揪鬥彭德懷 周恩來連下了五道什麼指示?(圖)

2018-05-25 08:30 作者: 閻長貴

手機版 简体 1個留言 打印 特大

彭德懷在文革中遭到殘酷批鬥。
彭德懷在文革中遭到殘酷批鬥。(網絡圖片)

在1965年9月的中央工作會議上,毛澤東提出,考慮到戰備形勢,彭德懷等人不宜留在首都,並提議把他們掛職下放,分配到外地去。接著,彭德懷被分配到三線任副總指揮。

1966年「文革」開始後,江青於12月13日接見軍事院校代表時說:你們紅衛兵這也能,那也能,怎麼就不能把彭德懷揪回來呀?讓他在大山裡頭養神,將來好回來反我們,把我們打入十八層地獄!最近出版的一本書說,正是在這種情況下,戚本禹指使北京地質學院「東方紅」的頭頭朱成昭和北京航空學院「紅旗」的頭頭韓愛晶,派人到四川揪彭德懷。

揪彭德懷回北京的過程和情況,我(時任中央文革小組辦公室江青辦信組負責人)作為當事人和親歷者,再加上對一些知情者的訪問,在此作一些說明。

大概是1966年12月上旬的一天下午,戚本禹把我叫到他辦公室,說:「你去找朱成昭,叫他派人把彭德懷從成都揪回來。」我到地質部機關地質學院「東方紅聯絡站」找到朱成昭,向他佈置這個任務。朱表示接受這個任務,說:「但我去不了,我們王大賓很能幹,可以叫他去。」我說:「只要完成任務,你們誰去都行。」我回釣魚臺向戚本禹覆命。不幾天,戚本禹收到地質學院「東方紅」的一份報告,主要意思是說:彭德懷擁護毛澤東,態度很好,不應該揪。戚讓我看了這份報告,並說:你看,叫他們去揪彭德懷,他們卻被彭德懷征服了。我也感到沒完成任務。

江青批評紅衛兵的話「你們這也能,那也能,怎麼就不能把彭德懷揪回來呀?」據王大賓說,這正是江青批評地院「東方紅」的。顯然,戚本禹不是根據這個批評才指使朱成昭去揪彭德懷,而是在此之前。大概聽到了江青的批評,戚本禹又佈置韓愛晶,讓他們去揪彭德懷。

戚本禹佈置韓愛晶的事當時我不知道。記得是2005年,韓愛晶來京,我向他問起這件事。他說:戚本禹跟他講,派地質學院「東方紅」的人去揪彭德懷,他們反而被彭德懷「腐蝕」了,你們去把彭德懷揪回來。最近,我電話詢問王大賓,他說:朱成昭挨了批評後,心裏窩火。他可能見了周恩來,得到了周恩來的口諭。很快,朱成昭派地院「東方紅」的作戰部部長胡樂成到成都,把我們訓了一頓,並說帶來了周恩來的指示。

周恩來的指示有五條:一、把彭德懷揪回北京;二、不能在成都批鬥;三、成都軍區要和地院好好配合;四、回京不乘飛機,乘火車專列;五、情況隨時報告。

這時,彭德懷已被北航「紅旗」揪到成都地院(他們是一派),我們找到彭德懷把他搶了過來。我們聯繫好專列。成都軍區派了一位參謀長,帶20多名戰士,我們地院有100多人,和彭德懷及其工作人員一起乘專列回京,外單位的人和其他人一律不准上車。火車到北京站,一下火車,見到北京衛戍區副司令員李鐘奇。他出示周恩來手令:「把彭德懷交北京衛戍區」。適逢我們的頭頭朱成昭趕到,堅決不同意把彭德懷交北京衛戍區,雙方僵持了三四十分鐘。文革小組的戚本禹也趕來做我們的工作,朱成昭無論如何不答應。沒辦法,重新上車,車開到西直門車站,乘我們校車把彭德懷拉到地院。吃了飯,謝富治趕到,經過反覆商量,才將彭德懷送北京衛戍區。彭德懷在地院大概呆了兩三個小時。

這就是把彭德懷從成都揪回北京的大體過程和情況。可以看得出,戚本禹派地院「東方紅」和北航「紅旗」去揪彭德懷不是同時,而是有個先後。正因為這樣,也就發生了兩個學院的紅衛兵在成都搶揪彭德懷,以及把彭德懷揪回北京後雙方聯繫批鬥彭德懷的情況。

順便說一下,迄今為止很多有關彭德懷的書和文章,在談到從四川揪回彭德懷這件事情時,都沒有把這個過程和情況說清楚。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