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曉嵐閱微草堂筆記:邪不侵正、老學究(圖)

2018-05-19 13:00 作者: 雪莉

手機版 简体 1個留言 列印 特大


邪不侵正。(圖片來源:Adobe Stock)

邪不侵正

滄州孝廉劉士玉先生,發現家園中的書房被狐狸精給佔據了。大白天的就會和人對嘴,嗆人;甚至還會扔磚頭瓦塊的砍人。可又看不見它的形跡,很是煩人。

董思任知州聽說了這件事,自告奮勇去為劉家驅逐狐精。到了書房,董知州在書房中對著空中大講「人妖殊途,不可亂來、越界」的道理。說得正帶勁兒的時候,忽然聽見房檐那裡有人說話,聲音朗朗,十分清亮,說到:「先生做官,對老百姓很好,也不貪財收賄賂,所以我也不敢攻擊您。但是您愛民,只是為了自己落個好名聲,不是從心裏愛民;不貪錢受賄,僅僅是怕對自己不利,招來災禍;所以我也不怕你,不用躲避你。勸您還是打住吧,別自找沒趣兒!」這個董知州一時面紅語塞,說不出話來,狼狽的走了,回家後好幾天悶悶不樂。

這劉孝廉家裡有個女僕,沒有讀過書,也不識字。人們都認為她是個粗人。可偏偏她不怕這些狐狸。而狐狸也從來不攻擊她,不給她搗亂。人們覺得奇怪。有一次和狐狸對話時,就問狐狸為什麼對那個女僕不同?狐狸說:「別看她是個下人,奴僕,可是她是個真正的孝順媳婦,對公婆真心孝敬。這樣的人,連鬼神見了都要尊敬,避讓。何況我們?她的身上正陽之氣很足,我們避之還唯恐不及,還怎麼敢去冒犯呢?」劉孝廉知道了,就讓這個僕婦住在這間書房裡。那些狐精當天就離開了。

紀曉嵐評論說,看起來,真的是「邪不侵正」啊,為人正,這狐狸就不敢亂來,你心裏有一點兒歪的邪的,它可就敢趁虛而入了。

老學究

這是愛堂先生講的。說有個老學究晚上趕路,忽然碰到了一位死去的朋友。這個老學究素來性情剛直,明知是鬼,他也不害怕。就問這個朋友,到哪裡去?這個亡友回答說:「我現在是冥間的差吏,受命到南村去抓一個該死的人,正好和你同路。」於是兩人結伴同行。經過一間破房子。這個鬼差吏指著這間屋子說:「這是一個讀書人住的房屋啊。」

老學究問他:「你怎麼知道的呢?」

這個鬼差回答說:「世間凡人白天的時候忙於生計,腦子被各種各樣的念頭充滿了。自己的精神靈性都湮沒了。唯獨到了夜間睡覺的時候,什麼都不想了,心無雜念,元神就清朗明澈起來,這時平日裡所讀的聖賢之書,字字都放出光芒,從百竅射出,看去那光芒縹緲繽紛,燦爛就像錦繡。那些學問像漢代的鄭玄、孔安國一樣高,文章寫的有如屈原、宋玉、班固、司馬遷一樣好的,他們的光可以向上照亮雲霄,像星星月亮一樣明亮;學問文章差一點的這光就只有幾丈高,再差一點的就只有幾尺高,學問文章越差這光就越小,最差的像一戔小小的荳油燈,只能映照在窗戶上了。這些光一般人是看不到的,只有鬼神看得見。這間屋子頂上光芒高七八丈,所以我知道是住了個讀書人。」

老學究一聽,就問鬼:「我讀書讀了一輩子,睡著的時候我這光芒有多高呢?」這鬼吭哧了半天,說:「昨天經過你教書的私塾,正好你在午睡。我看到您胸中厚厚的講解書一部,墨印的模擬考卷五六百篇,經文七八十篇,論說文三四十篇,字字化為黑煙,籠罩在私塾的屋頂上。你的學生唸書的聲音像是在濃雲密霧裡,我實在看不到什麼光芒,不敢亂說。」老學究氣得指著鬼大罵,這鬼哈哈大笑而去。

紀曉嵐說,人可能心底都是自詡很高的。聽了不符合自己預期的話,就會不高興啊。

(來源:希望之聲)

責任編輯:姚馥鎂 来源:希望之聲

本文短网址: 轉載請註明出處,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有奖征文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