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朝女子身懷異術 能預知人生死未來(圖)



唐朝女子身懷異術,能預知人生死未來。(图片来源:Adobe Stock)

唐朝時,婺州婁千寶、呂元芳兩個女子,頗有名氣,人們傳說她倆身懷異術,能預知人的生死未來。於浙東道巡察使李褒聽說後派遣人去請來這兩個女術士。

二位女術士來到後,被安排在從事廳休息。從事問她們:「我們長官已經位列朝中八大重臣之一,還能升任什麼更高的官職嗎?」

呂元芳回答說:「方才見到了李尚書,他還是任先前的浙東道觀察使,恐怕沒有別的官職授予他。」女術士婁千寶也是同樣說法。這位從事就不再問了。

待到二位女術士再次見到李褒時,李褒問:「我以後的命運將會怎樣?」

二位女術士婉轉地回答說:「會稽山高聳疊翠,湖邊綠柳垂蔭。尚書您有畫船上百艘,可供您遊覽觀賞這大好的山光水色。古人說,人生一世仿佛塵土和小草,微不足道,談什麼榮華與衰敗?榮敗都有定數的,我們不敢當面說給你。」

於是,李褒又問他下屬幕僚們的未來歸宿。

呂元芳說:「副使崔芻言、正推官李范,這兩個人的才能風度差不多。只能做到皇上的侍從官,最後停在郡守的職位上。團練判官李服古,從現在起也只能再醉幾次酒罷了,還談什麼官職呢?觀察判官任轂,止於小諫官是穿不上朱服的。支使評事楊損,雖然身骨清瘦,然而您這些在坐的幕賓們,論福祿、壽數,都趕不上他。」

接著,婁千寶說到:「判官盧纁,雖然現在看來神采奕奕,容光煥發,跟團練判官李服古比較,擔任官職時間長一些,但是,他的壽數卻沒有李判官長。觀察副使崔芻言,和楊損、李范三個人所任官職的品位、等級,是有差別的。」

二位女術士作了以上的預測,在坐的人都不相信。他們沉默不語,只有等待以後事實來驗證。

這以後不過五天,團練判官李服古果然死了。真是大醉也不過幾場啊!看到二位女術士的預測果然開始應驗了,李褒和他的那些幕僚們就像敬重神靈一樣地敬重她們。

這時,郎中羅紹權到明州赴任,少卿竇弘余到台州赴任,途經浙東。李褒在招待他們的宴席上,好奇地問二位女術士這兩個人的未來如何?

婁千寶說:「竇大人一定會再來浙東,重新在望海亭上喝醉酒的。羅大人此行一去。恐怕要到四明山上求仙訪道,不再漫遊塵世了。」

後來,竇少卿辭去台州郡守的官職,在返回京城的途中,重到浙東李褒這兒作客,真的應了「重醉」一說。羅郎中則死在海島上。當時婁千寶說他到四明山求道,不再漫遊塵世了,原是知道他不會活著回來了!

李褒不長時間就回到義興,以後再也沒有被授任其它官職。

判官盧纁改任巡官校理,第二年就死在宛陵節度使的幕僚任上。他比團練判官李服古是多做了一年官,但是他死的時候還很年輕,果然沒有李服古的壽數長。判官任轂剛剛升任為皇帝身邊的補缺諫官,便辭官不做,回歸故里,過著採菊東籬下的隱居生活,和朝廷朱服絕緣。

郎中崔芻言,在吳興郡守的職位上離任;另一位郎中李范在九江郡守的職位上離任。二位都是進士出身,都任過名郡的郡守,兩人為官的品位等級果然差不多。

只有尚書楊損,三十年來,兩次任門下省的給事中,兩次任京兆尹,防守華州,任青州節度使,年過六十了,還多次擔任守國衛疆的重要官職。當年在浙江道同為幕僚的其他人,不論是福祿、還是壽數,果然都趕不上楊損!上述這些在浙東道巡察使李褒官府中的人,真的都應驗了婁千寶、呂元芳二位女術士當年的預測。

資料來源:《雲溪友議》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