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歌作者田漢的遭遇說明了什麼?(圖)

2018-08-09 09:15 作者: 劉超祺

手機版 简体 8個留言 打印 特大

《義勇軍進行曲》的作詞人是田漢,一個不太被當今華人知悉的名字。
《義勇軍進行曲》的作詞人是田漢,一個不太被當今華人知悉的名字。(網絡圖片)

義勇軍進行曲

《義勇軍進行曲》,一首不是每一個中國人都懂得唱,但是一定不會陌生的歌曲,它原來是一首「抗日歌曲」,於1949年被「中國共產黨」採納為「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國歌

《義勇軍進行曲》是1935年電影《風雲兒女》的主題曲。歌詞觸動人的警戒線,令人感覺環境動盪不安。1931年9月18日「九一八事變」,日本正式侵華,但是,當年,很多中國人似乎還未覺醒日本人的侵略行徑,低估了日本人殘暴的心理,《義勇軍進行曲》一出,就好像一個警醒的號角一樣。這首歌曲很快的傳遍中華大地,喚醒中國人民,甚至海外的華僑,要起來抵抗日本人的侵略。

根據命理學來說,一個國家的國歌亦都可以反映出該個國家的命數。若然把《義勇軍進行曲》作為一個國家的國歌,就意味著這個國家會是動盪不安、不穩定、經常處在鬥爭的狀態當中,國民一定要警醒。在「中國共產黨」的統治之下,中華民族正處於最危難的關頭,每個中國人都要站起來,大家團結一致,頂著強權,抵抗暴政,為建立一個民主、自由的中國而努力,這都是《義勇軍進行曲》身為「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國歌忠告我們中國人的。

一首歌曲能成為一個國家的國歌,這首歌曲的作曲家和作詞家想必定會受到那一個國家的政府尊崇、禮遇,在正正常常的國家中,這可謂是一個順理成章不過的事。這首家傳戶曉的《義勇軍進行曲》能成為「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國歌,想這首歌曲的作者必定好像其他的國家一樣是非常風光的,必定是受到「中國共產黨」的推崇備至,如果你是這樣想的話,你就大錯特錯了!因為,「共產主義」是一個扭曲人性的思想,「中國共產黨」是一個扭曲人性的黨派。

《義勇軍進行曲》的作詞人是田漢,一個不太被當今華人知悉的名字,可能有些人從認識《義勇軍進行曲》的過程中知道田漢這個名字,但是,對田漢這個人的境況可能亦一無所知,大家萬萬想不到,田漢是在「文化大革命」中被批鬥至死的。田漢與虎同眠的一生,可能是很多生活在「中國共產黨」領導下既關心國家、又關心民族的中國人的生活寫照。

田漢的前半生

今年2018年是田漢誕辰120週年紀念,讓我們回顧一下田漢的生平事跡。

田漢,原名田壽昌,於清朝1898年3月12日在湖南長沙出生。是中國劇作家、小說家、歌詞作家,亦是中國現代戲劇的創始人。田漢一生從事文藝創作,他創作話劇、歌劇六十餘部,電影劇本二十餘部,戲曲劇本24部,歌詞和詩歌近二千首,可以說是對中國近代文化深具影響力的多產作家。

1912年,當年是「中華民國」統治下的中國。田漢14歲,就讀「長沙師範學校」。

1916年,田漢18歲,隨舅父往日本,入讀「東京高等師範學校」,開始鑽研戲劇。

1919年,田漢21歲,在東京加入由李大釗等學者舉辦的「少年中國學會」,開始發表詩歌和評論。

1920年,田漢回中國。1921年,與郭沫若等學者組織「創造社」,倡導新文學。

1922年,田漢受聘於「上海中華書局」擔任編輯。

1924年,田漢和妻子易漱諭一起創辦《南國半月刊》,發表劇作。

1926年,田漢與唐槐秋等學者創辦「南國電影劇社」,拍攝由他編劇的電影。

1927年,田漢轉到「中國國民黨總政治部宣傳處」工作,負責電影和戲劇製作。同年秋天,田漢出任「上海藝術大學」文學系主任,之後被推擧為校長,亦開始編撰話劇。

1928年,田漢擴充「南國社」,與徐悲鴻等藝術家創辦「南國藝術學院」,田漢出任院長兼文學科主任。為藝術、戲劇以揉合中國戲曲和歐美戲劇的精華尋求改進,並促使中國話劇成為一種獨立的文學體裁。

