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太宗罪己改過 中國歷史上貪官最少的時代(視頻)


唐太宗罪己改過 中國歷史上貪官最少的時代(看中國原創視頻)

中國神傳文化認為:「君權神授、天人合一」,天象的變化對應著人世的興衰,從而促使君王能敬天知命,造福百姓。古人認為:上天的眷顧與「天子」的個人德行息息相關,天命只會眷顧「有德之君」,一旦「天子」失德,就會影響到王朝興衰,「失德之君」最終都會被天命所遺棄。

古代有德行的君主,都視天災為上天對自己的警誡,於是或反躬內省以明其志;或從善納諫修正己過;或先示罪己詔,再施以仁政,均以天災自省,以百姓安居樂業為善果。

唐太宗徇私亂法向天謝罪

唐太宗罪己廣為人知,唐太宗在位的二十三年裏,一共下過二十八道罪己詔,唐太宗以知錯能改,善於納諫而成為一代明君,開創了中國歷史上貪官最少的清明時代。

當時御史向唐太宗告發廣州都督黨仁弘貪贓枉法。太宗心想:他跟我多年,東征西討,很有才能,怎會犯這樣罪呢?就沒有准奏。

唐太宗懂得不懲治貪官污吏,邪風會蔓延,百姓要受苦,朝政會亂法度。於是下詔大理寺拘捕歸案,秉公審理。依據把他判成死刑,稟奏太宗,唐太宗覺得黨仁弘是個難得的將才,為自己立過汗馬功勞,給他個悔過的機會。於是就御筆改為罷官流放。

唐太宗反思隨意改判,損害法律的尊嚴,對貪污者是縱容。早朝宣布:「朕偏袒舊臣,違背國法,會失信於民啊。可惡的私心。」說著哽咽起來。

唐太宗手拍龍案,沉痛地說:「朕徇私亂法,理應受到懲戒。現在我要到南郊去,身居茅廬,沐浴齋戒,向上天謝罪三日。」群臣跪下勸阻。

唐太宗看看跪在地上的滿朝文武,沉痛地說:「眾愛卿能原諒朕,朕不能原諒自己。我可暫不到郊外對天謝罪,但要頒發詔書,向天下昭示自己的罪過。」說罷,提筆寫了「罪己詔」,令大臣速向全國臣民頒布。唐太宗曰:「移災朕身,以存萬國,是所願也,甘心無吝。」為了百姓寧願上天把災難都降在自己身上。海納百川的唐太宗胸懷天下、開明納諫、忘我至誠之德,是成就大唐帝國、百國朝聖的靈寶,乃厚德載物!

唐太宗曰:「移災朕身,以存萬國,是所願也,甘心無吝。」
唐太宗曰:「移災朕身,以存萬國,是所願也,甘心無吝。」(繪圖:志清、jinjin/看中國)

蝗蟲成災唐太宗下罪己詔

看到蝗蟲吞噬莊稼,唐太宗說,糧食是百姓們賴以生活的根本,而你們蝗蟲卻把糧食吃了,這是在禍害我的百姓啊!縱然是因為百姓們有過錯,上天降下你們以示懲誡,但那也是因為我這個做天子的沒有盡到責任,而罪不在百姓。

於是吞食掉了手中的蝗蟲,下《罪己詔》曰:「若使年穀豐稔,天下乂安,移災朕身,以存萬國,是所願也,甘心無吝。」他為了百姓有飯吃,寧願上天把一切災難都降在他一人身上。太宗為民請命的行為感動了上天,不久以後,蝗災果然就漸漸地消去了,也是從這一年起,太宗在位的數十年裏,蝗蟲不再為害。

、湯罪己

大禹登上帝位後,有一次,無意中看見了犯罪的人,就傷心地哭了起來。
大禹登上帝位後,有一次,無意中看見了犯罪的人,就傷心地哭了起來。(圖片來源:公有領域)

「罪己詔」的起源,古人認為是自「禹、湯罪己」開始的。據古籍記載,大禹登上帝位後,有一次,無意中看見了犯罪的人,就傷心地哭了起來,左右問其故,禹曰:「堯舜之時,民皆用堯舜之心為心,而予為君,百姓各以其心為心,是以痛之。」禹見民心渙散,深感內疚,認為自己沒有當好這個帝王,於是自省自責,主動承擔失查的責任。

商滅夏後,湯也發布《湯誥》與天下,檢討他自己的過錯,《湯誥》中云:「罪當朕躬,弗敢自赦,惟簡在上帝之心,其爾萬方有罪在予一人,予一人有罪無以爾萬方。」此後,適逢商連年大旱,五穀不收,負責宗教祭祀的大臣說,要用人為犧牲,向上帝祈禱求雨。於是,湯「剪髮斷爪」,身為犧牲,禱於桑林,「以六事自責」,曰:「余一人有罪無及萬夫,萬夫有罪在余一人。無以一人之不敬,使上帝鬼神傷民之命。」於是,民大悅,雨亦大至。「禹、湯罪己」遂成為後世皇帝傚法的「罪己詔」。

《詩經》中的《周頌‧小毖》是周成王的罪己詩,《尚書》中的《秦誓》是秦穆公偷襲鄭國慘敗後的反省,其文曰:「以不能保我子孫黎民,亦曰殆哉。邦之杌隉,曰由一人;邦之榮懷,亦尚一人之慶。」提出了一國之君與國家安危的關係:國家有危險,是因為我一人之過;國家安寧,也是因為我的原因。

漢武帝《輪臺罪己詔》

《輪臺罪己詔》是中國歷史上第一份內容豐富及保存完整的罪己詔。
《輪臺罪己詔》是中國歷史上第一份內容豐富及保存完整的罪己詔。(繪圖:Winnie Wang/看中國)

漢武帝即位早期,勵精圖治,雄才大略,但晚年時開始窮兵黷武,大造宮室,揮霍無度,致使民力枯竭,寇盜並起,天下板蕩。另外,巫蠱獄興,衛皇后和太子劉據俱死於此,株連甚廣。不久,漢武帝即察知太子無辜,乃建「思子宮」,以實際行動自責悔過。

第二年,即征和四年(公元前89年);當群臣之面自責曰:「朕即位以來,所為狂悖,使天下愁苦,不可追悔。自今事有傷害百姓、糜費天下者,悉罷之!」還追悔曾屢受方士欺騙往事,說:「向時愚惑,為方士所欺。」隨後,他又駁回了大臣桑弘羊等人屯田輪臺(即新疆輪臺)的奏請,決定「棄輪臺之地,而下哀痛之詔」,此「詔」就是歷史上所說的《輪臺罪己詔》。

至此,漢朝的統治方針發生轉變,回到了與民休息、重視發展經濟的軌道,從而避免了像秦朝那樣迅速敗亡的結局。故司馬光在《資治通鑒》中語,漢武帝「其所以有亡秦之失,而免亡秦之禍」。此詔是中國歷史上第一份內容豐富及保存完整的罪己詔。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