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源非常後悔:與父親劉少奇的最後一面(圖)

2018-09-15 00:27 作者: 蕭良量

手機版 简体 8個留言 打印 特大

劉少奇一家,前排左一為劉源。
劉少奇一家,前排左一為劉源。(網絡圖片)

劉少奇最小的兒子劉源寫了一本題為《夢迴萬里衛黃保華:漫憶父親劉少奇與國防、軍事、軍隊》的書。

劉源曾在採訪中談到他與他父親最後一面時的情景,那時正是中共發動「文化大革命」不久,他父親被看管。

文革前,劉少奇在1939年至1941年寫的小冊子《論共產黨的修養》再度受到黨內極高評價和歡迎,此時劉少奇在黨內的威望比毛澤東高,毛決定置他於死地。據悉,這就是毛發動「文化大革命」的初衷。

1966年8月,毛澤東的《炮打司令部——我的一張大字報》,目標直指時任國家主席劉少奇,說他是睡在自己身邊的赫魯曉夫式的野心家。劉少奇的二號人物的地位被林彪接替。

隨後,劉少奇被冠上中共「黨內最大的資產階級當權派、資產階級司令部的黑司令」被打倒。

劉源回憶與父親在一起的最後日子

劉源說,他和工作繁忙的父親接觸最多的就是「文革」開始以後,1967年春天和夏天,是他們父子相處的最後兩段日子。

當時他父親被隔離監禁,外人接觸不了,誰都不敢接近劉少奇,哨兵只能隔一段距離看著他,工作人員也都在劃清界限。誰來照顧劉少奇的生活呢?

因為劉源過去當過兵,小時候和大家關係挺好,所以被特許出入,端飯、洗碗、打掃衛生,他成為唯一在父親身邊的親人。

劉源說,他與父親最後一次見面在八五批鬥會之後,1967年9月份。八五批鬥會的時候,他父親已經被嚴加看管,他都不能靠近父親身邊了,就在父親旁邊的一個屋子,幫他刷個碗、洗洗被子、洗洗襪子。

當時,有一個戰士做完了菜,端到小餐廳。劉少奇吃完飯,劉源在餐廳外一個小池子裡給父親洗毛巾,準備去刷碗。

他父親突然走過來問,「你媽媽在哪兒?」

「當時不允許我跟他說話,所以我特別緊張。」劉源說,所以他當時小聲說,「媽媽就在你後邊的房間」,「他們不許我跟你說話」。

劉少奇還想再問,但沒有問,站了大概兩分鐘,扭身就走了。

劉源說,「這就是我們父子的最後一面。我非常後悔,感覺對不起父親,那時候即便我就大膽地跟他說話,他們又能拿我怎麼樣呢?」

劉源還回憶了他父親死後3年他們才知道消息。那是在1972年,當時劉源還在山西朔州山陰縣白坊村插隊,回北京的時候隱隱約約聽說了消息,但是不敢確認爸爸是否真的沒有了。

第一個跟劉源說這個消息的是萬里的兒子、當時在鄭州總參炮兵學院當兵的萬伯翱。

「他告訴我,我父親可能已經在開封離世了。但那時誰也不敢相信,人為什麼會到開封去了呢?」劉源說。

劉少奇為何送到河南去死

1972年7月,劉源及家人就給毛澤東寫了一封信,毛批示:「父親已死,看看母親。」

當天,項目組來了一男一女兩個人,說毛批示了,你們可以看看你們的母親,父親已死。這一天,這兩個人去監獄,通知了他母親,說「劉少奇已死,1969年11月12號,死在開封。」

「我們問他們,人為什麼會死在開封?他們又不吭氣了。大約是1972年8月,我們去監獄看了母親,那時候父親已經去世3年了。」劉源說。

1937年抗日戰爭爆發,劉少奇擔任中共華北工作的領導人,1938年11月劉少奇任鄂豫皖中央局(後改名為中原局)書記。1941年劉少奇被任命為新四軍政委和華中局書記。

1945年8月,侵華日軍宣布投降,毛澤東赴重慶同蔣介石談判。在此期間,劉少奇代理中共中央主席職務。1949年中共非法建政,1954年劉少奇任全國人大委員長。1956年9月任中共中央副主席,1959年4月,任中華人民共和國主席、國防委員會主席。

從1963年到1966年,劉少奇擔任國家主席期間,先後攜夫人王光美出訪印度尼西亞、緬甸、柬埔塞、越南、朝鮮、巴基斯坦、阿富汗等國,資本家出身的王光美身著旗袍,頸帶項鏈,其風度得到外媒好評。文革時這成為她的最大罪狀。

毛澤東想讓劉少奇死還有一個原因,那就是他有個年輕漂亮的妻子。毛經常打電話邀請王光美一起游泳,然後一起吃飯。王光美不敢不去,但引起了江青極度的妒忌。江青曾當著王光美的面對毛澤東說:老婆還是人家的好!

