班農:中國經濟基礎如沙 中美貿易戰略的由來 (圖)


班農:中美貿易戰政策的由來 中國經濟基礎如沙
2018年5月22日,美國總統川普前白宮首席策略師班農(Steve Bannon)在捷克共和國布拉格的Zofin宮與比爾.克林頓前特別顧問蘭尼.戴維斯(Lanny Davis)的辯論中發表講話(圖片來源:Sean Gallup/Getty Images)

【看中國2018年9月26日訊】(看中國記者憶文綜合報導)上個月,美國資深傳媒人龔小夏專訪曾任白宮首席策略師兼美國總統顧問的班農。作為川普政府中美貿易戰的主要設計師之一,班農(Steve Bannon)講述了中美貿易戰政策的由來,他還表示,中國經濟看上去輝煌,其實是建立在以損害人民利益為基礎的沙灘之上的,並沒有制度上的穩固性與持續性。

出身藍領家庭

65年前,在弗吉尼亞州港口城市諾福克一個工人的家中,班農出生了。作為愛爾蘭後裔,藍領家庭中的一員,班農對藍領階層在全球化浪潮下遭受的巨大衝擊刻骨銘心。華爾街引發的2008年金融危機,使得班農父親失去了大半輩子辛苦積攢的大部分財產,而班農熟悉的華爾街金融界卻依靠政府的救助,拿著納稅人的錢,照樣大發橫財。

轉戰海軍、電影、金融圈和媒體

「愚蠢而無能」是班農對華盛頓官僚機構的總體評價。班農在1970年代末和1980年代初曾在海軍服役7年,除此之外,班農沒有在政府體制內工作過。他和大多數美國人一樣,對政府官僚抱持高度的戒心。

退伍後,班農成為高盛的一名投資銀行家,著重於投資媒體。1990年代,他製作了十多部電影,獲得了可觀的收入,其中《宋飛正傳》讓他入賬數百萬美元。從2000年起,班農創作並執導了九部記錄片,眼光犀利。

2012年,他成為美國右翼保守派的旗艦網站《布萊巴特新聞》的主席。

2013年策劃2016選戰

2012年,民主黨歐巴馬在總統大選中連任,民主黨對非法移民採取寬鬆政策獲得了更多選票,少數族裔人口比例連年增加,在這種情況下,一些專家認為,共和黨或將永遠無緣問鼎總統寶座,只能在保守選區中獲得有限國會席位。

班農說,早在2013年,傑夫.塞申斯、史蒂芬.米勒(Stephan Miller)就開始和班農商量此事。他們三人討論的結果,是將下次總統大選中的主要議題聚焦在3個方面:(1)改革移民政策;(2)制止非法移民;(3)改變國際貿易體系。這相當大膽而有遠見,班農說,「當時貿易在選民關心的議題中還排不到前100名。」

候選人成為關鍵

在確定了議題後,候選人成為關鍵。可是那時,2016年共和黨候選人會是誰還未可知。很多人做夢都想不到,紐約地產大亨川普會成為他們的領袖。

班農認為,共和黨的建制派,也就是現行體制的既得利益者與民主黨的區別不大。特別是在國際貿易問題上,這些人基本上都是現行秩序的受益者和維護者。因此當遇到非建制派的候選人時,班農對川普說的第一番話就是:中國(中共)在過去20多年裡對美國發動了一場經濟戰。在這場關乎美國前途生死攸關的對峙中,華盛頓及華爾街的建制派和既得利益者站在了中國的那一邊。

班農的看法與川普一拍即合。

3大策略

2016年8月,川普作為共和黨總統候選人任命班農執掌競選團隊。在大比分落後的情況下,班農策劃了新的競選策略,為川普在3個月後的大選中反敗為勝立下戰功。他們設計的3大策略包括:(1)改革移民政策,防守邊境,阻止大規模非法移民,並藉此為美國的窮人,特別是黑人和拉美裔增加就業機會;(2)改革貿易體制,大幅度削減貿易逆差,重建美國工業生產體系,改變世界經濟格局;(3)在外交上推行美國利益優先思想,不耗費人力、財力在那些與美國利益沒有直接關係的戰爭上,集中力量處理大事。

轉戰體制外

川普上臺之後,任命塞申斯為司法部長,米勒成為總統就職演說的撰稿人,班農任白宮首席策略師兼美國總統顧問,班農於2017年8月辭去在白宮的職務。

美國之音報導,作家、政治評論人士陳破空表示,班農離開白宮,有諸多原因,不受共和黨建制派待見,與川普女婿庫什納有矛盾,白宮內部的權力之爭,加上維吉尼亞州所發生的種族衝突,等等因素,都可能合成為對班農的巨大壓力。其實,班農個性獨立,言論大膽,狂放不羈,並不是一個看人眼色行事的普通官僚,原本就不適合在體制內做官。離職而去,應該是遲早的事。體驗過白宮生涯的班農,轉戰體制外,或許更可以發揮他強大的火力。

事實上,川普從競選到執政,從中美貿易戰升級到逐步重建國際經濟秩序等等,還在延續班農主持之下制定的戰略思想。而在貿易問題上,對華貿易戰是整個政策的核心。

班農眼裡的中國

班農認為北京政府是個「唯利是圖」(mercantilism)的極權主義政府,它對美國的戰略極具進攻性。因此,對付中國(中共)是美國國際政策的重中之重。

班農說,中國的軍事力量遠不能與美國及自由世界抗衡,北京的決策是打信息戰、經濟戰。在經濟戰中,美國的那些跨國大企業成了北京的同盟,成了北京在華盛頓的說客。有了這股吃裡扒外的勢力,加上西方社會對北京缺乏警惕,它才能夠遊走於國際社會,成功攫取大量利益。現在川普開始打貿易戰了,北京將會遇到巨大的麻煩。

中國很強大嗎?

班農認為,中國經濟看上去輝煌,其實是建立在以損害人民利益為基礎的沙灘之上的,並沒有制度上的穩固性與持續性。

在專訪中,班農以冷戰為例。他說,在尼克松時代,美國乃至西方上層普遍認為西方自由經濟正在衰落,以蘇聯為首的計畫經濟在上升,西方須面對事實。基辛格據此推動了以談判為主要手段的和平共處政策。里根總統上臺之後,讓情報機構認真研究了蘇聯的狀況。情報部門在報告中說,蘇聯真正的經濟實力只有數據上顯示的一半,還不如一個加州。儘管如此,情報部門也認為蘇聯垮臺需30-50年時間。根據報告,里根總統採取了大規模軍備競賽策略,在經濟上拖垮了蘇聯。八年後,蘇聯就解體了。

班農認為,今天所謂中國崛起的說法,與當年的蘇聯有相當的可比性。中國國有企業產能過剩、債臺高筑。這些年依靠對西方市場的傾銷來解決產能過剩的問題,導致西方工業衰落,威脅世界經濟安全。現在美中貿易戰開打,習近平政府如此緊張,正反映了中國經濟內部的嚴重問題。

對於川普是否會將貿易戰進行到底,班農非常有信心。他表示,川普總統是一位非常瞭解國際經濟格局的商人,為了美國的利益,他絕不會後退。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