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公子隨筆】伯夷叔齊(圖)

2018-06-22 08:00 作者: 梅公子

手機版 简体 2個留言 列印 特大


姜子牙如此評價伯夷叔齊:此義人也。(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當我們讀周朝的歷史,這熱熱鬧鬧轟轟烈烈裡,卻有一不合時宜的兄弟倆,那便是首陽山上一邊挨餓一邊唱著自個兒作詞譜曲二人重唱的《採薇歌》的那兩位——伯夷叔齊。

伯夷叔齊二人,本是孤竹國的國王之子,孤竹國王原屬意次子叔齊,想把王位傳給他,然而不合傳給長子的傳統,長子聞訊,不欲自己的存在讓父親和弟弟為難,大步流星地離開孤竹出走了。然而,弟弟叔齊卻認為自己不能越過兄長繼承王位,於是也大步流星地離開了孤竹國,把王位留給了另外的兄弟。這流落他鄉的兄弟二人,有一天在異地重逢了。既然他們倆都不打算回國做王,就有必要商量餘生的去向。聽說周國的西伯侯,是天底下聞名的至賢的聖人,國境之內人民的第一民生要事是贍養老者,兄弟倆就慕名前往周國,投奔姬昌。

然而姬昌卻在他們沒來得及到來之前便逝世了。走到半路上,迎面塵煙滾滾,兵馬前行,旌旗蔽日。原來,是太子發的軍隊前去討伐商王,沿途有諸侯帶領軍隊源源加入。而太子發首領的車上,供奉的是周文王的木主牌位。伯夷叔齊見狀,攔在馬車前哭天抹淚地質問道:父親死了,你不好好在家披麻戴孝辦喪事,卻大動兵戈發動戰爭,這是孝嗎?身為臣子卻糾集各路諸侯一起反對君主,臣子的忠呢?將士們見他們出言如此尖銳,頂撞犯上,在一邊拔劍要殺了他們。姜子牙急忙阻擋,如此評價道:此義人也。

後來,武王已平殷亂,天下宗周。而伯夷、叔齊卻恥之,義不食周粟,隱於首陽山,採薇而食之。及餓且死,作歌。其辭曰:「登彼西山兮,採其薇矣。以暴易暴兮,不知其非矣。神農、虞、夏忽焉沒兮,我安適歸矣?于嗟徂兮,命之衰矣!」遂餓死於首陽山。

他們認為文王過世後,姜子牙輔佐姬發出兵討商的做法,是以暴易暴,和文王澤被天下的仁義,完全是南轅北轍的。兩位兄弟本來是奔著周國的西伯侯去的,想要在那裡過著吃飽穿暖不操心王位的閑散生活。現在周一下子結束了五百年殷商,天下是周的天下了,天下的糧食也都是周粟了。他們卻決定,什麼都不吃了。餓死算了。他們餓死之前還做了一首歌流傳天下,表達這個以暴易暴的世界的失望與嘆息。既然天下再也沒了神農氏,夏湯這樣的先賢,尋道又有何意義呢?

兄弟讓國,叩馬諫伐,恥食周粟,餓死首陽,如孔夫子所評價的「求仁得仁」。然而,相對於天意所向,民心所向的天下大趨勢,伯夷叔齊的一生,與世相違的骨鯁行止,潔身自好,只可謂鑽牛角尖的小道也。

因為他們恥食周粟的固執之行,完全忽略了鼎沸的天下大勢,忽略了商紂王失盡天下民心的殘暴濫權,周文王和周武王所得到的天下歸心這一事實,以及高天之上,天的意旨。試問,若是沒有天意流轉,朝代更替,又如何從古早的神龍氏,虞夏的時代,輪轉到商朝呢?中華大地上,本來沒有永生永世不滅的朝代。兄弟倆的恥食周粟,放在人的層面,的確有義。然而,在更高層的境界之中,這種頑固便是不通了。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有奖征文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