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卷流香】致逸心逾默 神幽體自輕(圖)

2018-08-02 10:20 作者: 秦山整理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飄落繁華如雲煙,心清氣閑渡紅塵。(圖片來源:pixabay)

駱賓王,字觀光,唐代詩人,為「初唐四傑」之一。他名(賓王)和字(觀光)來源於《易經》中的觀卦:「觀國之光,利用賓於王。」

駱賓王出身寒門,七歲能詩,號稱神童。其詩作《詠鵝詩》婦孺皆知,是兒童啟蒙的必讀詩。

本文介紹駱賓王的詩作《夏日遊目聊作》。

此詩描寫詩人於夏日休息時來到田園見到的景色和當時的心境,全詩清新空靈,擺脫塵累的逍遙、愉悅清朗躍然紙上。遊目,即放眼縱觀。

夏日遊目聊作

(唐)駱賓王

暫屏囂塵累,言尋物外情。
致逸心逾默,神幽體自輕。
浦夏荷香滿,田秋麥氣清。
詎假滄浪上,將濯楚臣纓。

(源自《全唐詩》)

暫時拋開紛繁世俗事務的牽累,放下由名利情而生的煩惱和束縛,去尋找世俗之外的清靜之處散散心。安詳超逸,心態安閑靜默,心思越發玄妙不可言傳,神氣幽靜,身體也覺輕盈飄逸,飄飄似神仙。

水塘中夏日的荷香清爽,沁人心脾,令人心曠神怡,農田裡成熟的麥穗氣息舒適柔和,清新宜人,讓人愉悅舒爽。哪裡用得著到滄浪之水,去洗滌我沾滿塵土的帽纓呀,在這裡就可以讓身心都得以淨化啊。

詩的最後一句用了典故,有自喻之意。楚臣,指楚大夫屈原。纓,帽子帶。為了更好的理解詩意,筆者展開此典故如下。

典出《楚辭・漁父》:(注1)

屈原遭到了放逐,在沅江邊上游蕩。他沿著江邊走邊唱,面容憔悴,模樣枯瘦。漁父見了向他問道:「您不是三閭大夫麼,為什麼落到這步田地?」屈原說:「天下都是渾濁不堪只有我不同流合污,世人都迷醉了唯獨我清醒,因此被放逐。」

漁父說:「聖人不死板地對待事物,而能隨著世道一起變化。世上的人都骯髒,何不攪渾泥水揚起濁波,大家都迷醉了,何不既吃酒糟又大喝其酒?為什麼想得過深又自命清高,以至讓自己落了個放逐的下場?」

屈原說:「我聽說:剛洗過頭一定要彈彈帽子,剛洗過澡一定要抖抖衣服。怎能讓清白的身體去接觸世俗塵埃的污染呢?我寧願跳到湘江裡,葬身在江魚腹中。怎麼能讓晶瑩剔透的純潔,蒙上世俗的塵埃呢?」

漁父聽了,微微一笑,搖起船槳動身離去。唱道:「滄浪之水清又清啊,可以用來洗我的帽纓;滄浪之水濁又濁啊,可以用來洗我的腳。」便遠去了,不再同屈原說話。

駱賓王在詩的最後引用這個典故,就是為了說明要淨化身心,何須外求?放下了「塵累」,擺脫了名利情的束縛和因此而生的種種煩惱,自然會心安體閑,心達方外,由於心態的升華,身體上也出現了意想不到的變化,身體變得輕盈而舒適。

只因平時的「塵累」太過繁重,糾纏於世俗事務當中,苦苦陷於名利情的這張大網中,無法脫離。一旦拋棄這些「塵累」,忽然柳暗花明,海闊天空,心情愉悅清爽,舒暢安寧,身心都得到了提升。

超脫塵網,這時所見的一切景物都是美好的,宛如仙界,這是因為心態的升華所致。如作者寫「荷香」之「滿」、「麥氣」之「清」,寥寥數語,一幅美好祥和的畫卷便展現在眼前。縱觀全詩,這是唯一一句描寫景物的詩句,其餘詩句描寫的都是「物外情」。作者在題目中言「遊目」,其實在詩中對「心」中感悟的描述更甚呀。

致逸心逾默,神幽體自輕!細細體會,內涵深遠,回味無窮,此句真可謂是神來之筆!

注1:古文原文:

屈原既放,游於江潭,行吟澤畔,顏色憔悴,形容枯槁。漁父見而問之曰:「子非三閭大夫與?何故至於斯?」屈原曰:「舉世皆濁我獨清,眾人皆醉我獨醒,是以見放。」

漁父曰:「聖人不凝滯於物,而能與世推移。世人皆濁,何不淈其泥而揚其波?眾人皆醉,何不哺其糟而歠其醨?何故深思高舉,自令放為?」

屈原曰:「吾聞之,新沐者必彈冠,新浴者必振衣;安能以身之察察,受物之汶汶者乎?寧赴湘流,葬於江魚之腹中。安能以皓皓之白,而蒙世俗之塵埃乎?」

漁父莞爾而笑,鼓枻而去,乃歌曰:「滄浪之水清兮,可以濯吾纓;滄浪之水濁兮,可以濯吾足。」遂去,不復與言。

(錄自《楚辭・漁父》)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