憤青中年幡然醒悟 愛國是個什麼球?(圖)

2018-09-11 09:20 作者: 涅盤

手機版 简体 3個留言 打印 特大


北京一個含有「愛國主義」內容的房產廣告(圖片來源:FRED DUFOUR/AFP/Getty Images)

【看中國2018年9月11日訊】那還是1999年的夏天,北約的導彈準確無誤的擊中了中國駐南斯拉夫大使館,造成邵雲環許杏虎朱穎三人遇難。一時間群情激憤。時任國家副主席發表了措辭嚴厲的講話,讓我這愛國憤青熱血澎湃,恨不能和「美帝國主義」打上一仗,讓他嚐嚐人民鐵拳的滋味。

可「美帝國主義」距離太遠,我的拳頭夠不著,那只好拿「美帝」的東西來出氣,抵制「美貨」的口號響遍了神州大地,遊行隊伍站在肯德基麥當勞的門前高喊:是中國人就出來,不能再吃漢堡!據說記者採訪,50%的人表示以後堅決不再光顧肯德基麥當勞。不知道這些人如今喝著可樂嚼著漢堡看著蘋果手機,是否能想起自己曾經發過的誓言?

某些中國人的誓言就像一個屁一樣,記不清楚多少個,也記不清楚多少次。我也在那裡堅決的抵制美貨,同事給我萬寳路香菸被我嗤之以鼻:老子不抽!看到肯德基裡面用餐的人們憤憤不平:這些漢奸!這種自以為是的心態其實直到現在仍然存在於大多數人的心裏。

慢慢的時間就過去了,肯德基不知不覺去了好幾次,可口可樂的銷量一漲再漲,我們吃著漢堡喝著可樂,看到了911的那一幕。

我無法形容這場悲劇對我的衝擊和骨子裡的快感,矛盾的心情一直到08年以後才得到釋懷。當時我在論壇裡寫下了洋洋灑灑的一篇文章,大意就是對這場悲劇的感慨以及美國人自作自受的報應,裡面夾雜著例如「新干涉主義」等似是而非的詞語,讓我博到了眾多眼球滿足了一下自己的虛榮心。

我正混跡於各大軍事論壇,從子陵軍事到後來的鐵血軍事,作為標準的憤青,每每發言就是打倒「美日帝國主義」,仇恨教育深深的根植於意識當中,抵制日貨更是作為自己的理念處處宣揚,並期待能夠影響他人。後來結婚買家電,更是不要日系品牌,再往後買車,更是對日系車不屑一顧,在各個網站論壇裡唇槍舌戰。而那時自己眼中的漢奸就會譏諷我:有本事別上網,那是美帝的產物,有本事別用手機電腦,裡面都是日本的晶元。而我自以為得意的找到了一個藉口:尊嚴。我抵制日貨是表明我的態度,是維護我的尊嚴,我無法避免使用美日帝國主義的技術,可我用抵制日美品牌來表達我的尊嚴。

是啊,尊嚴多麼的重要。可什麼是尊嚴?作為人擁有人的權力並得到尊重,此為尊嚴,現在我明白了,可當時誰明白?

別說抵制美貨日貨,在朝鮮戰爭後,我們抵制了全世界,也是號稱為了尊嚴。幾億人節衣縮食供養著兄弟國家,大筆外援毫不猶豫,可自己國民餓死幾千萬,這幾千萬人的尊嚴在哪裡?世界文明大踏步的前進,可我們卻沈迷於運動當中與人鬥其樂無窮。當「美日帝國主義」人民過著自由、富足的生活時,我們卻在溫飽中掙扎。

上學的時候學外國課文,貧苦的農民每餐只能吃麵包充飢,我不爭氣的哈喇子流出來,麵包!多麼香啊!面對我的疑問,老師斬釘截鐵的說:外國的麵包,其實就是饅頭。能不能吃到麵包我不在乎,可饅頭我也只能吃到特二粉,精粉都是可望不可及。

那時候有一部日本電視劇叫《阿信》,故事情節我早已忘卻,卻對阿信一家吃蘿蔔飯耿耿於懷。他們居然每天都吃米飯!我眼裡只有米飯,以至於對這部影響力極大的電視劇毫無記憶。

終於,禁閉的國門敞開了,我們吃飽喝足了,我們享受到了手機彩電冰箱,我們登錄了網際網路多媒體,我們享受到了經濟發展帶來的果實。可尊嚴在哪裡?

