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親在中國身陷囹圄 華裔設計師四方營救(組圖)



2017年4月23日紐約部分法輪功學員在法拉盛舉行紀念4.25和平上訪18週年大集會。圖為張鴻玉講述母親被迫害致死的經歷。(圖片來源:大紀元)

【看中國2018年8月7日訊】紐約年輕女孩張鴻玉,是位平面設計師。她的家鄉是中國的邊陲小城丹東。如今的丹東,看似生活閑適,景色秀美,但其背後掩蓋不住的,是當局對百姓黑雲壓城般的肅殺與血腥迫害。

張鴻玉的父親張明,2018年6月29日因派發法輪功真相資料被中共警察非法抓捕,目前被關押在遼寧省寬甸看守所。有消息說,他將會被非法判刑。

張鴻玉的母親修金秋,因不放棄信仰法輪功,於2007年被關押在邪惡的遼寧馬三家勞教所,2013年被迫害致死,去世時年僅51歲。


張鴻玉(左一)與父親、母親的全家福。(圖片來源:大紀元)

父親身陷囹圄、母親含冤而死,慘痛的家庭悲劇令張鴻玉心中的痛楚難以釋懷。

日前,張鴻玉接受海外中文媒體採訪,講述了其家庭經歷以及她正在營救父親的艱難步履。以下是她的自述。

母親含冤離世

母親在修煉法輪功前一身病痛,在我的記憶中,她總是愁眉苦臉,為了治病,三天兩頭往醫院跑。

自從我們一家人修煉了法輪大法以後,母親變成了一個健康、活潑、樂觀的人,即使在全家被迫害的流離失所、經濟拮据的艱難日子裡,她也總是開開心心的。

這樣一個鮮活的生命,我曾以為可以相依相伴的至親,竟然在短期內被迫害得全身腫脹如水桶,在被綁架不到三個月的時間裏,便含冤離世。


張鴻玉的母親修金秋。(圖片來源:大紀元)

母親曾在2007年被非法關押在瀋陽馬三家勞教所,在那裡她被迫害得身體非常虛弱,體檢查出尿糖四個加號、酮酸中毒、肝上還長了血管瘤。

在臭名昭著的瀋陽馬三家勞教所,那裡的法輪功學員常常遭到殘忍的毒打虐待,酷刑折磨。毒打、電擊、奴役;不讓睡覺;酷暑時在太陽下曝晒;冬天衣服被扒光在外面凍……

母親「保外就醫」出來後,她在家裡又捧起了法輪功書籍《轉法輪》,堅持打坐煉功,不久身體完全康復。可是怎麼也沒想到,警察蹲坑、社區監控、「610」辦公室派人登門騷擾,持續不斷。

2004年母親被迫流離失所,2007年又被綁架,2008年奧運期間再遭綁架。而2013年9月母親再被綁架時,警察對她審訊逼供,最後把她一個人關到一間屋子裡,將她的雙手、雙腳緊緊地銬在鐵椅子上,母親身體開始浮腫。一個年輕警察穿著皮鞋凶狠地蹂踩她的腳趾,右腳大腳趾蓋被踩掉了。

之後警察有意將母親放出來,目的是跟蹤她。三天後,我們全家人都被綁架到派出所,分別關在不同的審訊室裡。母親此時全身浮腫得厲害,大小便失禁,行走困難。警察受上面指令非要把不放棄信仰的母親送到看守所關押,但是看守所拒收危重病人,這樣才把我們放回了家。

半個多月後,丹東市政法委向父親的公司下令將其開除,我的工作也受到了嚴重的影響,我的同事們因為幫我們說了句公道話,遭到了警察的恐嚇,由於懼怕中共的淫威,有的同事就辭職了。連續發生的這幾件事情,給母親帶來了很大的壓力,渾身腫脹的母親病情急劇惡化。

