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當下的一件事細說國內兩種洗錢方式……(組圖)

2018-09-22 10:00 作者: 蠻族勇士

手機版 简体 3個留言 打印 特大


「范冰冰事件」,好像並非只是出在偷稅漏稅上……(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看中國2018年9月22日訊】「冰冰姐姐」已經消失很久了,她出事並非出在偷稅漏稅上。從現在各種地下傳聞動輒以十億計的涉案值來看,她的影視工作室應該是涉嫌大規模洗錢。而本文將要向各位講述的,就是那些人是如何洗錢的。

洗錢有兩種洗法,一種是在國內洗,將非法收入洗白。這個洗法很貴,一般的收費都要30%,洗白100塊錢要收30塊錢。另一種洗法,則是將國內的錢洗到國外去,俗稱資金出逃。洗出國的成本,根據方式不同,變動幅度很大。我們先來講第一種,洗白非法收入。

大家都知道,錢這種東西,總得是有一個來源,要麼你自己做老闆掙錢,要麼打工掙錢,總歸都是來源。你坑矇拐騙貪污受賄回來的錢,天然就不合法,你拿去存銀行,金額少也就算了,銀行也懶得理你,但是如果金額太大,達到百萬級,銀行根據《反洗錢法》的規定,一定會審查你的資金流水和收入來源證明,你的業務合同會被反覆翻檢。而且就算你矇混過關了一次,你下一筆黑錢又咋辦呢?所以,身為一枚潛在的違法犯罪份子,你很有必要瞭解洗錢的知識,為自己即將掙到的百萬千萬億萬黑錢,備好幾條洗白的路。

影視行業天然就很適合洗錢,首先是影視劇的製作成本不透明,其次是影視劇的收入無法核實。一收一支,兩方面都可以洗。具體來說,在支出方面,群眾演員啊場景道具啊造型化妝啊,都需要花錢,但是實際花了多少,多少錢的支出才合理,根本沒有客觀標準。就拿造型化妝來說,你付給一個剛成立的策劃公司1千萬,由它去請一個所謂的日本大師,設計所謂特別復古的服裝和髮型,而且你還明目張膽的拿這個事出來做電影宣傳,沒人敢說這個價有問題。當然了,這家策劃公司的股東如果追查下去,最終一定會查到你自己身上。但是這又有什麼關係呢?影視公司也不用公告這些策劃合同,如果不是最近崔爺揭開了蓋子,銀行稅局也不會吃飽了撐的花巨大的時間精力去追查影視製作資金的最終走向。在影視公司多年的宣傳下,愚昧的老百姓也都相信了搞個造型都要花幾千萬的合理性,其實真正付給服裝設計師造型師的錢只有幾萬塊,然而這也是行業內的秘密,大家心照不宣,特別和諧。

當然,除了造型這一塊,影視製作的其它方面的支出同樣也是一塌糊塗,比如特效製作,站在藍幕前表演然後用電腦製作背景,請問這到底需要多少成本?請幾個程序員熬夜做視頻,用不用花幾千萬上億的投資,水花都看不到一個?這種問題,根本無從討論其合理性問題。至於這些錢的最終去向,如果追查一下,也一定會有一些很有趣的發現。基於這樣的理由,很多影視明星成立諸多影視製作公司、工作室、策劃公司以及特效公司,承接自己參與的影視作品的策劃造型後期製作等等工作,也是為了肥水不流外人田,自己後臺老闆的錢自己洗,在自己眼皮子底下洗,洗得安心,用得放心。

至於影視行業的收入,也一直都是不解之謎。電影可以假造票房,即便因此多交點稅錢也無所謂,就當是洗錢的成本了。電視劇可以假造版權收入,你怎麼衡量一部爛劇值多少錢一集?十萬還是百萬?一部爛劇作假作出幾個億的收入,一點問題都沒有。然後這些收入被分配到各個假裝投資了該劇的影視工作室,就此洗白。

影視行業之外,在國內把錢洗白的典型行業還有兩個:餐飲和加油站。低端連鎖餐飲尤其是洗錢的最普遍途徑。類似潮汕地區的豬腳飯和廣西地區的酸筍粉,這些低端連鎖餐飲的背後,與潮汕和廣西地區的走私潮,有千絲萬縷的關聯。你根本無從查詢這種連鎖餐飲的加盟費用是怎麼回事,到底花了多少採購成本,賣了多少份飯,也無從查詢這些規模龐大的資金的最終流向。加油站同樣也是如此,民營加油站的每天都有巨額的現金流水,資金來來往往,收與支都無法核實,股東構成也是變幻莫測,乃是洗錢的絕佳途徑。與這倆類似的,就是小型連鎖士多店。不過士多店被盯得很狠,也已經不是現代的洗錢主流方式。


街頭小吃店可能掙著你根本想不到的錢
街頭小吃店可能掙著你根本想不到的錢(網路圖片)