08年是一個分水嶺,奧運火炬在法國的遭遇讓我們進一步抵制家樂福,汶川地震的豆腐渣樓房卻沒有被我們抵制,奧運會的金牌也不能再生汶川學校廢墟裡的靈魂。我茫然,我不知所措,我自以為幸福的祖國卻有著如此的不公和艱辛。倒塌的校舍下露出孩子們花花綠綠的衣角,也露出了沒有鋼筋的土石瓦礫,更露出了偉大祖國裡面的不偉大。

偉大的祖國應該是擁有人性的,可我們的只有偉大,沒有人性。樓房裡的鋼筋不是「美日帝國主義」抽走的,食品裡的添加劑不是家樂福生產的,奶粉裡面的三聚氰胺也不是樂天集團的主打產品,害中國人的只有中國人自己,可我們卻叫囂著抵制全世界,為了維護我們的尊嚴。

我以為,不受別人欺負就是有尊嚴。可我發現,美日帝國主義非但沒欺負我們,反而在老大哥威脅核攻擊的時候,堅決的捍衛了中國的安全,欺負我們的不是美日反而是親密大哥;而且我發現,美日帝國主義太遙遠,欺負我的都是身邊兇惡的警察城管,驕橫的官員二三代,傲慢的辦事員和冷漠的路人。

我以為,吃飽喝足就是有尊嚴,可我發現,不讓我們吃飽喝足的恰恰是高高在上代表我們的人,他們有權力,有特供,可以給我們定下每月口糧從而節省糧食去援外以彰顯自己的偉光正。而無私援助中國的恰恰是美國日本大量的戰後免息貸款。

我以為,四處捐助贏得口碑就是有尊嚴,可我發現,捐助的越南,和我們翻臉了,捐助的印尼,和我們翻臉了,捐助的阿爾巴尼亞,和我們翻臉了,都和我們翻臉應該怪誰?捐助的背後是家徒四壁民不聊生,金碧輝煌的背後是餓殍遍野,這是尊嚴嗎?

我以為,平平安安度過一生也是一種尊嚴,可我注定不平安,不知道哪輛公交會著火,不知道哪座橋樑會坍塌,更不知道追尾的火車頭可以就地掩埋,唯一能夠平安的是官方報導裡的情緒穩定。

只有奴隸才能夠情緒穩定,因為他們早已麻木,麻木的軀體何曾有過尊嚴?如今,有人告訴我,中國需要的不是金錢,不是發展,不是GDP,而是做人的基本人性,需要的是人權、民主、法治,沒有這些何談發展?可奴隸主跳出來指著我的鼻子說:堅決抵制西方普世價值!我們要愛國

是的,我們要愛國,我們愛這個幾千年來遭受種種磨難的國,即使我們蓋高樓大廈的時候偷偷換上了不合格的鋼筋;我們愛這個國,即使我們住著高樓大廈,無視山區漏風的校舍;我們愛這個國,即使我們吃著地溝油、喝著毒奶粉、呼吸著霧霾,還得叫不可描述;我們愛這個國,即使我們喝著茅臺、感嘆學生受騙自殺智商低;我們愛這個國,即使不能上訪、不能質疑、不能說說自己心裏話;我們愛這個國,即使天天告訴,國就是黨,就是政府,要抵制世界的一切,再老也要養著政府公務員。

這是我們的國嗎?我拿什麼來愛你?愛國主義這塊遮羞布蒙住了雙眼,不讓我看到外界的文明,不讓我看到外界的尊嚴,卻讓我們揮起了手中的鋼鎖砸爛了同胞的腦殼,卻讓我們堵住了商場讓同胞失了業,卻讓我們打砸同胞的汽車用佳能尼康記錄瞬間。

下面借用李承鵬的話:愛國主義是給孩子修校舍時少一分回扣,多幾根鋼筋;愛國主義是少修點豪華辦公樓,多建些實用農舍;愛國主義是少喝點愛心茅臺,多吐槽些醒世真言;愛國主義是少宣傳些虛假的英雄,多公布些逝去的名字;愛國主義是能讓國民在這個國自由遷徙、唸書,而不是平民子弟五證齊全才能就讀京城;愛國主義愛的不是國家專政機器,而是去愛一種共同價值觀……重要的不是擁護廣袤的領土,更重要的是擁有生活的尊嚴。

誰要是瞪著眼睛衝我喊:我們愛國,抵制韓貨!我會回以冷冷的一瞥,去你的!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