母親從2013年9月被綁架至離世,不足三個月時間。

父親:守住善念

母親的去世猶如晴天霹靂,當時我的精神幾乎崩潰了,心中充滿了憤怒和絕望。

而父親從沒有讓我看到他的痛苦,他時常慈祥地安慰我:「任何時候都要守護心底留存的一絲善念」、「那些對媽媽施暴的警察其實才是真正可憐的被矇蔽的世人」。

父親的話給了我力量。憑著修煉「真、善、忍」,我的意志力在增強。

走過這些艱難歲月,我漸漸明白了,法輪功學員講真相在承受著巨大的付出與苦難,其中都要修出大善大忍的胸懷,我也親眼看到了父親在生死面前所做的抉擇。

父親原在東港市中行工作,修煉法輪大法後做信貸員,從不要企業好處,就連下鄉到企業辦事,都要錯過中午時間,不給去辦事的企業添麻煩,單位的物品從不往家裡拿,而且還把修煉以前拿的物品都送回單位。做出納工作時,他卻從不拿單位一分錢,是一位有口皆碑的好人。

記得父親在煉法輪功之前有抽煙喝酒的習慣,不善管理家中事務,但是自從學煉法輪功之後,他像變了一個人,真誠善良,惦念家中老人,成了遠近聞名的大孝子。父親常常背著外婆出門遛彎散風,為老人端屎接尿,總是非常耐心,鄰里看見後都稱讚他。

由於迫害,父親被迫辭掉工作,多少年家裡都沒有收入來源,父親的第二份工作也沒做到一年,便被丹東市政法委以法輪功問題直接下令開除。

原本一貧如洗的家,又一次次遭警察抄家,每一次家裡都被翻得亂七八糟。這次是寬甸公安局國保、丹東市公安局國保及振興區片臨江派出所直接參與,所有櫃子箱子全被撬開,大量書籍及身份證件物品消失不見,存摺銀行卡等也不知去向,具體被掠走多少財產物資,已無法統計,鄰居們都以為我們家被黑社會的人搶劫了。

外公外婆也是中共恐怖打壓的受害人

中共迫害法輪功十九年了,我不僅失去了母親,他們還奪走了我的外公、外婆。

記得那時剛剛曝光中共瀋陽蘇家屯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恐怖行徑不久,母親就被押送至馬三家勞教所,知道中共活摘真相的外婆一急之下雙目失明,曾一度癱瘓在床,無法行走。後來母親在馬三家被折磨得身體非常不好,家人幾經周折才將其辦理好保外就醫回來,之後母親又被關押迫害幾次,外婆在這些年中擔驚受怕,身心受到了巨大的傷害,於2012年去世。

我的外公修長林,曾罹患淋巴癌晚期,醫院已無法治療,後來外公修煉法輪功,短短三個月時間,他的癌症就好了,我們全家無法用語言來感激李洪志師父的慈悲救度與法輪大法的神奇超常。

1999年7月20日,前中共魁首江澤民發動了對法輪功鋪天蓋地的殘酷迫害,電視、報紙、電臺每天輪番播放污蔑法輪功的資訊,經歷過中共歷次運動的外公深知中共的邪惡,加上單位和街道的騷擾恐嚇,外公內心承受了巨大的壓力,於1999年10月辭世。

奔忙在講真相的路上

父親為了我的安全,毅然決定讓我出國。如今,我與父親已經四年多沒見面了。

我來到海外,通過《明慧網》知道家鄉丹東法輪功學員被中共迫害致死的有99人,這99人中就包括自己的母親修金秋。這僅僅發生在小小的丹東市。在中國大陸又有多少苦難的家庭如同我們這個家一樣支離破碎了。

前段日子,我得知父親再次被非法關押、他血壓高達200且心律過快、看守所已批捕欲對他判刑的消息,又得知李全臣叔叔已經被迫害的得了肺結核病,我開始冷靜思考。

往事一幕幕地浮現在眼前,我常常想,對母親施暴、闖入家中大肆抄家的這些警察,他們在自己家庭裡也扮演著父親、丈夫、孩子的角色,也有朋友和同事、鄰居,難道他們在自己生活的圈子中也是如此行事嗎?一定不是的。他們也是人,生命中一定有他們善良的一面。

是什麼讓他們變成了這樣?是什麼使他們違背自己的意願做這些傷天害理的事情?

