盤點中共政治局常委及家人被迫害經歷(圖)

2018-05-21 19:24 作者: 林輝

手機版 简体 2個留言 打印 特大

盤點中共政治局常委及家人被迫害經歷。
盤點中共政治局常委及家人被迫害經歷。(圖片來源:美國之音)

習仲勛蒙冤16載與習近平被審查

1962年,習近平的父親習仲勛等人被指責為小說《劉志丹》的幕後策劃者,毛澤東決定成立由20人組成的清查習仲勛等人反黨活動的專案審查委員會。很快,習仲勛等人被打成新的「反黨集團」,習仲勛是「頭目」,這是繼「高崗、饒漱石反黨聯盟」和「彭德懷反黨集團」後,毛「揪出」的又一重大「反黨集團」,其根本原因是毛要清除黨內可以威脅自己的力量,鞏固自己的權力。

習仲勛反黨集團」後來被升級為「彭德懷、高崗、習仲勛反黨集團」、「西北反黨集團」,由此株連了曾在西北工作過的各級各類官員高達6萬人,連死去的劉志丹也不能倖免,被打成「叛徒」。

其後,習仲勛在中央直屬高級黨校「學習」,被勒令停職接受審查。1965年12月,習仲勛被下放到洛陽礦山機器廠任副廠長。文革爆發後,習仲勛受到殘酷迫害,並屢次被批鬥。1968年,習仲勛被接回北京衛戍區「監護」。

林彪死後,中共政治環境略有所寬鬆,習仲勛夫人齊心見習仲勛的請求被批准。當一家人久別重逢時,習仲勛看到習近平的弟弟習遠平的第一句話竟然是:「你是近平還是遠平?」聽到這樣的問話,「大家都哭了,父親的淚水也奪眶而出。」

1975年5月,習仲勛解除「監護」,仍回洛陽。文革結束後,習仲勛先後出任廣東省委書記、人大副委員長等。

無疑,習仲勛的命運也決定著其家人的命運。習仲勛被打倒時,習近平才9歲,他開始時時處處受到歧視。15歲時,因受父親問題的牽連,被有關部門多次關押審查,出來時,身體非常虛弱,全身都是虱子。1969年1月,未滿16歲的習近平到陝北延川縣梁家河生產大隊插隊,一去就是近7年,受了不少的罪。其後,隨著父親的被「平反」,習近平的命運也發生了改變。

胡錦濤之父冤死

胡錦濤的父親叫胡靜之,經營一家祖上留下的茶葉店。1945至1946年間,胡靜之將「胡源茶葉店」開到了江蘇泰州當時最熱鬧的綵衣街上,生意很興旺。

胡錦濤是胡靜之的長子,下邊還有兩個妹妹。1949年,胡錦濤7歲時,母親過世,胡靜之一直沒有再娶,而是將三個孩子送到妻子的舅母處撫養成人。胡錦濤在泰州的「大浦小學」畢業後,進入江蘇省立泰州中學學習,並在18歲那年考入北京清華大學。

就在胡錦濤十幾歲時,中共為了解決財政上的危機以及鞏固專制統治,推行了一系列政策,其中之一就是「公私合營」政策,並進而將私人企業收歸國有。胡靜之的茶葉店當然也難逃厄運,其本人也成為了泰縣供銷社的一名職工。

後來在文革期間,胡靜之得罪了當地的一些人,於是被造反派誣陷其貪污公款,被拉到台上進行批鬥,最後甚至還被關了起來。據說,胡靜之被關押的時候慘遭迫害,身體是一天天垮了下去。在文革結束後的1978年,只有50多歲的胡靜之含恨離開了人世。

當時年約36歲的胡錦濤正在青海任職,並且已經是副處級幹部。當他聽聞父親去世的消息後,遂攜全家回來奔喪。在安葬父親前,胡錦濤找到當時的泰縣縣長陸某及供銷社領導,請求為亡父平反,並開一紙證明。

為了達成這個心願,胡在當時泰縣最高檔的飯店泰縣飯店擺了兩桌酒席請領導們過去「喝喝酒、談談心」,但卻遭到了冷遇,胡只好返回青海。從此,泰州成為胡錦濤的傷心之地,他一直對自己的出生地避而不談,26年來也再沒有回過故鄉,即便泰州的領導如何「討好」。

溫家寶叔祖被關押

溫家寶是胡錦濤時期的總理。他出生於教師世家,祖父溫瀛士生於1895年,曾在宜興埠一所私立學校任校長。溫瀛士的弟弟溫瀛階,也就是溫家寶的叔祖,是天津一所公立學校的校長。溫家寶的父母也都是執教多年的老教師,父親溫剛是天津第三十三中學的地理老師,母親楊秀蘭是天津市區一所小學的語文教師。

而溫家寶的另一位叔祖,亦即溫瀛士的幼弟溫朋久則在1949年中共建政後成為一名外交官,是中共首任駐日內瓦的總領事。文革期間,在北京地質學院讀書的溫家寶被分配到武威以西500公里的酒泉,一幹就是十多年,直到他1982年奉調入京,而溫朋久夫婦則被投入了監獄,慘遭迫害,直到文革結束。

