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京:我清楚我們的終極敵人是誰!當然不是美國!(圖)

2018-07-20 07:09 作者: 薌柏

手機版 简体 37個留言 打印 特大


美國總統川普與俄羅斯總統普京(Getty Image)

【看中國2018年7月20日訊】俄羅斯世界盃頒獎典禮上,突如其來的大雨,和普京頭頂上尷尬的大黑傘,讓全世界再一次目睹了普京唯我獨尊的傲慢,也再一次見證了俄羅斯與文明世界的差距。

多年來,蘇聯時代的遺毒一直困擾著俄羅斯,使其難以掙脫強人政治的泥沼,俄羅斯也因此長期遭受西方國家的排斥和制裁。

但是,俄羅斯卻從未放棄融入西方世界的努力。這種努力可以追溯到彼得大帝時期,彼得大帝曾經隱瞞身份去西歐學習,回到俄國後進行西化改革,首先消除俄羅斯人身上蒙古習氣和部落文化,然後對俄國進行全面的「文化基因」改造,讓俄羅斯搭建起西方文明的基礎。

這比日本明治維新早了150多年,但俄國的改革卻遠遠沒有日本的改革順利。日本如今已經非常自然地融入了西方社會,並成為美國的堅定盟友,俄羅斯卻依舊無法讓西方展開懷抱,甚至被美國列為敵對國家。

即便如此,俄羅斯骨子裡卻並沒有敵對美國的意思。俄羅斯外長拉夫羅夫曾提議七國集團允許俄羅斯回歸集體。普京在2017年的總統連線節目中說,「我們不認為美國是敵人,在兩次世界大戰中我們都是盟友。」普京表示,他致力於俄美關係正常化,隨時隨地準備與川普會面。

川普很給普京面子,力排國內眾議,於今年7月16日在芬蘭首都赫爾辛基與普京會晤。雙方舉行了超過兩個小時的面對面會談,兩人均表示會談富有「建設性」。

然而,川普卻因為在烏克蘭、敘利亞以及俄羅斯干預美國大選的問題上沒有展現出美國的強硬一面,而受到美國主流媒體和國會議員們的激烈批評。川普很務實,事後他很快為自己在與普京的聯合記者會上說出「我不認為俄羅斯有理由幹出干涉美國選舉的事」,而真誠認錯並道歉。

很顯然,川普企圖修復美俄關係的努力並未達到預期的效果。雖然他自上任伊始就呼籲改善與俄羅斯的關係,但從當前的情勢來看,美俄關係確實很糟糕,除冷戰陰影外,兩國在烏克蘭、敘利亞、伊朗等問題上都存在長期的分歧。所謂「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川普想要破除美俄關係中的「疑難雜症」,仍然任重而道遠。

川普的對俄策略是富有遠見的。當前的世界格局正在發生深刻的變化,今日的俄羅斯非昔日的蘇聯,對美國的最大威脅力量已發生轉變。川普非常明白,俄羅斯並非真正意義上的敵人,拉攏俄羅斯,有利於美國對歐洲的籠絡和東亞的戰略平衡。

那麼,美國能不能拉攏俄羅斯呢?我認為,從長遠來看,美俄關係回暖是不可逆轉的事實。

首先,美俄兩國擁有共同的價值觀念。

普京曾公開說,「我任何時候都清楚,我們的終極敵人是誰!當然不是美國。因為我們與他們沒有意識形態矛盾和根本利益衝突,我們的矛盾只是緣於兩個同等強大的國家對彼此深深的疑慮和應有的正常警惕。」

而面對各階層指責普京向中國出售先進武備,普京的回應耐人尋味「記住!我們的武器只是賣給那個黨,並非中國!」。研究遠東事務的專家安德烈夫說得更透徹,他說:「我們必須不遺餘力的支持這個反人類價值觀的黨,只要它仍持續執政,就不可避免地陷入內外交困中,越是內外交困,它就越離不開我們。 未來,它們國力必將衰退,因為它們為確保政權會消耗全部國力,直至崩潰。 所以,幫助這個黨對抗西方就是幫我們自己贏得和平和發展機會。」

俄羅斯目前基本奉行民主自由的普世價值觀,儘管民主的質量不佳,但整體價值觀已與前蘇聯大相逕庭。正如普京總統顧問莫洛夫所言,「俄羅斯放棄了用強制思想統治國家的做法,採用的是世俗化的理性文明思路,不把國家道德強加到個人頭上,法律面前人人平等,這正是俄羅斯民主化之後的本質變化。儘管俄羅斯還沒有做的這點,但美國人也沒有完全做到,至少俄羅斯和美國基本上是在民主架構中競爭的。」

就像美國與歐洲、日本、韓國、加拿大、澳大利亞的競爭,他們之間只有具體利益上的分歧,而沒有核心價值觀的衝突。這是一種良性的競爭。

其次,美俄兩國擁有共同的基督信仰。

俄羅斯信奉東正教,東正教是基督教的三大流派之一,這注定俄羅斯最終要走向西方主流意識形態。

基督教強調「自我懺悔」,這使得俄羅斯人勇於對歷史上的重大錯誤進行反思和懺悔。普京曾對俄羅斯過往的歷史進行了嚴厲的批評,包括十月革命中布爾什維克黨採取的嚴厲鎮壓措施、槍斃沙皇全家、內戰中殺害上萬個神職人員等等。

俄羅斯人民切身經歷了那個被束縛了個體尊嚴的瘋狂年代,如今大多數人都對那段歷史持否定的態度。他們不再糾結於「黑暗沙俄」,不再忌諱「紅色恐怖」,也不在乎「改革動亂」,他們放下了沈重的歷史包袱,精神上得到瞭解脫。

無論是俄羅斯領導層,還是俄羅斯人民,他們都在價值觀、歷史觀上努力掙脫以往那種野蠻、扭曲的狀態,向文明社會靠攏。這種向好的趨勢令人欣喜。

值得警惕的是,歷史遺留的極權毒瘤仍舊在俄羅斯大地陰魂不散,讓俄羅斯的民主質量大打折扣。

另外,俄羅斯一如既往的爭霸野心,也為美俄關係增添了一絲陰霾。

事實上,俄羅斯欽佩美國的發展成就,其在心理上最想成為另一個美國,而美國則希望俄羅斯放棄爭霸野心,像德國和日本那樣,與美國結成聯盟。

如何在戰略博弈中形成新的平衡與穩定的世界格局?這是對美俄兩國的巨大考驗。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