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家守諾做道場,孤魂終得超度轉生

2018-06-16 08:41 作者: 陸文農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列印 特大

海陽縣城中,有個姓劉的女子,夏天在瓜棚下刺繡。天色將晚,一家人在瓜棚下鋪了草蓆乘涼。忽然,好端端坐著的劉女,看著自己的影子,喋喋不休地自言自語起來。大家嫌她荒唐,呵斥她,不料她大聲地說:「唉,我哪裡是劉家女兒呢?我本是某村的某家媳婦,幾年前因氣憤懸樑自盡,現在想找個替身,所以到此。」劉女說完,又哈哈大笑,拿起一根帶子,就勒自己的頭頸。全家人無不驚怕,取來米、豆驅邪,一邊詛咒趕鬼,可是鬼還是不走,於是只得再苦苦哀求,說:「我家的姑娘,一年到頭,為他人壓金線、繡衣裳,賺幾個錢換幾斗米,家裡窮得可憐。她與你一向無冤無仇,求你放了她吧。不然的話,待張天師一到,我們一定去投訴。」鬼有點怕了,說:「不要嚇人!我不能白跑一趟,你們考慮一下,該拿什麼東西送我?」大家說:「用香和紙錢祭祀,怎麼樣?」鬼不吭聲。「再加一鬥酒,一隻雞,好不好?」鬼高興了,點頭答應。

家人照所應諾的話辦了。劉女果然醒來。但是,才不過三天,家裡人正慶幸已經驅鬼免災。不料劉女卻又甩著衣袖,翩翩起舞,昏頭昏腦地說:「你們太虧待我了,我回去一想,還是不肯罷休,所以再來討替身。」說著,變本加厲地作出一副惡相,用帶子直往頭頸裡套。眾人細辨這鬼的聲音,與前個鬼的聲音不一樣。正在驚疑的時候,聽得瓜棚下傳出一陣悉率的腳步聲,仍舊借劉女的口叱責說:「鬼丫頭,膽敢冒充我的姓名來詐騙錢物,真丟臉。快走,快走!否則,我要找城隍爺告你。」一邊又安慰劉家人;「你們不要害怕這個無賴鬼,有我在這裡,她不敢作惡。」說完,劉女的臉頰泛起一陣紅暈,像害羞、畏縮的模樣。一頓飯光景,那兩個鬼都悄悄地退走了。

第二天,劉女和平日一樣梳妝打扮。問起她昨日的事情,什麼也不知道,像是作了一個夢。

劉女是個好人,一年到頭,為他人壓金線、繡衣裳,賺幾個錢換幾斗米,養活一家人。劉家人都很誠信。所以劉女能夠度過一劫,安然無恙。

海陽縣有個老人李某,一天傍晚,從縣城回家。他走著走著,覺得有件重東西纏在腰間,解開衣服一看,卻什麼也沒有,只得勉強拖著步子,負重而歸。這時已明月當空。家裡人聽到敲門聲,走去開門問安,老人卻瞪著雙眼,不說一句話。端上酒萊,他也不吃。家裡人愈加覺得奇怪了。接著,李某取一布條,掛在樑上,作出上吊自盡的動作,說:「我是吊死鬼,現在提你家老頭作替身。」家裡人一驚,問起前因後果,鬼借李某口說:「我姓李,借住在縣城裡,曾經到劉家瓜棚下找他家女兒作替身。由於劉家人苦苦衷求,我也可憐她太柔弱,所以放了她,另外找替代。可是我奔到城門口,有兩個大人,看管極嚴,不讓出城。從此以後,我天天受苦,一言難盡。」大家又問:「既然有城門大人攔阻你,那麼,你今日怎麼又出來了?」

鬼笑嘻嘻地說:「說來也巧。今天早上,有個鄉下人,把一擔糞桶寄放在城門邊上,管城門的大人,很討厭這股臭味,兩人商量:‘昨天晚上下過一陣雨,城頭上的山景一定很美,何不一起去登臨眺望?’於是結伴登山去了。我趁這個空隙,出了城,路上碰到你家老頭回家,就搭在他腰帶上,承蒙他將我帶來。我急於托生,所以還是想借用一下李老作替身。」眾人聽這鬼的說話口氣比較軟,似乎能用感情打動他,就哀求他說:「公公年老,如活到普通人的歲數,墓地上的樹木也有一圍粗了。你不忍心劉家的弱女子,難道就狠得起心腸害死一個老人嗎?如果你放過他,我家一定請高僧為你超度,讓你升入天人境界,怎麼樣?」鬼拍起手來,開心地說:「我前次在瓜棚下,本想叫劉家作一次佛事,看著他家貧困,所以沒有說。現在,各位居士既然能如此慷慨,我還有什麼可要求的?儘管世人常常耍些哄騙鬼的手法,可是我請各位居士別這樣,不要忘了答應的諾言。」大家連連說是,鬼作出頂禮拜謝的動作。一頓飯的時間,李某已能從床上起來,要湯水喝了。第二天,李家請了不少和尚,連作了七天道場。

鬼有善心,李家也守信。從此以後,瓜棚下,清靜太平。

(據清代《子不語》)

来源:看中國來稿

本文短网址: 轉載請註明出處,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有奖征文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