1930年3月,田漢被選為以魯迅為首的「中國左翼作家聯盟」的「七人執行委員會」委員之一。同年4月,田漢發表了《我們的自己批判》一文,宣告轉向「共產主義」,為了要加強「左翼」劇作人的團結,田漢將「左翼劇團聯盟」改組為「左翼戲劇家聯盟」。

1932年,田漢加入「中國共產黨」,領導「中國共產黨」的文藝工作,並且擔任「左翼戲劇家聯盟」的「黨團書記」和「中共上海中央局文化工作委員會」委員。

1935年為電影《風雲兒女》譜寫主題曲《義勇軍進行曲》,由聶耳撰曲,成為一首具影響力的「抗日歌曲」。

1949年,「中國共產黨」竊政,成立「中華人民共和國」。當時,「聯合國」需要有一首歌曲去代表「中華人民共和國」,在沒有選擇之下,聯合國就暫時用了《義勇軍進行曲》作為「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國歌。當年,「中共」亦需要訂定國旗、國徽和國歌,於是成立了一個「訂定國旗、國徽和國歌的小組」,田漢亦是成員之一,「小組」向國內外徵集了七百多件稿件,但是,始終都未能決議下來,最後由周恩來和毛澤東決定採用《義勇軍進行曲》作為「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代國歌」。當年,田漢亦同時出任中共「文化部戲曲改進局」局長、「藝術事業管理局」局長、「中國戲曲學校」校長、「中華全國文學藝術界聯合會」副主席、「中國戲劇家協會」主席。他主力推動話劇、戲曲的改革,促進傳統戲曲藝術的發展。

1956年4月28日,毛澤東在「中共中央政治局擴大會議」上提出「百花齊放、百家爭鳴」的方針。田漢是「全國人大代表」,他視察到很多年老的藝人生活困苦,便在戲劇報上發表文章去改善藝人的生活。

1957年3月12日,毛澤東在「中共中央全國宣傳工作會議」上仍強調要繼續貫徹「百花齊放、百家爭鳴」的方針。一個多月後,即4月27日,「中共中央」發出《關於整風運動的指示》,要展開「全黨整風運動」,有「引蛇出洞」的「陽謀」之稱的「大鳴大放」隨即展開,田漢為民請命,道出了在「社會主義」下人民過的是「非人生活」之類的言論。一個多月後,即6月8日,毛澤東發出《關於組織力量準備反擊右派份子進攻的指示》。戲劇界的吳祖光在田漢負責的《戲劇報》第14期發表《黨趁早別領導文藝工作》一文,「中共中央」就把吳祖光列為「右派份子」而進行批鬥,由身為「中國戲劇家協會」主席的田漢負責批鬥,最終吳祖光被下放到「北大荒」勞改三年,同受牽連的還有一大班「中國戲劇家協會」成員。

田漢被打壓

1959年10月,「中共中宣部」指示要批鬥身為「中國戲劇家協會」主席的田漢,事緣他於1957年8月6日發表的《關於〈名優之死〉》一文中,表白了對於「右派份子」要「存天理滅人欲」的「神聖殺戮」,「中宣部」認為田漢污蔑了「中國共產黨」,「中國共產黨」是「生氣勃勃」而且「溫暖」的,田漢幸好得到周恩來、周揚出面才倖免於難。

田漢的長孫田鋼表示,1963年,江青希望田漢幫助她搞「京劇樣板戲」,但是遭到田漢的婉拒,田漢可能認為戲曲不應該走「樣板戲」這條路,從此,田漢就受到批鬥。1963年12月12日,毛澤東批示要嚴厲整肅「各種藝術形式」,包括「戲劇、曲藝、音樂、美術、舞蹈、電影、詩和文學等等」,認為他們「熱心提倡封建主義和資本主義的藝術」,「不熱心提倡社會主義的藝術」,七天之後,田漢就被毛澤東定性為「反社會主義者」,周恩來的學生柯慶施斥責田漢為「牛鬼蛇神氾濫成災」,四人幫之一姚文元狠批田漢「阻擋社會主義的道」。同受批鬥的又是一大批中國中堅的藝術家、文學家。