不是中共嗎?不是中共在逼迫人整人、人害人、在顛倒黑白地搞運動嗎?不是江澤民流氓集團掌控國家權力綁架了所有中國百姓的良知嗎?不是共產主義邪靈在摧毀人們心底的善良和道德,使之與中共邪惡共毀、走向萬劫不復的深淵嗎?

想清楚了這一切,我開始奔忙在講真相的路上。


張鴻玉手舉「立即釋放張明李全臣」的營救展板,站在紐約中領館大樓前「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天理不容」等巨型中英文條幅前。(圖片來源:大紀元)

在紐約中領館前,我手舉「立即釋放張明、李全臣」的營救展板。那裡每天都有法輪功學員在那裡講真相,在面對中領館大樓的馬路人行道上呈現「真、善、忍」、「法輪大法好」、「停止迫害法輪功」、「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天理不容」等巨型中英文條幅,他們嚴寒酷暑,風雨無阻。


張鴻玉將父親被迫害的資料交給她居住地區的美國國會議員,請其代交國會。(張鴻玉提供)


張鴻玉遞交給所在地區國會議員的材料。(張鴻玉提供)

2018年7月16日,我參加了紐約部分法輪功學員在紐約中領館前舉行的反迫害19週年集會及燭光悼念活動,在集會現場,我上臺發言,要求立即釋放我父親張明及其他所有在中國被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立即停止對法輪功的迫害!

當天,我與其他法輪功學員站在「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毀滅人類」條幅前再一次發出呼籲:立即釋放被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


紐約集會現場,張鴻玉與其他法輪功學員站在「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毀滅人類」條幅前發出呼籲:立即釋放被關押的法輪功學員。右二者為張鴻玉。(圖片來源:大紀元)

2018年7月19日我與來自美東地區的部分法輪功學員,在美國首都華盛頓紀念碑前,參加「停止迫害法輪功」反迫害集會。那天烈日炎炎,我和學員們站在華盛頓DC國家大草坪上,聆聽國際正義人士的呼籲。

 
2018年6月20日張鴻玉來到美國國會前的大廣場,參加「解體中共停止迫害法輪功」集會活動。(圖片來源:大紀元)

「7月20日對宗教自由來說是一個黑暗的日子。19年前的7月20日,中共當局發動了對法輪功學員的前所未有的攻擊。這不是因為法輪功學員給中國或其他中國人民帶來威脅,而是因為他們的理念‘真、善、忍’與中共代表的‘假、惡、鬥’教條構成鮮明對比。」國際組織法輪功之友主任阿德勒(Alan Adler)的發言震撼我心。

我去DC之前,得知大陸家鄉又有一些法輪功學員被非法判刑,刑期很重,這使我憂慮,因為我已失去了母親,不能讓悲劇重演。所以此次華盛頓之行,我走訪了多位國會議員辦公室,將家鄉法輪功學員被迫害的案例遞交給美國國會,呼籲美國與國際社會的關注。

我希望通過國際社會的力量向中國對話,不僅僅要求釋放我的父親、李全臣叔叔以及被非法關押的家鄉法輪功學員,讓中國參與迫害的警察和各級官員明白,「真、善、忍」是人類的普世價值,法輪功在世界各地都受到人們歡迎,在極其不公的對待下,在沒有共產黨的謊言欺騙的社會裏,國際上正義善良的人士都在關注和採取行動,制止迫害。

回到紐約,我提筆寫了一封「給丹東寬甸家鄉公檢法的公開信」。我在信中最後,表達了自己的心願:

各位警察及公檢法鄉親父老:今天我在為父親張明、李全臣叔叔和其他善良的家鄉父老奔走營救,因為我相信有法律主持公正,相信您們仍良知尚存,請您們幫助被關押的法輪功學員,釋放你們的同胞。

當我在大洋彼岸聽到我父親和李叔叔獲得人身自由的時候,相信高興的不僅僅是我自己,還有那些伸出援助之手的美國國會議員、政府官員、國際人權機構的朋友們和看到此消息的家鄉善良的人們。

最主要的是,還有您和您的家人,也將為自己的善念而心安,為你們自己明智的善舉而驕傲!其實,這是我最如願見到的事情。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