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黃蜂導演崔維斯 被爆身價背後超煩惱(組圖)



大黃蜂導演崔維斯.奈特真的很努力只想做自己。他的故事比電影情節更精彩。
大黃蜂導演崔維斯·奈特(左上)真的很努力只想做自己,他的故事比電影情節更精彩!(左下:Phil Knight)(圖片來源:視頻截圖)

「我寧願拿奧斯卡,也不要繼承Nike 23億的股份!」這是大黃蜂導演崔維斯·奈特(Travis Knight)不想拼爹最大的煩惱。對一般人來說,這是多麼奢侈煩惱,是吧!但是他從小到大,真的很努力只想做自己。維斯·奈特的故事比電影情節更精彩。

崔維斯·奈特無心參與家業只想做自己

崔維斯·奈特是耐克品牌(NIKE)創始人菲爾·奈特的小兒子,含著金湯匙出生,富豪之子的日子並不是像外界所瞭解的一樣。崔維斯奈特常常因為顯赫的家世煩惱不已,他一直覺得生活在父親的陰影之下,只要朋友知道他的身份,就會麻煩他幫忙找球鞋,或是跟球星要簽名。但是他從小就對運動和家族企業經營沒有任何興趣。也幸好家裡上面還有哥哥馬修可以繼承家業。

崔維斯歌手夢的破滅

崔維斯·奈特不是整天無所事事的富二代,17歲畢業後他拒絕了史丹佛大學的錄取通知,最初他想當一名歌手。走入演藝圈,以「Chilly TEE」為藝名當起饒舌歌手,而第一張專輯《離我遠一點》(Get off Mine)出爐後,迅速大賣了10多萬張,讓崔維斯奈特一度沾沾自喜,但他開心沒多久,卻發現竟是老爸偷偷買了10萬張支持,讓他氣得馬上退出演藝圈。

崔維斯找到另外一個興趣當動畫師。
崔維斯找到另外一個興趣當動畫師。(圖片來源:視頻截圖)

找到動畫熱情,再闖影壇

崔維斯沒有乖乖回家當富二代,他找到另外一個興趣,換到Will Vinton工作室當動畫師。崔維斯一步步從實習生做到動畫師,在1990當Will Vinton工作室有財務危機時,一直在旁靜觀其變的父親菲爾又出手了。直接買下工作室送給兒子。外界對他嘲諷又蔑視。他為了擺脫這光環重新調整改名Laika。

崔維斯成為Laika動畫工作室的CEO之後,陸續推出了4部動畫作品,萊卡工作室專事製作定格動畫長片。首部作品《鬼媽媽》一鳴驚人。這是第一部運用3D列印技術的定格動畫,也是第一部以3D形式拍攝的定格動畫。影片贏得了三座安妮獎以及奧斯卡最佳動畫長片的提名,並在全球獲得不俗票房。奈特終於證明自己並不是一無是處的富二代。

雖然每部都入圍奧斯卡最佳動畫長片提名,但票房收益僅能勉強打平。崔維斯說,「在我成為CEO之前,我就是從事動畫創作的藝術家,而在我成為CEO之後,就必需要考慮做生意上的事。我還是花了點時間適應這兩個不同的身份。作為藝術家,你只是關注創作的細節;作為CEO,你必須從全盤來考慮。有時候會產生矛盾,但我漸漸發現「教練」的身份能夠幫助我更好地分派各種資源,而「選手」的身份,也會讓我一直不忘初心,懂得一部作品不僅僅是收支平衡表,沒有藝術表現上的創新,一切都毫無意義。」

家庭變故,導演夢與繼承家業難以抉擇

在2004年,當時他才29歲。家庭發生了變故,哥哥馬修·奈特,因為心臟病突然離世。父親痛失哥哥,頓失重心。這回他深深陷入了內心的衝突及挑戰。他必須認真思考和選擇未來的路。

Laika從2005年至今,已經發展為500多個員工的公司。《變形金剛》系列自2007年上映以來,受到不少影迷的喜愛,而前傳《大黃蜂》也將於今年12月21日在美國上映,由崔維斯執導,崔維斯不僅承擔票房壓力,還有這個令人稱羨的煩惱,若是電影失敗就得放棄導演之路,回家繼承父親的公司與「千億」的家業。

終於感悟父親關愛的苦心

崔維斯一路抗拒父親的安排,似乎像奈特家的傳統。崔維斯的祖父,是一位律師和報紙出版商。當年對菲爾·奈特建立鞋業公司的計畫也持懷疑態度。隨著他的父親菲爾將耐克打造成鞋業零售巨頭,菲爾·奈特同樣開闢了自己的道路。

無怪乎從小父親一直叮嚀他,人生最重要的是找到自己內心的熱情興趣所在。成為父親的崔維斯,現在終於體會明白父親的苦心與期許。知道他必須在家業經營與自己興趣中承擔責任與平衡兩邊關係。

因此這次執導的《大黃蜂》,他想打造老少咸宜、可以全家共賞的電影。因此有望成為他向父親證明自己的代表作,並且名利雙收。但是不管他之後會做什麼樣的抉擇。他已經在努力改善自己中,日趨成熟,找到自己的方向。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