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震為部下招親 八千湘女被騙 最小13歲(圖)


《新湖南報》也登出了招兵啟事:條件是16歲到25歲,高中以上的未婚女性。
《新湖南報》也登出了招兵啟事:條件是16歲到25歲,高中以上的未婚女性。(網絡圖片)

大陸媒體披露了當年中共曾徵招8000名湖南女兵前往新疆所謂的「屯墾戍邊」的新聞,並稱這群湘妹子是如何改變了新疆的歷史。據報,這些女兵最大的19歲,最小的只有13歲。

還有報導說,當年中共為了穩定邊駐兵,不僅從湖南,還安排山東女子和北京、上海的妓女去援疆。

8千湖南女兵嫁到新疆拓荒 最小13歲

「烏孫山啊,金色的搖床,英雄喜愛自己生長的地方,假如叫我在異鄉做一個國王,我情願在故鄉當一名靴匠……」——每當湘女們思念家鄉時,總會唱起這首民謠而淚流滿面。

1950年2月,毛澤東命令駐守在新疆的20萬解放軍就地轉業,屯墾戍邊。可是光棍官兵們「沒有老婆安不了心,沒有兒子扎不下根」,於是新疆軍區代司令員王震,致信湖南省的負責人黃克誠、王首道,要求從湖南招收女兵到新疆生兒育女,來解決官兵們的婚姻問題。

王首道看完信後,覺的荒誕可笑,黃克誠也忍不住說:「這個王鬍子,真是亂彈琴。要人家黃花閨女到新疆去生兒育女,哪個敢去喲!」

可是,說歸說,不久長沙的大街小巷便貼滿了新疆軍區的招兵廣告,還大量印發了《新疆鳥瞰》,把新疆描繪得如詩如畫、令人心往神馳。《新湖南報》也登出了招兵啟事:條件是16歲到25歲,高中以上的未婚女性。參軍進疆後,可分別入俄文學校和其他各類學校學習,或進工廠做紡織女工,或到農場開拖拉機,或進部隊文工團……但是關於「結婚」和「生兒育女」卻隻字沒提。

在「有志青年到新疆去,為祖國大西北貢獻青春」的誘人口號下,中學學生、大學生,甚至國民黨將軍的女兒,徒步走到長沙的,瞞著父母家人的,有的身高不夠把鞋跟墊高,有的體重不夠就在口袋裡裝上石頭、秤砣,年齡不夠的謊報年齡……結果,一年內就招收湘女3862人。1952年,又招收了4000多湘女,「八千湘女上天山」便由此而得名。她們中年齡最大的19歲,最小的才13歲。

通往新疆的旅途,湘女們開始時充滿興奮。車廂裡反覆播放著「年輕的人,火熱的心,跟隨著毛澤東前進……」等中共歌曲。到達西安,經過10來天的政治教育後,改乘汽車,經蘭州,過酒泉、出陽關,再越過天山,才到了新疆首府迪化(今烏魯木齊),全程4000多公里,行駛了四、五個月。

當故鄉漸行漸遠,迎面而來是陌生的荒涼時,湘女們熱血沸騰的心漸漸的一點點冷卻。加上飲食的變化使湘女們非常不適應,特別是水的極缺,乾燥使湘女的嘴唇裂開了一道道的血口子。更有一些湘女因為突如其來的車禍,或者疾病,未達到新疆就夭折在途中。

可是到達新疆後,湘女才知道真正的苦難才剛剛開始。茫茫戈壁,不但看不到一戶人家。她們的宿舍只是地下兩米深的地窩子,這樣的地窩子不但沒有門,只掛個簾子在洞口遮擋風寒,之外是三面泥牆,所謂的「床」也不過是高出一點的地面而已。床上鋪著紅柳枝,洞頂上鋪著紅柳和胡楊枝,上面墊著土,頭一碰到地窩子的頂棚,泥土就會不停的往下掉。除了極少數留在烏魯木齊的湘女外都住在這樣的地窩子裡。甚至日後她們結婚、生兒育女,都在這個地窩子裡,時間長的在地窩子裡一生活就是十幾年。

她們每天在160萬平方公里的廣袤疆土上,和男兵們一起開荒種地,修水庫,打土坯,蓋房子。因為水極缺,女兵頭上生了虱子;來月經沒有衛生紙,她們就把內褲撕了縫成一個布袋,再把棉衣裡的棉花扯出塞到裡面,做成「衛生巾」。棉花用沒了,女兵們就在布袋裡裝上沙子,做成「沙袋」。

然而生存環境的苛刻還不是最苦的。因為團以下的指戰員幾乎是清一色的光棍漢,為解決他們的婚姻問題,時不時的便有領導給湘女「介紹」對象,而且年齡都要大出她們十幾歲。湘女們「天不怕,地不怕,就怕首長找談話」,因為只要一聽說哪個首長要找誰談話,就知道是怎麼回事了,而且一旦被組織決定和誰結婚,她們就只有遵從,沒有選擇的餘地了。當時有一首打油詩描繪了湘女們無可奈何的心聲:婚姻法,婚姻法,男四十,女十八,跑到新疆找爸爸,配的是夫不是爸,生兒育女把根扎。

