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又刪了一個微信上的大學同學(圖)

2018-08-10 08:22 作者: 秦耕

手機版 简体 57個留言 打印 特大

微信
我可以選擇與誰說話,或者不與誰說話(Pixabay)

【看中國2018年8月10日訊】這裡的「又」是針對我幾年前哢嚓一聲毫不手軟刪掉大學同班同學群而言的。

前幾日我人在旅途,見昔日大學同窗發了一條朋友圈,大意呼籲人們堅決與美國幹到底,在貿易戰中共克時艱,不惜代價,其大言洶洶:中國人只買中國貨,即便質量再差,那也是我們中國的,你美國的貨再好,那也是你們美國的,中國人堅決不買!

我忍不住笑了,私信給他:你這是反諷?還是正面表述?請回覆確認。如果是正面表述,對不起,我就要把你從微信上刪掉了。

他倒及時給我回覆了:做朋友不能以意識形態來劃線吧?

我一口水差點兒笑噴:他居然把這破事兒,拔高到意識形態的層次去了。

雖然他沒有直接確認,但既然能往意識形態的高度上升,也算含蓄承認這是正面表述。

我回覆:我無意說服一個人改變自己的觀點,也不願意與他人辯論,但我可以選擇與誰說話,或者不與誰說話。現在我只能把你刪除了。

他又反問我:最起碼的愛國還是要的吧?

我回覆:對不起!我現在就要刪你了,刪前最後一句:最好的愛國是批評。

於是我打開微信通訊錄菜單,找到他,毫不猶豫的點了「刪除」按鈕,沒有任何聲音,我這個大學同窗就消失在雲端了。飛馳的車外,一邊是連綿的青山,另一側是蜿蜒的綠水。

今日重提這茬,是想說下面的這些話。

首先我與他沒有觀點分歧。觀點分歧的前提是你得先有觀點,分歧意味著觀點相左,針尖麥芒,半斤八兩,我要向西,他想朝東,他實際上沒有自己的觀點,那段話是他轉發的,因為某些詞語刺激了他的腎上腺,激素分泌水平瞬間增高,於是動動手指轉發了。這離他經過大腦的思維活動、形成自己的穩定看法,然後開始與我產生歧見,還有很遠的距離。真的,他還沒有進入到與我產生分歧的那個階段呢。謂之分歧,只是一種客氣的說法。

其次這與意識形態無關。他從我話裡聽出不良意圖後,立即上升到意識形態高度,製造「互不干涉、和平共處」的局面,為自己的無知繼續爭取存在空間,對自己進行保護。世界上的事物本來有好壞之分,有人非要標榜為見解不同;發展道路本來只有正邪之別,有人非要以「模式不同」辯解;世界潮流浩浩蕩蕩,順昌逆亡,有人非要用特色遮臉與之對抗……我與同學之間需要爭論的那個事,與意識形態八竿子打不著,僅僅是常識的有無問題、認識能力的優劣問題,甚至是智商的高低問題、讀書的多少問題而已。

再次愛國說辭顯愚昧。發現我沒有與之討論的興趣,他立即退而求其次,佔據一塊叫作「愛國」的不敗之地,立於其上。薩繆爾.約翰遜早已說過,愛國主義是流氓最後的庇護所,誠哉斯言,但我更想說的是,愛國愛國,多少愚昧假汝以行!那個姓蔡的20歲小夥,高呼口號用U形鎖打爛駕駛日產汽車的李某顱骨時,以為自己是愛國;海南島萬寧縣某酒吧裡爭論中日開戰孰勝孰負時,將認為日本一方獲勝的人用酒瓶砸死,打人者以為自己的行為是愛國;我這個呼籲從某個商販那裡購買劣質國貨的同學,以為自己表達的是莊嚴的愛國情懷,其實他所愛的,不過是那個商販。因為該商品既不是國家的,也不是他親戚的,其產權實實在在是那個商販的。一如貿易戰開打,有人就放言不惜一切代價也要打贏,我同學聞之激動,以為自己是國,全然忘記自己不過是那個準備被付出去的「代價」。

結語是,我微信裡的其他朋友,可能還會有人被我刪除的。當你的知識水平與認識問題的能力,與我拉大到一定距離的時候,對你最好的保護,就是讓我把你刪掉。當然,刪前我會打招呼的,不會暗中下手。同時,自以為與我觀點相左的朋友,你們也盡可以坦然把我從你的微信中刪掉,無須客氣。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