1966年「文化大革命」開始後,毛折騰劉少奇,江青整治王光美。劉少奇受到駭人聽聞的人身摧殘,於1969年11月12日去世,讓毛去了一塊心病。

由劉少奇的簡歷來看,把他送去河南度過生命中最後一段日子,應該與他的經歷有關。

1938年11月劉少奇領導中共鄂豫皖根據地的工作,從1954年9月到1964年夏,劉少奇一共10次到訪鄭州,並多次在鄭州作出過「重要指示」。

劉少奇堅持想活下去

文革開始後,毛澤東不光要打倒劉少奇,讓他永遠爬不起來,而且打算要他的命,如此就一勞永逸。

在毛、周的指示下,劉少奇連續遭受批鬥、毒打、凌辱,1968年春天終於爬不起來了,躺倒在床上。當時毛的大管家汪東興下達命令,要折磨到劉少奇盡快死去。

中共中央特派員指示,把臥床不起的時任國家主席劉少奇的兩條腿捆綁固定在床板上,一動也不能動。於是,頭枕部、胸背部、臀部、兩腳後根由於長期壓迫血循環不好,長出褥瘡,最後褥瘡都流出膿水。在他發高燒時不給用藥,還把尚有人性的醫護人員全部調走。

劉少奇痛極了時,兩條腿依然固定捆綁在床板上,只有一雙手可以自由活動,在空中亂抓。就像將溺死的人一樣,當他抓住衣物或他人手臂就不撒手。最後,他們就在他兩隻手裡各塞一個硬塑料瓶子。劉少奇就死死握著,直到死,把兩個硬塑料瓶子握成亞葫蘆,還仍然死死攥在手裡!

到了這種程度,中央特派員既不讓給劉少奇洗澡,也不准給他翻身換衣服。中共就是這樣對待它自己的國家主席的!

到1969年10月17日,被固定在木板床上的劉少奇渾身糜爛腥臭枯瘦的像一根柴棍,病得只剩下幾絲絲氣,地方醫護人員報告:病人隨時都可能死亡。

1969年10月17日當天晚上7點鐘,汪東興受毛、周指示,命令把渾身糜爛腥臭、骨瘦如柴、奄奄一息的劉少奇扒個精光,被幾名軍人用一床被子一包,放上了擔架,塞進了一輛軍用麵包車,由項目人員武裝押送,直駛北京西郊軍用機場,逕飛河南省開封市,秘密關押於開封市革命委員會院內原「同和裕銀號」舊址。

後來有知情人透露,當時,劉少奇被關押在沒有玻璃的屋子裡,深秋的風夾著寒氣吹在虛弱的身體上。老人瘦成皮包骨頭,病得奄奄一息,靠鼻飼維持生命。每次診療前對劉少奇進行批鬥,高呼打倒中國的赫魯曉夫劉少奇!醫生用聽診器金屬頭敲打劉的前後胸壁,造成大塊血腫,肋骨傷痛,女護士用針頭亂扎劉少奇的血管,造成全身無一處存在可以救急用的血管。牙齒只剩下七個,連說一句話的力氣也沒有。每天閉著雙眼,靜靜地躺在床上,只是發出微弱得不仔細聽都聽不到的呼吸聲。兩次病危時,在劉少奇身邊的人都說,雖然他不說話,但神志還有點清醒,特別配合治療,看來要堅持活下去,想活下去……

把劉少奇運到河南去送終,一個是他曾經在那裡工作過,一個是怕國家主席被折磨致死的消息在北京傳開。此時,沒有人能認出這個人是誰,劉少奇已經完全脫相了。

到河南後,劉少奇病情進一步加重,僅僅活過25天,三次病危後,於1969年11月12日在河南開封的陋室裡孤獨、淒慘地死去,臨死時蓬亂的白髮有二尺長,已經沒有人形,終年71歲。

兩天後,11月14日,中共國家主席劉少奇的遺體被裝上一輛吉普車,由於車身容納不了他的身軀,小腿和腳都露在車廂外。火化時,火化場當時得到的通知是一名「烈性傳染病人」要火化,只准留下兩個火化工。火化後,骨灰寄存證上面填寫姓名:劉衛黃;職業:無業。還有人冒充「劉源」簽名辦理了寄存手續。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