肖葉群,懷著夢想與姐姐一起報名參軍時,她還不滿15歲,體重不足40公斤。入疆的第二年,肖葉群所在部隊的師政委就迫不及待的,給不到16歲的她介紹了一個21歲的教導員王富民。但相處不久後,王富民告訴肖葉群說,他的真實年齡是25歲。肖葉群馬上表示不願意,沒想到王富民掏出手槍,並將子彈推上了槍膛,做出要自殺的架勢,肖葉群嚇的再也不敢說不願意了。之後政委又出面相勸,肖葉群最終還是嫁給了王富民。2002年,肖葉群的丈夫王富民因患急性淋巴癌去世。

1951年3月,在哈密,一個倔強的長沙女兵拒絕了一個營長的求愛,營長被激怒,於是拔槍殺了這個女兵。還有一個高中畢業長得非常漂亮的長沙女兵,因為被「包辦」給一個死了老婆,有三個孩子,比她大近20歲的老幹部,在結婚當天就瘋了。

湘籍女兵江莉華總結了一條規律:湘籍女兵年齡越大(入疆時最大的才19歲)結婚越早,結婚越早的婚姻越不幸,但更不幸的是相貌漂亮而且文化程度高的。因為漂亮,就越容易被更高級的大齡軍官看中;因為文化程度高,內心就越痛苦。因為軍官們的年齡普遍大過她們十幾歲,與湘女們想找個年輕的,有文化的理想相差甚遠,但是又不得不接受這個被強加的沒有感情的婚姻。

就這樣8000名湘女基本都在1953年、1954年便早早結婚成了家。可是,直到入疆10年後湘女們才被准許回鄉探親。1962年,闊別家鄉10餘年的陶先運終於可以回湘探親了,在返回新疆的途中,她從長沙一直哭到蘭州。還有一些湘女由於天高路遠,從離開家鄉那刻起,就再也沒有返回過家鄉。然而,「文革」中這些介紹給她們的丈夫又幾乎一個不剩的都成了「走資派」,她們也無端受牽連,被批鬥,挨打,住牛棚。

由於進疆湘女結婚較早,丈夫的年齡又大多都比她們長出10餘歲,加上50年代的超強體力的勞動,文革中的被整,很多人的丈夫都在七八十年代就去世了,因此很多湘女中年以後就成了寡婦。還有一些湘女在上世紀60年代,因響應號召退出工作回家成了家庭婦女,生活只能依靠丈夫,一旦丈夫去世,她們就只有依賴子女,生活上就更困難了。

傳北京上海妓女曾被分發給新疆兵團

據報,為解決官兵的婚姻問題,中共不僅從湖南,還安排山東女子和北京、上海的妓女去援疆。

2015年6月9日,山東作家孫君紅在其微博上曾曝光了一段當年「毛澤東和王震對話」:「王:主席,現在墾荒隊伍裡幾乎全是男兵,團長以上幹部還打著光棍,工作安不下心呀。主席回電:王將軍,給團以上幹部開個會,馬上給他們每人發一個老婆。王將軍狐疑:哪兒來這麼多女人?主席:八大胡同和上海夜總會改造的妓女分發到各區。過去的人不懂基因決定素質,二代三代特徵非常明顯。」

孫君紅還撰文表示,妓女援疆是中共官方從不掩飾的事實,隨意搜索就可以看到來自人民網、《環球時報》等官方報導。題目為《55年上海妓女改造之後:到新疆當兵團戰士媳婦》;不僅如此,《中國警察網》甚至報導「中國把兩千白俄妓女送到新疆兵團和戰士組建家庭」。報導也稱,妓女援疆是毛澤東親自同意,王震親自主持的工作。

文章說,為了穩定邊駐兵,最突出的是由國家統一安排的8,000湘女、山東女援疆和近3,000妓女援疆(其中上海妓女926名,白俄妓女網上報導公開數據為1,000至2,000左右),目的就是解決兵團婚姻。而這些女青年幾乎是由組織牽頭動員,甚至包辦分配給了當地的一些老幹部。

據今視網報導,1955年4月,有920名身穿綠軍裝的上海姑娘被編為4個中隊,踏上了西行列車。這些青年女子是剛剛離開「上海市婦女勞動教養所」的妓女。最後,她們到新疆當了兵團官兵的媳婦。

根據當年湘女回憶,有湘女不願意則被打死,也有被逼瘋。後來有許多人選擇了逃跑。

網易歷史報導,1951年3月,在哈密,一個長沙女兵拒絕了一個營長的求愛,後者被激怒,拔槍殺死了女兵。該軍官後被軍事法庭處以極刑。還有一個高中畢業非常漂亮的長沙女兵,因為被「包辦」給一個死了老婆有3個孩子的比她大近20歲的老幹部,在結婚當天就瘋了。

1952年,有人向王震反映,這些有文化的湖南女兵不大適合介紹給老兵,他建議找一些農村的姑娘,最好是找喪偶婦女。於是,軍區決定到山東去找,此後,大量山東女性被招入新疆。

1999年8月署名張海峰的文章,披露了王震部隊集體逼婚的事實。文章說,從1949年10月初到1950年3月底,150名臨洮女兵從家鄉徙步進疆,這是首批西征女兵。在臨洮女兵之後,全國各地又有女兵奔赴新疆,「事實上也肩負著這個使命」。

1949年10月,王震被派往新疆任中共新疆軍區司令員兼政委和新疆分局書記,其率領10萬官兵進軍新疆,進行政治、文化改造的紅色殖民政策。同時,王震在新疆大肆推行其充滿血腥味的極左「鎮反鬥爭」,大開殺戒,最後王震被撤職。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