鄧穎超悍婦一面:毆打抓破周恩來 盤查周舞伴(圖)

2018-08-09 00:09 作者: 司馬清揚、歐陽龍門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1954年周恩來與鄧穎超合影。
1954年周恩來與鄧穎超合影。(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按:鄧穎超周恩來的關係,有其融洽的一面,也有另一面。知情人透露鄧穎超曾經在延安因為搭竹竿晾衣服大罵警衛員。知情人也透露周恩來和鄧穎超之間摩擦不斷,並曾經打架,鄧向周扔碗,有次還導致周恩來臉都被鄧穎超抓破。知情人還透露,周恩來和服務於中南海的文工團的團員跳舞之後,鄧穎超曾經握住此團員的手問到:周恩來對你沒做什麼吧?張佐良則說:周恩來在1973年年底被批期間,周恩來偶爾與鄧穎超同桌吃飯,也聽不到老倆口的說話聲,西花廳的氣氛異常沉悶。

關於兩個史實的說明

第一:關於《政府工作報告》的字數問題

不少著作引用毛毛的說法:毛澤東讓鄧小平起草一個短小的《政府工作報告》是因為考慮到周恩來的身體健康問題。實則不然,儘管張玉鳳在10月4日給王洪文的指示中就指明政府工作報告有3千字就夠了,而實際上報告仍然達到了5千多字。而張春橋在第四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關於修改憲法的報告字數更少,只有3,400字左右,比周恩來的報告還少1,600字。

第二:鄧穎超的提名

周恩來在準備四屆人大的時候,非常小心謹慎。周恩來讓孫中範把其所有的親筆原件都銷毀。

孫中範回憶說:「紀登奎聽了郭玉峰和我的匯報後說:看來要考慮調整全國婦聯的主要領導人。郭玉峰當場建議請鄧(穎超)大姐擔任全國婦聯主席,紀登奎當即表示同意,但他說這要同總理商量後再作決定。後來紀登奎傳達周總理的意見,周總理堅決不同意鄧大姐擔任全國婦聯主席,全國婦聯主席的人選要再考慮。紀登奎也曾向中央建議由蔡暢、鄧穎超擔任名譽主席,康克清任主席,周總理還是不同意。(後來周恩來匯報時)在講到鄧穎超、蔡暢的安排時,毛主席同意鄧穎超做人大常委會副委員長。當周總理堅持鄧穎超不要當副委員長時,毛主席沒有再堅持。因此只安排蔡暢做副委員長。」

對周恩來素有研究的秦九鳳則說:四屆人大之初,中央政治局就有安排鄧穎超為副委員長的建議,這一建議並且為毛澤東生前親筆批准。

無論如何,如果周恩來執意不肯的話,鄧穎超絕對就不應該出現在提交給毛的方案名單上。周恩來此舉是借毛對此事的態度來揣測毛,打狗還要看主人,人事安排不也是如此麼?周恩來對王洪文等人的悉心培養、對江青等人的態度不也是這般道理麼?

但是無可否認的是,鄧穎超的資格足夠當人大副委員長的。鄧穎超在文革後也曾經對自己在建國後一直沒有得到升遷而惱火。即使沒有處在高位,鄧穎超在政治上也是十分投機的。有一次周恩來指示新華社和對外文化聯絡部舉辦一次「我國領導人出訪國新聞圖片展覽」。鄧穎超對杜修賢說:「老杜,選圖片時,記住多選一些外國人舉毛主席像的場面。」周恩來得病後,有人向鄧穎超問候。鄧穎超回答:「你講的不對(指總理的健康關係到人民的幸福),總理一再說過,偉大領袖和導師毛主席的身體健康才是全國人民的幸福。」鄧穎超就是一個「小」周恩來,也有人說周恩來是鄧穎超「調教」出來的。