1964年6月5日至7月31日,在「全國京劇現代戲觀摩演出大會」上,田漢等藝術家、文學家被點名批鬥,他們著作的一批京劇、昆曲、電影都視為「大毒草」。

1964年12月至1965年1月,田漢被免去「人大代表」職銜,並把田漢釘在「徹頭徹尾反黨反社會主義反人民」的「十字架」上。

1966年2月1日,《人民日報》發表批判文章《田漢的〈謝瑤環〉是一棵大毒草》,田漢的京劇《謝瑤環》被批判為「借古諷今」、「反黨、反社會主義、反人民」。同年5月16日,「中共中央」下發《五・一六通知》,「文化大革命」正式開始。同年6月1日,《人民日報》發表《橫掃一切牛鬼蛇神》社論,之後,所有「文化部」的人員包括田漢都被打成為「牛鬼蛇神」,被關進「集中營」。8月18日,毛澤東在「天安門」接見「紅衛兵」,「紅衛兵」憑著「革命無罪、造反有理」的指示,開展了「停課鬧革命」的鬥爭行動,全面介入對付「牛鬼蛇神」的批鬥之中,田漢、周揚、夏衍、陽翰笙「四條漢子」等一大批文化界學者當然首當其衝。他們被關押在北京「衛戍區司令部」,然後用卡車載到批鬥場所中去被批鬥。

田漢被批鬥

根據「文革」倖存者的憶述,田漢自1959年被「整頓」以來,一個60多歲的老學者一直飽受心理和肉體的殘害,受盡折磨,包括一次又一次、一年復一年的唾罵、侮辱、遊街示眾、批鬥、毒打等等。

一位「文革」倖存的田漢老朋友張光年憶述當年田漢被批鬥的情景:在「文化大革命」剛剛開始,「革命群眾」大聲叫罵「打倒田漢!」,田漢被毒打至「從額頭沿鼻樑兩邊流淌鮮血」。

另外一位「文革」倖存者憶述在田漢的被批鬥的時候,「田漢的兒子田大畏給自己的父親貼『大字報』,批鬥他為『叛徒』。」

一次,一位女初中學生用鐵線把田漢紮在椅子上用鞭子打他。

又一次,田漢在吃飯,一根肉骨頭咬不下便吐了出來,革命群眾「喝令田漢把吃不下而吐出來的食物渣滓全部吞回肚子去」。

1966年8月29日,在批鬥中,紅衛兵審問田漢罪行,田漢說《義勇軍進行曲》國歌歌詞是他寫的。問話的學生隨手拿起一個藤造的垃圾簍倒蓋在田漢的頭上,簍裡的垃圾、紙碎都掉在田漢的頭上,另一位學生用雙手使勁往下拍,藤就將田漢的面部皮膚割傷,滲出絲絲血跡。

學者李輝在《滴血的童心──孩子心中的「文革」》一文中寫道:「革命群眾」大聲叫口號「打倒田漢!」,皮帶就抽在田漢的身上,白色的恤衫染滿了血印。一輪辱罵之後,又是一頓鞭打。紅衛兵拳打腳踢的把田漢踢至跪在台上,一輪辱罵之後,用帶銅扣的皮帶更猛烈的鞭打在田漢身上,田漢默默的承受著,衣衫撕裂,血跡斑斑。

1966年12月4日,田漢再被審訊。兩天後,《人民日報》批判田漢為「反共老手」、「可恥叛徒」、「混進黨內的反革命修正主義分子」、「黨內走資本主義道路的當權派」、戲劇界「反黨、反社會主義、反毛澤東思想」的急先鋒等等,並禁止使用「代國歌」《義勇軍進行曲》的歌詞。

田漢被迫害的過程可謂一言難盡,「中國共產黨」的罪行可謂罄竹難書,對中國人的傷害更加是災難纍纍,久久不能磨滅。

田漢逝世

1967年2月17日,田漢等人被關進「秦城監獄」,繼續被清算。同年7月,田漢身心已經出現了不少毛病,面色灰白,木無表情,身體僵硬,儼如一塊石頭,又因糖尿病、尿毒症和冠心病被「中共」化名「李伍」,以「阻止社會主義發展」的罪名送進301醫院,期間還要接受清算式的政治審判,延至1968年12月10日,田漢在被折磨得身心俱疲中病逝,終年70歲。他臨終的時候,無一個親朋戚友在場,場面淒涼。

一位緊隨「中國共產黨」步伐忠心不二的「同志」田漢,編撰了大量歌頌「中國共產黨」的詩歌、話劇、戲曲和電影劇本,而且緊隨著「中國共產黨」的鬥爭路線,最終還是被「中國共產黨」所丟棄,只配有一個「張三李四」的代號,連名字也不准留下,在連綿、難熬的批鬥中,孤身飲恨而終。這是很多跟隨著「中國共產黨」思想的人的最終宿命!曾任「第一屆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長」和「第二任(第二至三屆)中華人民共和國主席」的劉少奇也是如此!可哀可悲!