朱鎔基被下放

曾任總理的朱鎔基也有一段不堪回首的往事。1958年4月,在國家計委工作的朱鎔基被打成「右派」,並由國家計委黨組報請中央國家機關委員會開除黨籍。從此,右派的帽子,朱鎔基一戴就是20年。

1962年,因其「思想改造好」朱鎔基被上調到國家計委機關國民經濟綜合局工作。由於朱鎔基尚屬「內控人物」,他沒有被委任任何行政職務。

文革期間,朱鎔基再次被下放至「五七」幹校。從1970年到1975年的五年間,他所做的無非是養豬放羊、除草收割,直至1975年鄧小平的再次復出。

此後,朱鎔基回到北京,被安排至石油工業部管道局下屬單位——電力通訊工程公司任公司辦公室副主任,副科級。

1978年4月5日,中共中央轉發《關於全部摘掉右派份子帽子的請示報告》。文件說,全部摘掉右派份子的帽子條件已經成熟。此時,朱鎔基上調至中國社會科學院工業經濟研究所擔任研究室主任。

是年9月,朱鎔基終於徹底去掉了他20年的政治冤屈。據載,正式為朱鎔基平反的那一天,中國社科院組織部門的一位負責人,鄭重其事地向朱鎔基展示從他檔案裡抽出來的「右派份子」材料和開除黨籍的處分決定,然後付之一炬。朱鎔基「一言不發地看著那一張張記載著他『反黨罪行』的字紙,在火中迅速化為灰燼。」

1998年,在出任國務院總理的新聞發布會上,當一位美國記者問起那段「右派」歲月時,一向敢言和暢言的朱鎔基表情深沉。他說:「這一段經歷對我的教育是很深刻的,但也是很不愉快的,因此我不想再提這件事情。」

李克強父親被打成「老虎」

李克強的父親李奉三原名李敬德,自幼聰穎過人,深得家人喜歡,被教私塾的爺爺視為掌上明珠,施以悉心教導。他不僅四書功底很好,而且寫得一手好字。

1929年李奉三加入中共,吃盡了苦頭。1951年中共在全國幹部隊伍中開展了「反貪污、反浪費、反對官僚主義」的「三反」運動,李奉三遭到審查並被關押,還被打成了「老虎」。「老虎」是「三反」運動中對審查對象的稱謂。

據李奉三的舊友回憶,李奉三為人直率,因為「三反」時,領導說了一些不是事實的事,李奉三十分生氣,就拿起凳子打縣委書記,因此被關押,後來在朋友的幫助下才被釋放。

文革爆發後,李奉三預感到運動的可怕後果,於是攜帶李克強從省城回老家避禍。

俞正聲母親被關妹妹自殺

中共政協現任主席俞正聲的父親俞啟威,後改名為黃敬,曾任天津市市長、國家技術委員會主任、國務院科學規劃委員會副主任兼第一機械工業部部長等,1958年因精神分裂導致摔傷,後由於醫療事故去世。

黃敬的早逝使他躲過文革一劫,但其夫人范瑾卻在文革慘遭迫害。范瑾出身書香世家,其舅公是大學者范文瀾。范瑾是文革前中國少數幾位身居要職的女性之一,任北京市副市長、《北京日報》社長。

文革1966年爆發後,范瑾被捕,並被一直關在秦城監獄單人牢房,1975年出獄時已失去言語能力,很長時間才得以恢復。而俞正聲的妹妹,文革開始時是一個高中生,受母親牽連在學校裡被批鬥,後來得了精神分裂症而自殺。

據俞正聲透露,俞氏家族文革中有6、7人被害死,其中就有北大英文系教授俞大絪。俞大絪是俞大維的妹妹,俞大維是俞正聲爺爺的堂弟。俞大絪被抄家時,被強迫下跪不說,紅衛兵還剝除了她的上衣,用皮帶死命抽打。紅衛兵走後,俞大絪悲憤難抑,遂服藥自盡,終年61歲。

王岐山父親的病根

王岐山是現任中紀委書記。大陸《南方週末》曾刊登文章《我所知道的王岐山早年經歷》。作者以王岐山兒時同伴的身份講述了王岐山的家庭背景和少年成長經歷。根據文章講述,王岐山的父親給人感覺性格內向、甚少言語。其實王岐山父親的性格是因為一段挫折經歷使然。

王岐山的父親1933年畢業於清華大學,從事土木工程建築;日本侵華後,因為有抗日情結,曾經被國民黨封為上尉官銜,並領取俸祿,而這種下了他在1950年開始的運動中被捲入、被抄家的禍根。也因為受到驚嚇,王父從此謹言慎行,因此在文革之前的反右派、反右傾運動中免遭整肅。

文革爆發後,王岐山父親一度領取過國民黨上尉俸祿的這樁陳年往事才被造反派再次「揪」了出來。他除了挨批鬥,還被勒令打掃單位衛生。而這樣的經歷無法不在王岐山的成長過程中打上烙印。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