1959年廬山會議,鄧穎超邀請朱旦華上廬山,並幫助鄧穎超整理了一份反應大躍進的材料。但是八屆八中全會後,全國反右傾。鄧穎超竟然把此材料轉交給了全國婦聯。全國婦聯以此批判了朱旦華。九屆二中全會期間,鄧穎超在發言中表示擁護林彪的講話,同意設國家主席,並義憤填膺地說,誰反對毛主席,誰反對林副主席,我們就打倒誰!鄧穎超還爭功似地說:「我們現在都說林副主席是毛主席的親密戰友,你們知道嗎?『親密戰友』這樣的稱呼是我在八屆十一中全會上第一個提出來的。」在該組,由鄧穎超牽頭集體通過了擁護林副主席講話,同意設國家主席,希望毛主席擔任國家主席、林彪擔任國家副主席的意見。鄧穎超說:「對設國家主席,我們都發言了。現在我們再用全組通過的辦法,向中央政治局提出建議,這樣我們小組對設國家主席的態度就更加鮮明了。」「林彪事件」之後,在1972年的「批林整風」匯報會議上,鄧穎超又對江青做出了極其不合實情的發言。鄧穎超說她「從三十年代起就知道江青,讀了當時報紙上發表的江青致唐納的公開信,認為江青是傑出的女性,林彪一夥要蒐集江青的黑材料,不是『黑材料』而是『紅材料』,等等。」就是文革後,鄧穎超又根據形勢的變化,一度對林豆豆許諾。但是形勢再變之後,鄧穎超就再也不再理會林豆豆了。

鄧穎超和周恩來的關係,有其融洽的一面,也有另一面。知情人透露鄧穎超曾經在延安因為搭竹竿晾衣服大罵警衛員。知情人也透露周恩來和鄧穎超之間摩擦不斷,並曾經打架,鄧向周扔碗,有次還導致周恩來臉都被鄧穎超抓破。知情人還透露,周恩來和服務於中南海的文工團的團員跳舞之後,鄧穎超曾經握住此團員的手問到:周恩來對你沒做什麼吧?張佐良則說:周恩來在1973年年底被批期間,周恩來偶爾與鄧穎超同桌吃飯,也聽不到老倆口的說話聲,西花廳的氣氛異常沉悶。

但是鄧穎超和周恩來畢竟在政治上是連體的。薛明在「林彪事件」之後回到京城,鄧穎超代表周恩來去看望。文革結束後,薛明揭發賀龍被迫害慘死的材料在北京政治圈中廣為流傳,引起很大的反響。但是知情人又都知道此事周恩來是要負主要責任的,鄧穎超就頗有些難堪,曾託人帶話給薛明,說:你寫的那個報告,要是恩來看了,他會哭死的。文革剛結束時,一批老幹部要求清算毛澤東的錯誤,但是又同時樹立起偉大的周恩來形象。其實抬高周恩來是假,想否定毛澤東是真。對此,鄧穎超不無擔心。因為鄧穎超知道,在高度個人集權和特定的政治環境下,周恩來不可能「潔身自好」、「光明磊落」。「毛榮周則榮,毛損周則損。」而鄧和周的關係,則是夫貴妻榮麼。鄧穎超說:你們不要這麼搞,不能這麼搞麼。恩來什麼時候反對過毛主席?他這個人你們不是不瞭解,路線對了,他就對了;路線錯了,他就錯了。你們那樣說,那樣搞,無法向歷史向後人交代麼。基於同樣道理,鄧穎超還對一些老幹部的復出持否定態度。鄧穎超擔心周恩來的聲譽被毀。鄧小平復出後,有人提議鄧穎超進政治局。對此,鄧小平說你知道鄧穎超是什麼樣的人麼?鄧穎超如果進了政治局大家還有辦法工作麼?當局勢發生變化,中央對於周恩來的評價過份扭曲後,鄧穎超又認為在《歷史決議》中寫上毛在「文革」中保護了中央和地方一批領導幹部,平反了一批冤假錯案,這樣寫不夠實事求是,反而會引起反感。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