田漢被批鬥至被平反

1970年,在田漢逝世後的一年多,中共仍批鬥田漢、周揚、夏衍和陽翰笙「四條漢子」。

1975年,在田漢逝世6年多之後,田漢仍被扣以「叛徒」的罪行,被「永遠開除黨籍」,不准演唱由他作詞的歌曲、不准演出他編撰的所有作品,若然要演奏中共的「國歌」,只可以演奏《義勇軍進行曲》的曲譜,或採用新填的歌詞。

1979年,田漢得到「平反」。同年4月25日,中共在北京「八寶山革命公墓」為田漢開追悼會。

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歌

1982年12月4日,「第五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第五次會議」恢復《義勇軍進行曲》為「中華人民共和國代國歌」。

2004年,「第十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第二次會議」將《義勇軍進行曲》列為「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歌」。

2017年9月1日,「第十二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第二十九次會議」決議通過《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歌法》,自2017年10月1日起施行,內容包括「國歌」奏唱的場合、禮儀、政治宣傳、教育和違反的後果。

田漢紀念館

至今,在中國大陸的所有有關田漢的紀念館、紀念碑和展覽,都完全不提及田漢在「文化大革命」中被批鬥的事跡。

從選曲中反思

下文提供一些樂曲,請讀者朋友去聆聽所介紹的樂曲,看看有沒有引發共鳴。

「Also sprach Zarathustra」

第一首音樂是由Gustavo Dudamel指揮柏林愛樂交響樂團(Berliner Philharmoniker)演奏德國作曲家理查・蓋歐格・史特勞斯(德語:Richard Georg Strauss,1864~1949)1896年完成的交響詩《查拉圖斯特拉如是說》(德語:「Also sprach Zarathustra」)。

人間善惡、正邪的鬥爭其實就是宇宙間神佛與魔、正與邪的大戰,就要看人如何選擇,邪不能勝正,人不要貪圖一時的利益而站在邪惡的一面,將自己賣給了魔鬼。

《畢業歌》

第二首歌曲是由田漢作詞、袁牧之、陳波兒合唱1934年電影《桃李劫》主題歌《畢業歌》。

《義勇軍進行曲》呼籲中國人起來抗日,而《畢業歌》就呼籲畢業同學起來抗日,「要掀起民族自救的巨浪」。

《四季歌》

第三首歌曲是由田漢填詞、周璇主唱1937年電影《馬路天使》的插曲《四季歌》。

山有樹兮木有枝,絲蘿非獨生,願托喬木,田漢寫出了女子情真、情深的心聲。

《天涯歌女》

第四首歌曲是由田漢填詞、周璇主唱1937年電影《馬路天使》的主題曲《天涯歌女》。

田漢除了寫出了女子情深的心聲之外,還點出了「患難之交恩愛深」的真情。

《天倫歌》

第五首歌曲是由閻荷婷主唱《天倫歌》。

1935年,與《義勇軍進行曲》同時受到中國人關注的另一首經典的歌曲就是電影《天倫》的主題曲《天倫歌》。歌詞勸喻中國人:「收拾起痛苦的呻吟,獻出你赤子的心情。服務犧牲,捨己為人。」以達到「大同博愛,共享天倫」。

「Elegy」

第六首要介紹的樂曲是由Katja Markotic主唱、Reinchard Armleder大提琴演奏和Dagmar Hartmann鋼琴合奏法國作曲家JulesÉmile Frédéric Massenet(朱爾・埃米爾・弗雷德里克・馬斯奈)(1842~1912)1872年的「Élégie,Op.10,No.5」(「Elegy,Op.10,No.5」)(《哀歌》作品編號10第5首)。

田漢生前與虎同眠,最終被批鬥至死亡的一刻,可能是很多生活在「中國共產黨」領導下既關心國家、又關心民族的中國人的生活寫照。

《選擇》

第七首歌曲是由葉蒨文、林子祥合唱的《選擇》。

人生充滿「選擇」,就看人如何「選擇」,「選擇」走向「真、善、忍」還是「假、惡、鬥」的一面。

「So Long,Farewell!」

最後一首要介紹的歌曲是1965年電影「The Sound of Music」插曲「So Long,Farewell!」(《再見!》)。

請讀者從電影「The Sound of Music」中去領悟。

生命智慧

本文的生命智慧就是:「擇善固執。」

這句諺語出自於儒學經典《禮記・中庸》,原句是這樣子:「誠之者,擇善而固執之者也。」

白話文翻譯這句諺語是這樣的:「一個忠誠的人,如果選擇了良善的、正確的事,就要堅持不懈去做。」這句諺語寓意深遠,勸喻人不要因名利而看風駛舵、盲從附和,或甚至出賣靈魂,人要有「富貴不能淫,貧賤不能移,威武不能屈」的情操,所以說,「擇善固執」是難能可貴的高尚品德。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