忌奪得了晉鄙的軍權,率領軍隊來援救趙國,攻擊秦軍,秦軍也就撤離邯鄲回去了。

於是平原君要封賞魯仲連,魯仲連再三辭讓,最終也不肯接受。平原君就設宴招待他,喝道酒酣耳熱時,平原君起身向前,獻上千金酬謝魯仲連。

魯仲連笑著說:「傑出之士所以被天下人崇尚,是因為他們能替人排除禍患,消釋災難,解決糾紛而不取報酬。如果收取酬勞,那就成了生意人的行為,我魯仲連是不願意那樣做的。」於是辭別平原君走了,終身不再相見。

「所貴於天下之士者,為人排患、釋難、解紛亂而無所取也!」魯連就是這樣的大義之士!棄金錢如糞土,視富貴如浮雲的魯連,最後就這樣拂衣飄然而去。難怪詩仙李白發出「吾亦澹蕩人,拂衣可同調」這樣高的讚嘆啊!魯連擁有過人的膽識、高超的智慧,真是智勇雙全、德才兼備!

(資料來源:《史記》、《戰國策》)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