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億人退出中共 陳光誠:人們都在關注(圖/視頻)

2018-04-05 00:10 作者: 陳秋穎

手機版 简体 5個留言 打印 特大

4月1日,來自美國不同地區的中國問題專家、學者及華人民眾在美國馬里蘭州羅克維爾舉辦研討會,慶祝三億中國民眾的覺醒。
4月1日,來自美國不同地區的中國問題專家、學者及華人民眾在美國馬里蘭州羅克維爾舉辦研討會,慶祝三億中國民眾的覺醒。(攝影:楊浩)

【看中國2018年4月5日訊】(看中國記者楊浩、陳秋穎採訪報導)3月23日,公開聲明退出中共黨、團、隊組織的人數突破三億。4月1日,來自美國不同地區的中國問題專家、學者及華人民眾在美國馬里蘭州羅克維爾舉辦研討會,慶祝三億中國民眾的覺醒。

「在中共69年流氓統治下,95%以上的家庭有慘死的血債,50%以上中國人直接遭到迫害與折磨,8千萬中華兒女死於非命,正統中華文化文物倫理價值及自然生態環境遭到瘋狂破壞。」全球退黨中心副主席、美國天主教大學機械系主任聶森教授一開始便痛斥中共統治給中國人民帶來的苦難。

聶森教授指出,「在暴力謊言邪靈詛咒下,中國人受盡屈辱默然承受、整個民族道德下滑墮入深淵。退出中共黨團隊就是個人識別正邪真假驅除內心恐懼自我救贖,而整體代表著解體中共結束苦難復興華夏的過程。」

維權律師、美國天主教大學客座研究員陳光誠在發言中稱,三退大潮給中國人思想精神以及對中共邪惡政權的認識產生了深遠影響。通過列舉多個實例,陳光誠指出,從農村到北京,從監獄到共產黨體制內部,人們都在關注「三退」(退出中共黨、團、隊組織)。「可以說現在共產黨想把這方面的信息封鎖掉,那是真的不可能的事情。」

三億人三退 數字哪裡來?

針對外界對三退人數超過三億的質疑,聶森教授指出,退黨網站tuidang.epochtiems.com上,每一條三退聲明都獨一無二,每條聲明都有一個數字身份證明,也作為退出中國共產黨總人數的計數統計。從每日三退人數數據的統計圖表也可看到,每日的三退人數緊緊跟隨中國社會的脈動變化而波動。

如:2017年1月25日到2月5日,三退人數出現明顯下降,因為1月28日是中國新年,大量人口返鄉探親團聚、學校放假、各地網吧停業。同年7月15日到8月30日,三退人數出現少量下降,原因是中國大中小學放暑假。因為學生在三退中所佔比例不高,所以影響較不明顯。9月20日開始,三退人數明顯下降,因為十九大會議在10月下旬召開,當局為了進一步控制輿論,更加嚴厲封網,各種翻牆軟體紛紛失效,封網加劇時間從9月中旬開始,一直持續到11月初。但在六四前後,三退人數則出現明顯增加。

中國民主運動海外聯席會議主席、民運領袖魏京生也認為「三億,還不算最高,還有潛力可以挖掘。」魏京生表示,現在的網路上,99%的網民都在罵共產黨,就知道其實恨共產黨的人在中國是非常多的,你有3億人參加三退,一點都不奇怪。

「其實中國人很痛苦,大多數中國人從幼兒園以後,就開始很痛苦,他心裏想的和外邊表現的必須是兩張皮,也就是雙重人格,……你要是到處說你心裏想的話,那可能你在這個社會上要遭到各種各樣懲罰。」化名退黨的巧妙設計,就讓民眾敢於退黨洗淨靈魂,讓民眾能夠有機會傾吐一下委屈,發泄一下。魏京生表示,三退是「很多人的一種必需品。」

世界政要聲援三退

聶森教授在演講中表示,世界政要都在聲援三退。去年2017年12月20日,在美國國會舉辦的三退研討會上,美國國會議員、旅美紐西蘭政治家、維權律師、政治評論家在研討會上譴責中共迫害民眾暴行、聲援中國民眾退出中共組織。資深眾議院議員羅拉巴克(Rohrabacher)認為三退大潮非常重要,「它給了共產邪惡體制內的人們退出的機會,讓他們不再參與鎮壓自己的同胞,不再與中共一道成為世界的威脅。」

陳光誠也表示,國際形勢對於共產專制政權的認識,以及對共產黨本質的邪惡的認識,正在轉變。美國把公安部副部長兼一局局長孫力軍限制行動,然後驅逐。對國家安全部的紀委書記劉彥平,直接從機場遣返。兩個事例都清楚顯示,「世界風雲已經發生了根本變化,只要這樣堅持下去,我相信歐洲也好,其他國家也好,很快就會跟上。那麼反對共產專制的這種浪潮,這種氛圍,在全球就會形成。」

告別共產大聯盟發言人、美國太空總署工程師黃祖威亦指出,「自由世界及歐洲前共產國家,鑒於對共產餘毒的憂慮,近年引發反思,紛紛推動去共化、排共化、紀念慘死生靈、及在精神思想上告別共產」,這些都和三退大潮遙相呼應。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