在這些顯眼行業之外,還有一個你們可能意識不到的隱蔽行業:文化出版行業,同樣也可以洗錢。尤其是雜誌,在支出方面,給作者的版權費乃至發行費就已經無法核實;在收入方面,廣告收入和雜誌銷售收入這些更加難以核查,甚至連銷量本身都無法核查。某個以抄襲出名的矮個作家,就因此靠幾本雜誌走上了成功之路,後來做大之後此人還順理成章的介入影視行業,也算是一脈相承,呵呵。

此外,古玩行業也可以洗錢,假裝拍賣一件古玩,左手倒右手,把拍賣價格推到天價,自己整一個匿名馬甲買下自己的古玩,在前些年也很是流行。但是古玩拍賣太吸引眼球,整個古玩圈子也不大,成交價太離譜的話立刻就是全民話題,銀行馬上就會警覺起來,進行資金穿透追查,這導致前幾年有好幾宗非常轟動的拍賣最終違約。所以現在通過古玩拍賣的手段洗錢,已經不常見了。

說完了把錢洗白的事,現在來說把錢洗出國。說到這裡,依然要說回影視行業,經典模式是「中外合拍片」,龐大的、根本說不清楚用途的製作費用,可以毫無嫌疑的不間斷的匯往國外,滿足各路資金的外逃需求。這就是中外合拍片基本上都是爛片的原因:出去的資金當然不會真的投資在影片質量上,而是一哄而逃。以合拍片的形式出逃資金,應該是目前來說成本最低效益最好的方式。一部合拍大片的製作成本動不動就是上億美元,最後能有幾百萬美元真正花在電影製作上就算不錯了。以億美元計的資金就此平平穩穩的離境,挑不出任何毛病。

除此之外的常用途徑,當然就是虛假外貿了。通過虛假的進出口貿易,集裝箱貨車拖著個空箱子在海關來回一次,報關單上蓋好公章,資金就能合法出國了。所以每逢資金集中出逃的當口,深圳各大關口就是集裝箱貨車排長龍。這也可以作為反向指標:一旦深圳各大關口突然出現貨車排隊的事,就意味著資金在集中出逃了。

然而麻煩在於,虛假外貿是需要消耗時間的,需要一筆筆的湊額度。中國的出口貨品大都是傻大黑粗的基礎工業產品,為數不多的高新科技產品出口會受到海關的重點關注,因此,虛假外貿打扮成兒童玩具的最多。基於這樣的理由,一車貨你絕對不能說價值千萬,這就露餡了,只能幾十萬幾十萬的湊單。這樣子的話,一個億的資金要出逃,可能要花三、五個月時間。

如果嫌虛假外貿花的時間太長,還可以嘗試一下傳說中的地下錢莊,一般都是兩頭清的模式,在國內收你的人民幣,同時在國外付外匯給你。千把幾千萬的資金規模,地下錢莊幾秒內就能搞定。上億資金也不是啥大問題,也是一兩天內的事。關鍵問題在於:走地下錢莊的錢沒有合法性。你在國內付錢給地下錢莊,這個行為本身就是沒有任何合法依據的,很容易被查出蛛絲馬跡。而錢莊在國外付給你的外匯,更加沒有合法依據可言,乃是你的個人賬戶上憑空出現的一筆錢。國外追查洗錢的力度比國內強悍得多,說不定啥時候,人家的金融管理部門或者稅務部門就來找你談話了,要你提供這筆收入的來源證明,然後你就完蛋了。所以,把錢洗出國,依靠地下錢莊只能實現物理出境,但是不能實現合法化。還是虛假外貿的路子,雖然時間慢點,但是更加可靠。今年以來中國的進口增速遠遠超過出口增速,或許就與之有關。另外我強調一下:地下錢莊這兩年來遭遇了嚴厲的打擊,中國政府各相關部門在查禁地下錢莊的問題上簡直是不遺餘力,然而這種種嚴厲的查禁並沒有起到什麼了不得的作用,地下錢莊現在依然興旺發達。

2016年,廣東警方「天網」行動打擊地下錢莊所繳獲的各種現金
2016年,廣東警方「天網」行動打擊地下錢莊所繳獲的各種現金(網路圖片)

對一些手裡有點閑錢想弄出國的中產來說,去香港買可撤銷的人壽保險,曾經是一條出逃路子。在國內付費給港資保險公司,然後在香港撤銷保險,付出一定的撤保代價,比如扣掉5-10%的保費,就能拿到港幣,接下來當然就是兌換美元遠走高飛。不過今年以來借道香港保險出逃的資金追查得越來越嚴,恨不得每一筆保單都要由人民銀行審查,所以這條路逐漸也被堵死了。此外,對外投資曾經也是一條出逃的路子。收購國外的足球隊之類的無法合理估值的企業,或者收購酒店之類的資產,當然這條路現在也已經被堵死了,好幾個全國性的大企業也因此被整到處於瀕死狀態,這裡就不多說了。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